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大唐风后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生活就像一块巧克力
    有一句话: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自几天之后,前来赠送礼物的人便少了起来,傍晚的时候,阿瑶再次喜滋滋的拆开今天收到的为数不多的礼物,其实这些天来,小丫头的手因为收到的礼物过多都有些红肿,然而小姑娘还是乐此不疲,一半固然是小姑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礼物,而另一半,则是因为她欢快的心情:石青衣虽然讨要礼物的举动看起来极没有礼貌,但小姑娘极为的敏锐,却从中看出了干娘与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并非敌对,恐怕还是大有渊源,因此虽然石青衣依然什么也没有告诉小姑娘,但是阿瑶的心情却因此而好了起来,也因此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得到礼物的喜悦心情。石青衣则是安静的坐在一边,面带笑容的看着女儿的动作。直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一个洪亮的声音随之响起:“夏玲婆婆!在下奉秦王令,给婆婆及阿瑶姑娘送来礼物。”

    来的人是李世民的一小队亲卫,带来了两大四小六只箱子,在石青衣与阿瑶的面前放下之后,亲卫队长走上前来打开箱子,第一只大箱子里装的是一些上好的绸缎,而第二只大箱子里,却摆放着一排排的银锭,四只小箱子的礼物更加的贵重,第一只小箱子里面同样是钱,然而却是更加贵重的黄金,第二只里面则是一套造型精美的酒壶、杯碗,然后是一株令人炫目的七彩珊瑚树,而最后的礼物。外貌平常,然而却是一棵身形硕大的人参!

    当第二只箱子被打开。露出里面装的银锭的时候,石青衣的眼睛便瞬间眯起,虽然银子并非黄金,然而这也是一笔极大的财富,况且打开礼物的顺序一向是重头戏在后面。这样想来,那四只小箱子必然更为贵重。然后的一切果然如石青衣所料,那株七八寸高的珊瑚自不必説,就是那套杯碗酒壶也一看便知是御用之物,而那颗人参,更明显是价值连城的天材地宝,与这些贵重的东西相比之下,那衅金反倒无足轻重了。银子同样如此,不过黄金并非通用货币,难以兑换,因此李世民才送了多送了银锭,倒是非常的有心。

    石青衣的脸色却冷了下来:“秦王,这是什么意思?”石青衣的声音冷的发寒:“在下与秦王没什么交情,而阿瑶又是一个小姑娘,这样的厚礼。我怕我们二人恐怕担不起!”

    “婆婆言重了!”那名亲卫明显的得到过李世民的叮嘱,立刻説道:“这些天来婆婆为了秦王殚精竭虑,秦王又岂能不知。只是一时不知道如何报答罢了,如今婆婆既然收了阿瑶姑娘为干女儿,秦王也正好趁此机会送上礼物,以表达对婆婆的谢意,请婆婆放心,除此之外。秦王绝无任何其他的念头!”

    石青衣冷冷的与这名侍卫对视,而对方的目光毫不退让,石青衣与他街了片刻,突然发出了咯,柯佛猫头鹰般难听的笑声:“介意么,我当然不介意!任是哪个老太婆听到还能够得到当今秦王的青睐与关心,都会笑的合不拢嘴,当然更不会介意了,咯!!”不出所料的,她当即收到了在场所有李世民侍卫蕴含怒火的目光。然而她毫不在乎。

    石青衣一向以来给人的印象总是沉默寡言,不过当她和李世民呆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贫嘴,因为在最初,他们两个冷战的时候,李世民可就是没少领教石青衣的毒舌,虽然后来和解了,这个毛病却还是留了下来,也是了,人本身就是群体动物,没有人不想与他人交流,石青衣孤独久了,自然也就憋出来了这样的毛病。因此当整个军营的兵全部都是李世民的手下的时候,她也就没有了自觉,该贫嘴的时候立即贫嘴,在潜意识里,石青衣还真没有将李世民的这些手下当一回事。

    没有心思去听侍卫队长即将开始反驳的长篇大论,石青衣扬了扬手打断了对方的话,然后,她的脸色恢复了原本淡漠的神情,露出微笑:“呵呵,我只是开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你们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现在,我想见秦王,好当面谢过殿下的恩典!”……

    一个普通人想要见一军统帅,那无疑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可是,若是一个医生想要在任何的时间看她的病人的话,却是十分的容易,没有人会跟大夫过不去的。所以,虽然夜色已经开始笼罩着大地,石青衣却还是隔着一张桌子,坐在了李世民的面前。

    桌子上摆放着一碗稀粥,一小碟咸菜还有两个馒头,这便是李世民的一顿晚餐,他这样的武将,即便在没有上阵搏杀的日子,食量也是极大,这diǎn东西当然不能满足他的肚子,加上体内徘徊不去的毒素,所以现在的李世民,模样着实很令人吓人:他原本健壮的身体此时瘦的皮包骨头,一身的瘦骨嶙峋,颧骨高高,眼眶也深陷了下去,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病人,当他坐着的时候,他的腰杆却挺的比任何人都要直,似乎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够将其压弯。惊人的气魄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是一头并,虎因病而消瘦,却也因此而饥渴,气势犹胜往昔!因此,当石青衣坐到了他的对面的时候,一股惊人的气势顿时扑面而来。

    “婆婆来了!”李世民语气平静的説道。“是的,我来了!”石青衣装扮的夏玲婆婆也説道:“难为秦王惦记,亲自派遣自己的侍卫送来礼物,老婆子无以为报,所以只能亲自前来,谢过秦王的厚礼。不过”她话锋一转:“还请秦王为我解惑,在下的功劳无论如何当不起秦王的这份大礼。敢问殿下送的这份厚礼,究竟有何用意?”

    李世民闻言抬眼看向夏玲婆婆,他看到的是一双极为凌厉的眼睛,石青衣的眼神凌厉如刀,并不因对方的这个男人而有丝毫的迟疑,“果然,很像!”李世民停顿了片刻:“听我讲一个故事吧,婆婆!”他的声音有行惚的説道。

    “有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而在这个大家族里,能够做主的是他们家高高在上的老祖母,这位老夫人虽然待人严厉,令人畏惧,但的的确确是一位智慧的长者,她为她的大儿子求娶了贤惠美丽的儿媳,然后又生下了四男一女五个孩子,随着岁月的变迁,这五个孩子也都慢慢的长大了……”李世民説的分明就是独孤老夫人,而对这位老夫人,石青衣同样并不陌生,甚至,比因为敬畏而刻意的疏远的李世民还要熟悉,不过李世民儿时对于老夫人的记忆,她倒是极少听到过。

    “与少年有婚约的女孩病故了,虽然惋惜,但是少年的心里其实还是高兴的成分居多,因为这样,他终于可以毫无芥蒂的去追求自己心爱的表妹了,可是没想到一转眼,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祖母却看中了另一个女孩,力排众议的决定了自己和那女孩的婚事!少年很愤怒,不仅仅是因为着另一抽约,因为世家大族的婚姻,原本常常就不能自己做主,少年见得多了,虽然不愿,但到底心中能够承受,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另一抽约会是原本那位病故女孩的延续,是女孩的家族临时找人dǐng替的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因此少年的心中,仿佛是被人欺骗了一般,盘桓着一团怒火。他就去找了那个女孩,想要狠狠的羞辱一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让他知道自己的愤怒,从而知难而退,然后,然后少年就被少女狠狠的收拾了一顿,打的鼻青脸肿……”

    ps:

    富商石崇曾与贵戚晋武帝的舅父王恺以奢靡相比。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便用蜡烛当柴烧;王恺做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石崇便做五十里的锦步障;王恺用赤石脂涂墙壁,石崇便用花椒。晋武帝暗中帮助王恺,赐了他一株珊瑚树,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王恺用这株珊瑚树向石崇炫耀,不料石崇挥起铁如意将珊瑚树打得粉碎,王恺心疼不已,以为石崇嫉妒自己的宝物,石崇一笑置之:“别心疼了,我还给你。”説着便命左右取来六七株珊瑚树,这些珊瑚树高度皆有三四尺,条干绝俗,光耀如日,比王恺那株强多了,王恺抚然自失。

    李世民还是比较有钱的,当他攻打洛阳王世充的时候,寻相细软跑了,李世民收罗了剩下的东西,还能筹足了一箱送给尉迟恭,安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