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新君和偶遇
    从某种意义上,大国皇室的血脉关系往往是一笔烂账,但从现在看来,拜尔的特别烂。

    恋尸癖王子、蕾.丝百合血族、绝嗣者半死人、疯狂魔女植物人,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位找上龙族的“悲风”同类,若是有人説这个家族和王国曾经被诅咒过,不管别人信不信,我是绝对相信了。

    但从皇位的真正继承人却一直在世人视线之外,龙骑大公一直被当做皇室无关者,从某种意义上,只能説奥罗斯布置的太过周全,情报工作做得不是一般好。

    “什么!”

    场面上最震惊的,却是海伦特本人,从他震惊的面容来看,似乎不是作假。

    “抱歉,虽然一直没和你説过,但你的确是我亲侄子。具体的事情私下再谈吧,现在贵客面前,可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好吧,看来这保密工作已经好的瞒住了本人。

    “呵,要想接下我手中的大业,那些被权财色弄昏了蠢货是做不到的,我也可以实话告诉你,你也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即使是我的侄子,若不能达到继承王座的水准,我还是不会将皇冠托付给你。”

    “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不论是你的雨夜城的战绩,还有那群蠢货以为我快死了,而暴露出来的各类丑态,你都已经是唯一的选择。现在提前告诉你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听着奥罗斯中气十足的笑声。我越发对那些皇子感到悲哀了。

    实际上若从结果倒推缘由,这选择已经早有征兆了,当前在拜尔时局不稳。各方领主蠢蠢欲动的大局之下,有用兵权的才是话语权最大的,而随着雨夜城战事的进行,现在拜尔国内最大的军阀,已经是海伦特本人了。

    只要海伦特在雨夜城拿出足够漂亮的成绩单,就算没有老皇帝担保,他也是王冠最有力的竞争者。

    从某种意义上。老皇帝在养蛊,放任一群继承人如毒虫一般彼此恶斗。然后选择出自己最欣赏的继承人。

    我不相信皇帝只有海伦特一个亲戚作为候选,但显然这个是最让老奥罗斯中意。

    或许,也正是他一直都反对亡灵,并在皇室内斗的时候依旧坚持以国事为重。甚至不惜为此和皇帝对着干的姿态,才让他最终获得了皇帝的青睐。

    而这样一闹,不仅能够选拔出最好的继承人,更让那些野心勃勃的野心家露出马脚,既然皇帝死后早就有所不满的领主们肯定要闹上一场,不如把这场祭奠当做新皇上位的庆典。

    “恐怕,要血流成河了。”

    这是我做出的预判,而这次预判的把握可不低,毕竟挂掉的野心家和倒霉蛋够多。新皇的位置越稳固,与其等着那群家伙在皇帝死后闹得天翻地覆,不如提前下手杀个干净。

    而老皇帝这么一解释。此时的会议桌上,我们一方是两位实权在握的皇室成员,也拜尔也拿出了现在的皇帝、未来的皇帝、最高主教作为交涉,已经是最高层级的会谈,説明了老皇帝期望达成一个协议的诚意。

    “实际上,我一直很喜欢你在南方教派上的那句话‘这世界属于凡人。那些高高在上的诸神只是一些虚伪的狂徒’.......”

    以这句话为开端,我们开始了会谈。而约谈其中的内容却愈发重要,而当我们勉强达成了一致,满载而归的时候,天上已经出现了新的朝阳。

    彻夜会谈的收获是可喜的,除了那个老皇帝已经准备了快十年的大计划之外,作为帮手和联盟,我们也获得了最想要的东西。

    “大计吗?不愧是拜尔三百年来最强的阴谋家,真是敢想。不过若这个计划真的成功,恐怕称其为千年以来最睿智的君王也没错。”

    图谋大计的枭雄颇为慷慨,既然我答应在大计上帮助他,其他的小方面他就给了我不少优惠。

    “你这一个省份两年的储备用粮,够东岚全境吃上五年了。对了,铁匠和炼金术士三千人,有职介的学者200……”

    一个个条件被老皇帝随口答应,老牌帝国的底蕴也是奥兰这样的暴发户无法比拟,仅仅只是老皇帝眼中的一些小赠品,就可以让贫瘠的北地省下几十年的奋斗时间,而谈到我们最期望的,对方也没有犹豫。

    “那么,你们会支持北方七国的独立吗?”

    “当然,北方能够崛起,也为整个人类世界镇守边疆了。圣安东里奥的手也插得太远了。再説了,就算我不答应帮忙,难道他们就能够保住已经开始抱团的北地七国吗。与其最后灰溜溜的滚走,至少主动让步还能保留diǎn面子,我会和斯洛恩写信的。”

    而让卡索拉公国独立,让同为超级大国的安东里奥失去一个从属国本就是拜尔期望见到的,至于另外一些额外付出......反正出钱的不会是拜尔皇室,牺牲一些地方贵族的利益,对其进行适度的消弱更是中央皇室期望能够看到的。

    而对我们来説,眼下最重要的收获,其实并不是敲下这些援助,而是和海伦特已经打下的关系,説不准新生的北地会和本国的未来储君建立坚实的盟友关系。

    事实上,或许是偶然,或许是命运使然,在一系列的巧合下,北地岚盟最杰出的下一代领导人和拜尔未来的皇帝的见面,注定在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当然,对我来説,眼下能够达成一致就已经大赚特赚了,至于之后的那些事……

    约定了拜访南方教派的时间,我刚刚出门就转头对葛丽娜説道。

    “葛丽娜。以后记得小心防备拜尔和他的皇帝,这家伙笑的我心里发毛,这群家伙的话里有十分之一是真的就很难得了。还有这个见鬼的计划。你们就不要参与了,我一个人来就行了,失败了我一个人也好跑。那些纸上的协议被当真,能够获得就好,但别做太多指望,海伦特的皇储之位能不能到手还很难説。”

    刚刚出门,签订的协议上墨迹未干。我就毫不掩饰对拜尔皇室的不信任,但我估计此时奥罗斯和海伦特説的话。大概也差不多。

    “嗯,国家间没有私人感情存在的土壤,和这样的超级大国打交道,只能讲利益。”

    “……这话好熟悉。”

    “是你自己説过的。”

    我diǎn了diǎn头。这的确我个人习惯的腔调,但从葛丽娜注意到这一diǎn上,至少説明她在政务上努力学习,就已经比蕾妮让人放心多了。

    而似乎有些事情葛丽娜还没想通,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那些皇子也不都是废物,那个老皇帝就不担心如此放纵,任凭领主和皇子勾结,这么多皇子中有人成功造反吗?我觉得的确有成功的可能性。”

    “......我觉得若真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家伙会很开心的面对自己的末日。反正是养蛊,若是养出一个超越奥罗斯这毒蝎之王的蛊王,他应该会很开心自己后续有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谢绝了老皇帝的送行马车,我需要在散步中整理一下思绪,顺道看一下王都现在的情况。

    我们并没有返回城郊的突击艇的打算,刚才在谈判之中,我找他要了一个私人的宅子,打算用来做北方诸国在拜尔的临时使节团。而特意挑选的位置离依文莉那里不远。

    从哪个地穴的强烈异界感来看,我总觉得那只猛龙待在地下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简单。若是条件允许的话,我还想多问问依文莉的情况。

    毕竟,我觉得那只龙似乎比老奸巨猾的皇帝可信多了,虽然他们多半已经狼狈为奸。

    走在皇宫区的大路上,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刺客们”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一路上天空中时不时有巨龙滑翔,在地面上也遭受了数次巡逻卫兵、骑士的盘查。

    似乎已经接到了命令,那些盘查的骑士倒是很客气,看到是我就直接放行了。

    “死猫,你怎么看?”

    “大人,我觉得此事背后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嗯,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在这一刻,我确定了果然不该对自己的魔宠开放部分记忆区的,死猫这节操和下限越来越低。

    “你确定吗?悲风,快来了……”

    “我觉得这巡防明显反常,只能説明他们昨天的陷阱失败了,他们还在最后努力一把。嗯,那几个老家伙都不是那么好抓的,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和我预期的差不多,但在另外一个方面,该説某人已经无敌了吗,这随口一句威胁居然如此见效,吓得海洛伊丝乖乖听话,就是我很吃了一惊。

    “你丫怎么都是一个老牌亡灵大君,居然这么怕一个年轻的小家伙?”

    “......最近德鲁伊联合组织收集他的罪证,或许,该叫‘百兽猎艳录’或是‘受害者纪实’,已经发放到了各国的德鲁伊、猎人、游侠组织分部,我这才知道在我们在各国巡游的时候他也在不断跨国、跨种族犯案。由于受害者太多,影响太过恶劣,甚至还有德鲁伊受害者,他已经成了泛自然阵营公敌,据説连专门猎杀他的‘追风组’都出现了。”“

    “对了,那个‘猎艳录’你要看吗?风暴之鹰前两天收到了一本,厚的可以当做砖块敲人了,你看了的话,估计就懂了。”

    “哈,你以为我是傻子吗,那种注定瞎眼的东西你以为我会碰吗?”

    实际上悲风的确经常性的消失又突然出现,我也猜到了他多半做了些什么,但考虑他个人能力、忠实度都颇为优秀,而他的行为也没有触发法律……是的,这才是重diǎn,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命令禁止了这样的行为。“法不命令禁止不为罪”,所以从法理上,依旧只能从道德和公序良俗方面对其进行谴责。

    但我们律法阵营讲法律规则。本就是激进恐怖组织的德鲁伊从来都不是讲理的组织,但连一贯中立的猎人、游侠组织都开始通缉他,恐怕这次悲风真的乐子大了。

    考虑到这次似乎乐子大了,我认真的考虑一旦被德鲁伊们堵上了,要如何扯开关系了。

    “泛自然联盟啊,上次被整个自然阵营通缉的还是天灾榜上那个瘟疫君王,没想到我手下也会出现这种大人物。説不准这个家伙迟早有一天能够进天灾前十,超越我……我应该学奥罗斯。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感到开心吗?”

    要不,我干脆把他主动揍一顿,然后送出去换赏金,反正这家伙命硬的狠。大不了分他一半,説不准多来几次,别人就会不会通缉他了……

    “悲风大哥。”

    胡思乱想中,却突然听到葛丽娜的声音。

    “哼,我知道你和那家伙关系不错,但别为他求情……”

    “我是説,那不是悲风大哥吗?”

    好吧,黑色的风衣遮住了大部分身躯,遮帽挡住了半龙的面孔。一身黑装显得极其猥琐可疑,那颗带着粉红蝴蝶结的黑色蜥蜴尾巴却暴露了真实身份,若这里不是“可疑者满街走”的皇宫区。恐怕已经有人报警了。

    而此时,他却正被几个骑士围住了,似乎在説些什么。

    “……就当没看到吧。实在不行,明天通过外交途径捞人。”

    但稍微走近了,却发现并不是我预期中的骑士抓变.态,而是…….

    “五百银币了。不能再低了,你们看这印刷。这表情,这画工,绝了!都是特级品啊。”

    “噗,悲风大哥在兜售小黄书。”

    “……你知道什么叫做小黄书?”

    “硫磺山城很多卖书……啊,我绝对没有收藏您和亚当大叔的本子,你们根本不合适吧。这完全是瞎配对。”

    好吧,我已经放弃了,果然我手下真的没有一个正常人吗。

    “那丫头收藏的是你和‘格林’、你和雪蹄的本子……你是要管管了,不过现在硫磺山城城主本人(安妮)都在看,似乎也管不了,对了,据説他们已经定下了每一年都要举行贩卖本子的市场庆典,就像你记忆中那个c87,据説去年的c12上,莫莫的重口味本子卖出了一万三千本,刷新了新纪录……我就不説她是以谁为模特创造的本子了,反正你也多半猜得到。”

    海洛伊丝一边出卖葛丽娜,一边给我心头捅刀,我一diǎn都不想猜!

    而事实上在我离开硫磺山城的时候,作为地下世界最和平的地区(战火地区艺术家很容易饿死),加上穿越者多年的熏陶,那里的文化、艺术产业已经极其发达,但似乎发达的已经有些过剩。

    “这群混蛋,我……”

    这么一想,我还真没法管,现在硫磺山城的城主是安妮,律法教会是宗教方面主管,没有职务名不正言不顺,无法颁布“关于规范硫磺山城精神位面建设工作的三百三十条意见”之类的文件,我还真没法管。

    “我管不了硫磺山城,我可以管眼前这个混蛋!”

    而当我气势汹汹的走过去,看到我了,悲风却猛地一震,然后拿起书就要跑,结果顾客一扯,就把书掉在地上,各类彩页撒了一地。

    仅仅只看了一眼,我就知道他为什么要跑了,然后就默默的拔剑。

    “啧啧啧,桃子公主个人画集,大触莫莫亲手力作,超级限量金装版,画的真不错,老娘我也有些心动了……咦,后面的内容很奇怪,这不是那个‘悲风罪证录’上的受害者插图吗?悲风,你丫骗钱还带传教吗?这看到一半突然变成这种东西,不变太监也成变.态吧!这比下毒还过分十倍吧。”

    此时,面对海洛伊丝的幸灾乐祸,悲风.埃罗却没有回答的可能,他现在要努力想方设法从某已经青筋直冒的暴走剑圣手下活下去。

    “老大,对不起了,我这不是为了增加销量,让世人理解我的个人爱好吗。换了几个封面女郎,还是您最好用啊!”

    “……你丫还敢跑!吃我的破邪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