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二话、栖身之所

正文 第二话、栖身之所

 热门推荐:
“羽柴同学,听说你是从中国留学回来的,你的中文一定很不错吧?”

    “羽柴君,中国那边好玩么?听说那边风景很美,是不是真的?”

    “羽柴君……”

    对于转校生,大部分同学的态度都是友好的,或者说,八卦的……

    下课的铃声响起,老师刚刚走出教室,正在收拾课本的鹰矢就被一大票人围住了。

    那热情的样子,好奇的眼神,简直是把自己当做珍稀动物来看待了嘛,这群家伙!

    不过也是人之常情,这个年龄段的少年少女都还未完全从中二病之中毕业,对于一些看上去比较与众不同的人或者事总会相当的在意。

    而转校生这种角色在动漫里通常都是作为主角设定,或者是改变主角人生的人物的设定而存在的,自然无论在哪里都是大家的焦点之一。更何况,还是从外国回来的留学生呢!

    对此,鹰矢也唯有略带歉意的看了新一他们一眼,然后很是自来熟的跟他们天南地北的扯起淡来。毕竟,他以后可是要长期呆在这个地方的,人前的人际关系可必须得维持好。

    “呵,看不出来,那个家伙还挺受欢迎的嘛!”

    看着被众人围绕着的鹰矢,新一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有些酸酸的吐了个槽。

    “是啊,不过,看他的笑容,果然是已经恢复过来了呢……”

    然而,相对于跟他有些不对眼的新一,小兰的关注点明显就要正常上许多。

    看着跟众人打屁聊天,谈笑自如的鹰矢,她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时间果然是治愈一切的良药,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不需要再担心了吧?

    “所以,你也不用再这么自责了吧,园子?”小兰不由得转过头,朝着身边的园子微微一笑。

    “哼,谁自责了……”园子不由得轻哼一声,“看那个家伙没心没肺的样子,我需要自责么?”

    “是是是,”看着友人那略微犹豫的别扭样子,小兰不由得笑着说,“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去跟他道个歉吧,至少,你不用再这么耿耿于怀了啊……”

    “道歉……”园子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有些喃喃自语的说,“谁要跟他道歉,又不是我的错……”

    其实这就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外加她说那句话本来也是无心的,本就无所谓道不道歉的。只不过时机太巧,第二天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才让园子一直内疚了这么多年。

    这五年以来,其实她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他道歉,为此,她还不停地借助家里的关系,让人在中国搜寻他的下落,还曾经想过直接坐飞机跑到中国去找他。

    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似乎也料到有人会找他一般,刻意的掩盖了所有的消息。以至于他在下了飞机之后,整个人就仿佛这么凭空消失了一般,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个事实让当时的园子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在心里暗暗的咒骂那个混蛋小心眼的同时,也免不了的有些心虚,他该不会真的是因为那句话,而生自己的气,才故意不让自己找到他的吧?

    嘛,十二岁的小女孩,心思不免有些单纯。

    即使现在想来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对于当时的她而言,可并不是如此。

    这五年来,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一般,和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的那种宛如死去一般的眼神一起,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缠绕着她,折磨着她。

    说实话,她真的很想再见到他,亲口跟他说上一句,对不起……

    但是,当如今他真正回到自己眼前的时候,她却发现,那句在心中演练过无数次的话语,竟是有那么的难以开口。以至于哪怕都到了嘴边了,都会不知怎么的转了个弯,变了个模样。

    看着那边正在飞快的融入着这个集体的鹰矢,园子不由得微不可觉的叹了口气。

    而另一边,同学们的热情超出了鹰矢的想象,硬是围着他让他连想起身上个厕所都做不到。直到上课的铃声再度响起,大家才仿佛回过神来,然后朝着他笑了笑之后,才慢慢地回到座位上坐下,只留下鹰矢一个人在那里干瞪眼……

    “同学们,拿出你们的课本,翻到……”

    化学老师推开了门,慢吞吞的走上了讲台,然后清了清他的公鸭嗓子,发出了令人难受的声音。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提前打断了。

    “老师,我想先去一下厕所可以么?”

    “恩?这位同学有点陌生啊,是新同学么?你刚刚下课为什么不去?”

    化学老师推了推自己的宛如啤酒瓶一般厚实的眼镜,然后有些疑惑的说。

    “没办法,大家都太过热情了啊……”

    鹰矢站起身子,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丝无可奈何地笑容。

    而回应他的,则是全班那没有恶意的哄笑。------------------------------------------------------------

    小雨淅沥。

    带着清冷的月光,打在满园的青草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刚入秋不久,湿气还未完全消散,夜晚却已经弥散着一阵透骨的寒意。

    然而鹰矢却毫无所动,宛如一座雕像般静默在这寒雨中,定定的注视着他面前的两座墓碑。

    月光透过乌云的缝隙,将温柔而又悲伤的银色光辉倾洒在这片庄园之中,映亮了那两个名字。

    羽柴秀一。羽柴绘理。

    那是他这辈子最挚爱的两个亲人,他和善,宽容的父亲,还有温柔,慈爱的母亲。

    时间过得真快啊,仿佛闭上眼睛,还能依稀看见父亲那结实的后背,还有母亲那温暖的笑容一般。然而睁开眼睛,他却再也感觉不到那两只手掌的热度,有的,只是两座静默而冰冷的墓碑。

    “老爸,妈妈,请你们原谅儿子,不听你们的话,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鹰矢轻轻的蹲了下来,将手中的那一束白百合放在了两座墓碑,然后双手合十。

    “因为,我已经等得太久,也忍得太久了……”

    鹰矢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双眼之中透出一丝慑人的寒光。

    “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可不行,鹰矢少爷。”

    就在这个时候,略带着一丝白发的老管家撑着雨伞,拿着托着一条毛巾还一条毯子走了过来。

    “我没事的,德叔,这点小雨而已,根本不算什么。”

    话虽如此,不想让他担心的鹰矢还是接过了他手中的毛巾,擦了擦自己那湿漉漉的头发。

    “德叔,我之前拜托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将毛巾还给他,然后将毯子轻轻的披在肩上,鹰矢一边走着一边问。

    “没什么进展,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这么久,而且说实在当时也没有什么证据留下来。”

    德叔一边撑着伞,紧跟着鹰矢的脚步,另一边用一种平稳的语气慢慢的叙说着。

    “当年,秀一老爷出事之后,公司的保险库就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入侵了。他们做的很是完美,甚至估计连警卫队内部也有他们的内应,所以才会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来。”

    “他们究竟偷走了什么东西?”鹰矢走到了屋檐下,然后将毯子脱了下来。

    “不清楚,当年在公司产品列表上的一切物资都在。被偷走的东西是放在秀一老爷的私人保险库里面的,那是需要他的指纹才能够开启的保险库,所以具体是什么东西,公司也不清楚。”

    “所以,当初他们才需要老爸的指纹。”鹰矢不由得回想起了那一幕。

    当初,那个人在杀害了自己的父母之后,确实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在父亲的身上取到了指纹。

    “公司的账单上有没有留下些什么痕迹?如果老爸真的在制造什么,总会有原材料的进货,还有,所有参与过制作和组装的技术工人们。”鹰矢用毯子擦了擦身上的水渍,说。

    “毕竟我只是一个管家,能够接触到的东西很有限,技术工人什么的,我是没有办法再找到了。但是,那个产品的所有数据,乃至所有的原材料,似乎都没有登记在册。嘛,算是一个彻底的三无产品,该说是还好被偷了么?否则放出去还得倒我们羽柴集团的声誉。”

    将鹰矢脱下的那条毯子收好,德叔一边打开大厅的大门,一边有些开玩笑的说。

    “三无产品……么?”听到他的话,鹰矢轻笑一声,然后走了过去,径直坐在了沙发上,“不过,老爸当年究竟是在做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小心谨慎,甚至连一点痕迹都不敢留下来……”

    “看起来至少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否则的话,也不会招来这样的祸事了……”

    德叔放下雨伞,然后拿着那条毛巾和毯子就往礼物走去,留下鹰矢一个人在沙发上沉思。

    “是啊,兴许还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是武器么?还是什么违法的仪器呢?”

    羽柴集团的主要业务大部分还都是工业或者是科研用的仪器,也有承包一部分来自国家的武器的生产工作。这就是为什么羽柴集团能够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当然,一般民众并不知晓这一点。

    所以,由此考虑,老爸花了这么大心思隐藏的东西,能够让那个组织盯上,并且不惜用这种代价也非要拿到手的东西,恐怕是个不得了的大家伙啊……

    “鹰矢少爷,要喝杯咖啡来暖暖身子么?”

    就在这个时候,将毛巾和毯子收拾好的德叔不由得走过来,打断了鹰矢的沉思。

    “不必了,要暖暖身子,接下来还有的是事情要做。”

    鹰矢站了起来,然后径直的朝着车库走去,在德叔疑惑的眼神中,扛出了一把建筑大锤。

    “鹰矢少爷,你这是准备进行一些破坏性的工作么?”

    德叔跟在扛着大锤子的鹰矢后面,一步一步的朝着羽柴庄园的地下室走去,有些无奈的说。

    “没错,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再度和他们碰面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做好一切的准备才行!”

    鹰矢将大锤子立在地上,然后抬起头来环视了一下这个大的吓人的地下室,如是的说着。

    羽柴庄园地处米花市的外缘,可谓是依山傍水,风景优美的不行。因此,羽柴庄园的地下室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直接架空在空山里面的,停下一架小型飞机都不是问题。

    “再威猛的雄鹰,也需要一个可以栖息的巢。这里,就是我的栖身之所。”

    鹰矢重新将大锤子扛起,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

    “只是,需要稍微改造一下!”

    巨大的锤子在他的手中挥舞着,带着凌厉的劲风,猛然砸下。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