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话、痛苦的重量

正文 第六话、痛苦的重量

 热门推荐:
“喂,你还好吧?”

    放学后的走廊上,工藤新一看着走路姿势略娘的鹰矢,笑得很是猥琐。

    “别提了,你不说我还没感觉,一说起来我就感觉到隐隐作痛……”

    听到他的话,鹰矢不由得单手扶着墙,露出了一副蛋疼的表情,确确实实的。

    “啧啧,不过园子那个家伙,下手还真狠啊,我看着都替你感觉到疼啊!”

    新一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由露出了一丝充满恶意的关心的笑容。

    “滚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心里早就笑翻天了!”鹰矢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很是恶毒的笑了笑,“不过,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早死晚死都得死。我很期待着你被小兰用这一招招呼的那一天。那画面,啧啧啧,真是想想都觉得带感啊……”

    “靠,你这个混蛋,别诅咒我啊!”新一不由得本能的打了个寒战。

    要知道,园子无论怎么说还是个普通的女生而已。而小兰,那可是台人形高达啊!

    要是他也被小兰像这样子的膝撞一下的话……

    新一情不自禁的学着鹰矢的样子夹紧了自己的双腿,那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敢去想象!

    “哦对了,要去我家玩玩么?正好阿笠博士前段时间还念叨过你呢!既然回来了,你难道不想去拜会一下自己的老师么?”走出校门的时候,新一忽然想起来般,对着鹰矢说。

    “博士啊……”鹰矢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了一张和善的笑脸,让他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当年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和新一没事就喜欢往这个好玩老头那边跑,听他说很多稀奇古怪的知识,看他摆弄着那些看起来荒诞但却了不起的小发明,也因此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说阿笠博士是他的启蒙老师,这倒是一点也没有错。

    “还是下次吧,今天有点事情。”鹰矢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指了指正停在门口等着他的那辆宾利,“你也知道,毕竟我前天才刚刚从中国回来,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呢……”

    “也是,反正也不急在一时。”新一自然是认识鹰矢的管家德叔的,不由得伸手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拍了拍鹰矢的肩膀,“既然如此,那你先去忙吧,有空的话,我们几个再好好聚一下!”

    “嗯,下次有空的话,你们都来我家好了,正巧我那房子也空荡了太久,是时候需要开个派对热闹一下了。”鹰矢回拍了他一下,然后拉开了后座的车门,“那么,我先走了,明天见。”

    “德叔,开车带我在这附近转一转吧,我想尽快熟悉一下变化后的街道。

    跟新一挥别之后,鹰矢便不由得合上了车门,如是的说。

    “没问题,久违的校园生活感觉如何,鹰矢少爷?”

    德叔发动了车子,透过后视镜,对着坐在后排的鹰矢和蔼的笑了笑。

    “还不错吧,虽然这些知识都学过了有些无聊,但是至少还不算那么难熬……”

    鹰矢靠在窗户边,看着窗外那些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物,微微有些出神。

    “这可真是稀奇啊,换做是以前的鹰矢少爷,这个时候早就因为无聊而逃课了吧?”

    似乎是想起了他以前的“光荣事迹”,德叔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开玩笑般的说。

    “呵,或许吧,不过这五年来,我练习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忍耐。”

    鹰矢闭上了眼睛,露出了一丝难以言明的复杂的苦笑。

    “这就是成长,少爷。只有忍耐过刮骨的烈风,雄鹰才能够飞得更高更远。”

    德叔的声音很柔和,一如小时候鹰矢摔破了膝盖,为他包扎时那般,仿佛能够抚平伤口的疼痛。

    “啊,我知道,”鹰矢喃喃自语的说,“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了……”

    “说句实在话鹰矢少爷,跟五年前一样,直到此刻,我依然反对您走上这条道路。因为,在这条道路的前方等待着您的,只会是危险,孤寂和伤痛。按我的看法,您应该就这么回到校园去,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生活。您不觉得,今天这一天,您一直在笑么,就像以前一样。”

    透过后视镜,看着有些出神的鹰矢,德叔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分得清我脸上的笑容,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装的么?”鹰矢头也不回的说。

    “我是分不清,可是鹰矢少爷你自己能够分得清么?”德叔不由得认真的看着他。

    “或许吧……德叔,你有试过连续一年的时间做同样的一个噩梦么?”

    鹰矢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自顾自的说着。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便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晚上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梦到那天晚上父母惨死在我面前的那个画面,就像一个诅咒一般,纠缠着我,逼迫着我……”

    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那微微颤抖的身躯。

    “那种痛苦,仿佛有着世界崩塌般的重量,死死地压在我的心头,透不过气,也无处可逃……所以!”鹰矢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眼之中闪烁着锐利的寒光,“从那开始我就明白,如果不彻底把那些家伙解决掉的话,这一辈子我都无法安生入眠!”

    “也正是如此,我才独身前往中国河北,不惜一切代价进入影武者联盟,甚至是赌上了性命,才终于在那学到了一身的知识和本领,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亲手的摧毁他们!”

    他不由得伸出了手,然后慢慢的握紧,仿佛要把什么东西用力捏碎一般。

    如果可以,谁会放着好好的富二代不当,而跑去进行炼狱式的训练?

    那天晚上,父母的死让他从醉生梦死,游戏人生的败家子生活之中猛然惊醒。同时也让他认识到一点,那就是无论戒备再森严,保镖再强大,总会有顾及不到的角落。

    想要保护自己,最终还得是靠自己!

    弱小所带来的无能为力,那种不甘,那种恐惧,那天晚上,他确实好好的品尝过了。

    而总有一天,他要将这种恐惧重新还给他们!也要让他们在每个晚上彻夜难眠!

    他要成为,他们的噩梦!

    看着散发着冰冷寒意的鹰矢,德叔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远处。

    夕阳染红了海面,几许微风掠过,粼粼波光。

    一名穿着海蓝色短衫的女孩就这么轻轻地倚在栏杆上,看着远方,出神。

    海风轻轻地拂过她黑色的长发,就像一只温柔的手,带走了眼角的晶莹,风干了未干的泪痕。

    不知不觉,都已经快一年了……

    但是,她心中的哀伤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所消减,反而过的越久,便越发的感到孤寂。

    哪怕如今回想起来,依然那么的没有真实感。

    直到现在她都不想相信,自己竟然会在一夜之间,突然的就成了孤儿。

    仿佛闭上眼睛,还能够看到父母那和蔼的笑容。只要伸出双手,就还能抓住那片温暖一般。

    只是,回忆越是美好,当清新的那一刻,痛苦便越发的单刀直入,撕心裂肺。

    她放在胸口的左手不由得轻轻地抓紧,漂亮的眉毛也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仿佛有块沉重的巨石压在心头,透不过气,亦无处可逃……

    这一刻,她忽然很想念那个人。

    那个跟她一样,同样失去了挚爱的父母,家庭支离破碎的人。

    那个明明比她小上好几岁,却早熟的过分,看起来更像是哥哥的人。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抬起头来,定定的凝望着远处的海平面。仿佛这样子,她的视线就能够插上翅膀,飞过这广阔的大海,去到大海的另一边,落到那个人的身上一般。

    “当初,你也是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所以才选择独自漂洋过海,离开这个地方么?”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她如今也是亲身体会到了,即使以她现在的年纪依然有些接受不了,更别说当初的他了。即使看起来再早熟,再玩世不恭,他那时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男孩罢了。否则,也不至于事情发生之后,什么话也不说,仅仅只是留下一条简讯,就彻底消失在了她们的眼前。

    说实话,她也想学着他一样,抛开这里的一切,跑到一个不被任何人打搅的世界里去。

    可是,她做不到,她的性格天生就注定了,她没有这样任性的勇气。

    更何况,她的爷爷也绝对不会允许。

    所以,她只能在这里,看着她注定到不了的远方,想念着那个在远方的人。

    “你在那里,过的还好么?”

    夕阳太美,远方太美,美的让她原本已经干涸的双眼,又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我的父母都走了,可是你,却依然没有回来……”

    想到这里,她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拭去了眼角的晶莹。

    有些话憋在心里很久了,真的想找个人好好地倾诉一番。

    但是可悲的是,在父母过世之后,她竟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撒娇的人。

    就连她的亲姐姐,也在结婚之后开始对她开始了慢慢的疏远,她明白,因为继承权的关系。

    这,或许就是大家族的悲哀吧?

    正当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忽然感到肩上一暖,不由得转过了头去。

    “这么吹海风会感冒的。”

    一个比她略高一个头的男子站在她的背后,温柔的帮她披上了一件外套。

    “哦……谢,谢谢……”

    然而,面对他的温柔,她却似乎有些不适应般,身躯微微僵硬了一下。

    正当那个男的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的背后忽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想法。

    “小姐!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

    匆匆跑来的管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不由得有些尴尬的停在了原地。

    “没什么,有什么事么?”

    女孩微微摆了摆手,不动声色的挪开了肩膀上的那双手,然后走到了管家的面前。

    “那个,其实……”管家不由得有些为难的斜看了那边的男人一眼。

    “你们谈,我先去那边看看。”注意到管家的眼神,男人很自觉地笑了笑,然后向着远处走去。只不过,他却并没有走出多远,还悄悄地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到这边的一切。

    “什么事情,还要搞得这么神秘?”女孩有些疑惑的说。

    “小姐,”管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声的说,“他回来了。”

    “他?”女孩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忽然脸色大变,情不自禁的抓住了管家的肩膀,“真的?”

    女孩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略显尖锐,让那边的男人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是的,就在两天前,刚刚回来。”管家不由得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么……”

    女孩不由得松开了手,兴许是太过激动,以至于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而另一边,听到这句话,男人不由得微微握紧了自己的双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