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话、羽柴慎二(上)

正文 第八话、羽柴慎二(上)

 热门推荐:
羽柴大厦。

    这座大厦可以算的上是米花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

    它是由著名的建筑设计师森谷帝二亲自设计的。光这个噱头,已经足够吸引人了。

    所以,来来往往的行人在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忍不住驻足观看一下。

    冷硬的色调让这座大厦看起来大气磅礴,海蓝色的水晶地板和大门又让它多了一丝的柔美。整栋建筑物看起来浑然天成,左右对称,没有一丝的不和谐感,让人感觉到十分的舒服。

    然而,就在这座美丽而和谐的建筑物前,此刻却突兀的刮起了一阵不和谐的狂风。

    在一阵令人躁动的轰鸣声之中,那股凌厉的风带起了不少的沙尘,让路上的行人不由得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女生们更是本能的伸手压住了自己的裙子,不至于春光外泄。

    “吱!”

    突然,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硬生生的钻入了众人的耳朵,让他们都不由得难受的皱起了眉头。

    声音暂歇,风也停罢,众人不由得放下了手,纷纷的寻找起那个骚动的根源来。

    大多数人不由得义愤填膺,这大早上的就在公众场合制造噪音,还有没有公德心了?一些有德之士更是浑身难受,憋了一腔的笔墨就要找到那个人义正言辞的说教一顿!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那个罪魁祸首。

    那是一个戴着黑色头盔,身穿装满了金属钉的黑色皮外套,看起来拉风的不行的男人。

    在他的胯下,骑着一辆看起来同样拉风的不行的黑色摩托车。

    而从地上那道夸张而明显的轮胎印上看来,刚刚制造出那个噪音的人就是他没跑了。

    而在看清楚他的样子之后,那些浑身难受的有德之士都不由得将已经到了口中的话又重新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没办法,就冲这这风骚的造型,就是他们惹不起的那种……

    “还不错嘛,这辆暴龙,也不枉我花了这么多心思才将它入手!”

    鹰矢摘掉了自己的头盔,甩了甩被挤得变形的头发,将头盔随手一挂,便下了车。

    这辆V-REX本来是美国公司做出来的概念样品车,还没打算正式投入销售的。

    只不过,鹰矢有一个很是爱好摩托车的二世祖朋友,在他的车库里有幸的见识到了这辆概念车的成品。见猎心喜的他当时就忍不住想要一辆,不由得软磨硬泡的拜托那个朋友,还找了许多的渠道,才硬生生的从那个公司那边给强买了一辆过来,然后立马空运回国。

    说实话,他确实挺喜欢这辆车的,无论是造型,速度和性能也好,都绝对值得起它的价格。

    更何况,既然要装逼嘛,那就装个彻底好了,不然怎么能体现他败家子的风范呢?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拔下了车钥匙,将车子就这么霸道的停在了羽柴大厦前面的马路上,然后将车钥匙套在指尖划着圆圈,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还十分嘚瑟的踩着节奏,在多少吊丝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一步一步悠闲的晃荡进了羽柴大厦。

    “我想,您一定就是鹰矢少爷吧。”

    刚进门,一个年约二十多岁,秘书打扮的女子立马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的朝着他微微一躬身。

    “那我想,你应该是我二叔的秘书吧?”看到眼前是个漂亮的女孩子,鹰矢不由得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扬了扬头发,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充满电力的笑容,“特意在此等我么,美女?”

    “是的,董事长让我在此等候您,那么,请跟我来吧。”

    然而让他伤心的是,即使他的电力高到快把自己的眼珠子瞪爆了,人家秘书姐姐却是视若无睹,就像是戴上了有色眼镜,将他自动过滤掉了一般……

    “没事,我知道,这里我还算挺熟的。比起这个,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

    没道理啊!自己好歹是集高、富、帅三者于一体的男人,外加上那完美的笑容,对方即使没有花痴到扑上来,好歹也应该有点小小的心动吧?鹰矢不由得有些不信邪的想。

    “诶,美女,别不说话嘛,说一下名字又不会死!”

    “……”

    “那好吧,换个问题,美女,你今年几岁啊,你有男朋友了么?”

    “……”

    然而,让他泄气的是,无论他怎么死缠烂打的搭话,人家秘书姐姐却依然是那副淡然的微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要不是看她胸口还有些呼吸的起伏,鹰矢都几乎要怀疑她是个机械人了。

    嘛,毕竟人家在这份工作岗位上干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被锻炼的宠辱不惊了……

    “这里就是我们董事长的办公室了,”她不由得回过头来对着鹰矢说,“董事长让您在这里等他一下,他开完股东的回忆之后马上就过来。”

    “啊,没事没事,二叔他有事先忙好了。”鹰矢不由得笑着摆了摆手。

    “那么,请您现在这里坐一会儿,我让人去给你倒杯茶来。”秘书姐姐不由得礼貌的说。

    “没事,我不渴,要不你陪我聊会天呗……诶?别走啊,我话都还没说完呢!美女,美女?”

    然而即使他再怎么深情的呼喊,人家依然头也不回的离去,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给他。

    而直到大门被关上之后,鹰矢才终于收起了那一份不正经,抬起头来,环视了这个办公室一眼。

    说实话,这个办公室鹰矢并不陌生。

    当他还是孩童之时,就经常没事跑到这里来玩。

    那个时候,他总是喜欢抢占父亲的位子,坐在那张办公桌前的旋转椅上,然后转过去,在这高高的楼层上,从这透明的窗户中,俯瞰着整个米花市的风景。

    他一直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高度的视角,就像映在飞在高空中的雄鹰眼中的风景。

    人类的渺小,城市的壮观,还有……世界的广阔……

    他记得父亲曾经说过,从这样的角度俯瞰,能让人开阔自己的眼界,不会被眼前的繁琐零碎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能让人始终铭记着自己目标,和想要到达的地方。

    然而时光荏苒,五年的时间转眼而过,窗外的风景,和办公室的格局,也早已和之前完全不同。

    不过,毕竟连办公室的主人都换了,根据不同的习惯更改一些布局什么的也很正常吧?

    所以,鹰矢也只是微微感慨,然后便恢复过来,用一种审视的眼光仔细的观察起了这个房间。

    没错,审视,仿佛想要看穿这个房间的主人所有的一切一般。

    昨天德叔问他是不是要跟二叔坦白的时候,鹰矢选择了拒绝。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样很可能会给二叔他们带来不必要的危险,更是因为他心里对于二叔也抱有一丝怀疑的态度。

    毕竟,当年那些家伙盗窃公司保险库的时候,怎么想都觉得做得实在是太干净,太完美了一些。

    事后鹰矢才了解到,他们不仅仅是指没有被任何的摄像头拍到,更是没有留下任何实物证据,整个偷盗行动一气呵成,简直是轻车熟路,就像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一般。

    要知道,羽柴集团VIP客户级的保险库里面的安保系统都是相对独立的,想要开启的话,除了密码之外,更是需要客户的指纹,特殊的钥匙,以及另一位公司高层人员的权限卡才能够开启。

    如果仅仅只是在保安部门之中有人的话,是不可能突破保险库里面的所有安保系统的。就算他们当初取到了老爸的指纹,他们还需要密码和特殊的钥匙,以及内部权限卡,四样缺一不可!

    而想要获得这些东西,身为副社长,也是老爸亲弟弟的二叔,无疑最容易能够做到这一点。

    只不过,二叔,他真的会这么做么?

    那个二叔,那个一直以来这么照顾自己的二叔。

    每每想到这里,鹰矢就不由得感觉到心里卡了一根刺一般,难受的不行。

    但是,他的眼前瞬间浮现出了那倒在冷雨中的父母的尸体,又不由得瞬间冷静了下来。

    虽然不清楚二叔是跟当年的事情是否有着直接的联系,但是他无疑有着很大的嫌疑。

    从感情上讲,他自然是希望事实不像他所想的那般。

    但是从理智上讲,他绝对不能让主观意识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一定要客观的怀疑所有能够怀疑的人,然后才能找出事实的真相。

    哪怕这个真相到最后会让他痛苦万分,难以接受,他也认了。

    毕竟,他早有觉悟。

    “来了啊,鹰矢。”

    就在鹰矢一边想着,一边在房间里踱着步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忽然传入了他的耳朵。

    鹰矢回过头去,便看见了一个约四十岁的成年男子,正带着和善的笑容看着自己。

    一如记忆中的那张温和的脸,只是五年的时光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不少风霜的痕迹。

    那个人,正是自己父亲羽柴秀一的亲弟弟,他的二叔,羽柴慎二。

    “是啊,好久不见了,二叔,我回来了!”

    鹰矢深深的吸了口气,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