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十话、不安宁的夜(一)

正文 第十话、不安宁的夜(一)

 热门推荐:
当突突突的引擎声再次回到羽柴庄园的时候,昏暗的天际已经亮起了点点星光。

    “怎么现在才回来,鹰矢少爷?”德叔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

    “别提了……我该赞扬日本的警察无畏权贵么?”鹰矢摘下头盔,没好气的说。

    自己虽然算不上国民老公,但好歹也是个知名财团的大公子吧?

    一般来说,这名头是绝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横着走的。

    而为了不惹上麻烦,普通的民众,乃至各种职务系统,甚至就连政府高干,看到自己这种“贵族气息”由内而外喷薄而出的人,都会选择性的退避三舍……

    而怎么偏生就米花警视厅交通部的人这么硬气呢?

    这么果断的扣了他的车不说,去交罚款的时候还死活非要让他一步步的按照规章制度走!

    按照规章制度走?这他娘的要墨迹到什么时候?

    于是鹰矢当场摆出了自己的身份,表示愿意交纳罚金,只是自己需要赶时间。而且态度诚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跟那个扣了他车的那个漂亮女警官墨迹了半天。

    女警官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难道是我在中国呆久了,已经不适应日本的国情了么?现在的警务人员都这么刚正不阿?

    好吧,不用德叔提醒鹰矢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他今天大概只是碰到一个愣头青了……

    咦,对了,那女交警叫什么来着,算了,不管她,自己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将那辆暴龙停在车库里面之后,鹰矢便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打开了电脑。

    “少爷,您还没吃晚饭呢!”德叔来到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想做什么等吃了饭也不迟啊!”

    “哦,晚餐你直接送过来好了。”然而鹰矢只是在捣鼓些什么,头也不回的说。

    “您现在的样子……真是像极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的网瘾少年啊……”

    忠实的老管家不由得苦笑的一声,然后随手带上了那厚实的木门。

    换做以往,或许鹰矢会很淡然的吃完晚饭,然后再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但是今天,他实在太想确认一些事情了,可偏生下午还被那个女警官耗了这么久。所以一回到家,也不管正发出抗议的悲鸣的五脏庙,他便直接坐到了电脑前面,然后取下了衣服上那个黑色的金属骷髅。

    “二叔啊……请让我相信你吧……”

    鹰矢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点开了那被微型摄像机所记录下来的影像。--------------------------------------------------------------

    霓虹斑斓,点点星光。

    夏秋交接之际,米花市的夜晚已经少了一些炎热,多了一丝凉爽。

    然而,这一丝凉爽的清风却似乎并不能吹灭人们心头的邪火,反而更加助长了这一火势。

    焦虑,浮躁,惶恐,不安。

    明明是已经有些凉爽的天气,却是硬生生的让人热出汗来。

    栗山绿不由得吸了一口气,抓紧了自己背包的肩带,然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无视了周围了灯红酒绿,穿梭过这喧闹的人群,只为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

    大晚上的,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危险系数本来就很高了,更何况,她如今还在这条街上。

    米花町六丁目。

    这条街是整个米花町最混乱的地方。

    你能在这里看见残破的招牌,污臭的水沟,缭绕的烟雾,还有纠缠的人们。

    这个地方仿佛跟整个米花町格格不入,像是将那些不被规范整洁的城市容纳的一些异类全部清扫出来,然后不负责任的丢在这个地方,放任他们自生自灭一般。

    所以,本来应该规划整齐的街道布局,也因此变得乱七八糟,或者说是随心所欲。

    这里有着象征着高雅的歌剧院,但是它的对面却是人际混杂的小钢珠厅。这里也有装潢奢华的西式餐馆,但是旁边却就是油烟缭绕的烧烤广场。总让人有种错乱般的感觉。

    正是这种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另类的组合,就好像一个刺激性的标志,吸引着那些不合群的异类者们,年轻人们,使得他们整日的聚集在这个地方,肆意喧嚣,声色犬马。

    然后慢慢的,这里就变成了流浪者的天地,法外者的乐园,失落者的狂宴。仿佛所有的压力和不满都能够在,这里得到释放。所有的不公正,都能够在这里变得合理一般。

    因此,无数的人来到这里寻找刺激,包括那些平日里衣着光鲜的人们。他们想要在酒足饭饱之后,在这个地方,寻找到跟按部就班的生活不一样的,一种离经叛道的快感。

    而这种快感,通常都会在“冲动”的诱导下,转化为滋生罪恶额的摇篮。

    不过,米花町的警视厅也不是吃干饭的,不会放任这个地方一直滋生犯罪,倒也经常有事没事就来这里巡逻一下,好让那些准备搞事的家伙们稍微收敛一点。毕竟,大多数的人对于执法者还都是又那么一种畏惧心理的。没办法,谁让人家手里有枪呢?

    只不过,警察们也很清楚,这样的方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毕竟他们不可能有无限的精力紧盯着这块地方不放,一旦他们巡逻过后,那些躲避风声的罪恶活动又再次全部冒了出来。

    而就像犯罪者们畏惧执法者们一样,一般的人们也畏惧着犯罪者。因为恐惧,所以大多数的人在遭受了伤害之时都不敢反抗,甚至连报警都不敢。这在滋生了犯罪者们的气焰的同时,也让警察们感到很是无奈。毕竟人家不报警,或者是遭到了威胁不敢说,你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不得不说,勇气的缺失,是这个和谐社会光芒之下所隐藏起来的悲哀……

    所以,为了避免这些情况的发生,五丁目以内的住民们平时都是尽量避免到这条街上来的。

    当然,栗山绿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她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到要跑到这个地方来,而且还是在大晚上的!

    作为律师的助手,她需要帮助自己的老师收集一些证据,以用来在法庭上和检控方对抗的。而这一次的案件之中,那个该死的证人似乎总是喜欢大半夜的跑到六丁目来吃喝玩乐,所以,被逼无奈的栗山绿也只能在这个时候跑到六丁目来找他。

    结果,当时说说还没什么感觉,当她亲身来到这条街上时,才知道这里的氛围有多么的令人不安。仿佛随时都会从小巷子之中冲出个人将自己拖进去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于是,在好不容易从那个证人那边取完证据之后,栗山绿便马不停蹄的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真是的,当时自己是哪根筋抽到了才会自信满满的拍胸口说交给自己的啊!

    栗山绿一边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个半死,一边低着头,掩盖着那平日里自己颇为得意,而如今却恨不得掩盖起来的姿色,脚步不停,迅速的在人群之中穿梭而过。

    然而,有的时候世事就是如此的无奈,你不去找麻烦,麻烦反而会自己找上你。

    栗山绿不得不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见了停在她眼前的,四双略显陈旧和脏乱的鞋子。

    “小姐,这么行色匆匆的干嘛呀,夜还很长呢!”

    听到这个略显轻佻的声音,栗山绿不由得本能的抬起了头,看了四张带着扭曲笑容的面孔。

    “哟,还挺漂亮的,”看着她那略带茫然和畏惧的漂亮脸庞,其中的一个人不由得兴奋地吹了口口哨,然后咧开了大嘴,露出了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小姐,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去喝一杯啊?”

    栗山绿不由得本能的握紧了皮包的肩带,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小步。

    果然,不应该在晚上到这条街上来的……--------------------------------------------------------------

    微表情,是指瞬间闪现的面部表情。

    这种表情最短只持续1/25秒,很可能只是一个下意识的面部抽动,一个皱眉。很可能就是在大脑理智还没能够压制主观情感的那一瞬间,才会出现的这么一种表情。

    可恰恰就是这一瞬间的表情,却最能揭示人的真实感情和情绪。

    鹰矢之前在中国的时候其实有特地选修过这门知识的。

    自己学的一些基础理论,还有联盟里其他前辈们的言传身教,还有这么多年的实际经验。

    其实微表情远没有有些推理小说和电视剧里讲的那般神奇,能够无视任何谎言。

    其一,是因为你的注意力和眼力不一定能够好到捕捉到每一个微表情。

    其二,人的情感本身就无比的复杂多变,那一瞬间出现的表情虽说真实,但也杂乱不清。

    其三,如果那个人有意撒谎且城府极深,那么,你想从这上面入手,基本上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在真实案例中,所有人都更相信证据和证词,而不是微表情。

    而如今,正是在所有的证据和证词都已经无法查证的时候,鹰矢才会想到用这种办法。

    只不过,正如他所想一样,收效甚微。

    无论是怎样的暂停,放大,修复,都丝毫从二叔的脸上找不到一点不和谐的表情。

    这,或许对自己来说是个好消息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伸了个懒腰,然后揉了揉自己的有些算账的眼睛。

    “太过劳累可不行啊,鹰矢少爷,”就在这个时候,德叔端着一壶红茶走到了他的身后,轻轻的为他满上了一杯,然后半开玩笑的说,“连续三个小时盯着电脑屏幕,连姿势都没有变动过,鹰矢少爷,看不出来您还真有成为网瘾少年的潜质啊?”

    而听到他的话,鹰矢却只是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端起红茶喝了一口。

    “看您的表情,似乎收获很是微妙啊?”

    看着屏幕上的那个被放大了的羽柴慎二的特写,德叔不由得说。

    “是啊,我也不知道此刻我究竟是该纠结呢,还是该安心呢?”

    温热的茶杯传来一丝暖意,让鹰矢冰冷发白的手指恢复了一丝血色,僵硬的表情也逐渐软化。

    “不要心急,鹰矢少爷,有些事情,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明朗化的……”

    “啊,希望如此吧,”鹰矢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况且,都已经等了五年了,我也不在乎继续再等待一段时间。”

    “您能这么想真是再好不过了,”德叔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然后替他收拾起桌子上的茶具,“既然如此,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接下来请洗个澡,好好地睡一觉吧。”

    “你在说什么啊德叔,时间还早着呢,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站起身来,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然后回过头来露出了一个笑容。

    “鹰矢少爷,您该不会是想……”

    听到他的话,德叔不由得微微一愣。

    “啊,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鹰矢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街道,微微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