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十九话、标志

正文 第十九话、标志

 热门推荐:
星月流转,又是一夜。

    太阳微微露头,德叔推着放着牛奶和三明治的推车,来到了鹰矢的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然而,那扇厚实的木门后面却并没有传来预想的回答。

    “赖床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鹰矢少爷!”

    在数次敲门不应之后,老管家不由得用力的推开了木门,有些无可奈何地说。

    然而,下一秒他却不由得微微一愣。

    预想中那人懒洋洋的赖在凌乱的床铺上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相反的,那张床铺上的被褥被整理的非常干净,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起,就像是崭新的一般,没有睡过的痕迹。

    “鹰矢少爷?”

    德叔微微环视了这个房间一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出了房间,推着餐车来到了书房。

    羽柴家的书房可谓是整个庄园里情调最高的一个地方了。

    广阔的圆形的房间里,前面是围成半圆形的十数面落地窗,为书房提供了一个良好的采光视野。而在这些落地窗前不远的地方,便是一张长长的桌子,和一张精致的靠椅。坐在靠椅上,从窗户看去,便是庄园郊区一片绿水青山的好风景,还可以俯瞰到一部分繁华而美丽的米花町。

    想想看,如果坐在这里,看看书,喝喝茶,再抬起头来看看风景,会是多么惬意享受的一件事!

    而在这个圆形房间的后面半个圆,就是一个个装满了书籍的书架了。羽柴家的藏书量,完全可以抵得上一个小型图书馆了。这些个书架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放眼望去,从学术学科乃至到文学小说一应俱全,都可以构建起一个完整的百科目录了。

    这一点,新一家里也是一样,有钱人们总是喜欢用这一类的东西来显示自己的涵养。

    只不过,这样的设计,却恰恰方便了鹰矢来隐藏起某些东西。

    “第六个书柜……第五层……啊,找到了。”

    德叔推着餐车来到书架的前面,然后找到了那一本黑色而厚重的,名为“佐罗”的书。

    只见他伸手抓住了那本书书脊的上缘,然后微微用力一拉。那一瞬间,伴随着一阵机械声,整个墙壁突然就像是从中间撕裂开来一般,分向了两边,露出了中间那一座隐藏起来的电梯。

    然而对于这个会让正常人吓一大跳的场景,德叔却宛如见怪不怪一般,只是淡然的推着餐车进了电梯,然后在电梯里按下了那个向下的按钮。与此同时,外面的墙壁又开始慢慢的合拢起来,变成了古老而普通的书架,就仿佛刚刚的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样子您似乎一整晚都没睡呢,鹰矢少爷。”

    当德叔来到那个被鹰矢命名为“鹰巢”的地下基地时,鹰矢正戴着护目镜,坐在那张摆满制作工具的桌子前,用钳子夹着一个铁片模样的东西在喷火枪上灼烧着。

    “天已经亮了么?”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推起了自己的护目镜,然后转过头去看了看旁边的时钟,液晶的显示屏上正清楚地显示着“7:00”的字样。

    “通宵对身体可不好啊鹰矢少爷,这会让你这一整天都很没精神的。”

    德叔将早餐端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有些无奈的说。

    “没事,我早习惯了。”鹰矢关掉喷火枪,然后将那个被烧红的铁片放进了水边的水槽里面。顿时,铁片发出了“呲”的声音,冒起了一阵青烟,“而且,我难道没有说过么德叔,我在那里学习过一种特殊的睡眠方法,一天只用睡极少的时间就能够保持充沛的体力和精神。”

    “如果那样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否则要是天天接到班主任打来投诉鹰矢少爷上课睡觉的电话,老朽还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颜面来面对老爷和夫人。”德叔不由得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听得出他语气之中的调侃,鹰矢也并不在意,只是将冷却完毕的铁片从水中拿了出来。

    “话说回来鹰矢少爷,您给上次买的这件高纤维服换了个涂装么?”德叔走到了旁边一个立在那里的玻璃柜子前,看着里面那件被涂成蓝黑色的衣服,不由得疑惑的问。

    “是啊,我想让这套衣服成为一个标志!”

    鹰矢擦干净的铁片上的水渍,然后将它放在一旁的机器上打磨起来。

    “不过为什么选择了鹰作为标志呢?”看着那件黑色的皮甲衣胸口处那个蓝黑色的雄鹰标志,德叔不由得笑着说,“难道就因为您的名字里带着一个鹰字么?”

    “为什么不呢?”鹰矢头也不回的说,“老爸给我取这个名字,不就是希望我能如鹰般振翅高飞,如箭矢般绝不回头么?拿鹰作为标志,也是为了纪念他们。”

    “更何况,我本身就很喜欢鹰这种动物。它有锐利长远的目光,逆风飞行的胆量,还有隐忍蛰伏的耐心,以及果决迅猛的利爪!最主要的是,被它盯上的猎物,没有哪个能够逃得掉!”

    鹰矢将那个铁片从钳子中取了下来,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然后举到了自己的眼前。

    对着白亮的灯光,他手中那枚黑色的铁片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振翅高飞的雄鹰。

    “看样子,那些人晚上睡觉的时候要做恶梦了。”

    看着那雄鹰的标志,德叔不由的说。

    “恶梦?”鹰矢冷笑一声,“我要他们连梦都做不成!”

    这么说着,他不由得将手中的飞镖猛然掷出,直直的扎在了一旁练习用的木桩上。

    灯光下,黑色飞镖的边缘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

    当温暖的日辉驱散清冷的月华,代表时间的转轮又转过了一圈。

    然而,这明亮的颜色透过窗户,映亮了那雪白的床沿,却驱不散少女那眉间的阴霾。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回我的电话……”

    夏江终究没能等到鹰矢的电话。

    是德叔忘了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么?她不由自主的想。

    但是随即她便摇了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

    作为一个尽职的管家,夏江很是相信他的职业操守。

    那么,是他忙的太晚,一回到家,就累的睡着了么?

    或许……不,一定是这样的吧?

    否则,为什么连她再次忍不住打过去的电话都没人接呢?

    这么想着,那微红的眼圈却慢慢的再次被泪水所盈满。

    是的,她很清楚,这样的借口,根本不足以欺骗自己。

    因为那通电话直到最后,回答她的,依然只有那无尽的忙音。

    那悠长而刺耳的忙音一顿一顿,让她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直到断线的那一刻,跌进深渊。

    他不想接……所以故意不接……

    因为就算鹰矢睡的太深听不到好了,难道连管家德叔也听不到了么?夏江可不这么觉得。

    所以,她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在了,姐姐也远离我,现在……连你也要离我而去么?”

    就在夏江怔怔的盯着床头的那个电话,喃喃自语的时候,房间的门却被人轻轻敲响。

    “二小姐,您起来了么?”管家铃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啊……嗯,我起来了。”

    那两声突兀的声音不由得让夏江从茫然中惊醒,连忙擦了擦自己的眼角,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

    “二小姐,该用早餐了……啊,二小姐,您难道昨天一晚上没睡么?”

    看着那整齐的被褥,和坐在床头,双眼略带红肿的夏江,铃木不由得吃了一惊。

    “啊,没什么……”夏江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冲着铃木笑了笑。

    笑容很美,但是掩盖不住她眼中的血丝和眉宇间的疲惫,令人心疼。

    “没有得到回应么?”人老成精的铃木哪能看不到她眼底的血丝和泪痕啊,稍一想便明白了。

    听到他那的声音,夏江也不由得隐去了脸上的笑容,幽幽的摇了摇头。

    “不如当面去问问他的想法如何,二小姐?”看着那略带苍白的脸,老管家不由得心疼的说。

    “他会见我么?”夏江不由得转过头来,“他连我电话都不想接了……”

    “或许那人只是还没想好要怎么样面对你吧?”铃木不由得笑了笑,“毕竟,时隔五年了,他和你都彼此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如今刚刚回来,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样转换角色吧?”

    “或许是吧……”虽然还是有些茫然,但是听到他的话,夏江的眼神不由得明亮了几分。

    “光坐在这里猜测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有些心意,只有当见了面的时候,才会明白。”

    看着夏江眉间那渐渐散去的阴云,铃木的那张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恩,你说的对,无论如何,我都要先和他见上一面!”夏江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铃木,帮我准备车,我要去米花市一趟!”

    “你要去哪儿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从门口传来。

    “姐姐……我……”看到那个高挑的身影,原本还有些兴奋地夏江瞬间变得有些期期艾艾的。

    “你是想跑去找那个臭小子吧?”高挑的身影没好气的说。

    “恩……”被揭穿了目的的夏江不由得苦笑一声,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行了,爷爷刚刚说了,你哪儿都不许去,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看到她那略微无奈的样子,高挑的身影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丝讥讽的弧度。

    “诶,为什么?”听到姐姐的话,夏江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撒,谁知道呢,”高挑的身影这么说着,便转身离去,“说不定,是你的好事将近呢……”

    “好事……将近?”

    夏江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有些失神的重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