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二十一话、难言的重逢(上)

正文 第二十一话、难言的重逢(上)

 热门推荐:
人们常说,离别,是一件让人难以面对的事。

    而有的时候,重逢,却比离别更加让人难以面对。

    因为时隔多年,曾经熟悉的那一切如今可能都已经变了模样。或许在你的心底里,那片风景,那些人依旧是那般的完美无瑕,静静的等待着。而事实上,他们却可能早已面目全非。

    这种巨大的反差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就是这么一回事。

    就好比现在,鹰矢正站在二叔家的门口,发着呆。

    那只放在门铃上的手指停留了很长的时间,却终究还是欠缺了那么一点按下去的勇气。

    他之前答应过二叔,一旦有空,便会来拜会他们。

    但是,这件事情终却被他一拖再拖,足足拖了一个星期,直到第二个周末,直到再拖下去就显得有点过分的时候,他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说实话,他怕,他怕再次见到他们之后,记忆的一角会有所崩塌。

    自从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那一个猜想,一个疑问,就好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心中,虽然看起来不显眼,但却无法忽视,稍有触及,便会隐隐作痛。

    有时候他真的宁愿自己单纯一点,像个正常的十几岁少年一般,不要瞎想这么多的事情。这样,或许再次见到二叔和他的家人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的纠结。

    只不过,凡走过必然留下痕迹。真相这种东西,从来不会因为人的意愿而偏移。

    所以,想要获知当年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真相,鹰矢势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所以,哪怕再纠结,他所能够选择的选项,也只有一个而已——面对。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最终按下了那个门铃按钮。

    不管如何,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之前,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吧。

    “请问是哪位?”就在鹰矢叹气的时候,门铃中已经响起了女仆的声音。

    “你猜啊!”听到这个陌生中带着熟悉的声音,鹰矢不由得重新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鹰矢少爷吧?”然而,对方却并没有丝毫的惊疑,便报出了他的名字。

    “哟,五年不见,我都过了变声期了你都还能听出我的声音来,看来你对我果然念念不忘啊,绯沙子!”听着这端庄而淡然的声音,鹰矢却不由自主的换上了一副略显轻佻的口吻,自然的就像是深刻在记忆之中的本能一般。

    “您想多了鹰矢少爷,只是夫人早就告知过了今天您会来,也只有您才会这么无聊而已。”

    相对于鹰矢的嬉笑,门铃内的女仆同志明显要淡定上许多,不惊不乍的替他开了门。

    “你让我开心一下一会死啊……”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信步走了进去。

    许久没有踏足二叔家的宅邸,鹰矢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

    时光飞逝,五个春去秋来,庭院里的景色和当时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个站在门口迎接他的那个人。

    “好久不见了,鹰矢少爷。”红发的女仆小姐不由得微微一躬身。

    “哟,好久不见,绯沙子!”鹰矢不由得抬起手,露出了一个阳光爽朗的笑容。

    “五年不见,鹰矢少爷您果然成长许多呢。”绯沙子不由得说。

    这个当初个头比她还要小很多的那个小男孩,如今已经是她需要仰视的存在了。

    五年的风霜雨雪,将那个珠圆玉润的孩子雕琢成了如今棱角分明的少年。原本白皙稚嫩的肤色,如今也被染成了古铜色,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阳光和稳重。

    时间,果然可以让一个人成长啊!

    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端丽的绯沙子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恩恩,五年不见,你也成长了不少呢!”

    鹰矢也上下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紧盯着她那饱满的胸围,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我果然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吧,鹰矢少爷,您真是一点都没变。”

    感受着他那赤裸裸的视线,绯沙子的不由得没好气的的说。

    “嘛,这么久不见了,开个玩笑而已嘛!”鹰矢不由得嬉笑着说。

    “呵呵,鹰矢,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一回来就在调戏绯沙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从绯沙子的身后传来,让鹰矢的笑容不由得僵了一下。

    “婶婶,你来了啊……”

    看到绯沙子身后的那个人,鹰矢不由得略微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干笑一声。

    就像她说的一样,一回来就调戏人家的女仆,还被抓了个现形,真是想不尴尬都不行……

    “夫人。”绯沙子也不由得回过头来,然后微微一躬身。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女人,一个虽然一袭淡妆,但是看起来却天生有一股雍容气质的女人。

    那便是二叔的妻子,他的婶婶,羽柴舞子。

    “绯沙子,你去帮鹰矢倒杯茶来吧。”

    看到鹰矢那蛋疼的模样,羽柴舞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夫人。”绯沙子微微点了下头,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再没看过鹰矢一眼。

    “行了,人家都走了,就不要再这么盯着看了!”

    看着眼神直直的盯着绯沙子的鹰矢,羽柴舞子不由得没好气的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

    “哈哈,这不是这么久没见了,再次见面有些激动么……”鹰矢干笑两声,然后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这张和记忆中一般无二的和蔼可亲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婶婶,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羽柴舞子不由得拍了拍鹰矢的肩膀,“这些年,一个人过的不容易吧?”

    毕竟,就算鹰矢小时候看起来再怎么早熟,当时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在经历了那种事情之后,还要倔强的一个人独自生活五年,真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心酸……

    “嘛,其实也就这样吧,再怎么不容易也好,人总还是要继续生活的。”

    听到她的话,鹰矢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曾几何时,他看这种虐主情节的电影和小说的时候也会这么想,这些悲惨的事情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指不定就疯了。因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不是什么英雄,肯定承受不了的。

    然而,当事情真正发生在他身上之后,他却发现自己承受的了,而且必须得承受的了!

    人,总是在被逼到绝境之后,才发现自己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嘛,从你刚刚还有调戏绯沙子的心情来看,已经不需要我们担心了呢……”

    羽柴舞子也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重新露出了一丝笑容,打趣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面对她的调笑,鹰矢便只能尴尬的挠头了,“对了婶婶,夏帆呢?”

    “她啊,她还在学校里面,不过估计也应该快回来了吧。”

    “啊?今天不是周末么,学校还有上课?”鹰矢不由得疑惑的说。

    “她啊,在前不久的那次班级测验考砸了,还在学校接受补习呢……”一提到自己的女儿,羽柴舞子的脸上便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这孩子,真是越长大越不懂事了。自从上了中学之后,成绩是一天比一天退步,性格也变得越来越乖僻,尽是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我们怎么劝说,讨好、责骂,乃至禁足都没有用,这孩子只会把房门一关,就闷声不响的不理任何人。这样下去,真让人担心她的未来啊!”

    “嘛,叛逆期的孩子么,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等她再长大一点就会好起来的。”

    当年同样是从叛逆期成长过来的鹰矢对此是深有体会,这也是人生中无法避免的一个时期。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羽柴舞子叹了口气,“鹰矢啊,待会儿夏帆回来你再帮我们好好劝劝她吧!我们是拿她没办法了,不过这孩子从小就最黏你了,你的话估计她还是会听的!”

    “婶婶,你也说那是小时候啊,如今夏帆也长大了,恐怕早就不像当初那么黏我了……”

    “那也总比我们好啊!反正待会儿你就试试看吧!”羽柴舞子如是的说。

    听到羽柴舞子的话,鹰矢不由得苦笑一声,开导叛逆期的孩子什么的,他是真的不在行啊。况且,五年前他无视哭的那么厉害的夏帆头也不回的走了,还黏乎……不恨他就算好了!

    “那就拜托你了,刚好婶婶接到一个电话需要出去一趟,你就先在房子里坐坐吧,有什么需要跟绯沙子说一声就行了。”羽柴舞子勉励般的拍了拍鹰矢的肩膀,然后转过头来,对着那边正在沏茶的绯沙子说了一声,“绯沙子,家里就交给你了。”

    “是,夫人,请慢走!”绯沙子将手中的茶具放下,恭送着羽柴舞子出了门。

    在看到婶婶的那辆车出了门之后,鹰矢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然后看向了一旁的绯沙子。

    “刚才婶婶是不是说有什么需要跟你说一声就是了,绯沙子?”

    “是的,鹰矢少爷。”绯沙子恭敬的站立在鹰矢的旁边,语气听不出丝毫的波动。

    “来,小妞,给大爷笑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