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二十二话、难言的重逢(中)

正文 第二十二话、难言的重逢(中)

 热门推荐:
“喂喂喂,这么不给面子啊,我又没有刁难你,只是想让你笑一下嘛!”

    “我拒绝。”

    “不是吧,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满足我,小心我去婶婶那边投诉你啊!”

    “您请便。”

    这三个字差点没有将鹰矢给活活的憋死,这么吊的女仆还真是没见过。

    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然后端起了茶几上的那杯红茶。

    从小到大,她是唯一一个让鹰矢感到无从下手的妞。明明生理年龄也就大他个五岁,但是为人处事却一点都不像个花季少女,反而却像是个庵堂里的尼姑,心如止水,无欲无求。对于鹰矢的各种攻势,都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让挫败的鹰矢最后只能悻悻的放弃了。

    想想还真是一把辛酸泪啊,鹰矢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心理年龄加起来都快是大叔的人居然搞不定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真是说出去都觉得丢人……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下去忙了。”绯沙子依然是那副古井不波的模样。

    “行行行,你去吧!”鹰矢喝了一口茶,没好气的说。

    这小妞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相比起来,自家的妹妹简直是可爱到没边了!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五年过去,当初那个爱黏人的小丫头究竟长成什么样了呢……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看向了二楼,那个有着粉红色房门的房间。

    “如果您感到无聊的话,可以在家里随意逛逛。”觉察到鹰矢的视线,绯沙子不由得说,“但是给您一个忠告,千万不要想偷摸进小姐的房间,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咳咳!”她的这句话差点没让鹰矢直接把茶喝到鼻子里面去,赶忙擦了一把脸,然后对绯沙子怒目而视,“你几个意思啊!什么叫偷摸进去啊!我像是那种会偷摸进妹妹房间的变态么!”

    “嗯,”绯沙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认真的说,“挺像的。”

    “你!”

    那淡然的表情,肯定的语气,居然莫名的有一种让人无法反驳的信服感。

    她说的好有道理,竟无言以对,泪流满面的鹰矢只能悲愤的将杯中的茶一口闷尽。

    “那么,变态少爷,您请便。”说完这样的话,绯沙子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鹰矢看不到的背后,她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靠,这还是女仆么!这么公然的羞辱少爷!真是岂有此理!

    鹰矢简直是出离愤怒了,在看到绯沙子离去之后,放下茶杯二话不说就直奔妹妹的房间。

    他要用行动证明给绯沙子看,虽然他进了妹妹的房间,但不是偷摸进去,而是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的!他依然是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而不是一个变态!

    抱着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鹰矢拧开了阔别多年的妹妹的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如记忆之中那略显可爱的粉红色墙壁。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贴满墙壁的绘画,如今变成了那种帅哥明星的海报而已。

    还真是符合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有的作风啊……

    鹰矢不由得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她的房间。

    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书桌上,摆放着一张被精心裱装起来的照片。

    那是夏帆九岁生日的时候,两家人在一起拍的全家福。

    他端着蛋糕,夏帆吹着蜡烛,两边的家长还有女仆和管家都在一边开心的鼓着掌。

    幸福,感洋溢在照片中每个人的脸上,所谓的天伦之乐,不外乎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只是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会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带着略显哀伤的笑容,鹰矢轻轻拿起了那张照片。

    “恩?”

    然而就在他拿起这张照片的时候,一个粉红色的透明小袋子突然从相框后面掉了下来。

    药?夏帆她生病了么?鹰矢不由得拿起了那装着几颗胶囊的小药袋,然后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上面既没有药名,也没有写用法,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三无产品一般,让人放心不下。

    鹰矢不由得好奇的打开了那个药袋,倒出了一颗胶囊,然后拿到了眼前,想要看看胶囊上有没有印着药名。但是,一股淡淡的醋酸味忽然传入了他的鼻子,让他不由得瞬间变了脸色。

    他似乎闻到了某种熟悉的药物的气味!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让鹰矢不由得本能的将那颗胶囊收到了袖子里,同时不动声色的将药袋连着相框一并放下,然后才慢慢的转过头来。

    那一瞬间,鹰矢不由得微微呆滞了一下。

    粉色的房门边上,站着一个背着书包,约十三四岁的俏丽少女,正带着一脸的敌意,怒视着他。

    然而,在鹰矢转过来之后,她的表情却瞬间一滞,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五年不见,当初那个爱黏人的小丫头已经长成了如今的婷婷少女,仅有眉宇间依稀还留着些许的神韵。尽管如此,鹰矢还是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就像她同样也认出了鹰矢一般。

    这,或许就是亲情血缘的力量吧?

    “哟,我回来了,夏帆!”鹰矢微微吸了口气,然后对着她展颜一笑。

    或许是那笑容太过熟悉,也太过梦幻,眼前的少女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他,颤抖的越发厉害了。

    “怎么样,五年不见,再次见到哥哥是不是很激动啊!哇,看你激动地身体都在抖了!”看到她那仿佛强忍着眼泪的样子,鹰矢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温柔,然后走到她身边,嬉皮笑脸的说。

    “滚……”

    “啊?”

    “给我滚!”

    伴随着一声尖锐到仿佛要将耳膜刺穿一般的叫声,夏帆猛地跑进了房间,然后用力的一甩门。

    “砰”的一声,实木的大门就这么直直的撞在了还捂着耳朵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的鹰矢的鼻梁上,让他瞬间感觉惨叫一声,鼻子一酸,两行清泪止不住的汹涌而出。

    “啊,我的鼻子!夏帆,难得我们兄妹重逢,你怎么一见面就对哥哥我下毒手啊!哎哟我靠,流鼻血了!完了完了,我的鼻子这次肯定要塌进去了,可怜我这英俊的脸啊!”跌坐在走廊上的鹰矢不由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那模样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

    “噗!”就在这个时候,鹰矢似乎听到了一声忍俊不禁的声音。

    转过头去,却见绯沙子正站在走廊上,静静地看着他耍宝。那张冰霜俏颜上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但是眼神却说不出的诡异,就仿佛像在看一个马戏团的小丑一般。

    “你刚刚偷笑了吧!”鹰矢捂着鼻子,泪眼朦胧的说。

    “没有。”绯沙子淡淡的说着,脸不红心不跳。

    而正当鹰矢想说些什么话反驳她的时候,夏帆的声音隔着房门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活该,撞死你算了!”

    那满载的怒火,即使隔了一扇门,依然让鹰矢热的出了一头的汗。

    “喂喂,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这么对我啊?哥哥我的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啊!”

    听到夏帆的话,鹰矢果断无视了一旁的绯沙子,继续他那夸张的演技。

    “哼!那你回来干嘛!走啊!就像上次那样!不要让我找到你好了!让我再也见不到你!”

    不得不说,十四岁是少女的声带最强大的时期。尤其在暴怒状态下,更是跨越了人体的极限。那声音,就算中间隔着一层厚实的木门,却依然能差点将鹰矢震的双耳失聪……

    不过,会生气就好了!就怕她冷着个脸对自己不闻不问的!

    因为会生气至少说明她对于自己还是很在意的,只要她在意,鹰矢就有信心能哄她开心!

    “嘛嘛,我这不是想你了,所以才回来了么?呐,夏帆,我当初不该就这么一走了之的,我错了,所以开个门好不好,哥哥特意准备的礼物给你赔礼道歉啊!”

    为了妹妹,鹰矢也算是将节操和尊严弃丢弃干净了,腆着个脸极尽讨好,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绯沙子看他的眼神已经从诡异转换成了鄙夷,就像在看一坨垃圾一样。

    然而,皇天终是不负有心人。在鹰矢出卖了灵魂之后不久,微微沉寂了一下的粉红色房门终于再一次打开。娇俏的少女带着一脸生人勿进的杀气,居高临下,死死的注视着他。

    “夏……”

    “拿来!”

    正当鹰矢腆着脸准备说些讨好的话的时候,眼前的少女却只是伸出了手,冷冷的说到。

    “哦……”

    妹妹有令,鹰矢只能连滚带爬的跑下楼,然后将他之前一直提在手上的那个小袋子,然后献媚般的递到了她的手中,就像一个讨好娘娘的公公一般。

    “夏……”

    然而,就在鹰矢送完礼物,准备趁机发动讨好攻势的时候,“砰”的一声,那堵房门再度被用力的关了起来,将鹰矢已经到了喉咙的话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噗!”

    “这次你绝对偷笑了吧!”

    鹰矢不由得转过头来,对着绯沙子怒目而视。

    “没有,您听错了,少爷。”

    绯沙子依然板着个脸,一丝不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