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二十三话、难言的重逢(下)

正文 第二十三话、难言的重逢(下)

 热门推荐:
“你……行,你赢了!”

    即使鹰矢把眼睛都快瞪爆了,也没能够看穿那张扑克脸下究竟是怎样的表情,只能彻底认栽。

    况且,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他关心。

    “绯沙子,夏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那么记恨我么?”

    看着那再度沉寂下来的粉红色房门,鹰矢不由得轻声的问。

    “您觉得呢,当时您头也不回的在机场离去的时候,小姐她当时可是差点哭晕过去了!”绯沙子不由得瞪了鹰矢一眼,有些气闷的说,“当时你回个头安慰一下也好啊!”

    “喂,你也体谅一下我的感受啊,当时我要是回头了,恐怕就没这个勇气离开了……”

    想起当时的情景,鹰矢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用了多大的毅力才从父母双亡的阴影之中抽身而出,撇开富二代的奢华生活,跑到一个地狱般的环境里去玩命!

    他真的是用了所有的勇气,才克制住颤抖的脚步,以至于没有临阵脱逃。

    所以,当时如果回头看看德叔、二叔还有夏帆,这些关心他的家人,哪怕只有一眼,他恐怕就真的迈不开脚步了!

    “话虽如此,小姐当时毕竟才只有九岁,正处在最爱闹脾气的时候。”绯沙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回来之后,小姐整整三天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一个劲的哭,可把当时的老爷和夫人给急坏了。”

    “是吗……”听到绯沙子那略带抱怨的话语,鹰矢也只有沉默以对。

    “后来,小姐终于慢慢的开口说话了,但是却再没有以前那么开朗了。在动用了她所能动用的所有方法去找你的消息,却没有零星半点结果之后,她的性格也慢慢变得孤僻起来。哦,对了,那之后,小姐把你送她的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

    “呵呵,还真像是她的作风……”听到绯沙子的话,鹰矢不由得苦笑一声。

    绯沙子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带过,但是鹰矢也可以想象的出来,夏帆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

    虽然鹰矢当时就曾考虑过,自己这么固执的一去会给身边的在意他的人造成怎样的影响,但是终究没有直观的感受。直到这些天来,德叔、园子他们,还有二叔跟夏帆他们的表现,才让他真正理解到,自己这一个任性的选择,给他们造成了多少的伤害。

    想来还真是讽刺,想要去学一身能够保护身边的人的本事,这件事本身却伤害了身边的人……

    不过,即使回到过去再选一次,鹰矢依然会做出如今的选择。

    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远比他们眼中看到的,还要更加黑暗、危险上许多!

    如果没有这一身本事,鹰矢就没有在这黑暗的浪潮中立足的能力,更别说是拯救他人了!

    “对了,夏帆最近是不是生病了,我刚刚在她的书桌上看到了一袋胶囊,她哪里不舒服么?”

    甩了甩头,将那些繁杂的思绪甩出脑外,鹰矢不由得想起了另一件让他很在意的事情。

    “胶囊?”绯沙子不由得想了想,然后困惑的摇了摇头,“小姐一直以来身体都很健康啊……哦对了,之前小姐说这几天熬夜补习久了有些头痛,从朋友那里拿了几颗止痛药过来吃。”

    “止痛药?”鹰矢的目光不由得急闪了几下,嘴上却不动声色的说,“小小年纪吃什么止痛药啊,止痛药吃多了对身体没好处。尤其还是从朋友那里拿的,鬼知道是不是正规药品啊!绯沙子,你还是叫她老老实实的休息一下会比较好!那些止痛药就扔了吧!”

    “是,我会规劝小姐的。”绯沙子不由得点了点头。

    说实话,她也觉得吃止痛药对身体不好。

    “那行,看样子这道房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打开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鹰矢默默地看了那道粉红色的房门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您这就走了么?”绯沙子不由得惊讶的说,“可是夫人吩咐过我要留您吃午饭的!”

    “不了,忽然想起有件急事需要处理一下,帮我和婶婶说声抱歉吧……哦,还有,”鹰矢微微摆了摆手,走到玄关的时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着绯沙子露出了一丝带着些许苦涩和哀伤的微笑,“当初我头也不回的走了,抱歉,绯沙子。”

    “鹰矢少爷……”听到他的话,绯沙子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也帮我和夏帆说一声吧,我很抱歉,真的……”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默然无言的绯沙子。

    “砰!”

    就在这个时候,那道粉红色的房门突然被粗暴的打开。

    然而,夺门而出的女孩却并没有看见那个令她咬牙切齿的身影,只有红发的女仆还静立在一旁。

    “他呢?”夏帆不由得带着茫然的表情,问向了一旁的绯沙子。

    “刚出门,”绯沙子不由得恭敬的说,“需要我叫他回来么?”

    “不……不用了,让他走好了……”少女这样喃喃的说着,转身又“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绯沙子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敲了敲她的房门,默默地说。

    “小姐,我并不想长评大论究竟谁是谁非,只是每个人的角度不同,所感受的也不同,有时候,我们需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想。还有,鹰矢少爷让我跟您说一声:‘对不起’。”

    说完,也不管她有没有听到,绯沙子就这么默默地离开了。

    房间里,夏帆靠在门上,直到听着绯沙子离去的脚步声,才慢慢的走回了书桌前。

    桌子上放着一个刚刚拆封的礼盒,正是鹰矢刚刚送给她的那一个。

    礼盒里面躺着一部漂亮的天蓝色折盖手机,纤细的金属机身在阳光下折射出幽蓝色的光芒。

    而在这部手机的旁边,还有着一封被打开的信件,信件上面,是她曾经再熟悉不过的笔记。

    “抱歉,夏帆,这么多年的生日没有陪着你一起过,这部手机就当做是迟来的生日礼物吧,里面我已经把我的手机号码存进去了。放心吧,这一次,你再也不会找不到我了!”

    短短的两行字,却仿佛包含着千言万语,让夏帆定定的看了好久,直到双眼模糊。

    “混蛋!你以为这样就能弥补么!擅自的消失!又擅自的出现!我讨厌你!最讨厌了!”

    夏帆不由得猛地抓起盒子中的手机,想要朝地上砸去。但是不知怎么的,却忽然没有了砸下去的力气,就好像是浑身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干了一样,瘫坐在了地上,然后轻轻地抽泣起来……

    --------------------------------------------------------------------------------------------------------------------------

    “发生什么事了,鹰矢少爷?”

    从夏帆家回来,鹰矢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钻进了鹰巢,开始摆弄起他的那些化验仪器来。

    这还是自鹰矢从中国回来之后,德叔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如此可怕的表情。

    “我也正在验证,希望我的猜想是错误的……”

    鹰矢将那颗藏在袖中的胶囊取出,将里面的药粉倒入一小杯蒸馏水之中搅拌均匀,然后取过滴管,取了一部分样品,逐一的滴在眼前各色的试剂之中。

    “这是什么药?”

    德叔看向了那被鹰矢放在一旁的胶囊外壳,好奇的问。

    “夏帆吃的止痛药。”

    鹰矢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正在渐渐变色的试剂,微微皱起了眉头。

    “止痛药,夏帆小姐她身体不适么,还是这药有什么问题?”

    “这药有一股掩盖不住的醋酸味,”鹰矢皱着眉头,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那一管试剂,“市面上如今应该已经没有哪种止痛药会有这么强烈的醋酸味了,就算有,也会严格控制才对。”

    “所以……您怀疑这药物是非法的?”

    看着鹰矢那阴沉的快要滴出水的脸色,德叔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是啊,不仅是非法的,而且还是最坏的结果……”

    看着眼前试剂呈现出来的结果,鹰矢不由得“啧”了一声,伸手按住了紧锁的眉间。

    “难道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德叔也不由得瞬间变了脸色。

    “啊,吗啡生物碱合成的止痛药物……换句话来说,就是Heroin!”

    鹰矢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红白相间的胶囊,脸色阴沉的可怕。

    “海/洛/因?”德叔不由得惊愕的瞪大了眼睛,“难道夏帆小姐她……”

    “不一定,这药她也是最近才从朋友那边拿过来的吃的,或许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鹰矢不由得闭上也眼睛,回想着之前看到的夏帆的脸色神态,都并不像是长期使用药物的样子。

    “不过,依然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说到这里,鹰矢不由得站起身来,冰冷的说,“德叔,你帮我调查一下,夏帆在学校里所有认识的朋友,还有这药究竟是哪里来的!”

    “是,老朽知道了。”德叔正色的点了点头,“查出来之后,您准备怎么做?”

    “那还用说么?”

    鹰矢走到了放在鹰巢中央的玻璃柜子前面,看着里面那套蓝黑色的衣服,微微眯起了眼睛。

    “当然是让他们付出代价!”

    玻璃中倒映出了那锋利的眼神,就像是找到了猎物的猎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