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二十六话、黑色鹰影(一)

正文 第二十六话、黑色鹰影(一)

 热门推荐:
星期六。晚。

    周末的街头永远是充满了热闹喧嚣。

    经历过五天工作日的摧残,在这个晚上,人们的精力就跟他们积累的压力一样,发泄不完。

    不过,街道上的热闹,却跟远在高处的鹰矢没有多大的关系。

    此刻的他,正穿着那一身黑色骑士的制服,蹲在吊塔的顶端,吹着冷风。

    “看样子,下次应该试着改良这件制服的保温功能……”

    明明不过才初秋的季节,但是在离地数十米的高空上,鹰矢已经依稀可见从口中呼出的水汽了。而他身上的这件制服为了方便活动,更是强化了排汗和透气性能,根本挡不住这彻骨的冷风。

    “鹰矢少爷您也会怕冷么?”德叔不由得好奇的说。

    “什么话!是人当然会怕冷了!”鹰矢不由得没好气的说。

    “是么,我还以为您在中国的这五年已经练得水火不侵了呢……”德叔遗憾的叹了口气。

    “你到底以为我在中国是学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听到微型耳机里传来的德叔的声音,鹰矢差点没一个不稳从吊塔上摔下去。

    没办法,年事已高的老管家,对于中国武术的认识大部分还是来自于香港的武侠电影,什么金钟罩铁布衫的,还有那各种飞檐走壁,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能力。

    鹰矢自认为自己的耐寒能力还是不错的,毕竟这么多年的训练成果摆在那里。但是耐寒不代表不怕冷啊,毕竟只要还是个人,哪能真的到水火不侵这种境界的?他只能说,目前这种程度上的寒冷,他还可以忍受,且不会对他的行动造成太大的阻碍罢了。

    但问题是,现在这种程度的寒冷他可以忍受,但是到了冬天怎么办?他可不觉得到时候他还能像今天这般,在这吊塔上一动不动的蹲上一个小时而不被冻僵。

    就算不被完全冻僵,但是只要自己的行动因此变得迟缓,那么危险系数都会上升无数倍,尤其是对着那些拿着枪械的罪犯的时候。

    更何况,有时候需要耐心等待的时间,还远不止一个小时。

    当然,这些都是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情。

    因为眼下,他所等待的对象,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了。

    “终于肯出来了啊,老子这一个小时算是没有白等啊……”

    看着在码头集装箱后面出现的一个个晃动小影子,鹰矢有些松散的精神又瞬间集中起来。

    他从腰间的那条万能腰带上取下了一个小型的夜视仪,然后打开放在眼前,本来黑暗无比的空荡码头,在他的眼中瞬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闪动的人影总计七个,前头两个,后面分别跟着两个和三个人。

    从他们站的位置上来看,应该是两拨人,估计就是这次交易的双方了。

    “德叔,画面显示的清楚么?”鹰矢拉近了夜视仪的视角,按下了拍摄键,然后按着耳机询问。

    “啊,虽然画面绿油油的让人不舒服,但人脸倒是显示的挺清晰地。不过,我印象中的通讯还依然停留在声音的阶段,没想到都已经可以传输这么清晰的图像了,现在的科技还真是了不起啊。”鹰巢内,德叔站在那台超级电脑的前面,看着画面上显示的清晰的面孔,不由得感叹。

    “了不起的科技得花钱啊,这个可是军用科技,领先民用科技十年左右。”

    【嘛,虽然在我之前那个年代已经很普及就是了……】

    鹰矢不由得笑了笑,将夜视仪折叠起来收好,然后重新将目光转向了地面上。

    根据从上次那个小混混口中得知的情报,今天晚上,在这个三号码头,会有一笔枪械交易。

    而为首的,正是那个叫做仓田一郎的小头目。

    本来还担心他们会因为最近自己这个黑色骑士的所作所为,而选择取消这场交易。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对于这群恶党们来说,自己的名号还不足以起到这么大的威慑力。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从腰带上取下了那被他命名为“鹰爪”的钩索枪,紧紧地握在手中。

    既然如此,今天就借你们的手,让黑色骑士的恐怖名号,再推上一层楼吧!

    他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划出了一个冷峻的弧度。

    黑色的身影化作一只黑色的猎鹰,在月光下划过,悄悄地接近他的猎物。

    ------------------------------------------------------------------------------------------------------------------------

    失重感。

    当夏帆被一阵失重感猛然惊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坐在书桌前,手里还握着笔。

    “我睡着了么……”

    似乎就是在还做着作业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又在忍不住点头的时候猛然惊醒。

    她不由得转头看向一旁的闹钟,却发现不知何时,时间已经临近十二点了。

    然而,书桌上的作业似乎还有一叠。

    想到这里,夏帆不由得觉得自己的头又再度痛了起来。

    她不由得习惯性的抓起了一旁摆在那边的相框,那张她九岁生日时拍的全家福。

    在那张全家福后面,有她偷偷买来的止痛药。

    之所以藏在哪里,或许是因为只要看着那张照片,仿佛头痛就会减轻一点吧?

    “恩?”然而,这一次,夏帆却并没有摸到任何东西。

    她不由得伸手拿过了相框,看了看背面,却并没有看见印象中的那个粉色的小袋子。

    难道是绯沙子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帮自己收起来了?

    这么想着,夏帆不由得摇了摇放在书桌上的铃铛,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在晚上显得分外的刺耳。

    “小姐,您找我?”

    绯沙子不愧是十分尽职的女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敲响了她的房门。

    “绯沙子,你有看到我的止痛药么?”

    夏帆单手捂着额头,过度的劳累让她头疼的有些厉害。

    “是您放在相框后面的止痛药么,我之前收拾房间的时候丢掉了。”

    绯沙子淡淡的说着,就仿佛在说将灰尘掸掉了一般的小事情。

    “哈?丢了?你问过我的意见了没有?怎么可以随便就丢了?”

    夏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些愤怒的看着她。

    “并不是随便丢掉的。或者说,正是因为很慎重,才选择丢掉。”面对夏帆的怒火,绯沙子那古井不波的脸依然没有丝毫的动摇,“而且鹰矢少爷也想跟你说,止痛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如果您真的头疼,我可以帮小姐你按摩一下,你知道,我学过中医的。”

    “谁要他管!不吃就不吃,让我痛死算了!”听到那人的名字,夏帆不由得一阵愤懑,气血上涌,一时之间,头疼的似乎更加厉害了,让她好看的绣眉都皱成了一团。

    “小姐,鹰矢少爷也是为了那您好啊,而且这么多年了,您也应该体谅下他的苦衷……”

    看到夏帆疼痛难忍的模样,绯沙子不由得走上前去,将手贴在了夏帆的头上,轻轻的揉捏着。

    “哼,他活该,谁让他当初不理我的,现在该换我不理他了……”

    那冰凉的触感让夏帆的疼痛不由得稍微舒缓了一些,连语气也不自觉的缓和了一些。

    听到夏帆的话,绯沙子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虽然很淡,但是她听出了夏帆语气之中的动摇。

    她知道鹰矢给她买了一部手机,也知道她一直带着它,还知道她看着鹰矢每天不间断的给她发的一条条短信而故意不回。是的,她都知道。

    虽然没那么快,但是拦在他们兄妹之间的坚冰,确实正在一点一点的融化着。

    或许,再过不久,他们之间便能和好如初了吧?

    毕竟,是兄妹啊……

    这么想着,绯沙子不由得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

    “小姐,头痛稍微舒服一点了,就先上床睡觉吧,累坏了身体可不好。”

    “恩。”被绯沙子按摩的有些轻飘飘的夏帆微微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没走几步,便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双眼像是有千斤重般,仿佛再也不想睁开。

    绯沙子不由得微微一笑,替迷迷糊糊的夏帆脱去衣裤,盖上被子,然后才关灯离去。

    朦朦胧胧之间,夏帆摸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想起,今天晚上他好像没有给自己发短信。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这么想着,夏帆不由得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

    “喂,这次的交易,应该很隐秘吧?”

    跟着仓田慢慢的转过一个又一个的集装箱,高桥不由得有些不安的环视了一下四周。

    夜晚的码头静悄悄,只有夜风轻轻拂动老旧到脱垂的路灯,发出令人不快的“吱呀”声。

    灯光也随着夜风,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曳着,跃动着影子,令人不安。

    仿佛下一刻,就会从这影子里窜出一只凶猛的野兽,将他吞噬一般。

    “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呢,高桥先生?”穿着一身淡棕色夹克的仓田不由得转过头来,朝着他轻轻的一笑,“难不成,你认为会有警察埋伏么?哦,高桥先生,你这是信不过我们的声誉啊!”

    “我当然是相信你们不会蠢到把警察引来!”高桥不由得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老半晌才慢慢的呼出,“但是,你不知道这几天出了一个到处多管闲事的家伙么?”

    “我当然知道了,一个爱管闲事的神经病而已。”听到高桥的话,仓田不由得很是轻蔑的笑了笑,“我看,这家伙多半是想打着正义的名号来博取名声罢了!”

    “可是,被他收拾掉的家伙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啊!”高桥的脸上依然写满不安。

    “那又怎样,能够被他收拾掉,说明那些家伙本身也就不怎么样。”仓田走到一个集装箱面前停下,然后给了站在集装箱旁看守的小弟一个眼神,小弟立马心领神会的打开了上锁的集装箱。

    放眼望去,集装箱里琳琅满目的全是枪械。

    “吁~”看到眼前的场景,本来还有些紧张的高桥不由得情不自禁的吹了声口哨。

    “好家伙,有了这么多的宝贝,以后我再六丁目也能够横着走了!”

    高桥轻轻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上前一步,站在了集装箱的前面。

    枪,对于男人来说,永远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有的时候,甚至超过女人的吸引力。

    “你看,你不是应该很能理解么,高桥先生,”看到他的样子,仓田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从里面取过一把手枪丢了给他,“只要我们手中有这些家伙在,就算他来了,又能怎样呢?他还能快过子弹么?他还真把自己当做漫画里面的超级英雄了啊!真是可笑至极!”

    “说的也是,哈哈哈哈!”仓田的自信感染了高桥,让他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是啊,自己这里这么多人,还有手枪在,难道还会怕了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胆小鬼么?

    不过,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上天似乎很喜欢通过打人的脸来教会他们不要嘚瑟的道理。

    “快过子弹或许做不到,但是快过你们的反应就行了……”

    就在他们得意的大笑的时候,一枚鹰镖破空而来,直直击中了高桥手中的手枪。

    那巨大的力道让他忍不住吃痛的松开了手,手枪被鹰镖击飞了出去。

    “谁!”

    金铁交接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码头显得分外的刺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惊得一抖。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一个从天而降的身影。

    那从高处飞跃而下的,黑色……鹰影……

    “晚上好,先生们。”

    “是时候,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映着月光,胸口的蓝色猎鹰散发着慑人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