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二十九话、黑色鹰影(四)

正文 第二十九话、黑色鹰影(四)

 热门推荐: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随着新一的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答案揭晓的那一刻。

    “犯人,就是你!老爷!”

    新一不由得严厉的一指,指向了从刚刚开始就很不耐烦的老爷。

    “哈,你别开玩笑了?”那一瞬间,老爷表情不由得像崩裂一般,卡顿了一下,然后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怎么可能杀他呢,再说了,我的脚还没有复原啊!”

    “是么?”

    新一不由冷笑一声,然后猛地抄起他身后摆放着的地球仪,朝着还坐在轮椅上的老爷丢了过去。

    “哇啊!”

    看到异物朝着自己飞来,老爷不由得本能的从轮椅上站起了来,朝旁边一躲。

    “老……老爷!你的脚!”

    旁边的女仆不由得被惊呆了,别说是行动不便了,那行动迅猛的根本就不像是个老人!

    “糟……糟了!”

    那一刻,豆大的汗水从老爷的额头滑落。

    再高深的演技,都无法完美的演绎本能反应,何况他只是一个没受过训练的老头呢?

    “你的脚早在三个月前就复原了!”新一不由冷笑一声,“我拜托目暮警官早就从你的主治医师那里打听清楚了!而你杀他的动机,大概是因为钱吧?”

    “该死的!”老爷不由得咬着牙,本能的向着大门的方向逃跑。

    “拦住他!”早就一直注意着他的目暮不由立刻下令。

    “他跑不掉的!”

    这么说着,新一猛地飞起一脚,踢在刚刚散落的“地球”上,一记好球,正中老爷的脑门!

    “该死的……小鬼……”发出最后一句不甘心的声音,老爷就这么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呀,工藤老弟,你又帮了大忙了啊!”看着犯人被抓住,松了一口气的目暮不由得笑着拍了拍新一的后背,“老是让你出手,真是不好意思啊!”

    那拍的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感激”,差点将新一拍成气胸……

    “咳咳,哪里那里,”好不容易顺过气的新一不由得摆出了一个帅气的姿势,逼格满满的说,“下次再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案子,就请来找我这个名侦探工藤新一吧!”

    “一定一定!”目暮不由得这么说着,但是从他那抽搐的嘴角就能看得出来,他不是这么想的。

    “目暮警部,那个黑色骑士又出现了!”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一名员警忽然朝着他报告。

    “什么?”目暮不由得惊呼,“你确定么?”

    “是的,在米花三号码头,佐藤警官已经带着一队人先过去了!”

    “我知道了,分一辆车将犯人押回警署,剩余的人跟我一起前往三号码头!”

    听到这个消息,目暮真是又惊喜又头痛。

    喜的是这次终于可以逮到一丝踪迹了,头疼的是今天晚上大概没的休息了……

    正当他拍拍自己的脑袋,准备坐到车子的副驾驶上时,却发现已经有一个人占据了他的位置。

    “你这是干什么,工藤老弟?”目暮不由得没好气的敲敲车窗。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如果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案子,就请来找我这个名侦探工藤新一啊!”

    新一不由得咧着嘴,对着目暮露出了满口的白牙,亮瞎了目暮的双眼。

    “可这次的案子不一样啊!”目暮不由得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

    “怎么不一样啊,反正你们这么久也找不到线索,说不定我能看到一些你们看不到的东西呢!”

    新一继续露着他那猥琐的笑容,说着近乎是嘲讽般的话语。

    说实在的,目暮感觉自己的脾气已经算好了,要是换做别人,非把这小子提下来打一顿不可!

    奈何他说的却又是无法反驳的事实,目暮也便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后座去。

    “行,那你到了现场可别乱动,免得影响我们的行动,让他跑了!”目暮只能说着最后的警告。

    “放心吧,我懂的,目暮警官!”奸计得逞的新一不由得笑得很是灿烂。

    不过,到时候真到了现场,哪能够忍得住只在一旁观看啊!

    比起单纯的在报纸上看到,他真的很想亲身会一会,这个所谓的黑色骑士!

    看看,到底是自己道高一尺,还是他魔高一丈呢?

    这一刻,侦探之魂在他的脑海里彻底的燃烧起来,让他选择性的忘记了目暮的警告。

    不过,他似乎注定要再次失望了。

    因为等他们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得见五六个以各种姿势躺倒在那里的人,和一个正被鉴证人员装在证物袋里的录音机,里面播放着的,正是这个小头目仓田一郎所招人的供词。

    “佐藤,这是什么情况?”目暮不由得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正如你所看到的,警部。”佐藤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所赶到的时候,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十几分钟前,当佐藤刚刚赶到现场的时候,那个黑色骑士刚刚将一个被倒吊着的人放倒下来。

    “不准动!”在停车下来之后,佐藤不由得立刻拔出了手枪对着他。

    虽然她很希望他如自己所盼望的那般,是个英雄,但是如果对方真的只是个暴徒的话,那她就要亲手逮捕他,不会让他伤害任何人,也不允许他来破坏自己心中英雄的形象!

    然而,那个人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连身子都没有转过来,只是默默地将一个录音机样的东西放到了地上,然后,在佐藤惊愕乃至呆滞的目光之中,用一个类似钩锁般的道具勾住上方的吊塔,眼睁睁的从她的眼前“飞”走了,真的就像一只鹰一样。

    “是嘛……”目暮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苦笑一声,“不管怎样,辛苦你了,佐藤。”

    “不,警部才是,”说到这里,佐藤不由得好奇的看了看他的身后,“警部,那个少年是?”

    “哦,对了,”目暮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人跟着,“工藤老弟,你看出什么了没有?”

    “工藤?他就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听到目暮的话,佐藤也不由得回想起来,似乎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过的,这个被称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少年。

    然而,被他们呼叫的那人,如今却正用一只手抵着下巴,在这个昏暗的码头上四处搜寻着,沉思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

    “工藤老弟,工藤老弟!”目暮不由得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目暮警部?”新一像是才回过神来般,有些奇怪的说。

    “不是,就是想问你,看出点什么了么?”目暮干笑了一声。

    “啊,还不清楚,不过从现场的情况看来,这个人一定是个十分难缠的对手!”

    这么说着,新一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说?”目暮不由得好奇地问。

    “目暮警部,你看看这些昏过去的人,身上完全没有多余的外伤,甚至连衣服都没有一丝凌乱,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人干净利落的一记放倒!”

    新一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那些人的身边蹲下,仔细的验证起自己的推理。

    “由此可见,这个人,一定十分懂得隐忍,也十分的严于自律。既有果断迅猛行动力,又有高瞻远瞩的大局意识,真是了不起!”新一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丝由衷的赞叹。

    “真的有这么厉害么?”目暮不由得满是纠结的说,“工藤老弟,你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啊?”

    “你看看整体现场就知道了,目暮警部,”这么说着,新一不由得站起身子,环视了一圈,然后指了指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上的那些人,“与其说,这是那个黑色骑士跟这些犯罪团伙的一场对决,倒不如说,更像是那个黑色骑士单方面的一场狩猎!”

    “狩猎?”目暮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毛。

    “没错,狩猎!”新一不由得肯定的点了点头,“从一开始,黑色骑士就没有把自己放低到跟他们同一样的位置。他就像是一个俯瞰着这群猎物的,高高在上的猎手,就像是……”

    “鹰!”听到新一的话,之前找到的那个黑色飞镖的形状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了佐藤的眼前,让她福至心灵般,替新一说出了他所想的这个答案。

    “啊……没错,”新一有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还是点了点头,“就像一只猎鹰!“

    “猎鹰……么?”目暮不由得压了压自己的帽檐,“看样子确实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啊!”

    “是很不简单!”新一不由得补充说明。

    “不过工藤老弟,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行侠仗义么?或者是想博得英雄的名声来自我满足么?”目暮不由得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

    “不,从他表现出来的个性来考虑,我并不认为理由会这么简单。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去激励他,甚至是逼迫他,去这么做!”新一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认真的说。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我们估计又再一次扑空了,暂时先收队吧!”

    目暮无奈的叹了口气,朝着部下们示意的挥了挥手。

    黑色骑士——猎鹰么?

    之前才有一个怪盗基德,如今又多了个黑色骑士,如今米花市的怪人也真是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他究竟会是米花市的英雄呢,还是恶棍呢?

    看着这黑色的夜幕,一时之间,目暮竟然产生了一种仿佛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萧索感。

    随即他便笑笑,然后坐上了警车,带着那些证据和嫌犯,离开了现场。

    ------------------------------------------------------------------------------------------------------------------------

    霓虹灯火。

    即使时间以至夜半,米花市的街头依然灯火通明。

    只是这灯火再绚烂,却依然驱散不了这黑暗的夜幕。

    而更加讽刺的是,通常这些灯火最绚烂的地方,才隐藏着最深的黑暗。

    黑夜未能消散,猎鹰的狩猎也自然还在继续着。

    鹰矢此刻正站在一栋大楼的高台之上,用夜视仪透过窗户观察着对面冈本集团的办公室。

    黑暗的房间里没有电灯,却有两三个人影在偷偷摸摸的捣鼓着什么。

    通过夜视仪,鹰矢可以清楚地看到为首的那个人的脸。

    圆脸,光头,留着两撇八字胡,身材宛如皮球一般的那个人。

    如果鹰矢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就是不久之前还因为公司财政黑幕而上过电视的,冈本集团的董事长,也即是仓田口中的那个老板,冈本义男!

    “原本只是想去安装个摄像机和窃听器的,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啊……”

    将夜视仪放下,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酷的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仓田那边迟迟没有传来交易成功的信息,而让冈本有些紧张起来,连夜跑回公司来,想要藏起那些账本和证据,却没有想到被赶来的鹰矢逮了个正着。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啊!”

    鹰矢将夜视仪重新收好,然后从旁边的地上扛起了回鹰巢取来的新式装备——钢索枪。

    “本来还以为这动静这么大的玩意儿是派不上用场了,今天算你赶上了!”

    在瞄准了那间办公室的墙壁之后,鹰矢冷笑着的扣下了扳机。

    “轰!”

    ------------------------------------------------------------------------------------------------------------

    冈本义男最近似乎一直在走霉运。

    先是公司内部的黑账被人爆料,后来又被一个叫做岸田的男人拍下了自己公司走私枪械的底片,而后又有个白痴买家被警察发现了枪支,弄得自己不得不避风头,又损失了好多钱!

    而今天,好不容易感觉有一笔资金要进账了,但是他却迟迟都没有收到仓田的消息。

    仓田是他最信任的下属之一,每次交易成功,势必都会发消息给他。

    然而这次却迟迟没有收到交易成功的消息,那多半便是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冈本便坐立不安,不由得叫上几个保镖,连夜赶往公司,想要清除证据。

    然而,他似乎忘了,他的霉运,依然还在继续着。

    就在冈本刚刚打开保险箱,准备将东西清理掉的时候,便忽然听见“啪”的一声巨响,办公室那面向阳的透光玻璃像是被炮弹击中了一般,瞬间碎成了粉末。

    那飞散的玻璃星子让冈本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双眼,他身边的两名保镖们更是本能的一拥而上,将冈本保护在了中间。

    几乎就在玻璃碎裂的同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一根连着钢索的钢钉就这么深深的嵌入了这个办公室的墙壁之中,随即便被拉直,变成了一条缆绳。

    还没来得及那些保镖们掏出手枪,两枚鹰镖已经破空而来,直直的击中了他们的手臂。

    紧接着,一个黑色的鹰影便从天而降,迅猛而又干脆的两脚,直直的踹在了他们的面门之上!

    瞬息之间,两名保镖就这么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干干脆脆的昏了过去。

    “你……你!你难道是!”

    看着那黑色的假面,恶魔般的身影,冈本义男不由得瘫坐在地上,惊恐的连步子都迈不开了。

    “晚上好啊,冈本义男先生!”

    黑色眼罩下方,冰冷的嘴角微微地上扬。

    “是时候,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YoshioOkamoto!Youhavefailedthis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