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一话、追踪

正文 第三十一话、追踪

 热门推荐:
夜晚的天空阴云密布,昏暗的连一丝星光都看不见。

    在这个寂静的时刻,这条本该同样寂静的马路上,此刻却响彻着狂暴的引擎轰鸣声。

    跑在前面的,是一辆红色的本田。

    从那轰鸣的引擎声和风声听来,速度起码已经在一百码以上了。

    尽管如此,满头大汗的驾驶员却毫不顾忌自己早已经严重超速,也无视了引擎的悲鸣,依然狂暴的踩着油门,就像是正被什么凶恶的猛兽追赶着一般。

    而就在路过弯道的时候,跟在车子后面追赶着它的猛兽,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辆漆黑的摩托。

    它的造型很别致,纤细而修长的车身加上跨骑式的高座位,前后还有两个两个宽大的吓人的轮子。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这不是市面上能够买到的车子,而是经过特殊改造和强化的。

    不过,光是一辆改造过的摩托车,倒不至于将他吓成这个样子。

    真正让他感觉到恐惧的,是坐在摩托车上的那个人,那个同样一身黑色的人。

    那个人,正是米花市现在正在盛传着的,那个黑色骑士!

    鹰矢正在追赶着猎物。

    这三天晚上,他几乎天天都在干这样的同样的事情。

    不为别的,就为将那个敢在各大院校里贩卖新型毒品的组织给彻底击垮!

    一想到还有许多像自己妹妹一般年纪的无知少年会因此成为药物的奴隶,鹰矢就不由得一阵后怕,继而便是无止境的怒火。别的地方他管不着,也没能力管,但是在他的地盘,他的城市,他绝对不允许这些家伙们肆意妄为,来荼毒这个城市未来的希望们!

    所以,这几天,鹰矢几乎没有休息过。

    白天在学校里利用一切手段,或明或暗的探听消息,获取情报。晚上则是前往六丁目的情报贩子那里,或者化身为黑色骑士,孤身潜入并且捣毁那些窝点。

    鹰矢忙,德叔这几天也没有闲着。

    白天用那些已经掌握的化学仪器,帮助鹰矢分析他所带回来的药品标本、以及那些毒贩的衣物毛发,鞋底泥土等一系列的样品,来帮助鹰矢定位他们窝点的所在地。晚上则是坐在中央电脑前,时刻把关鹰矢的动态,并且通过通讯为他传递一些新的信息情报。

    连续将自己泡在鹰巢里面三天三夜,这可差点没有把年事已高的老管家给累惨了。

    毕竟老了,再比不了生猛的年轻人了……

    老管家无限萧索的感慨,想当年,他也是曾经是个能上天入地的猛人啊!

    所幸的是,虽然辛苦,但成效也是喜人的。在这一对主仆合力之下,三天下来,鹰矢总计捣毁了大大小小的六个窝点,其中还不乏一个颇具规模的制毒工厂!

    尽管那些窝点早已经收到风声想要尽早转移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鹰矢竟然能这么快的找到他们!以至于有些窝点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被鹰矢偷偷潜入,直接来了个一锅端!

    眼前这个正驾车逃窜家伙,就是鹰矢捣毁的那个三丁目区最大的制毒工厂的头目!

    只要能够抓住这个家伙,就能够顺藤摸瓜的挖出这个犯罪团伙背后真正的首脑!

    三天的不休不眠,全是为了这个,所以鹰矢根本不可能放他跑掉的!

    也从来没有猎物,可以从猎鹰的爪下逃走!

    在看清了地形之后,鹰矢不由得猛地提速,在弯道处瞬间赶超了红色本田。

    “该死的家伙!”

    看到鹰矢的黑色身影陡然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本田驾驶员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也是跟着猛地一脚油门,驱着车就这么朝着鹰矢和他的黑色摩托直直的撞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忽然看见鹰矢从万能腰带的口袋里取出了什么,随手往后一洒。

    然后,他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下一秒,整辆车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连方向都出现了严重的漂移,让他差点没有一头撞到挡风玻璃上。

    【爆胎了?】这样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逝,身体却已经本能的踩下了刹车。

    “吱!”伴随着一阵仿佛能将耳膜穿透般的尖锐声响,失去平衡的本田车摇摇晃晃的,最终虽然并没有翻车,却还是撞上了一旁的墙壁上,车头都瘪进去了一大块。

    而鹰矢,已经早早的就将摩托车停到了一旁,翻身下车,一步一步的朝着那辆车走去。

    “妈的!”驾驶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一个人从里面艰辛的爬了出来。

    虽然已经第一时间踩刹车,还有安全气囊的缓冲,但是那巨大的冲击力依然让他有些晕头转向。以至于他一出车门才没走几步,便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站不稳之下,就这么软到在了地上。连紧握的手枪都不由得松了开来,跌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过,鹰矢可不会因为他这样而就会心慈手软。

    他走到那人的身边,直接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告诉我,你的老板是谁?”无视他那杀猪般的嚎叫,鹰矢用狰狞而又嘶哑的声音问。

    “什么老板?我不知道!”被鹰矢抓住头发,那人虽然痛的不行,却还咬着牙坚持着。

    “是么?”鹰矢不由得冷笑一声,抓起他的脸就朝着一旁的墙壁撞去。

    如果是平时,他可能还会跟这样的硬骨头墨迹几句,但是今天,他没有这样的心情。

    “砰!”“砰!”“砰!”

    足足三下,一下比一下重,惨叫声也一下比一下恐怖。

    当鹰矢再度用力地将那颗脑袋提到自己眼前时,他的前额和嘴角都已经血迹斑斑,牙齿似乎是被碰掉了几颗,鼻梁骨也好像塌陷下去了一点。那剧烈的疼痛让他整个脸颊都扭曲的变了形,眼泪和鼻涕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滔滔不绝的涌了出来。

    “再对我说谎,脑袋撞墙将会是你今天晚上受到的最轻的痛苦!”鹰矢不由得恶狠狠的将他按到车头的引擎盖上,低哑的嘶吼着,“说!你们的老板是谁!”

    被鹰矢按在车上的那人此刻也是欲哭无泪,内心无比的纠结。他要是说了,日后他的下场会很凄惨,不过要是不说,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现在他的下场会更加凄惨。

    “看来你还想来点更刺激的啊!”见那人半天没有声响,鹰矢也不由得没了耐性,随手从车胎上拔下一个刚刚弄爆他轮胎的铁蒺藜,然后猛地扎在了他的耳边,紧贴着他的皮肤。

    那冰冷的质感跟刺耳的声音让他不由自主的惊叫起来。

    “看见了没有,这个铁蒺藜就是这么的锋利,你说如果用这个扎穿你的耳朵,一定很爽吧?”

    这么说着,鹰矢又随手从轮胎上拔下另一个,直直的钉在了他的另一只耳朵旁!

    这一枚铁蒺藜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让他对鹰矢的恐惧盖过了对于背叛幕后老板的恐惧,让他忍不住失控般的大叫起来:“不要不要!我说!我说!住手啊!”

    “那就告诉我!你为谁工作!总部在哪?”鹰矢将他的脑袋狠狠地按在车盖上,狰狞的说。

    “是川岛英夫!川岛海运的川岛英夫社长!”那人不由得痛苦的哭嚎着,“总部在六丁目的仓库区,有数间以川岛海运旗下的子公司命名的仓库区,货物通常都堆叠在那里!”

    “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在说谎的话,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说完这句话,鹰矢就一掌锤在了那正在拼命摇头的后颈之上,将他打晕了过去。

    “德叔,通知警察过来抓人吧!”鹰矢将那人用老鹰形的手铐铐好之后,然后按下了耳朵里小型对讲机的开关,“顺便帮我查一下,这个叫川岛英夫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底细!”

    “知道了少爷,”德叔说完之后,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少爷,老朽怎么觉着您这两天看起来似乎分外的急躁啊?似乎连下手也重了不少?”

    “有么?”听到他的话,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是你感觉错了吧?”

    “肯定是有的,”德叔不由得顿了顿,然后继续开口,“大概是因为夏帆小姐的事情吧?可能连少爷您自己都没有发现,您这两天的情绪明显有些过于激动了。您的那份愤怒老朽能够理解,但是如果因此而失去冷静的话,其中的危险性自然不必让老朽来说吧……”

    “放心吧德叔,”鹰矢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知道该怎么做!”

    “如此便最好了,”德叔不由得微微一笑,“正好,我也找到那个人的资料了。”

    “川岛英夫,川岛海运公司的董事长,常年从事与东南亚各国的海外贸易……”德叔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原来如此,是通过借助海外贸易的时候来运送毒品回国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老朽还真得担心一下,我国的海关难道已经弱到连这么多的毒品都查不出来了么?”

    “既然有制毒工厂,那么他手上势必需要有固定的毒源,你的猜测或许是正确的。”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重新跨上了摩托,握紧了操纵杆。

    “无论如何,问问他本人就知道了!”

    伴随着轰鸣的引擎声,黑色的摩托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

    “废物!你们这群废物!”

    川岛集团的仓库里,川岛英夫正对着一群手下大发雷霆。

    “我明明已经通知你们这群废物进行转移了,为什么还是会被那个家伙给端掉!”

    川岛不由得抓过一个正畏畏缩缩的站在他面前的那人的领子,然后愤怒的摇晃着。

    三天之内,六个据点被人捣毁,直接间接损失都高达上千万,川岛英夫简直是要气炸了!

    “这么多的人!还拿着这么多的武器!连一个人都解决不了!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川岛英夫不由得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似乎还觉得不解气似的,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可是,老板,那个家伙就像是幽灵一样,神出鬼没的……”

    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打,另一个人不由得弱弱的出了个声,似乎是想替他们辩驳一下。

    “幽灵?”

    川岛英夫不由得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那个出声的人,眼神凶恶的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是……是啊,根本不知道那家伙会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冒出来,说不定现在,就在这里……”

    也不知是被老板的眼神吓到,还是被那个黑色骑士的威名所吓到,那人不由得微微颤抖着说。

    “别他妈的跟老子扯这些!你们手里的枪是什么用的!”

    川岛英夫抄起放在一旁的手枪,紧紧地顶在了那人的头上!

    “在这里更好!如果他是人,就把他给我变成鬼!如果他是鬼,就让他再死一次!听见了没有!”

    川岛英夫一边用枪顶着那人的头顶,一边狂暴的嘶吼着。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让我再死一次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暗而嘶哑的声音突然在这个仓库中响起。那声音就好像是同时在各个方向响起般,回荡在仓库的每一个角落,化作看不见的恐惧,一点一点的渗透到他们的身体里。

    “叮!”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头顶的天花板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响。

    “谁!谁在那里!”川岛英夫和所有人都不由得本能的抬起头,向上看去。

    “吱!”就在他们抬头的瞬间,一声让人头疼欲裂的刺耳的声音忽然在这个仓库里爆发开来!

    这个仓库所有的玻璃,和他们头顶上的那数盏白炽灯,也都突然在那一刻,整齐的爆裂了开来。

    原本灯火通明的仓库在一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也让他们在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视力。

    那种瞬间失聪又失明的感觉不由得让他们陷入了一片恐慌,情不自禁的想要冲到箱子旁,拿起那些家伙来防身。

    但是,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在黑暗之中的人要怎么样找对方向呢?

    一时间,整个仓库里惨叫声不断,全都因为推搡和勾倒而摔成了一团。

    更有些人认为碰到他的那个人就是传说中的黑色骑士,更是直接一拳头下去,打成了一片。

    “不要慌!都给老子冷静下来!”川岛英夫不由得大声的呼喊起来。

    但是他的声音在失聪还没完全恢复的他们耳中,根本模糊的听不清。

    更何况,整个仓库如今还正乱糟糟的打作一团呢!

    “砰!”

    愤怒的川岛英夫不由得朝天开了一枪,那刺耳的枪声终于让他们回过神来。

    “都他妈给老子冷静下来!”

    感觉声音终于小了下来,听觉和视觉也在逐渐恢复,川岛英夫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他说完之后,却忽然感觉“啪嗒”的一声,然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眼前。

    “晚上好啊,川岛先生,想要找到你还真不容易呢……”

    那宛如来自地狱般阴冷的声音让川岛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毛,让他本能的举起了手枪。

    然而,就在那之前,他感觉手心一痛,手枪已经被人打飞了出去。

    “砰!”走火的手枪子弹击打在金属的横梁上,溅射出了耀眼的火花。

    而这片刻的火花,终于得以让他看清楚这个近在眼前之人。

    跟传闻中的一样,黑色的眼罩,黑色的外衣,还有,这黑色的手段!

    “是时候,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黑色骑士对着罪恶之人做出了自己的审判。

    “啊——————”

    惨叫声,再一次响起。

    ------------------------------------------------------------------------------

    这人一懒起来啊,还真是没有下限哪……

    自从接触了LOL之后,我就再没办法像当初写《高达之曙光》的时候那么专注无比的写书了……如今又来一个怪物猎人OL……

    唉,垃圾游戏,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