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四话、受伤

正文 第三十四话、受伤

 热门推荐:
然而,就在鹰矢将最后的两枚鹰镖握在手里,准备再一次迎接战斗时,却不由的微微一愣。

    仔细一看,却是之前被自己吊起的川岛英夫,不知何时已经找到了伸缩钢索的开关,将自己重新放到了地上。然后捡起地上的枪,打断了脚上的钢索,爬起来就飞快的往仓库外面跑去。

    “呵,这老小子跑的还挺快……”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就他跑步的速度来说,很难想象他是个年龄半百的人,难不成是刚刚的恐惧激发了他的潜能?

    “不过,就算潜能爆发又怎样,你以为你跑得掉么?”

    鹰矢不由得将鹰镖收了起来,从腰带中掏出两个贴在一起的铁球,用力一拉,露出了连接着两颗铁球的钢绳,然后握住其中的一颗铁球,用力一甩,将这条束缚索朝着川岛英夫丢了过去。

    因为两头的铁球的离心作用,在空中不停旋转着的绳子迅速的击中了刚跑出大门没多远的川岛英夫。就像是有灵性的蛇一般,那条绳子在贴上川岛英夫双腿时,便飞速的自动缠绕起来,将他的双脚捆了个结实,让正处于惯性中的川岛英夫一个踉跄,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

    “呜啊!”

    川岛英夫的双手手掌,还有额头和嘴唇都被蹭破了一层血皮,痛的差点连眼泪都出来了。

    “不跑了么?”

    这么说着,鹰矢故意一步一个脚印,慢悠悠的朝着他走去。

    寂静的黑夜里,鹰矢刻意踩出的脚步声分外的响亮,就像是踏在川岛英夫的心头一般。

    “哇,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翻过身来的川岛英夫惊恐的看着向他走来的鹰矢,不由得双手撑在地上,同时屁股拼命的后挪,似乎这么做就能够离眼前的恶魔能够远一点般。

    “怎么了,川岛社长,害怕么?”

    看着他在地上扭曲挣扎的丑态,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残酷的笑意。

    “原来你也会害怕啊?”鹰矢不由得走到了他的身边蹲下,一把抓起了他那半白的头发,恶狠狠地说,“不知道,那些无知的中学生们,在忽然发现自己在服用的药物居然是毒品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未来在一瞬间崩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跟你如今是一样的心情呢?”

    “我……我有罪!你抓我好了!我认!我全认了!我会乖乖进监狱的!请让我进监狱吧!”

    看着近在咫尺的黑色面具,川岛英夫的双眼里写满了恐惧,不由得拼命的求饶。

    “放心,我当然会让你进监狱的!”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放开了他的头发。

    这个动作,不由得让本以为还会再受到皮肉之苦的川岛英夫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可不会让你这么轻松地进去!”

    这么说着,鹰矢轻轻的握住了他右手拇指的指头,然后猛力一掰!

    这残酷的笑容和话语,终于让川岛英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

    “啊!!!”顿时,杀猪般的声音在寂静的仓库区响彻。

    “那些孩子们的痛苦,我会一点一点的让你体会到的!”

    露着恶魔般的微笑,鹰矢默默地握住了他的食指。

    “不要!我投降!我认罪!请你饶了我!饶了我!”

    这个时候,川岛英夫再也顾不上什么尊严了,眼泪鼻涕齐齐的决堤,拼命地恳求着。

    然而,就在鹰矢准备进一步折磨他的时候,一声大喊却忽然打断了他的念头。

    “警察!不准动!举起手来!”

    刺眼的手电打在鹰矢的脸上,让他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抬头看去,却见一个警察正拿着一把枪,正定定的对着他。

    警察什么时候这么有效率了?

    虽然心中略有疑惑和被打断的不爽,但是鹰矢还是举着双手慢慢的站了起来。

    尽管米花市的警察对他的追捕可谓是锲而不舍,但是人家也是职责所在,他也并不想和警察们发生冲突,这对他们双方来说都没有好处。所以,还是像以往一样,趁其不备,使用烟幕弹阻碍他的视线后趁机逃离现场好了。

    至于地上的这个家伙,今天看起来是只能放他一马了……

    然而,正当他准备偷偷从腰间取出烟幕弹的时候,对面的警察却突然扣下了扳机!

    “砰!”伴随着撞针的脆响,子弹出膛,直直的朝着鹰矢的胸膛而来。

    【什么!】

    这一枪完全的出乎了鹰矢的意料,瞬息的时间让他只来得及本能的将身子一侧。

    “啪!”

    伴随着一声好像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响,那一颗子弹终究是偏离了一下,打中了鹰矢的左肩。

    “唔!”鹰矢不由得一声闷哼,忍痛用右手掏出一枚鹰镖,在转身之际朝着那名警察丢了过去。

    就像德叔之前说的,防弹衣虽然能防子弹的穿透,却防不了子弹的冲击力。他的左臂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估计是肩关节脱位了,说不定还有骨折。

    不过相对的,那一枚鹰镖也直直的命中了警察握枪的那只手,手中的枪不由得吃痛的跌落在地。

    就在鹰矢准备忍痛补上第二枚鹰镖之时,一个宛如垒球般的白色物体却突然破空而来,让他不由得本能的握紧手中的鹰镖对着那白色的物体斩了下去。

    “嘶!”那物体在被鹰镖划到的一瞬间便爆裂了开来,散作了漫天的白色粉末,将在其正前方的鹰矢包绕在了里面。那白色的东西,原来竟是一个包裹着白色粉末的小袋子!

    【石灰粉?不……是高浓度的海/洛/因!】

    在因为疼痛而不自主的吸入了一些粉末之后,那浓烈的醋酸味不由得让鹰矢瞬间变了脸色,让他本能的屏住呼吸,瞬间后退,离开了白色粉末的包围圈。

    【川岛英夫!】

    鹰矢哪里还能不知道这玩意儿是谁丢的!但是此刻就算他想再狠狠教训他一顿也是有心无力,那个警察也已经从地上捡起了手枪,正准备对着他开第二发枪。

    迅速认清了事实的鹰矢不敢再有丝毫的停留,瞬间掏出鹰爪,勾住了屋顶的边缘,堪堪躲过了那名警察的另一发子弹,然后借助鹰爪上升的力道,顺势一个翻身上了屋顶,迅速的离开这里。

    “德叔,我中枪了……”

    在不知道越过了多少个屋顶,确认附近安全后,鹰矢强忍着疼痛,按下了耳机上的对讲按钮。

    “什么?中枪了?怎么回事少爷,您不是说搞定了么?”

    听到鹰矢中枪,忠实的老管家不由得瞬间变了脸色。

    “不知道,是一个警察开的枪。”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收回了鹰爪,坐倒在了这座公寓屋顶的地面上,粗粗的喘着气。

    “警察?少爷您不会是袭警了吧?”德叔不由得问。

    “没有,是他毫无征兆的就开枪了!”鹰矢不由得甩了甩有些眩晕的头,回忆了一下,“而且看他那一枪的架势,根本不像是要制服我,更像是想杀了我……那个警察,肯定有问题……”

    “别说这些了少爷,子弹击中了哪里?您现在怎样?有出血么?”

    “出血倒没有,但是左边的锁骨断了,肩关节也脱位了,”鹰矢不由得咬着牙摸了摸自己的左肩,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我还吸入了不少的高浓度海/洛/因,而且加上刚刚这么高强度的活动,现在效果已经上来了,疼痛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感觉也是……”

    “什么?”老管家不由得一声惊呼,“少爷您现在在哪里?老朽马上去接您!”

    “这里,应该已经是五丁目的地界了吧……”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强撑起身子,走到屋顶的边缘,搜寻着附近可视的店铺门牌,“五丁目……三百……三百五……号……”

    毒物的作用开始慢慢的涌上鹰矢的脑袋,让他慢慢感觉不到疼痛的同时,整个人都好像轻飘飘的,连看东西都有了重影,竟是无论如何都看不清那最后一个数字。

    “三百……五十……”仿佛想要抓住那数字般,鹰矢不由得向着它伸出了自己手。恍惚之下,竟是忘了自己正处在屋顶边缘,一个用力不稳,竟是这么头重脚轻的,直接从屋顶上栽了下去。

    “唔!”

    那坠落的失重感不由得让本来有些恍惚的鹰矢猛然惊醒,右手猛的一伸,在下落中扣住住户的阳台边缘,竟是就这么硬生生的吊在了那里。

    “鹰矢少爷!鹰矢少爷!听得见么!回答老朽!”

    耳机里不停地传来老管家焦急的呼唤,但是他左手没办法活动,唯一能动的右手此刻却抓着阳台的边缘,以至于无法回答他。

    “该死的,给我上去!”

    感觉到视线越来越模糊,鹰矢不由得咬紧了牙关,想要借右手的力量撑起身子爬上阳台。

    如果换做平时,这对于鹰矢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如今在药物的作用下,他的右手根本没有这样的力气,别说是爬上去了,连支撑如今的姿势都无法做到。

    而且,随着他一用力,血液循环加速,毒物的吸收便越发的加速。那只用尽了全力想要撑起身体的右手,却只能在晃动了两下身体之后,无力的松了开来。

    失重感再一次传来,不过却并没有持续太久,紧随着而来的,是背部一阵剧烈的疼痛。

    “唔……”那药物也一下子掩盖不了的疼痛,不由得让鹰矢再度睁开了双眼。

    “鹰矢少爷!听得见么!鹰矢少爷!”

    耳朵里回响着老管家的声音,让他本能的想要回应他,却无论如何都抬不起自己的手。

    朦朦胧胧下,鹰矢只看见天蓝色的瓷砖,和眼前一个不停晃动的玻璃门。

    【掉到下一层阳台上了么……】

    这么想着的同时,玻璃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淡紫色的身影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看不清她的脸庞,也听不清她的声音,只有那淡淡的花香,混杂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透过鼻子,透进了鹰矢的内心深处。而额头上传来的那种冰凉的触感,更是将他带回了多年之前。

    在那个同样充斥着这种淡淡的消毒水味的医院里,在他因为发烧而无法入眠的晚上,同样有个身上有着淡淡花香的人,用同样冰凉而温润的手掌,这般轻柔的哄他入眠。

    “妈……妈……”

    鹰矢不由得呢喃般的呼唤了一声,便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的合上了眼睛。

    徒留下耳机里,老管家那焦急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