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五话、心理画像

正文 第三十五话、心理画像

 热门推荐:
“嗯,这到底要怎么搞才好呢……”

    夜已深,米花町2丁目22号家的灯火却依然通明。

    一个无论脸蛋和身材都圆滚滚的老人正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色研究服,坐在自己的工作台前。

    别看他如今只是一副邋遢的糟老头模样,事实上,他可是有着天才(自称)之名大发明家——阿笠博士(黑默丁格)!

    尽管他发明的东西有很多都是限制大过功能的坑爹货,但是那些道具都是有着令人目瞪口呆的、不可思议的、甚至是匪夷所思的功能的神奇道具!当年,某个少年就十分恶意的猜想过,这个老头是不是某个有着同样圆滚滚的身材的,从22世纪穿越过来的蓝胖子伪装的……

    然而,这个有着惊天地泣鬼神之才的大发明家,如今却又碰上了一个头痛的难题。

    就是那个号称自己记名弟子的小混蛋给的!

    这个混小子,一点都不懂得尊师重道!一走这么多年没跟他这个老师打过招呼的事情就不说了,如今好不容易回来,还没等自己来得及庆祝一下久违的重逢,体会一番师徒情深,这就臭小子就又给自己抛下了这么一个世纪难题!要自己帮忙做一款又防水,又抗冲击,还要能在夜晚拍摄,又要清晰,又要大容量,还要足够小型的摄像机……

    坑爹呢这是!这么多几乎不可能的要求,这不是明摆着难为人么!这臭小子,还真的把自己当成机器猫了不成?而且,他要这么个刀枪不入的针孔摄像机干嘛,准备去当007?

    而对于自己的疑问,这小子只是贱贱的笑了笑,说是可以装在防风镜上,在夜晚在无人区开摩托飙车的时候,能够记录下自己的成绩,然后在学习中不停的进步。

    这坑爹的回答让他差点想一把拍死这败家玩意儿!

    午夜飙车?还在学习中不停进步?你这混小子是嫌生命线太长了,想提早跟上帝报到是吧?

    然而,就当他想这么狠狠地批评他的时候,一想到五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这样话语便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最后,只能化作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上一句,注意安全。

    兴许,他也只是因为压力太大,想要靠午夜飙车,来发泄一下吧?阿笠博士如是的想。

    和园子一样,也是这小子平时太平易近人了,总是会让人情不自禁的忘了他羽柴集团大少爷的身份。对于他们这种富家子弟发泄压力的方式,他也是早有耳闻的,无外乎就是名车和女人。对他们来说,说不定没事儿飙个车什么的,才是常态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便埋头去思考起怎么样制造出那小子所说的摄像机来。

    没办法,谁让他是老师呢?老师,不就是该传道授业解惑么?

    只不过,这小子出的题实在是太过变态,竟是让他这个天才发明家快把他那“聪明绝顶”的脑门给抓破了,也一时间没能够想出什么头绪来……

    “唉,算了,明天再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材料好了……”

    就在他伸了个懒腰,准备先关灯就寝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隔壁新一的书房也是灯火通明。

    “奇怪了,今天新一家书房的灯怎么开着?”

    阿笠博士不由得揉了揉自己那有些杂乱头发,疑惑的说。

    一般来说,除了当年工藤优作会坐在书房里写作之外,工藤家的书房平时是没什么人使用的。因为比起端坐在书房里,新一这小子更喜欢拿了书躺在床上看。

    或许是新一在拿了书之后忘记关灯了了吧……

    这么想着,阿笠博士不由得打开窗户探出头去,想要叫新一下来关灯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工藤家的书房里,似乎有个模糊的人影正坐在书房的桌子前,像是在奋笔疾书。

    “难道优作回来了?”

    然而这个想法只是在阿笠博士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便被他甩出了脑外。

    因为如果是优作回来的话,不可能不提前通知自己一声的。

    那难不成是新一这小子转性了么?终于也子承父业,开始写起侦探小说来了?

    抱着这样好奇的想法,阿笠博士不由得拿出他制作的小道具——伸缩之手,按下开关,跨着这么长的距离,轻轻地敲了敲新一家书房的窗户。

    嘛,其实这玩意儿就是大家小时候都玩过的那种弹簧拳头枪的加长放大版而已,曾经被新一吐槽是阿笠博士最无聊的发明之一。不过,却总是会在这种莫名奇妙的地方,派上用场……

    “啊,是阿笠博士啊,我还在书房里。”

    听到有人敲窗的声音,新一才方从那一堆资料里面抬起头来,无奈的打开了窗户。

    根本不用去猜是谁,能不通过他家的门敲他家的窗的人,也只有这个住在隔壁的小老头……

    “新一,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在书房做什么?”

    阿笠博士将那个伸缩之手收了回来,然后有些好奇的说。

    “啊,还在研究一些资料,有关于那个黑色骑士的!”

    似乎是因为久坐的疲劳,新一不由得伸了个懒腰,但是精神却依然好的出奇,兴奋的说。

    “你还真的想要抓住那个黑色骑士啊……”阿笠博士不由得摇头苦笑着说。

    “那当然,否则我这几天起早贪黑又是查资料又是跑现场的是为了什么!”新一嘿笑着说。

    “以前也没见你对哪个目标这么上心啊,这次怎么忽然这么有斗志了?”阿笠博士好奇的说。

    “宿敌啊宿敌!阿笠博士,你难道不知道在小说之中,最精彩的部分,莫过于主角和一个能够与他不相上下,甚至还比他强的宿敌的对决么?”想起了书中的内容,新一不由得握紧了双拳,兴奋的说,“就像福尔摩斯与莫里亚蒂教授一样,作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我有一种预感,这个黑色骑士,一定是我一生的劲敌!”

    “是,是这样么……”面对兴奋的新一,阿笠博士只能是呵呵一笑。

    说实话,阿笠博士真是许久没见到他如此斗志昂扬的样子了。犹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很多年前,他刚遇上了那个跟他一样,自负,臭屁,又远超同龄人般成熟的混小子的时候……

    “那你现在找到什么线索了没有?”阿笠博士不由得好奇的说。

    “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线索,所以现在只能靠查阅到的资料,给他建立一个大概的心理画像。”

    说到这里,新一不由得挠了挠脑袋,然后整理了一下刚刚在书面上记录下的一系列的关键词。

    “心理画像?”阿笠博士不由得好奇的说。

    “是啊,就像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一样,万事万物的存在,都一定有其原因。”新一不由得说,“心理画像,就是挖出他在做这些事情背后的动机,和一些深层次原因。”

    “综合目前的情报来看,这个人年纪不大,有那么多的装备,肯定经济不错,而且身手又像是经过长时间的专业训练,看样子为了成为这个黑色骑士,他应该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准备。”

    “而从他所做的这一系列事情上,可以看出他对于罪恶一定是十分的痛恨的,所以才选择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这一点,从他的着装上也可以看得出来。”

    “黑色,一向代表着压抑,恐惧,除了在夜晚隐匿踪迹之外,还能够带给那些犯罪者心理上的绝对压抑。他很熟知这种颜色,并懂得利用它,说不定是因为他本身就感受过这种刻骨铭心的恐惧。这个漆黑的颜色,很有可能就是当初给他造成伤害的那个罪恶的缩影。”

    “而那个猎鹰的符号,或许也是那个罪恶留给他的印象之一,又或许只是为了在那些犯罪者心中留下一个标志?一个能够时时刻刻警告他们,将恐惧具象化后的符号。”

    “所以,目前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人很可能在小的时候曾经被罪恶伤害过,而且还是很深的伤害,所以才能让他对罪恶产生这么深的恨意,以至于用这么多年的时间来准备这件事。”

    新一将手头的证物和查到的资料做了一个总结性的推理,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在童年的时候遭遇过悲惨的经历……就像鹰矢那样么?”阿笠博士不由得说。

    “对,就像那小子一样——”新一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之后,却猛然一顿,瞳孔骤然缩小。

    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阿笠博士或许只是本能的想到他,但是听在新一的耳中就不一样了!

    对……对啊,鹰矢那小子,不是完全符合这个条件么!

    有钱人……童年遭受噩梦……五年的时间在中国……

    而且,仔细想想自从这个家伙回来之后没多久,黑色骑士就出现了!

    一开始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儿时死党,到让他一时之间潜意识的就没往他身上想,但是经过阿笠博士这么一提醒,他才突然感觉,这家伙的嫌疑实在是大的惊人……

    只不过,真的会是他么?

    新一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那个整天嬉笑着没个正经的死党……

    说实在的,新一真的一下子无法将他同那个冷酷的黑色骑士联系起来。不过,如果鹰矢真的就是那个黑色骑士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一个绝对自律的人,十分的懂得隐忍和伪装。那么,他白天看到的那些笑容,难道,都是伪装出来的么?其实,他根本没从五年前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实在未免太过可悲了一点……

    “啊~呵~”

    就在新一陷入迟疑和纠结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阵慵懒的声音。

    “唉,新一,你还不睡么,都已经快半夜两点钟了……”

    阿笠博士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自己困倦的双眼。

    就算他是个有着惊天地泣鬼神之才的天才发明家,也无法发明出能抵抗自然规律的东西。至少,对于疲惫和衰老,他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了,不中用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通宵达旦了……

    “没关系,明天是周六,我又不用早起……”新一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有些随意的说。

    “诶?可是,你之前不是说你明天要和小兰去多罗碧加游乐园玩的么?”阿笠博士疑惑的说。

    “啊,糟糕,我完全忘记了!”

    听到博士的话,新一才恍然记起跟小兰约定的这件事,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阿笠博士提醒了一下,否则要是放了小兰的鸽子,明天晚上他可能就要在急诊室度过了!

    “那我先去睡了,博士,晚安!”这么说着,新一便匆匆的关上窗,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哦,晚……晚安……”看到瞬间变色的新一,阿笠博士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向着卧室走去,“年轻真好,年轻真好啊……哎哟我的老腰!”

    而另一边,直到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新一的脑海之中又不由得浮现出了刚刚的猜想。

    【鹰矢……鹰……黑色骑士……】

    “真的会是你么?”新一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等到周一的时候……亲自问问他吧……看看他的反应……】

    这么想着,困顿感终于一点一点的占据了他的脑海,让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是,这个时候的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他再也没有办法亲自向死党问出那句话了……

    以工藤新一的身份……

    ======================================================================

    唉,又忙又累,今年过年都要在单位过了,果然一上了社会,再也无法像大学时那般愉快的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