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六话、浅井成实(上)

正文 第三十六话、浅井成实(上)

 热门推荐:
当鹰矢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了。

    或许因为毒品的药性残留,直到睁开眼睛三秒钟之后,他的瞳孔才完全的恢复神采。

    “这里是?”

    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鹰矢不由得本能的掀开被子弹了起来。

    “唔!”

    就在他猛然坐起的下一秒,左肩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情不自禁的咬紧了牙关。

    不过也拜它所赐,他也终于完全的清醒了过来,失去意识前的一幕幕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是啊,自己应该是受了伤,又中了毒,恍惚之间掉到了人家的阳台上。

    那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被这个房间的主人给救了么?

    看着自己****的上身,和已经包扎完毕的左肩,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脱位的肩关节已经被手法复位了,骨折的左锁骨也被人用木板和纱巾做了固定包扎。用来固定的东西虽然粗糙,但手法却十分专业,应该是出自医务人员的手笔。不过,这房间又很明显不是医院的病房,那么,自己是掉在了一个医生家的阳台上了么?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瞬间的摸向了自己的脸颊。果然,并没有摸到那个黑色的面罩。

    想想也是,人家连自己身上的强化服都脱了,没道理会留个面罩给自己……

    转过头去,果然发现面罩正和那件叠的整整齐齐的强化服一起,静静的躺在旁边的椅子上。放在最上面的,还有原本塞在自己右耳之中的那个小型对讲机。

    知道自己的脸已经曝光,鹰矢倒反而不怎么紧张了,只是伸手拿过那个对讲机,塞回了耳中。

    “喂,德叔,德叔,听得见么?”

    只不过,耳机的那一头,却并没有听见德叔的回应。

    【是出来找我了么?】

    看着窗户外面渐亮的天色,鹰矢不由得将耳机取了下,然后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既然脸孔暴露已经成为事实,那么只能想点办法收尾,让这个房间的主人保守住这个秘密了。

    为此,他必须先大概确定一下这个房间主人的性格,也好考虑一下该用什么方式跟他交涉。

    从左肩包扎的如此简洁工整来看,这个人应该非常的细心和严谨,可能与其医生的职业性格有关。而那条淡紫色的纱巾,则是表明了房间的主人可能是个女人,而且应该是个恬静淡然的女人。

    而这个房间的结构布局也进一步验证了鹰矢的猜想。

    房间并不大,但是却被打扫的十分的整洁,看起来无比的赏心悦目。房间整体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装饰品,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但却处处透着一种家的温馨,让人本能的感觉到安心和宁静。

    这是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粗略的浏览了一下,鹰矢不由得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谁要是以后能将她娶回家,那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种女人,绝对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想到这里,鹰矢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一丝哭笑不得的表情。明明只想评估一下房间主人的性格,怎么一发现对方是女人之后,得出的结论又莫名奇妙的歪掉了呢?看来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明明做了多年高富帅,到头来却还是抛不开前世的**丝思想……

    就在鹰矢对自己感到无语的时候,房间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了。

    那一瞬间,鹰矢不由得本能的跳下了床,暗暗做好了戒备。

    虽然从刚刚的推论来说,对方应该是个比较明白事理的女人。但是推论毕竟只是推论,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永远没有办法取代事实。

    再说了,就算她确实如自己推论的那般明事理,但万一推门而进的是她的恋人呢?看到自己一个男人****着上身这么躺在自己女朋友的床上,指不定直接一个拳头就过来了。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来说,还真的是不太好闪躲。所以,必要的戒备还是不可少的。

    所幸的是,鹰矢脑海中构想出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啊,你醒了啊,大名鼎鼎的黑色骑士先生,比我预想的还要早一点呢。”

    房间的门打开,一个穿着一身淡紫色衬衫,留着一头马尾辫的女人走了进来,朝着他微微一笑。

    “是你救了我么?”

    看着她身上这件淡紫色的衣服,昏过去前的那一幕不由得再度浮现在鹰矢的脑海里。

    那一抹优雅的紫色,还有那清淡的紫罗兰花香,都一点一点的跟眼前的女人重合起来。

    “真要说的话,也算。”女人轻笑了一声,“事实上,我也只是帮你固定包扎一下而已。”

    “谢谢。”确认了这个事实之后,鹰矢不由得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表达谢意。

    “真是冷淡呢,不过我能理解。”女人不由得笑了笑,“我叫浅井成实,是一名医生,你呢?”

    她的笑容仿佛有一股魔力,能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只不过,对鹰矢却效果缺缺。

    “还真是警戒呢……”看到鹰矢那那低头沉默,身体紧绷的样子,浅井成实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放心吧,我并没有报警。否则的话,你如今也不会在这里。”

    这句话倒是大实话,如果她想要报警的话,自己醒来的地方就可能是在医院或者警察局了。

    “知道太多我的事情对你没好处……”鹰矢不由得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是的说,“不过,还是能容我问一句为什么么?我记得,米花警视厅可是给我列了个不低的悬赏金啊……”

    在确认了眼前的女人没有敌意之后,鹰矢也不由得稍微放松了一点。只不过,他倒是真的很好奇,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什么没有选择报警,反而选择了把自己隐藏起来,还替自己做了治疗。

    因为这个叫浅井成实的女人,看着既不像园子那般,是黑色骑士的死忠粉,也已经过了那种会无条件的相信别人的单纯的年纪,那么她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呢?

    如果说是因为医生的职业道德,那她也完全可以在选择治疗之后,再打电话报警啊。毕竟,一般有理智的人,或许会对那些“侠义”行为有所崇拜,但是该报警的一般还是会报警的。

    “悬赏金么……呵,钱对于我来说,太多了也没有什么用,反而会招来祸患。”听到鹰矢的话,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落寞的笑容,“况且,我也没有那种报警的资格……”

    “资格?”鹰矢不由得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而面对他的疑惑,浅井成实却只是默默地低头不语,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不想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鹰矢总觉得,这个女人在说那句话的时候,看起来十分的……悲伤?

    仿佛双眼好看明亮的双眼也在那一瞬间失去了色彩,透着宛如死寂般的绝望,和痛苦。

    这种眼神鹰矢并不陌生。

    在五年前刚发生那件事之后的一个月里,他天天从镜子里看到的,都是这样的眼神。

    虽然因为感同身受,让鹰矢不由自主的想为她分担一些,但是她不想说,鹰矢也自然不会问。

    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不语,气氛在不知不觉之时陷入了微妙的尴尬之中。

    “那个,奔波了一晚上,你也饿了吧,厨房里熬了一些粥,你稍等一下,我去盛给你。”

    半晌之后,浅井成实才不由得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不用了,虽然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想我是时候该告辞了。”

    这么说着,鹰矢取下了腰间的钩锁枪,便伸手想要去拿放在椅子上的面罩和强化服。

    “不行!你的锁骨才刚刚固定好,目前还不能够做激烈的运动!”

    然而,就在鹰矢取下鹰爪的那一刻,刚才还一脸温柔的成实却突然板起了脸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神色严肃的摇了摇头。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想要挣脱开她的手。

    “不行,我是医生,对于病情,我比你更清楚!”

    然而,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成实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不让他挣脱。

    那双温润如水的湛蓝色的眼眸之中,此刻却透出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坚定。

    “行了,算我怕了你了。”

    就这么僵持了足足十秒钟之后,鹰矢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鹰爪。

    “身为病人,本来就应该好好遵循医生的医嘱才对!”看到鹰矢终于服软,成实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柔和了下来,再度换上了一副笑容,“那边的衣架上有件我的睡衣,虽然可能不合身,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是先披上吧,小心着凉。”

    “这就不必了,这么一点小凉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鹰矢不由得无奈的说。

    “是吗,那你稍等一会儿,粥马上就好。”看到鹰矢那蛋疼的表情,成实微微一笑,也不勉强。

    “等一下,你家有电话么?”鹰矢叫住了正要转身离去的成实,在她略显疑惑的眼神之中,不由得无奈的指了指椅子上的强化服,“既然医生说我不能做激烈运动,那我总要叫人来接我吧?穿着这身衣服,你觉得我难道还能够一路平安的走回去么?”

    听到鹰矢那调侃的话,成实不由得好些不好意思的刮了刮脸颊,然后指了指玄关。

    “电话就在玄关那里,你请便。啊,放心吧,这是老式电话,不会留下记录的。”

    这么说着,她便走进了厨房,开始为鹰矢盛起了粥。

    真是个细心的女人……

    听到她最后那略带调侃的善意提醒,鹰矢也不由得微微舒了一口气,换上了一副笑容。

    看样子,是不用担心她会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去了。跟明事理的人交涉,就是如此的简单。

    这么想着,鹰矢已经通过那个老式的转轮电话,拨通了老管家的随身手机。

    “喂,是鹰矢少爷么?”忙音仅仅只响了一声,电话的那头便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

    “你倒是猜的很准啊,德叔。”听到他那焦急的声音,鹰矢的心头不由得一暖。

    “谢天谢地,少爷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作为羽柴家的管家,他的手机号并不怎么为人所知,更何况在这个时间点,就更不会有人打来了。所以,在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德叔瞬间就察觉到,肯定是自家的少爷打过来的。

    在失联近五个小时之后,再度听到鹰矢的声音,老管家终于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如果不是现在正在开车的话,他估计他能够直接从座椅上滑下去了。

    “少爷,您现在在哪里,老朽马上过去接你!”在确认了鹰矢没事后,德叔不由得说。

    “放心吧,我没事,有人救了我,我现在就在她的家里。”

    “她?哦,鹰矢少爷,原来您的桃花运不只能惹麻烦,关键时刻还能够救您一命啊!”

    “真是失礼啊!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拿来吐槽我啊!”

    听到他的话,鹰矢差点没有直接两眼一翻,背过气去,但是却又无言反驳,简直憋屈的不行。

    没办法,都是年轻惹得祸啊,他当年到处泡妞的时候,确实是捅了不少篓子出来……

    “好,不开玩笑了,少爷,您觉得那个人可信么?”

    在调侃了自家少爷一番之后,德叔也不由得说起了正经事。

    “她在发现昏迷的我之后,选择了帮我治疗而没有报警,至少可以看出,她对我并没有恶意。而我此刻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只有选择相信她了。”鹰矢不由得无奈的说。

    “原来如此,那少爷您知道具体的位置么?老朽在五丁目找了你快五个小时了。”

    “具体位置是五丁目四百三十五号,夏川公寓307号。”

    鹰矢瞥了一眼被丢弃在玄关垃圾桶里的快递盒子,然后说。

    “老朽知道了,请您等待十分钟,老朽这就赶过去。”

    “啊,等等德叔,你先回去带一套我的衣服出来吧!如今天快亮了,我不能穿着这身出去!”

    看着自己****的上身,鹰矢不由得如是的说。

    “放心吧少爷,老朽一早就准备好了,就是为了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

    “呵,你准备的倒很周全嘛。”鹰矢不由得笑着说。

    “当然,为主人打理好一切,是一个管家的本分。”德叔自信的笑了笑。

    当鹰矢挂断电话的时候,餐桌上已经盛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而成实则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早间新闻。

    “昨天晚上你还是去捣毁那个贩毒团伙了么?”

    在感觉到鹰矢走来之后,成实不由得轻声地问。

    “是啊,早间新闻有播出么?”

    鹰矢不由得拿起桌上的那碗粥,在微微闻了一下之后,才放心的喝了一口。

    “没有,”成实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说,“不过,我想这个新闻,你肯定不想错过的。”

    顺着她的话,鹰矢不由得将目光撇向了放在柜子上的那个电视。

    下一秒,他的瞳孔便不由得骤然缩小,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

    因为,电视里那醒目的条幅上,正在滚动着一则让他无法接受的消息。

    “原冈本集团董事长——冈本义男,关于走私枪械一案,因证据不足,无罪释放!”

    =============================================================================

    作为一个医生,你们也知道临近年关究竟有多忙……至于更新,我能更会尽量更的,请见谅……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