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七话、浅井成实(下)

正文 第三十七话、浅井成实(下)

 热门推荐:
“原冈本集团董事长——冈本义男,关于走私枪械一案,因证据不足,无罪释放!”

    在看到这条新闻的那一瞬间,鹰矢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懵了。

    什么情况?怎么就无罪释放了?怎么就证据不足了?自己不是明明全部都交给他们了么?

    “看样子,这个情况对你而言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呢……”

    看着鹰矢那眉头深皱的样子,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然而鹰矢却没有理会她的想法,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电视屏幕,脸色阴沉的可怕。

    “据报道,冈本义男于今年五月份被曝出公司黑账,七月份又被曝出走私枪械……”

    电视上,主持人的报道还在继续着,镜头也被导播切换到了昨天晚上记者拍摄到的画面。

    跟上次被鹰矢绑在探照灯上的那种狼狈丑陋不同,这次出现在镜头之下的冈本义男,显得轻松与自信,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飞扬跋扈,潇洒的从法院门口坐车离开,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本应该在昨天的审理上就对其作出判决的,但是不知为何检察院方面却拿不出相应的证据,最后裁判长只能够无奈的宣布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判决被告人无罪,当庭释放。”

    “让人奇怪的是,前几日检方明明宣布已经掌握了证据,但是在审判的当日却并没有将那些证据拿出来,而检方如今未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究竟原因是什么,本台会进一步的跟进,请继续关注本台的后续报道。以上就是今天的早间新闻的全部内容,感谢各位的收看。”

    电视的报道到这里结束,然而鹰矢脸上的冰霜却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消融。

    他自认为他已经做到了所有他能做到的事情了。

    破坏枪械交易,套出关键证言,找到相应的证据,最后再亲手将其逮捕。

    他几乎是一条龙服务的完成了这些本该属于警察的工作。

    但却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将这所有的一切交托给警察之后,答复给他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不得不说,在这一刻,鹰矢真的感觉到了一丝心寒,有一种不会再爱了的感觉。

    “警察,果然靠不住呢……”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成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表情。

    似无奈,似嘲讽,似失望,又似哀伤,到最后,化作一种名为“决然”的表情。

    遗憾的是,被这个消息弄得心烦意乱的鹰矢,却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也没有注意到她此刻内心的变化。也正是他这种近乎“默认”的回答,以至于后来差一点就酿成了一出无法挽回的悲剧……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的鹰矢,在经过一开始的震怒之后,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然后重新开始了理智的思考,思考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问题所在。

    毕竟,从一开始他便没想过会一帆风顺,作为一个新手义务警员,如今的他还处于一个摸索和学习的阶段,势必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他来说既是障碍,也未尝不是一种考验。只有将这些问题都一一解决了,他才能够逐步迈进他所预想的那个目标。

    这次会出现这种情况,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检察官拿不出证据。而拿不出来的原因,多半便是证据不见了。可自己当初确确实实是亲眼见证着那些证据和冈本义男一起被警察发现的,可以断言证据没有丢失和遗漏,而且刚刚的新闻里了说了,检察院宣布已经掌握了冈本义男走私枪械的证据,那么由此可以推论,那些证据确实有被接收并且作为合法证据准备在审判上使用的。那么之所以拿不出来,肯定是在那之后证据才消失不见了,而且多半是被人窃取或者直接销毁了。

    从过程上分段,证据有可能消失的地方有三处:警视厅、检察院,以及移交的途中。

    这种证物在移交的过程中可能是专车派送,并且有配备专员警力和武器,想要窃取证据的话操作难度实在太大,想要不引人注目就更难,所以可能性相对比较小。而想要进入警视厅和检察院的证物室难度也不小,需要经过登记,密码还有钥匙三重枷锁,一般人是绝对进不去的。

    所以,整理手头上目前所有的信息,能够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在警视厅和检察院内部,一定存在着内鬼!否则,证据不可能会无声无息的消失掉!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感觉自己的左肩又疼了起来。昨天被那个警察枪击的那一幕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越发的肯定起自己的推断来。

    虽然那个警察跟销毁证据的人可能并不是同一个,但是这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米花町的法制系统内部,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着实令人堪忧。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下次在交托犯人之前,必须先着手清理掉那些法制系统内部的败类,又或者,找一个信得过的,正直的警官和检察官。

    无论如何,这次回去之后先去着手调查一下这次证据失踪的案件,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线索。如果能够顺藤摸瓜的找出那些个内鬼就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唯一让鹰矢感到疑惑的是,究竟是谁指使那些内鬼泯灭掉那些证据的?

    冈本义男?不可能,如果这货有这么大的能量的话,当初就根本不用跑回公司去销毁证据。

    他的手下?也不应该啊,在冈本义男被捕之后,警方根据手头上的证据,对他的那些贩卖窝点来了一次大清洗。大部分的手下也都跟着他一起进了局子,少部分的,也基本上翻不起什么浪了。

    那么,又会是谁呢?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指挥这些内鬼,在警察和检察官的眼皮子底下,帮助冈本义男销毁掉证据的?他又能通过这件事情,得到些什么呢?

    就在鹰矢和成实沉浸在各自的沉思的时候,公寓的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这么早?”

    被响亮的铃声带回现实,成实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不由得疑惑的说。

    “我想,大概是接我的人来了吧?”

    鹰矢估算了一下时间,德叔也差不多该到了。

    “恩,那我先去开门。”

    成实不由得走到了门前,却并没有急着开门,而是谨慎的通过猫眼向外面看了一眼。

    毕竟,如果是鹰矢口中的那个人的话自然没什么,但如果不是的话,被任何人看到鹰矢在自己的房间里出现,对他,对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事。

    “是一位银发的老管家。”

    轻轻的瞄了一眼,成实不由得回过头来,好奇的看了鹰矢一眼,然后朝着他简单的形容了一下她所看到的那个人。在得到鹰矢的点头肯首之后,成实便伸手打开了门。

    “您好,尊敬的女士。我想,您应该就是浅井成实小姐了吧?”一开门,看见清秀美丽的成实,德叔不由得十分绅士的微微一躬身,“由于各种原因,请原谅老朽无法做自我介绍。”

    “啊,没关系,我能理解。”成实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展颜一笑,不以为意。

    “你还真是快啊。”将手中的碗放回桌上,鹰矢也不由得从餐厅里走了出来。

    “哦,竟然在一位女士的面前****着上身,少爷您难道不觉得羞耻么?您的涵养和礼仪呢?”

    看到左肩被包扎起来的鹰矢,德叔先是微微一皱眉,随即便换上了一副无可奈何地表情。

    “这不是没有合适的衣服么?你难道想让我穿上女装?”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朝着德叔伸出了右手,“别废话了,我要你带的衣服呢?”

    “老朽自然带着呢。”德叔不由得将手上提着的那个箱子交给了他。

    “你和你家少爷之间的关系还真是有趣呢……”

    看着接过箱子便头也不回的扎进厕所的鹰矢,成实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忍俊不禁的表情。

    “有趣么?但是少爷他似乎一点都不这么觉得啊……”德叔也是微微一笑,然后深深地看了这个女人一眼,“浅井小姐似乎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啊?”

    “黑色骑士的家境应该不错,这个结论从电视报道上就能够得出来。”面对德叔的目光,成实却只是笑笑,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米花町家境不错的人太多了,而我仅仅只是一个小医生而已,即使想接触上流人士的圈子,也是有心无力啊。”

    “就像少爷说的那般,浅井小姐果然是个明事理的人,这样子老朽也就放心了。”听到她的话,德叔也不由得微微颔首,“但是请别嫌老朽啰嗦,无论如何,老朽还是得叨扰一句。请浅井小姐务必忘记今天所见到的,所听到的一切。这既是为了保护少爷,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浅井小姐您。”

    “我明白的。”点了点头,看着一脸认真尽职的老管家,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温柔中带着怀念的的笑容,“他有一位您这样的长辈守护着,真是幸福啊……”

    “呵,浅井小姐您真是羞煞老夫了,”听到成实的话,德叔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从很多年前起,少爷他便一直是自己守护自己了……”

    “他……也曾经发生过什么么?”

    似乎从德叔的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成实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然而,她却没有再从德叔那里得到回应,想必是不想说,也不能说的。

    “那么,我想我们该告辞了。”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也终于换上了一套休闲装,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然后,将那件强化服和万能腰带折叠好,跟那些道聚一起,全部装进了那个箱子。

    “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救了我,还有你的粥,很暖,很好喝。”

    鹰矢朝着成实微微躬身,然后露出了一丝真心的笑容。

    “其实,是我要对你说一声谢谢,才对……”成实不由得摇了摇头。

    “诶?”鹰矢不由得有些疑惑的说。

    “谢谢你,这么努力地去保护这个城市,去拯救那些孩子,让他们不被毒品所毒害……”

    看到他的笑容,成实也不由得微微一笑,如是的说。

    “是吗……”鹰矢不由得微微一愣,回之一笑。

    但是,如果真的只是如此,为何你的笑容看起来却这般哀伤?就好像一个将死之人一般?

    鹰矢隐隐觉得,似乎还有着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存在。但是此刻,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那么,我们告辞了。”

    鹰矢和德叔朝着成实微微一躬身之后,便转身离去。

    “啊,一路顺风,还有,请加油。”

    成实也一直面带着微笑,朝着他们的背影挥着手。

    “德叔,回去之后,你帮我调查一下浅井成实的资料。”

    当重新坐回自家的车上之后,鹰矢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那栋公寓,不由的如是的说。

    “怎么了少爷,您想去追求人家么?”

    看到鹰矢那略微出神的模样,德叔不由得打趣的说。

    “不是,我总感觉,她的身份,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难得的,鹰矢没有吐槽德叔的挖苦,而是专注的在脑海里回放着刚刚经历的一切。

    “她说过一些让我很在意的话,比如‘报警的资格’。什么样的人,会没有报警的资格呢……”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还有,她在见到你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个管家。但是你今天并没有穿执事服,而只是穿了一般的正装,普通人看到的话,可能只会说是一个穿着西装的老爷爷吧?而她却能一眼看出来!无论是怎么看出来的,都说明她曾经对管家这个职业很是熟悉。说不定,她的家境曾经也很是富裕,而此刻,却住在这样的公寓里……”

    想到她在提到悬赏金的时候所说的话,还有那哀伤的表情,鹰矢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少爷,您是不是想的有点太多了?说不定人家的父亲就和老朽一个是个管家呢?”

    德叔一边开着车,一边头也不回的说。

    “这倒也是一种可能性啦……”鹰矢不由得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还有,她之前强硬的抓着我的手不让我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手很有力量,肌肉也很坚实,不像一般女性那么纤细。”

    “说不定人家有长期锻炼身体的习惯呢?”德叔不由得再次反驳。

    “不,从她抓住我手臂的手法,力量的运用来看,应该不仅仅只是普通的锻炼,而是有接受过专业的武术指导。从她反应的速度来看,可能水平还不低。一个女人,为什么非要去学武术?”

    “说不定人家只是为了防狼呢?”德叔无奈的叹了口气,“少爷,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少爷你自己也不是一样么?就算人家有隐藏自己的身份,也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咱们想管也管不到啊。况且,您现在需要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今天您要去慎二先生家吃晚饭。有时间考虑别人,您还是先想想怎么把肩膀上的伤掩盖过去先吧……”

    “唉,说的也是……”看着自己被捆的扎扎实实的左肩,鹰矢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像德叔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不说,自己想管也管不到。

    话是这么说,但是最后她的那声谢谢,和那个笑容,却仿佛一根刺一般,深深地扎进了鹰矢的心底,让他隐隐作痛,无法释怀。总觉得,如果放任不管,可能会酿成一出悲剧……

    希望,是他想太多了吧……

    鹰矢靠着车窗上,看着窗外变化的风景,如是的想着。

    而另一边,夏川公寓。

    成实微笑着挥着手,直到鹰矢他们的背影完全消失,才不由得收起了笑容,关上了房门。

    在朝阳的光线被房门隔绝的那一刻,仿佛连她眼中的神采,也一并被隔绝了。

    失去了灵气,无神的双眼,指挥着麻木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着她的卧室走去。

    将挂在墙上的壁画取下,打开了那扇隐藏在画后面的暗格,里面摆放着几个小小的牌位。

    “爸爸,妈妈,哥哥……果然,还是不能交给警察……”

    直到看到这几个牌位的时候,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然后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

    “我一定会……亲手帮你们……报仇的!”

    ----------------------------------------------------------------------

    作为一个过年还要上班的人,小天在这里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今年是真的很忙,关于更新,我也没话讲,只能说明年我尽量多更,完本的话,你们是知道我的,我高达之曙光更新再坑,也完本了,所以,觉得慢的各位,还是养肥了先吧。

    另,高达之曙光正在申请解禁,请期待好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