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八话、一切开始之日(一)

正文 第三十八话、一切开始之日(一)

 热门推荐:
星期六。天气晴。

    今天阳光明媚,是个不错的日子,新一也难得的在周六起了个大早。

    一般来说,在不上课的周末,他都是会美美的赖到九点左右才起床的。

    然而今天新一却准时的在七点闹钟响起的时候醒来,然后下床洗漱,哪怕昨天熬夜到两点。

    原因很简单,因为今天有一场约会,一场不容错过的,重要的约会!

    “哟西,完美!”

    在对着镜子梳理好发型之后,新一不由得自我感觉良好的摆了个臭屁的POSE。

    今天一定要跟小兰度过一个完美的一天,然后,在夕阳下,搭着她的双肩,来一出浪漫的表白!

    “嘿嘿嘿嘿……”脑海里浮现出小兰在接受自己表白之后那娇羞的表情,侦探同学的嘴角不由得勾出了一丝荡漾的笑容,差点没有兜住快要满溢出来的口水。

    “啊,不好不好,差点忘了,还得赶时间才行!”

    回过神来的新一抓过放在一旁的运动外套穿上,然后风尘仆仆的冲出了自己的家门。

    “轰!”

    就在这个时候,自家旁边的房子突然传出一声爆炸般的闷响,让新一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阿笠博士又在搞什么新发明了啊……”

    看着那从他家的工作室的窗户里飘出的袅袅黑烟,新一不由得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颊,简直没眼看啊!他都已经记不清这究竟是第几次了,就好像已经形成规律了一般,从小到大,每次见他只要一搞什么新发明,总会这样或大或小的爆炸上几次。要是什么时候要是突然不爆炸了,他倒反而开始有些担心起来,因为爆炸的时机会延后到别人使用他的道具的时候……

    心理阴影啊!新一不自主的抖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

    “喂,博士,还活着么?”

    看着那被熏得乌漆墨黑的窗户,新一不由得走到花园的栅栏前,将双手合成喇叭状,喊了一声。

    几秒钟之后,窗户被打开,露出了一张同样被熏得乌漆墨黑的脸。

    “哦,是新一啊……咳咳……早啊……咳咳……”

    尽管脸上和身上满是黑色的灰尘,雪白的头发和胡子也被灼烧的稍微卷曲,但是阿笠博士的笑容却依然宛如太阳般灿烂,看起来无比的和蔼可亲。

    “你也早啊阿笠博士,一大早就在进行破坏性的实验啊……”

    看着他一如既往般的精神,新一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不由得歪了歪嘴,露出了一丝苦笑。

    “哈哈,今早六点我有个身在外国的同学给我打来电话,给了我一个建议,顿时让我豁然开朗,瞬间让我睡意全无,忍不住就爬起来倒腾了,哈哈哈哈。”阿笠博士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笑着说。

    “是哦……”看着那滚滚的黑烟,新一的嘴角嘴角不由的抽了抽,然后露出了一丝调侃的笑意,“然而看起来也不是很成功嘛?你的豁然开朗,该不会是炸出来的吧……”

    “你懂什么!每一个改变世界的发明背后,都有着无数次的失败来做铺垫,这不过是其中的一次而已!”阿笠博士搓了搓自己被烤卷起来的胡子,然后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是是,”新一嬉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博士,我觉得吧,下次你在搞什么新发明之前,最好先把自己的家改建的牢固一点,然后再为自己买份保险……”

    “你这臭小子!说点好听的话不行啊!”听到新一的话,阿笠博士不由得笑骂一声,“话说你今天不是要赶着去和小兰约会么?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站着?”

    “啊,不好!”反应过来的新一不由得跳了起来,然后朝着博士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博士!”

    “一路顺风!祝你和小兰过个完美的一天啊!”阿笠博士探出头,朝着新一的背影喊道。

    “借你吉言啦!”新一转头挥别了阿笠博士,然后朝着太阳的方向奔去。

    今天一定会是个完美的一天!

    看着那冉冉升起的朝阳,新一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如是的想着。

    只不过,世事之不如意,十有八九。

    在登顶高峰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那里也是最接近悬崖的地方。

    遗憾的是,那些抱着极大的热情和希望登上高峰的人,往往会忘却了这一点。

    所以,就像一句经典的台词一般,新一猜中了前头,却猜不着这结局……

    -------------------------------------------------------------------------------------------------------------------

    “这样就好了,日常的活动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德叔将鹰矢肩上那简单的固定拆下,换上了最先进的钛合金贴身外固定器械。

    这套器械的好处就是在于它十分的纤薄,并且有形状记忆功能,不仅能够维持关节的形状不变形,穿上衣服后更是让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钛合金的材质让它拥有着极高的强度和韧性,即使是遭受到了强大的外力冲击也不会变形,更是能够抵抗各种化学物理因素。

    唯一不方便的地方,那就是在使用之前,必须现根据使用者的身形和要附着的部位,先用塑形工具将这个钛合金的形状先完成塑形。由于塑形工具是大型且稀少的,只有在一些大型工厂和医院才有,所以,钛合金外固定这种设备通很少私人使用。不过这对鹰矢却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他差不多把整个米花中央实验室的设备都搬到鹰巢里面去了,其中自然也有塑形工具。

    “接下来,少爷您只需要安心的修养三个月,就能够完全愈合了。”

    德叔一边收拾着工具,一边对着正抚摸着罩在自己左肩上冰冷金属的鹰矢说。

    “这点小伤,那需要三个月这么久啊,一个星期至多了。”

    鹰矢试着转了转自己的左肩,除了隐隐还有些疼痛之外,活动度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骨折可不是小伤啊鹰矢少爷,您应该要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

    看着露着满不在乎的神情的鹰矢,德叔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跟一般人不一样,恢复力要强上很多。”鹰矢将手放了下来,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肩膀,“你刚刚也看到了,在我骨折部位的血肿已经消退的差不多了。”

    “事实上老朽刚刚就想问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叔不由得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鹰矢的那件强护服虽然也是防弹衣,但是为了轻便灵巧,不阻碍他的灵活,所以并没有穿插太过厚重的防弹插板。外加肩膀本就比较薄弱的地方,那部分的强护服能够挡住子弹的穿透力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冲击力,那几乎是完完全全的传递给了穿着强护服的鹰矢。

    能将骨头打断的冲击力作用在体表上,能够形成多大的血肿瘀伤?就算是无法想象,但是以常识来说,那样的瘀伤,没有十天半个月是绝对不会消退的。

    但是,鹰矢肩上的瘀伤就是这么任性的消退了!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天的时间!

    看着眼前这铁一般的事实,德叔也唯有把掉到地上的眼珠子捡起来再塞回去。

    “呵,说起来还得感谢影武者联盟啊,在教给我一身上天入地的本事的同时,还让我练就了一具金刚不坏的身体……”抓过放在一旁的衬衫,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说不清意味的苦笑。

    “难不成少爷您真的在那边学了什么金刚不坏神功?”德叔不由得讶异的说。

    “德叔,你真的是武侠电影看太多了……”听到他的话,鹰矢差点没有噎死,不由得痛苦的按了按额头,然后叹了口气,“德叔,你知道什么是特斯劳米尔斯综合征么?”

    “特斯劳米尔斯综合征?”听到这个长长的名字,德叔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不由得疑惑的说,“难道是一种疾病?可为什么老朽好像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因为准确的来说,这种病本就不属于大众病种,所以一般的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没听过。”

    鹰矢将衬衫穿起,然后苦笑着耸了耸肩。

    说实话,如果不是自己也得了这种病,鹰矢可能也就是那些“一般民众”中的一员,对这种病一无所知。因为,一般的人,穷其一生都根本不可能会患上这种病症。

    特斯劳米尔斯综合征,简称TSC,是几年前瑞典一名军医新命名且划分出来的病种。

    就目前的患者数据统计来看,发病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这些人都长期接受远远超过人体极限的高强度训练。因此,这种病种基本不会发生在一般人身上,只会发生在一些特种兵,和少数像鹰矢这样同样接受非人式地狱训练的人身上。

    患上这种病的人,平时来看跟一般人完全没有区别,甚至看起来还更加的精神奕奕,完全不像是有病在身的人。所以患了这种病的人,一开始都根本无法相信自己居然有病在身。甚至在患病期间,他们的身体素质还会得到成倍的增长,身体地机能都会自动调节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状态中,无论是力量,速度、大脑皮层的反应能力甚至是细胞的再生频率,他们都会比普通人高出1到3倍!每每靠意志坚挺过一次超越本次生命极限的考验之后,他们都会变得更加强悍!

    所以在刚开始的时候,没往多处想的大家都把这些表现当做是天赋异禀,或者意志坚强的表现,对他们感到肃然起敬,将他们尊称为铁人。

    可是,意志这种东西,真的可以强悍到违背自然的规律么?

    答案是否定的。

    这些铁人们,在享受过了意气风发的辉煌时光之后,终究是付出了他们欠了许久的代价。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的过四十岁的。至少,据目前统计的数据来看,是这样没错。

    而死因,更是完全的一致,死于MODS,也即是所谓的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

    为什么明明是精壮之年,却会患上这种重病之人或者年老之人才会得的MODS?他们的器官,究竟在何时被掏空了?由此便试想一下,当时,本应该在训练时倒下的身躯,除了意志之外,支持着他们身体的力量,究竟来自于哪里?

    答案是,来自于未来。

    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没有什么东西,是会凭空出现的。

    想要获得什么,就必须同时付出些什么。

    所以与其说TSC是一种病,倒不如说是一种提前预支的人体代偿。是以透支生命为代价,刺激人体潜能,能够让病人在短短的时期里面,获得原本不可能拥有的力量,成为超人。

    可是这一切都是透支生命换来的,如果用生命比喻成一个存折,患上了TSC的人就属于取着明天才能花的钱,为今天消费买单,一旦达到存款地底线,甚至透支存款,就会被银行冻结存折,也就是生命走到了尽头。

    “鹰矢少爷,您……您说的是真的么?您真的……真的……”

    听完鹰矢的陈述,德叔不由得大惊失色,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是啊,”鹰矢耸了耸肩,“否则,你以为我凭什么能用短短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别人需要花十年甚至十数年的训练,并且通过了考验,成功从联盟脱离出来?我凭借的,正是TSC带给我的强大的身体恢复力,让我多少次突破生命的极限,从生死线上挣扎着活下来……”

    “少爷……”

    虽然鹰矢用很是轻松的语气诉说着这一切,但是听在德叔的耳朵里却无比的沉重。他自认为对自家少爷所受的痛苦和付出已经有了个大概估计,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远远低估了鹰矢的决心,和他愿意为此付出的代价。只是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难道没有治疗的方法么?”德叔也收起了平时调侃的心情,面色沉重的说。

    “至少目前来说,我是没有听说过的。”鹰矢自嘲般的笑了笑,“毕竟,这又不是失血,只要输点血回来就行了。这亏损的可是生命力,你该拿什么去补呢?”

    鹰矢的回答让德叔无言以对,只是低着头在一旁沉默不语。

    “怎么了德叔,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来?”看到德叔那阴沉内疚的脸色,鹰矢不由得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又不是得了什么绝症,马上会死的那种。我今年才十七啊,就算到了四十岁那年嗝屁,也还有二十三年呢,时间还长的很。放心吧,到时候肯定是你走在前面!”

    如果换在平日里,听到鹰矢这么砢碜人的话,德叔肯定得好好教导教导他什么是礼仪。但是此刻,他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甚至连反驳都没有反驳一下,只是沉默无言。

    “其实吧,人活的太久也并没有多大乐趣。对我来说,与其保持着个健康的好身体,过一辈子庸庸碌碌,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还不如让我做想做的事情,轰轰烈烈,无怨无悔的走完这短暂的一生。四十岁,很够了,真的。”鹰矢像是在对着德叔说,亦像是在喃喃自语。

    说实话,能够活到四十岁,鹰矢真的觉得够本了。

    他的生命本该在前世十七岁时便应该终结了,这一世完全就像是抽到大奖一般赠送的,能够活到四十岁,加起来他也总共活了五十七年了。做人也不能太贪心不是,够了,真的够了。

    然而,他是这么想的,但是作为一个尽职的管家,德叔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少爷,老朽一定会拼尽全力,找寻能够治愈这种病的方法的!”德叔忽然站直了身体,朝着鹰矢深深地鞠了一躬,“或许少爷您不在乎,但是如果少年您就这么英年早逝,作为羽柴家的管家,少爷您坚实的后盾的老朽,在百年之后,有何面目去见将您托付给老朽的老爷和夫人?没能够保护好自家的少爷,这是作为管家绝对不可饶恕的失职!”

    “德叔……好吧,那便辛苦你了……”

    听到这番话,鹰矢不由得轻声一叹。

    尽管希望渺茫,却也实在不忍拒绝他的好意。

    “这是老朽分内之事,老朽只是希望,无论如何,请少爷您珍惜自己的身体,别再让人担心了。”

    德叔朝着鹰矢微微一躬身,然后语重心长的说。

    “尽量吧。”鹰矢无奈的摆了摆手。

    就在这个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呵,婶婶让我们早点过去呢,让我帮夏帆补习一下功课。”

    看了看手机上的简讯,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这不是很好么,顺带可以修复一下您和夏帆小姐之间的兄妹关系。”

    看到鹰矢那开心的模样,德叔也不由得重新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啊,兄妹哪有隔夜仇啊,这么多天了,想想夏帆也差不多该消气了吧?”鹰矢如是的想着,然后转身朝着电梯走去,“德叔,备车。”

    “遵命,少爷。”德叔恭敬的跟了上去。

    正因为清楚的知道自己生命的极限,鹰矢分外的珍惜生命中这些美好的东西。

    与其为一个遥远的未来而辗转反侧,还不如放眼珍惜现在,不要因为错过而后悔终生。

    但是,没有经历过这一切,无忧无虑的挥霍着青春的同龄人,却很难认识到这一点。

    所以,在距离羽柴庄园几公里之外的多罗碧加游乐园,一出悲剧正在上演。

    这一天,一个错过,差点成了永诀。

    也就是在这一天,所有的一切,开始了……

    =====================================================================

    过年对于医务人员来说完全不是休息日,反而更忙了,作为过年一直在上班的人,每天只能抽出一点时间来码字,其中还删删改改的,想赶一章出来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