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三十九话、一切开始之日(二)

正文 第三十九话、一切开始之日(二)

 热门推荐:
周六是个闲暇的日子。

    憋了五天的莘莘学子们终于能够告别那该死的学业,出去好好浪荡一下了。所以,周六的游乐园里,总是挤满了附近中学里来的高中生。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伴,笑着闹着,好不快乐。

    虽然大多数的男生们对这些游乐设施都不是很感冒,但是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身边的妹子们有兴趣,即使是最无聊的节目,这群牲口也能够表现出比妹子们还要兴致勃勃的样子!

    而且,游乐园里可是有不少能让这群青春骚动的野狼们欢呼的把妹圣地啊,比如鬼屋啊什么的。因为在那种紧张刺激的恐怖环境之中,很容易就因为吊桥效应,让妹子们不自觉的松开心防,对你产生一种依赖感。而且外加上黑灯瞎火的,做起某些事情来也更加方便……

    所以,每到周六,这个多罗碧加游乐园总是被附近的男生们挤满。不管有妹子的没妹子的,都一个劲的在那边嗷嗷直叫,更是为这个游乐园的鬼屋平添了一份恐怖感……

    而如今,鬼屋的出口处,又走出了一对看似情侣的男女高中生。就跟之前走出的多对情侣一样,女生都是泪眼朦胧,身体还不住的微微颤抖,但是,男生却没有像之前的男生那般轻搂着女生好生安慰,而是淡然的跟在女生的后面,一脸蛋碎的表情……

    是的,对这个诸多男生都为之嚎叫的游乐设施,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期待!

    “呜,真是吓死我了!”

    小兰不由得伸手擦了擦自己眼角那被吓出的眼泪,然后长长的松了口气。

    【我看那些“鬼”才真的是被你吓死了吧……】

    跟在她身后的新一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如是的吐槽着。

    当然,是在心里。

    他可不想落得跟鬼屋里那些可怜的鬼怪扮演者们一样的下场……

    想到那些被小兰一记记“本能反应拳”打飞甚至打碎的鬼怪们,新一便一阵脊背发凉。

    他真傻,真的,早就知道小兰是台人形高达,还为什么非要带她来什么鬼屋呢?

    这也太考验心跳了吧!而且还不是被鬼怪吓得,是被身边的这个女孩的破坏力给吓得!

    他真的是多怕被鬼屋的管理员抓住让他出钱来赔偿啊……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赶紧去换个东西玩吧,换换心情!”

    新一不由得如是的说,他现在真的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管理员出来抓他们之前。

    “嗯,那我们去那边玩云霄飞车吧,好像刚好还有位置诶!”

    听到新一的话,小兰也不由得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看了看那边的队伍,兴奋的说。

    “我说你啊……明明就害怕的要死,为什么还非要去玩鬼屋啊云霄飞车这些东西啊?”

    新一不由得伸手捂住了额头,有气无力的说。

    “诶!因为感觉来游乐园不玩这些就没意思了啊,”说到这里,小兰不由得转过了头,略带害羞的说,“而且,我的身边不是有你在么?有你在,我就不会害怕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兰不由得感觉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对于脸皮薄的女孩子家而言,这句话的潜在含义,已经和表白没有什么区别了。

    然而,不解风情的大侦探却并没有觉察到女孩子家那含羞带怯的心意,不仅不顺势握住她的手来说些甜言蜜语,反而露出了一丝抽搐的表情,说出了一句十分欠揍的话语。

    “你是不怕了,但我害怕啊,我真怕你一个不小心,把云霄飞车也拆了……”

    “……”

    “哇哇,小兰,你举着拳头是想干嘛?不会是想揍我吧?”

    “新一,你去死!!!”

    唉,如果此刻鹰矢在此的话,肯定会幸灾乐祸的对新一的悲惨遭遇进行恶意围观!

    活该你被变小之后和小兰咫尺天涯,就这情商,注定孤独一生啊!

    话虽如此,但是号称情商碾压他的羽柴大少爷,此刻,却并没有嘲笑他的心情。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羽柴公馆的门铃被人催命似的按的叮叮作响。

    “您好,请问是哪位?”

    尽管那连续作响的铃声略显刺耳,但是涵养很好的女仆依然拿起了听筒,很有礼貌的询问。

    “嘿嘿,小妞,还不快开门,迎接你家英明神武的少爷的大驾光临!哈哈哈……咔!”

    女仆面无表情的挂上了门铃的听筒,将那夸张的笑声掐死在了线路的另一头。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就在三秒钟之后,那短促的铃声便再度响了起来。而且比上一次更快,更丧心病狂!

    “您好,请问是哪位?”

    然而,涵养很好的女仆同志只是淡然的拿起了听筒,依然很有礼貌的说完了这句话,然后默默地将听筒举到了离自己的耳朵大概一米远的地方。

    “绯沙子,你居然敢掐断我的门铃!将本少爷关在外面!你这是要反了天啊!”

    果不其然,就在她将听筒拿开的下一秒,一个略显气急败坏的声音便在听筒边缘炸响。

    “啊,原来是鹰矢少爷啊,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精神病呢!”

    而面对听筒那头的快要爆炸般的声音,绯沙子的回答却是无比的淡然。

    “你妹啊!你故意耍我吧!我的声音你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啊!”

    听到她那连一丝假装的惊讶都懒得装出来般的声音,鹰矢不由得恨得牙痒痒。

    “哪里的事,少爷您也知道,最近我们米花市出了不少精神不太正常的异类,向您这般用这种语气来我们公馆乱按门铃的,一个下午怎么也得有十个吧?”绯沙子若有其事的说。

    “你妹!”鹰矢不由得发出了亲切而又和善的慰问。

    哦,抱歉,之前忘记提了,绯沙子的涵养很好,那是指对一般人而言的……

    “好久不见了,池田先生。”绯沙子对着进门的老管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是啊,该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了吧,”看着眼前这个红发的女孩,德叔不由得慈祥笑了笑,“你也长大了啊,绯沙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女仆了。”

    “哪里,一直以来承蒙池田先生照顾了。”

    听到德叔的夸奖,绯沙子的扑克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哦,长成了能把少爷晾在一旁这么久还面不改色的出色的女仆了……”

    明明还走在德叔前面,却被当做空气晾了许久的羽柴大少不由得阴阳怪气地说。

    “阿拉,这不是鹰矢少爷么,原来您也在啊!”绯沙子恍若刚刚回过神一般,惊讶的说。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老子这个大个人,你跟我说看不见?

    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同时也绝了调戏她的心思。

    反正到最后,被调戏的那个人一定是他。

    “算了,不闹了,绯沙子,二叔和婶婶他们呢?”叹了口气,鹰矢不由得的问。

    “老爷和夫人如今还在集团里,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看到鹰矢收起了脸上的不正经,绯沙子也没有再继续呛他,“但是老爷嘱咐过了,让您来了之后,务必先辅导一下小姐的功课。”

    “啊,我知道,之前婶婶也发短信跟我说过了。”鹰矢点了点头。

    “说句失礼的话,鹰矢少爷,您真的能够辅导小姐的功课么?”绯沙子一脸的不相信。

    “开玩笑!”看到绯沙子那略带鄙视的眼神,鹰矢简直出离愤怒了,“虽然我平时看起来逗逼了一点,但是你不能否认我是个学霸的事实!区区初中生的功课,自然不在话下!”

    “阿拉,原来少爷您对自己平日里的行径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啊!”

    “你妹的!小妞,你今天是跟我耗上了是吧?”

    “少爷哪里的话,我只是对您拥有诚实这一项美德而感到无比的欣慰而已。”

    说好的不闹了呢?

    看着又开始斗嘴的两人,站在他们身后的德叔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吧?至少,比起夜晚来临时,变得冷峻和残酷的样子,白天这副逗逼搞怪的样子,才是他印象之中,自家少爷应该有的模样啊!

    德叔不由得衷心的期望,这样的时间可以长一些。

    然而,他们还没有察觉到,潜在的危险,已经开始渐渐的逼近他们了。

    而在不远处的多罗碧加游乐园,对这一切毫无知觉的大侦探正继续着他开心的约会之旅。

    “新一,你快一点嘛!不然就要等下一趟了!”小兰朝着还在慢吞吞的新一挥了挥手。

    “哦,就来就来。”新一打了个哈欠,依旧继续着他那悠闲的步伐,慢悠悠的向入口走去。

    “嗯?”就在这时,他的余光却瞥到有三个小孩子鬼鬼祟祟的从入口旁边的通风口钻了进去。

    “那些小鬼,想偷溜进去白坐啊!现在的小孩子,真是……”新一不由得歪了歪嘴。

    “你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啊,新一。”小兰不由得双手叉腰,有些不满的说。

    “没什么。”新一如是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微风吹过,掠起了旁边一个女人的短裙。

    “哦~”无意间瞥到了女人群下的风光,新一情不自禁的“哦”了一下,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笑着对身边的女孩说,“小兰,你知道福尔摩斯最厉害的一点是什么么?他在第一次见到他的助手华生的时候,光握了一次手,就知道他以军医的身份取过阿富汗!”

    “你又想说些什么……”已经听他说了一路福尔摩斯的小兰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也没什么,只是想轻轻的装一波逼而已。

    新一嘿嘿一笑,然后牵起了旁边那个女人的手。

    “诶?”自己的手忽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孩子牵起,女人不由得惊疑的轻呼了一声。

    “这位小姐,你曾经应该是一位体操运动员吧?”

    新一朝着那位还略懵逼的女人露出了一丝清新脱俗的笑容。

    “诶,为什么你会知道?”女人最初的错愕变成了惊讶。

    “因为她手上的水泡啊,”新一笑着对着同样疑惑的小兰解释道,“女人的手上长这么多水泡,肯定是因为长期练过单杠之类的东西。”

    “可是练网球的话也会有水泡啊!”小兰歪了歪头,不解的说。

    “其实啊,是她刚刚裙子被风吹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新一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我告诉你哦,凡是联系过高低杠的人啊,大腿内侧都会长出独特的老茧来哦!”

    “一开始就知道根本就是作弊嘛!”小兰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斜了他一眼,“还有,你准备跟这位小姐一直握手握到什么时候啊!”

    “啊哈哈,抱歉抱歉!”

    听到小兰的话,新一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还抓着人家的手,不由得干笑着松了开来。

    “喂,你小子,可别趁机吃我朋友的豆腐!”旁边一个男人不由得愤怒的说。

    “啊,原来你们是朋友啊,那要不要我跟你们换个位子啊!”新一不由得干笑着说。

    “不用了,而且,我们也不想当爱子跟岸田先生的电灯泡啊!”那两个女孩也不由得笑着说。

    “哦?”新一不由得转过头去,却看到那个叫岸田的男人,正跟一个打扮妩媚的女子热吻着。

    这个刺激性这么强的画面,让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十七岁的新一根本把持不住啊!

    他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幻想起,自己今天表白完之后,跟小兰在夕阳下热吻的场景。

    那画面……啧啧啧,哎呀呀,脸红了!

    “新一,前面空出来了,我们快走吧!”就在他还沉浸在粉色的幻想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身边的女孩已经拉着她朝着云霄飞车的位置走去了。

    看着拉着自己衣袖的纤手,和女孩如花的笑颜,新一不由得越发的期待起精心安排好的表白来。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然而,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先生还没有注意到,跟着他们同时进来的,那两个黑色的身影。

    沉浸在愉悦中的他还没有觉察到,自己已经遇到了他此生所要面对的最大的罪恶。

    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