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四十话、一切开始之日(三)

正文 第四十话、一切开始之日(三)

 热门推荐:
作业,永远是学生党们的噩梦。

    相信只要不是那种以做题为乐的学霸,大多数的学生们对它都是深恶痛绝的。

    不为别的,就为那些壮烈牺牲的脑细胞,和跌落满地的青丝。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落发之恨,不共戴天!

    每当作业繁重,却还屡屡碰到难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们更是苦大仇深,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拿个炸药包冲出去,找到老师和出题者,与之同归于尽!

    当然,这些也不过只是想想而已。

    毕竟同归于尽什么的,这么粗鲁的事情,夏帆才不会去做呢!

    所以,她决定换一个优雅的方式,一种充满传统文艺和古典气息的方式!

    “所以,这就是你刚刚在那边死命钉草人的原因?”

    看着桌子上那个被凌虐的不成样子的贴着名字的草人,和坐在一旁低着头,手里还拿着锤头钉子的夏帆,鹰矢不由得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刚刚他在进门之前可是被房间里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这又是“咣咣”又是“叮叮”的,其中还夹杂着几声闷哼,差点让他以为夏帆正在跟谁搏斗呢,吓得他是立马推门而入!

    然后他就懵逼了……

    自己的妹妹并没有像预想的一样遭到恶徒的攻击,反而她正高举着罪恶的大锤,带着一脸反派式的阴险笑容,朝着桌上放着的那一个写着名字的草人狠狠地锤下!

    鹰矢感觉自己的三观在这一刻破碎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那单纯可爱的妹妹,居然也有一天会露出这样邪恶的表情来。

    尤其是那枚钉子所在的地方,更是让鹰矢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下体一阵发凉……

    “夏帆哪,你学习任务重,压力大需要发泄,哥哥我能理解。”

    摇摇头将刚刚那种蛋疼的感觉甩出脑外,鹰矢轻咳了一声,然后摆出了一副知心哥哥的模样。

    “但是,发泄压力什么,还可以选择一个更加和谐,更加有爱的方式嘛!女孩子家家的,就要淑女一点,不要动这些危险的东西了!要是万一蹭破点皮,哥哥我多心疼啊!”

    语重心长,循循善诱。鹰矢感觉自己此刻的形象应该高大的跟孔夫子一样。

    然而,夏帆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留下荡气回肠的四个大字——关你屁事!

    那一刻,鹰矢已经破碎的三观终于彻底的崩塌了,连着他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一起……

    现在的初中女生都这么的凶残么?还是单纯的因为学习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嗯,肯定是学习的压力太大,才硬生生的逼的一个原本温柔贤淑的女孩子做出这么偏激的事情来!外加上被突然闯入的自己看到,内心羞涩不堪,才故意摆出这副脸色想要赶自己出去!

    嗯,一定就是这样子没错的!鹰矢不由得如是自欺欺人的想到。

    因为,原本那么温柔可爱的妹妹,居然在短短的五年之内,就变成了这种满口粗话的女汉子什么的,他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嘛,这或许也算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吧?

    真相虽然只有一个,但是,人类却永远只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看到的那一个。

    所以,为了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鹰矢决定好好地辅导一下夏帆的功课。

    “是我妈叫你来的吧!来帮我辅导功课?”然而,在鹰矢这么说了之后,夏帆却只是冷冷的斜了他一眼,然后轻哼了一声,“真是多管闲事,我才不用她管呢……”

    听到这句话,鹰矢原本嬉闹的心态不由得渐渐散去,继而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夏帆,或许由我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哥哥来说并不合适,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父母对于孩子的关心,绝对不是多管闲事!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感情,能比血脉亲情,更加真挚,更让人值得珍惜了!千万不要等到失去了,再后悔莫及!”

    鹰矢紧盯着夏帆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或许是鹰矢那严肃的表情太过吓人,又或许是他的话语太过哀伤,夏帆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心虚,竟也没有了因为被他训斥而产生的怒气,只是低着头,乖巧的“恩”了一声。

    “这才对嘛!”

    看到妹妹又露出如同儿时那般乖巧的模样,鹰矢不由得欣慰的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开导之路已经开了个好头。只要继续努力,终有一天,能够让妹妹卸下这叛逆的伪装的。

    “那行,我们就抓紧时间开始吧!”鹰矢搬张凳子坐到了她的旁边,拿起她书桌上的课本,一边翻阅,一边询问,“夏帆,哪个科目让你感觉最吃力啊?”

    “物理和化学……不过,”夏帆轻哼一声,然后略带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辅导我,你行么?”

    “开玩笑,你哥我是谁啊!你真当我当年‘小神童’的外号是白叫的呢?”

    听到夏帆的话,鹰矢简直出离愤怒了,这俩主仆怎么都一个德行呢?男人,能说不行么?

    “你哥我这几年在中国也不是单纯的去度假的,学神是不敢说,但是你叫我一声学霸是肯定没错的!凭我十科全优的成绩,辅导你一个初中生的课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鹰矢伸手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碎发,露出了一个十分欠揍的嘚瑟表情。

    “哼,我可是很笨的,就怕你教不会我!”夏帆不由得赌气的说。

    虽然她知道鹰矢所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她实在看不过他这副欠揍的贱样!

    “没事,你哥我特意推掉了今天所有和漂亮妹妹的约会,所以时间多的是。”鹰矢不由得咧开了嘴,露出了满口的白牙,“今天一整天的时间,我都会陪着夏帆你一个人,不会再突然离开的。”

    “是哦,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夏帆冷哼一声,“万一你那些小女朋友给你打电话约你呢?”

    “放心吧,不会打来的,都说了已经全部推掉了。因为无论是谁,都没有夏帆你重要……”

    看着夏帆那紧绷的小脸,鹰矢不由得嬉笑一声。

    然而,此时忽然吹过一阵风,翻开了桌面上的书页,也瞬间打了鹰矢的脸。

    就在他话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的响了起来,那动听的铃声环绕在整个房间之中。

    “怎么,你刚刚不是才说推掉所有的约会了么?”夏帆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说不定是打错电话了呢,”鹰矢轻咳了一声,“你知道,这年头打错电话的人很多的……”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一边祈祷着,一边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

    然后,他的脸色就像是干了一碗热翔一样……

    不了个是吧,打脸也别这么快啊!

    看着手机屏幕上浮动的“铃木园子”的名字,和眼前只差没把“鄙视”两个字眼挂在脸上的夏帆,鹰矢不由得瘪了瘪嘴,感觉自己似乎被幸运女神从悬崖上扔下去了。

    尼玛,这时候真的是谁打电话来都好啊,为什么偏偏是园子呢?这不是把他往死里坑么?

    说好的僚机呢?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誓言都是骗他的么?

    也无怪乎鹰矢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因为打小起,夏帆就一直对园子充满敌意。

    原因无他,因为园子每次来找鹰矢,都总是会带着他去勾引小妹妹的,这让夏帆很是不开心,认为是园子带坏了他的哥哥,所以从小就一直没给园子什么好脸色看。

    嘛,事实上究竟是谁带坏谁还真不好说……

    因此,当鹰矢难得夸下海口,说今天一整天的时间都会陪着她的时候,屁股都还没坐热,就又接到了园子的电话,这让夏帆表示很不开心,反抗情绪很严重。

    “怎么,不接一下么,园子姐姐说不定又给你介绍了个美少女呢!”

    看着鹰矢那张写满了痛苦纠结的脸,夏帆不由得阴阳怪气的说。

    “不用了,哪有美少女比自家的妹妹还好看的……说了陪你一整天的,哥哥我说到做到!”

    他哪里敢接啊?在夏帆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下,鹰矢只能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颤抖着掐断了园子的电话。没有人知道,鹰矢在做按下那个挂断键的时候,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

    哦哦哦,漂亮美少女啊……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哼!活该!”看到鹰矢那仿佛被割了肉一般痛苦的表情,夏帆不由得感到十分的解气,就连原本冰冷僵硬的嘴角也不由得破冰融化,微微上扬,让鹰矢看的愣了一下。

    恩,夏帆果然还是笑起来好看……

    看到妹妹的笑颜,鹰矢忽然感觉被净化了一般,心痛似乎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看什么看!”夏帆不由得白了他一眼,然后撅着嘴,轻声地说,“喂,你说的,是真的么?”

    “啊?什么?”还沉浸在净化之光中的鹰矢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哼,”夏帆不由得狠狠地跺了他一脚,然后咬牙切齿的说,“就是刚刚,你说的,一整天都会陪着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突然离开了!”

    虽然脚上的疼痛让鹰矢不由得嘶牙,但是夏帆那略显扭捏的模样却让他忍不住乐开了怀。

    果然,就像他说的那般,兄妹哪有隔夜仇啊!能说出这句话,就代表夏帆已经基本原谅他了!

    “当然,我向你保证!”鹰矢不由得微微一笑,“今天,我哪儿都不会走!”

    听到这句话,躲在门外偷听的德叔和绯沙子也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然而,就着这一边兄妹其乐融融的时候,被挂断的电话的另一头便不那么开心了……

    “鹰矢这个混蛋,居然敢挂老娘的电话!”

    园子气急败坏的将手机丢回床上,然后闷闷不乐的躺了下来。

    “啊,好无聊,本姑娘居然也会有没人约的那一天!”

    园子嘟囔着嘴,不满的在床上翻了个身。

    难得周六,园子又早早的做好了作业,百无聊赖之下,准备打电话叫小兰出来逛街的。

    然而,一通电话拨下来,她才知道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居然早早的就跑到多罗碧加乐园跟他的新一约会去了,可把园子气的啊!她倒是也很想去那个游乐园玩一玩,但是一个人去又没意思,自己最近也没能认识什么帅哥,思前想后之后,也只好翻出电话,打给自己的僚机。

    然而谁知道,那个家伙居然直接将自己的电话给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气的园子直接就想杀到他家去,把那个家伙揪出来好好揍一顿!

    “哼,不接就不接,有什么了不起!”

    园子重新抓过手机,等了几分钟,确定对方没有转打回来的欲望之后,不由得气闷的说。

    “等着吧,不接本小姐的电话,你迟早会后悔的……”

    园子不爽的嘟囔了一句,然后继续躺在床上,不愉快的翻滚起来。

    虽然这只是她的一句气话,但是园子万万都没有想到,这句话居然一语成谶……

    没错,鹰矢大概这辈子都会后悔挂掉园子的这通电话。

    因为,这使得他错过了,他本来可以阻止的一场悲剧。

    一场差点就是一辈子的悲剧。

    而这出悲剧,如今正在不远处的多罗碧加游乐园内上演着。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啦!”

    看着还在不停啜泣着的小兰,新一不由得苦笑一声,安慰起这个善良过头的女孩子。

    “你还真是平静呢!”

    小兰擦了擦哭的通红的双眼,然后抬起头来,略带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因为我常在现场混,早就习惯了……”新一无奈的耸了耸肩,“还有四分五裂的呢……”

    “真是差劲!”小兰不由得愤懑的哼了一声,然后便再次沉浸到悲伤的情绪里去了。

    其实也无怪小兰会如此的激动,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会看着这么悲惨的命案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还无动于衷的。恩,当然,这里指的是一般的女孩子……

    就在不久之前,小兰还满心欢喜的想跟新一度过这完美的一天,谁知转眼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她一下子无法接受。而且,发生那样的事情,无论死者或者凶手,都太可怜了……

    “我劝你还是早点习惯好哦,说不定以后会经常看到这种事呢……”

    看着又开始揉起眼睛来的小兰,新一不由得轻叹一声,然后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才不会呢!”小兰不由得抬起头来,对着他怒目而视。

    “啊啊,我道歉,请把你的拳头放下来好不好,老是这么举着,怪吓人的!”

    看到举起拳头作势要揍人的小兰,新一不由得连声求饶。

    他这么说的本意不过是想故意逗一下小兰,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让她不至于这么悲伤罢了。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这句话居然也会一语成谶的话,他还会不会这么乌鸦嘴呢……

    “唉……”新一抬起头来看了看渐暗的天色,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亏他还准备在夕阳下来一出浪漫的表白的说,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兰的情绪又那么的激动,看来表白计划铁定是泡汤了,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没办法,只能下次再找机会了……

    就在新一长吁短叹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

    【这个人,不是刚刚云霄飞车上的那两个黑衣人中的一个么?这么匆匆忙忙的,要干什么?】

    想起刚刚看到的那种冰冷漠视的眼神,新一就没由来的感觉到很是在意。

    或许,是传说中侦探的本能在作怪吧?

    “小兰,我忽然想起有些事情要做,你先回去吧!”

    这么说着,新一便下定决心,朝着那个黑衣的男人追了上去。

    “诶?等一等!”

    正当小兰想要迈出那一步,追上新一的时候,左脚的鞋带却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崩断了开来,就仿佛有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去阻止她这么做。

    “放心回去吧,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的!”

    说着这样的话,新一消失在了夜色的尽头。

    小兰忽然有一种预感。

    一种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