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四十一话、一切开始之日(四)

正文 第四十一话、一切开始之日(四)

 热门推荐:
“怎么样鹰矢,回来这么久了,学校里的生活还适应么?”

    饭桌上,看着正以一种很没品位的吃相大快朵颐的鹰矢,羽柴慎二不由得笑着说。

    “适应啊,这有什么不适应的?”鹰矢这么说着,嘴巴却一直没有停下来。

    “那学习呢,能跟得上进度么?”羽柴慎二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笑着说,“毕竟,你可是刚从中国回来,对于本国的课程,说实话,二叔还真有点担心你能不能跟得上啊。”

    “放心吧二叔,这里比在中国时要轻松愉快多了……”鹰矢叉起一大块牛排,就这么叼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嘶着牙,“本大爷九年义务教育都挺过来快两次了,还怕这个么……”

    “啊?”或许是因为叼着牛排而口齿不清,羽柴慎二没能听懂他后面的话语。不过从他前面的话听来,课程似乎对他很是轻松地样子,说明他很有自信。

    “鹰矢少爷,老朽可不记得有教过您这样的用餐礼仪啊……”

    看着鹰矢那狼吞虎咽像是三年没吃过饭的模样,德叔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

    至于一旁的夏帆和绯沙子,更是早就把头别过去,没眼看了……

    “算了阿德,或许正是因为是一家人在一起,鹰矢才放得开吧。”羽柴舞子略微好笑的看了看依旧吃的很开心的鹰矢,“毕竟,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一定过得很拘谨吧?”

    “还是婶婶了解我啊!”鹰矢嘿笑一声,拿餐巾擦了擦嘴巴,“吃饭嘛,我一直觉得要一家人在一起吃才有味道啊!这些年老是一个人吃,怪冷清的……”

    “既然如此,以后你没事就多来这里吃饭好了。正好,也帮夏帆辅导下功课。”

    听到鹰矢的话,羽柴舞子的眼里不由得透着一丝怜惜的,温柔的说。

    “哼,谁要他辅导了!”听到这句话,夏帆不由得别过头去,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傲娇俩字。

    “你哥哥的成绩可比你优异多了,而且今天下午不是教的好好的么!”羽柴舞子不由得皱着眉头,脸色不悦的瞪了夏帆一眼,“你这孩子,要是能多学学你哥哥,让我省点心就好了!”

    “我才不要学他呢!学他什么,学他当初那般任性的一走了之么?”夏帆冷哼一声。

    听到这句话,除了鹰矢之外,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不由得微变了一下。

    “夏帆!”羽柴慎二更是皱起了眉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女儿。

    “干……干什么?”看到父亲那略带威严的目光,夏帆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给你哥哥道歉!”羽柴慎二沉声说,他的声音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威严。

    但是夏帆很明显不是吓大的,在抖了一下之后,便挺直了脖子跟羽柴慎二对瞪起来。

    “凭什么?我有说错什么么?”

    “咳咳,要不算了吧,二叔,当初毕竟是我……”

    眼看着这是要发展成家庭矛盾的趋势,鹰矢连忙想要出声缓和一下气氛。

    毕竟,他当初固执的离开已经伤害了不少人,他也不想这件事情再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疙瘩。

    “鹰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然而,羽柴慎二却抬起手阻止了他,然后看向了还梗着脖子的夏帆,“但是,我必须要教育我的女儿,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能乱说!”

    “夏帆,你已经十四岁了,”羽柴慎二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闭上了双眼,“身为羽柴家的女儿,爸爸不指望你能够成长到多么的精明能干,有多么高的城府涵养,但是至少希望你在为人处世的时候,说话之前,多一些换位思考,而不是再这么依着脾气乱说。因为你的话语可能会在无意间伤害别人,但是,别人却不会像我们这些家人一样,原谅你……”

    长长的一段话,透着一丝期许,还有一丝无奈,深刻的诠释着“为人父母”四个字。

    作为一名财团的董事长,羽柴慎二或许没有办法兼顾两头,但这并不影响他是一个好父亲。

    尽管因为繁重的工作,导致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亲自陪孩子,教育孩子,但是他对于夏帆的关心,却从来没有减少过。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健康的成长。

    这个健康不只是指身体,也指心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心理上的健康币生理上的健康更加重要。因为一个人要是心理出了问题,那么她的身体自然也不会健康到哪里去。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会眼看着夏帆犯下错误而不去指正,因为这是他作为父亲则无旁贷的义务。

    看着脸色严肃的二叔,跟低头不语的夏帆,鹰矢的目光有些迷离。

    如果父亲还活着,自己也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现在被这般说教的,应该是自己吧?

    恍惚之间,父亲的面容跟眼前的二叔慢慢的重叠起来。

    真不愧是亲兄弟么,还真像啊,无论是面容,亦或是性格与为人处世……

    这样的二叔,真的会跟当年父亲的死,有关么?

    虽然一再警告自己一定要绝对理性,但是此刻,鹰矢真的感觉到了一丝迷惘。

    “我吃饱了,我要回去做作业了!”

    沉默了许久,夏帆忽然放下餐具,头也不回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夏帆!”鹰矢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有什么不会的叫一声,我就在楼下!”

    “不要管我!你继续吃好了,我才不需要你来教!”

    听到他的话,夏帆非但没有感激,还赌气的把门一甩,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那一声巨响让鹰矢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耳朵,苦笑着摇了摇头。

    “抱歉啊鹰矢,夏帆这孩子都让我们宠坏了……”

    羽柴舞子看了看那紧闭的房门,然后歉意的看了鹰矢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事的婶婶,我也是从叛逆期过来的,知道这个时段的脾气。”鹰矢摇了摇头,然后露出了一丝自嘲般的笑容,“况且,夏帆变成这样,我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这不是你的错鹰矢,毕竟你当时也还小。让夏帆变成这样,是我们身为父母的责任!”

    羽柴慎二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捂着额头,用大拇指和中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似乎这样能够减轻一点繁重的工作和家庭的压力引起的头痛。

    “放心吧二叔,婶婶,我以后一有空就会过来的,”鹰矢坐直了身体,认真的说,“虽然我不知道能够做到哪一步,但是,我也想努力尝试着去引导夏帆,让她走向正轨!”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帮大忙了,”听到鹰矢的话,羽柴舞子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不过,千万不要影响你自己的休息,毕竟,你跟夏帆,对我和你二叔而言,是同样重要的!”

    “啊,我知道的,婶婶。”听到羽柴舞子的话,不知道为何,鹰矢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他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理智的控制情感了,但是在听到二叔和婶婶这样的话语之后,却仿佛这用了五年辛苦建立起来的心防在那一瞬间决堤,情绪宛如洪水一般汹涌上来,让他有些搓手不及。

    “抱歉,各位,我先去趟厕所。”

    这么说了一句,鹰矢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厕所奔去,在情绪濒临崩溃之前。

    而在场的几个人在最初的错愕之后,相互对视一眼,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就像羽柴舞子说的那般,夏帆的情绪他们关心,而鹰矢的感受,他们也同样在乎。

    厕所里,在用冷水洗了好几把脸之后,鹰矢终于彻底的冷静下来了。

    现在想起来也不免一阵后怕,他真的怕自己一个情绪激动就跟二叔和婶婶坦白了。

    或许这件事情到日后终会有坦白的时候,但至少不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

    鹰矢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却突然看到了园子的未接来电。

    霎时间,鹰矢不由得又蛋疼的起来。

    要不要回拨过去呢?还是就这么装作没看到,不去管它呢?

    在纠结了半晌之后,鹰矢最终还是按下了回拨键。

    毕竟挂了人家一通电话,打回去道个歉也好啊……

    而且,已经挂了她一通电话了,如果再装作不理睬她,那自己星期一回去一定会不得安宁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鹰矢在忐忑的心情之中,拨通了园子的手机。

    “鹰矢,你这个混蛋!之前居然敢挂本小姐的电话!”

    在接通的那一刻,电话的那头顿时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即使鹰矢早有准备的将手机拿到离耳边一米远的地方,却还是挡不住那仿佛能戳穿耳膜的尖锐声波。

    “别生气嘛,下午的时候跟我二叔在公司的会议上见习,不方便听手机!”鹰矢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两声之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始了扯淡,“咳咳,话说回来园子,下午找我什么事啊?”

    “唉,也没什么,只是作业写得太快了,有些无聊,想找个人出去逛街而已……”

    听到鹰矢以公司作为借口,园子顿时也没有了脾气,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毕竟,像他们这种大家族的人,时不时都会被长辈逼迫着去公司里熟悉下业务的,不管他们自己愿不愿意。尤其鹰矢还是羽柴家的独子,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园子倒是丝毫没有怀疑鹰矢这句话语的真实性。

    “奇怪了,找人逛街你怎么会想到打给我?平常不都是小兰陪着你去的么?”

    听到园子的话,鹰矢不由得无语的揉了揉自己的眉毛。亏他还以为园子又有什么目标想要下手,需要他这个僚机出马了,却没想到只是逛街这么无聊的事情……

    “哼,别提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这家伙一大早就和她的新一跑去游乐园甜甜蜜蜜去了!”

    不说还好,一提起小兰,电话那头的声音顿时充满了幽怨,就像是独守空门的怨妇一般。

    “重色轻友你也好意思说别人……”鹰矢不由得捂住了额头,一脸没眼看的表情,“而且人家墨迹这么多年了终于有那么丁点儿进展,咱就厚道点,不要打扰人家的奸情热恋啦!”

    “可是,我也好想去游乐园玩……”比起他们秀恩爱,园子果然更在意的是她没得玩……

    “游乐园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鬼屋啊云霄飞车啊什么的,下次……恩?游乐园?你说他们去了游乐园?”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的鹰矢在说出“云霄飞车”之后猛然惊觉过来,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追问园子,“他们去的是哪个游乐园?什么时候去的!”

    “多……多罗碧加游乐园啊,今天一大早就去了,怎么了?”

    被鹰矢突然拔高的升调吓了一跳,园子不由得结结巴巴的问。

    然而此刻,鹰矢却已经没有回答她的心情了,因为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虽然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印象已经忘了个干净,但是只有一个场景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那是新一在游乐园被组织灌下毒药,变小成为柯南的场景!

    原来……今天就是那个日子么?那个,一切开始的日子?

    镜子里,鹰矢看见自己的脸阴沉的有些可怕,牙关更是紧咬的要把牙齿崩碎一般。

    “鹰矢?怎么了,鹰矢?”

    “抱歉园子,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

    “啊?喂?鹰——”

    这么说完,他毫不犹豫的挂掉了园子的手机,然后瞬间冲出了洗手间,穿过了羽柴家的大厅,抛下了餐桌前错愕的四人,直直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院子里便响起了车子的引擎声。

    “鹰……鹰矢少爷?”“鹰矢,你去哪?”

    这个时候,还在错愕之中的四人也终于回过神来,不由得连忙出声呼叫。

    但是,那辆黑色的宾利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大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怎么了?”羽柴舞子不由得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不知道,看少爷的脸色,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一般……”

    德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若有所思。

    “少爷他……似乎还没有驾照的吧?”绯沙子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这倒是其次,我现在更关心的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行色匆匆的?这是要去哪儿?”羽柴慎二不由得担心的看着鹰矢离去的方向,“阿德,你去打鹰矢的手机试试看!”

    “慎二老爷,我想现在少爷不一定会接……”德叔苦笑着摇了摇头。

    “打打看吧,如果……恩?”

    就在羽柴慎二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怀中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然而,在他看到手机上显示的那串像是无序数字一样的号码,羽柴慎二却忍不住脸色一变。

    “喂?……好的,我知道了……”

    在走远接完电话之后,羽柴慎二带着一连严肃的表情走了回来。

    “舞子,我有急事要先回公司一趟。”

    “公司有急事?需要我一起去么?”

    看着他那严肃的脸色,羽柴舞子不由得担心的说。

    “不用,我一个人过去就好。”

    这么说着,羽柴慎二便让绯沙子取来他的外套,立即准备出门。

    “慎二老爷,需要老朽帮您驾驶么?”德叔不由得不动声色的上前询问。

    “不用了,阿德,你就继续拨打鹰矢的手机吧,他要是回来了,通知我一声。”

    说着这样的话,羽柴慎二朝着羽柴舞子点了点头之后,便转身出了门,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个人。

    “今天晚上怎么了这是……”羽柴舞子不由得疑惑的喃喃自语。

    “吱!”就在这个时候,二楼的房门去突然打开,满脸阴沉的夏帆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小姐,您怎么了?”绯沙子不由得出声询问。

    “他呢?”夏帆环视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身影,甚至连父亲都不见了踪影。

    她刚刚在楼上听到有汽车引擎的声音,便不由得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小姐,鹰矢少爷似乎有什么急事,已经先走掉了……”绯沙子不由得如实的回复。

    “哦,是吗,那就让他走好了……”夏帆淡淡的回了一句,转瞬又用力的带上了房门。

    “小姐!”绯沙子不由得想出声为鹰矢解释一下,但却都被阻隔在了那冰冷的门板后面。

    夏帆走到书桌前坐下,一把将桌面上的作业全部掀落在地。

    她不生气。

    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反正对他的食言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又不是非要他辅导不可!

    又不是没有他的辅导自己就不会做题了!

    非要腆着个脸出现,还死命的粘着自己。

    非要说什么,一整天都会陪着自己,不会再突然离开了……

    然后,又像上次一样,头也不回的离开……

    “啪嗒!”

    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经模糊了夏帆的双眼,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滴落在桌子上。

    “明明……都说了……不会再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