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四十五话、江户川柯南

正文 第四十五话、江户川柯南

 热门推荐:
这是一柄好刀。

    在它出鞘的那一刻鹰矢就知道。

    光是那反着月华的刀芒就让人感觉一阵皮肤生疼,想来,斩首断骨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吧?

    所以,当刀光映眼的那一刻,鹰矢便毫不犹豫的一脚将冈本义男踹飞了出去。同时借助这一脚的力道,瞬间后退了两米,才堪堪躲过了那一记如瞬光一般,斩向他脖子的一刀。

    “哦,能躲过在下的拔刀斩,看来足下亦不是庸手!”

    迅猛无比的一刀斩在了空处,鬼面的武士似乎微微有些惊讶。

    “是你的刀还不够快吧,武士……”

    鹰矢如是的冷笑着,却是微不可查的缩了缩自己的脖子,那一处的汗毛早已根根立起。

    “如此甚好,在下也很久没有遇见能认真交战的对手了。”

    面对鹰矢的挑衅,鬼面的武士却并不着恼,言语之中反而还透出一丝的兴奋的感觉。

    打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双手持握,横在了眼前,摆出了一个特殊的架势。

    看到这种架势,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的绷紧了自己身体。

    这一招对于鹰矢来说其实并不陌生。

    在他进入影武者联盟的这五年里,他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对手,其中便不乏修习日本剑道之人。

    在剑道里,这种架势叫做上段霞构。

    虽然在如今的剑道比赛中很少见,但是这在实战中却是极其实用的一种架势。

    长刀举过头顶,刀尖向下,横于眉眼之前,将上路所有的弱点全部保护了起来。作为后手,能够随时完美的格挡掉对手对于自身头部和上身的攻击,并趁对方失衡的时候,予以反击。

    当然,你若只当这招是个后手技能,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上段霞构的优势在于,随时可以跨步突击,瞬间拉近彼此的距离。

    只要你想要转身逃跑,他便能瞬间挥刀,斩向你的颜面和脖颈。

    所以,这一招事实上也可以算是一种比较无赖的架势,有那么一点逼人出手的意味。

    因为如果你不是全神贯注的和他对视,哪怕只是一刹那的分神,也足够对方将你斩于刀下了!

    更何况,精神紧绷的越久,便越容易露出破绽,所以有时候,比拼的就是双方的耐力了。

    但是鹰矢很明显没有多余时间陪着这个家伙瞎耗,更何况,他如今的身体条件也不允许。

    所以,在看到他摆出上段霞构的时候,他也不动声色的微微侧过了身体,右手在对方看不到的死角里,慢慢的摸到了自己的万能腰带,然后轻轻地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口袋。

    “咔哒!”

    一般人或许根本无法察觉的细微的声音,听在鹰矢和鬼武士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清晰。

    那一刻,鬼武士动了!

    伴随着清脆的踏步声,鬼武士手中的打刀化作一道冷电,从上至下,直直的朝着鹰矢斩来。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从实战上来讲,是最简单,却也最实用,最让人难以招架的一招!

    不过,鹰矢可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他正面交战啊……

    在鬼武士踏步挥刀的前一秒,鹰矢已经先行从万能腰带里掏出了一颗黑色的小球,往地上一摔!

    “砰!”

    伴随着一声脆响,一股黑绿色的刺鼻气体瞬间在房间里爆发了开来。

    浓浓的烟雾瞬间淹没了鹰矢的身形,也同时让鬼武士手中的长刀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来不及收回的长刀再一次斩在了空处,带起了一阵凌厉的刀风,直割得人脸颊生疼,但是,却劈不开这仿佛液体一般浓厚的烟雾。

    那一瞬间的突然变故让鬼武士有些措手不及。

    似乎从未能料到对方会突然使用烟雾弹这种东西,一时没有防备之下,竟是吸入了一小口。等他反应过来要屏息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已经被烟雾呛得本能的呛咳了几下。

    “唰!”

    就在他忍不住咳嗽的瞬间,一道凌厉的劲风猛地穿透了浓郁的烟幕,直直的朝着他的腰腹而来。

    虽然还在呛咳之中,但是那无数次的生死边缘中千锤百炼出来的战斗本能,还是指挥着他的身体,做出了正确的反应。只是身体微微向右一偏,便轻松地躲过了这一记飞爪。

    不过,鹰矢从一开始就不是瞄着他的身体去的。

    “咔哒!”

    被鬼武士闪过的鹰爪直直的钉在了他背后的墙上。

    下一秒,机括转动,一个被缆绳牵拉着的黑色身影穿破了烟幕,贴着地板飞速的滑行而至,狠狠地一脚铲在了鬼武士两只小腿的前侧,那个传说中的弁庆流泪处之上!

    这个地方几乎没有肉,几乎就是皮贴着胫骨,稍微撞到都是能让一个壮汉经不住流泪的。而借助鹰爪钩锁枪的动能,鹰矢这一铲的力道是何其之大!就算鬼武士有着足具的保护,还是被鹰矢这一脚铲的失声痛呼,脚步本能的一个踉跄。

    而就在他被鹰矢铲的不自主的向前扑倒的时候,从他身下划过的鹰矢忽然猛力的一掌排在了他那赤红的铠甲之上,使得他原本就偏移的重心更加的不稳了。

    “锵!”

    鬼武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即使身体处于半空,在失衡状态之中,也能够迅速做出最正确的反应,立马反转手中的长刀,毫不犹豫将它扎入了地面,从而硬生生的稳住了自己身形。

    然而,鹰矢却不会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就在他刚刚落地站稳的同时,却听到自己的足具上突然传来“滴滴”的声音。

    还没有等他来得及低头查看,就感觉自己的胸口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反向气流!

    看起来就像是被一辆看不见的大卡车突然撞到一般,那赤红色的身影瞬间被这巨大的推力给喷飞了出去,直直的砸砸进了后面的墙壁之中,撞出了一个夸张的人形的凹陷。

    顿时,这个烟幕还未消散的房间内又激荡起了浓厚的粉尘。

    “咳咳……汝……竟然……咳咳……”

    烟尘弥漫,让本就还没有来得及缓过来的鬼武士咳嗽的更加厉害了。

    这都没有昏过去了?

    听着鬼武士那略显狰狞的咳嗽声,鹰矢感到有些诧异。

    这种小型的爆发型推进器他也是第一次使用,故而刚刚看到鬼武士狠狠砸进墙里的时候,他自己都不免有些心惊,生怕一个力道过大将他给弄死了。

    不过,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屁事儿没有!如果换成一般人,估计早就全身骨折昏过去了吧!

    是他身上这一身足具救了他么?

    看着卡在墙壁中,动弹不得的鬼武士,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巨大的冲击力连墙壁都被撞裂了,但是他身上的这套赤红色的足具却未见丝毫破损,其防御力和坚硬程度可见一斑,想必跟他手中的那柄刀一样,皆不是凡品。

    不过,就算防御力再高又怎样,说到头来不过就是一个乌龟壳。只有脑残才会傻到跟乌龟壳刚正面的,因为就算坚硬的砍不破,踩不烂,只要将这个乌龟壳翻过来,就能够使乌龟寸步难行。

    就像现在的鬼武士一样,被牢固的卡在墙壁里面,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挣脱不出来了。

    鹰矢只是轻轻地扫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刚刚已经在他身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冈本义男早就趁着这个时机跑的无影无踪了。

    不过,既然说好了要抓鱼,鹰矢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绝对不会让他漏网的。

    “老小子,跑得到挺快嘛!”

    看着PDA上显示的那个飞速移动中的光点,鹰矢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早前扯着他的领子将他提起来的时候,他就顺带将一枚小型追踪器黏在了他衣领的下方。

    这一次,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

    “咔!”

    就在鹰矢从办公室离开后没多久,卡在墙壁里的鬼武士终于强行从墙壁里挣扎了出来。

    “在下,还是头一次受此奇耻大辱呢……”

    他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幽幽的宛如来自地狱一般,透出一股浓浓的死气。

    “米花的黑色骑士……”

    鬼武士不由得握住了插在地上的武士刀,用力拔起,然后横在了自己的眼前。

    映着月光,赤红色的足具像是沐浴着鲜血,整个人看起来宛如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而透过阴森惊悚的鬼面具,他清晰地看到了,倒影在亮银色的刀身上,自己那赤红色的双眸。

    仿佛

    “终于找到了,想斩之物……”这么说着,鬼武士不由得仰头大笑起来。

    笑声既干枯又嘶哑,就像是腐朽的木乃伊发出来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

    “是嘛,因为未完成的药的不可思议的作用,所以使得你的身体变小了……”

    工藤公馆。晚上八点半。阿笠博士正遭遇着他此生中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他从科伦坡餐厅跑回来的路上,在新一家的门口遭遇了一个奇怪的小鬼。

    这个奇怪的小鬼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新一,被奇怪的人灌下了奇怪的药然后奇怪的变小了。

    这种奇怪的事情,连他这个经常发明奇怪的东西的奇怪的发明家都没有见识过。

    而就当他以为这是这个小鬼是乱讲的时候,他却说出了一些只有新一知道的事情,并且在他面前上演了一出标准的工藤新一式演绎法,让他不由得傻在了那里。

    “所以,就是这么回事了。”新一换上小时候的衣服,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真是的,我小学时的衣服居然正好合身……”

    这副模样看起来倒是跟印象中小学时的新一一模一样啊!

    恍惚之间,不由得连带着他也像回到了十几年前一般,阿笠博士不由得有些感慨。

    虽然相当的不可思议,但是看起来,似乎也只能相信他所说的这一切了……

    “所以了博士,你是个天才吧?帮我制作出可以恢复原状的药吧?”

    由于身体缩小了很多,新一如今只能用希冀的目光仰视着这个原来可以俯视的小老头了。

    “这可不能勉强的啊!”阿笠博士连忙摇了摇头,“我又不知道药的成分!”

    这个回答不由得让新一感到一阵失落,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也知道这是一句大实话。

    “那么,只要查明那些家伙的所在之处,把药弄到手就行了!”

    年轻的大侦探不由得握紧了双拳,幼小的双眼里闪烁着燃烧的斗志。

    “这个嘛,或许倒是有些帮助。不过,就算知道成分,想要逆推出反效果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况且,”说到这里,阿笠博士不由得换上了一副凝重的神色,“听好了新一,要是让那群家伙知道你还活着的话,一定还会继续过来杀你的!”

    “所以,这件事情就当做我和你之间的秘密,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么?”

    说到这里,阿笠博士不由得搭住了新一那幼小的肩膀,神色无比的凝重。

    “我当然知——”就在新一想要点头的时候,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了鹰矢的面容。

    对了,今天晚上,在自己吃了那个药,意识模糊的时候,隐约间好像还看到鹰矢了。

    但是,在自己被警察发现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在场……这是为什么?

    而且话说回来,鹰矢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个地方么?难不成他能未卜先知?

    还是说,那期间的印象,只是药物让自己产生的幻觉么?

    这一系列的疑惑涌上了新一的心头,让他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新一?”看着话语戛然而止的新一,阿笠博士先是疑惑了一下,紧接着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难不成?你已经被人发现了么?你变小这件事情?”

    “啊……没,没有,只是在回忆,那群家伙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新一不由得连忙解释道。

    毕竟现在除了他那段模糊不清的记忆外,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显示鹰矢之前在那个地方出现过。就连新一自己都还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之中,暂时还是不要说出来好了,以免引起阿笠博士不必要的惊慌,顶多自己之后再找个时间好好试探一下那小子好了。

    “那就好,我刚刚说的,你听清楚了么?就算是小兰也不行!”阿笠博士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当然知道啊,博士。让他们知晓的话,只会将他们也拖入危险之中。”

    这么说着,新一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新一,你在里面么?”

    就在这个时候,工藤家的大门忽然被人打开,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小……小兰?”阿笠博士和新一大眼瞪小眼,都不由得傻在了那里。

    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啊。说小兰,小兰就到了。

    “不行!快,快躲起来!”

    听到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新一不由得手忙脚乱的躲到了书桌的后面。

    “在家的话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啊……”

    前头新一刚刚藏好,后头小兰就嘴里碎碎念的走进了这个唯一亮灯的书房里面。

    “咦,阿笠博士,你也在啊,你有看到新一么?”

    “啊……啊,新一啊,他……”

    就在那边阿笠博士想方设法搪塞小兰的时候,躲在抽屉下方的柯南忽然发现了一副眼镜。

    【老爸的眼镜啊……嘿,倒是个不错的变装道具!】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将这副眼镜戴了起来。

    但是瞬间,眼前一阵模糊,头晕眼花的感觉让他不自主的一头撞在了桌子上。

    【好痛啊……老爸的近视到底有多少度啊!】

    这么想着,他连忙取下眼镜,扣掉了上面那两片宛如啤酒瓶底般厚厚的镜片。

    “啊,里面是不是有人啊?”

    新一撞在桌子上的那一下不算轻,以至于博士和小兰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小兰更是直接好奇的绕过了满头大汗的博士,直直的走到了桌子的侧面。

    “哇,真是个害羞的孩子诶,你好啊,把头转过来嘛!”

    看着趴坐在地上的小屁孩,小兰不由得笑着搭住了他那瞬间僵硬的幼小肩膀,将他转了过来。

    “这……这孩子?”在看到这张幼小的脸颊的一瞬间,小兰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不会被发现了吧?果然,戴个眼镜就能骗过人什么的,只存在于超人漫画里么?】

    新一此刻的心里真是虚的要死,但是却只能强装镇定,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哇,好可爱哦!”说着这样的话,小兰不由得开心的将他拥在了怀里。

    “诶?”还没反应过来的新一不由得本能的挣扎了两下,但是瞬间就放弃了。

    不为什么,相信是个男人在拥有洗面奶的机会的时候都不会拒绝的……

    “这孩子是谁啊?”小兰不由得好奇的问。

    “哦,他……他啊,他是我一个远方亲戚的孩子。”阿笠博士不由得僵笑着说。

    “诶,是吗?”小兰不由得转过头来,微笑着说,“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我……我叫新……额,不对……”

    差点本能的说出自己名字的新一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恩?”小兰不由得略显疑惑的说。

    “不……不是,我的名字是……”

    【快!快点!有没有什么能够当做参考的东西!名字!名字!】

    急的满头大汗的新一不由得眼珠乱转,四处搜寻着参照物。

    忽然,他猛地瞥见了自己右侧的书架上,摆放着的江户川乱步以及柯南道尔所著的小说。

    那一刻,仿佛一道雷电直直的击中了他一般,福至心灵。

    “我的名字叫做……江户川——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