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四十九话、英雄与警察与检察官(下)

正文 第四十九话、英雄与警察与检察官(下)

 热门推荐:
“原来如此,证物室的大门没有留下任何磁卡开门的记录,里面的摄像头也没有拍到任何可疑的人物,所以当晚值班的人也就认为没有什么异常,直到第二天早上上庭前准备去取证物时,才发现存放着冈本义男犯罪证据的那个DS-6号档案袋已经整个不见了……”

    听完佐藤的叙述,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神色。

    “恩,正是因为如此,警局才把这件事情列为机密事件,开始秘密调查所有可能的内部人员。”

    佐藤不由得点了点头,月光映在她姣好的脸上,将她眉间的忧郁和凝重显露无疑。

    先不管对方是怎么做到的,能够破解掉证物室的电子门,并且不在监控录像里面留下自己的身影,光这些就绝对不是那些不熟悉警局内部系统的外部人员能够做到的事情。

    自家的系统内部居然隐藏着这样的危险分子,视警局内部的监控系统如无物,这怎能不让米花警视厅的高层们吓出一身冷汗?这次只是证物室,下次万一要是枪械库呢?而且,他能够偷溜进证物室盗取档案而不被发现,那么警局内部一些更加机密的档案在他面前是否也是一览无余?

    米花警视厅的高层们既震怒又惶恐,瞬间将这件事情列为头号重视目标,并开始在所有的分系统里展开搜查,隐秘并且慎重的排查起所有可疑的内部人员起来。

    不过鹰矢对于他们的排查倒是并不抱太大的期望。

    第一,人家既然敢这么做,必然已经给自己留好了退路,绝对不会轻易地留下任何痕迹。

    第二,排除法只能算得上是最笨的办法,就先不说那巨大的工作量了,逐一排查绝对需要很长的时间,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证据和线索只会渐渐地消失,让难度越发加大。

    再者,排除毕竟是要人去做的,而人的集中力是有限的,在重复这项枯燥烦闷的工作之后,便很容易产生厌倦情绪。这个时候,就很有可能让做好万全准备的犯人轻易地蒙混过去,成功漏网。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比起排除法,鹰矢更倾向于演绎法的原因,通过细节推理来还原真相。

    “那个监控录像有没有经过暂停或者剪辑替换,比如将之前录好的影像替换进去?”

    鹰矢情不自禁的用手抵住下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问。

    “我们之前也想过这种可能性,但是影像分析专家也分析过了,似乎并没有经过修剪和替换的痕迹。”佐藤不由得摇了摇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既然如此,可以拷贝一份监控资料给我么,我想带回去分析一下,或许能够发现什么。”

    “不行,”然而,出乎鹰矢意料的,佐藤却是直接了断的拒绝了他的要求,“先不说我能不能拿的到那些监控资料,而且这可是警局内部的绝密资料,目前我还是不太放心就这么交给你!”

    “看样子,我得做些事情来赢得你的信任才行呢……”听到佐藤的话,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对了,关于冈本义男的案子,你们有继续跟进么?”

    “很遗憾,虽然我们也很想跟进,但是搜查一课的案件实在太多了,人手不足。而且毕竟之前已经宣布结案,搜查一课也将搜查权交了出去,后续的事情,应该是检察院负责跟进的。”

    一说到这件事情,佐藤也是满满的无奈,同时对那个盗窃证物的混蛋深恶痛绝。

    “原来如此,”鹰矢摸着下巴想了想,“那么,佐藤警官,你有认识的比较可靠的检察官么?”

    “诶?”听到他的话,佐藤不由得楞了一下,认真思索了一般,才缓缓开口,“倒是有一个!”

    “是谁?”

    “就是这次负责冈本义男一案的检察官,九条玲子!”

    “哦,是她啊……”

    鹰矢不由得回想起了那条在电视上看到的,那张充满愤怒和不甘的容颜。

    “你准备怎么做?”佐藤不由得有些好奇的说。

    “当然是去找她谈谈了。”鹰矢不由得笑着说。

    “可是……”

    就在佐藤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传来“咔”的一声,茶水间的门好像被谁打开了,让她不由得本能的转过头去。一丝亮光正顺着门缝轻轻地透进来,然后慢慢的被拉长。

    “咦?怎么这么黑啊,没开灯么?”

    一个惊讶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眼睛似乎是还没完全适应黑暗,还看不清里面的情景。

    “有人来了,你快——”

    听到人声,就在佐藤准备提醒那个黑色的家伙赶紧躲起来的时候,伴随着滴滴两声,就像是突然又来了电一般,伴随着开水机开始工作的嗡鸣,整个房间里的灯在一瞬间再度亮了起来。

    “哇,怎么突然又亮了!”

    房门打开,一个穿着一身蓝色的制服,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杯子的女警官不由得走了进来。

    “咦,佐藤,你也在啊?”在看到佐藤的时候,那个女警官也不由得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

    “由、由美!?”看到眼前的人,佐藤不由得僵在了原地,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了,这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由美不由得好笑的看了看她,随即一愣,然后脸色拉了下来,“喂喂喂,你不会是把我误认成鬼了吧?太过分了啊,我可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

    “不,不是啦,只是……”看到好友那再正常不过的表现,佐藤反而有些疑惑起来了。

    难道他已经躲起来了?这么想着,佐藤不由得转过头来,却不由得瞬间傻眼了。

    留在她眼前的,只有大开的窗户,和随风飘动的窗帘,哪里还有那个家伙的踪影啊!

    “你在找什么啊?哇,不愧是藏了个男人吧!”由美瞬间不由得八卦心大发,眯起了眼睛,笑眯眯的盯着佐藤,“很可疑哦,大晚上的跑到开水房里来还不开灯,不会是跟男人在幽会吧?哈哈,我们警界的女神终于也沦陷了么?讷讷,对方是谁啊,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的身体很明显已经更快一步,冲到了开水房的内部。

    “咦,怎么没人?”看着空空如也的开水房,由美不由得满脸郁闷的鼓起了嘴,甚至不甘心的还探头到窗外看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个男人挂在窗台上。只不过,现实还是让她失望了。

    “你在想些什么呢!”看着古灵精怪的好友,佐藤不由得哭笑不得,“刚才只是开水房突然停电了而已,正当我想去查看开关的时候,你突然推门进来,我被你吓了一跳罢了!”

    “真的?”由美一脸不信的看着她。

    “信不信由你!”

    佐藤不由得没好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然后转身出门。

    “诶?佐藤,我错了嘛,别生气好不好……诶诶,别走啊!等等我啊!”

    看着佐藤的脸色,由美也瞬间给自己倒了杯水,换了个笑脸黏了上去。

    “不过,还真的跟漫画里的英雄们一个德行啊,有够神出鬼没的……”

    在走出开水房的瞬间,佐藤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那大开的窗户,轻声的嘀咕了一声。

    “哈秋!”蹲在外面电线杆顶上的鹰矢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差点一个重心不稳摔下去。

    “少爷,米花的气候跟时节一样瞬息万变,一会儿冬天一会儿夏天,您可注意点不要感冒了啊!”

    “五年不见,米花已经变成了一个这么玄幻的地方了么?总感觉今年会特别漫长啊……”重新在电线杆上站稳,鹰矢不由得感慨着说,“不说这个了,德叔,帮我查查九条玲子检察官的资料。”

    “哦,就是那个干练的美人检察官吧!”德叔不由哦了一声,然后在另一个屏幕上开始了搜索。

    “德叔你认识么?而且我怎么感觉你关注的重点好像有些不对啊?”

    “大名鼎鼎的法律界的麦丹娜,老朽怎会不认识,电视上经常有她的报道。而且少爷,作为一名优秀且尽职的管家,老朽的关注重点像来都是围绕着少爷您的,不是么?”

    “额……”虽然总感觉像是在诡辩,但是鹰矢偏偏却无法反驳。

    “那么,少爷,您准备怎么做呢?”德叔不由得好奇的问。

    “就像我刚刚说的那般,找她谈谈,恩,心平气和的。”

    鹰矢用鹰爪勾住面前那栋高层建筑的窗沿,将自己拉了上去。

    “容老朽多嘴少爷,就这两天的新闻上看来,这位九条检察官现在的心情应该不怎么好啊!”

    “哄女人开心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送给她一件她们喜欢的礼物,保证连更年期都能治好!”

    鹰矢一边在楼顶上穿梭着,一边笑着说。

    “老朽可不觉得那样英气干练的女检察官会这么容易被礼物所打动啊……”

    “那就得看她喜欢什么了……”

    鹰矢跑到一栋楼顶上,然后低下头来,看着停在小巷子里的摩托车,嘴角微微上扬。

    ========================================================================

    晚上十点半。米花检察院。地下停车场。

    或许是因为年久失修,地下车库的灯光有些昏暗,有些灯管还一闪一闪的,仿佛随时就要熄灭一般。而九条玲子此刻的心情,便宛如这些微弱的光芒,仿佛随时要被阴郁给吞没。

    一切的源头,来自于昨天下午的那场审理。

    对于九条玲子来说,那本应该是一场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审理了。

    走私枪械,组织领导暴力团伙,还有绑架、勒索、威胁他人等一系列的罪名,因为证据充足而清清楚楚,丝毫没有能让律师钻空子的余地。就算有,九条玲子也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将对方击败!

    是的,这本该是一场没有异议的走过场般的审理。

    等待那个胖子的,只会是有罪判决,跟至少十几二十年的牢狱生活!

    但是,就在上庭之前的一小时,前去拿取证物的法警才匆匆忙忙跑过来跟她说,证据不见了!

    这对于当时的她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好好地放在警局证物室里的证据居然会消失?这在一般来说是绝对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然而此刻开庭时间已经不足一小时,尽管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补救,去准备一些还剩下的证据,但是那些东西对于冈本义男来说根本不痛不痒,无法伤其根本。

    更何况,对面的律师很看起来早就应该知道证据会消失这件事情,所以做的准备也是无比的充分,竟是将九条玲子提出的所有的质疑和要求延长审理重新调查的言论都反驳了回去!

    最后,基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裁判长也只能无奈的宣布冈本义男无罪,当庭释放。

    这一声判决的锤声,对于九条玲子来说,无疑是噩梦的钟声。

    作为一名骄傲的检察官,她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是,她绝对不能原谅自己以这样屈辱的方式败给对方!从而眼睁睁的让一个这么危险且恶劣的罪犯在自己的眼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这两天对于她来说,也无异于是人生最黑暗的两天。

    比起多年前自己检察官生涯里那不败的记录被妃英理终结的时候,还要难熬。

    所以,昨天她彻夜未眠,调查着所有可能遗留的或者被忽视的证据,今天更是向警视厅发出了申请,调了三名便衣干警,去监视并调查冈本义男,在搜集更多证据的同时,也防止他趁机逃跑。

    不过,对方的准备实在做得太干净,明面上实在没有什么决定性的证据留下来。而且,今天她派出去的三位干警,随后也都被人发现晕倒在各个地方,像是被什么人打昏了。而当他们苏醒之后,看他们那一脸茫然的模样,九条玲子也知道估计问不出什么来了。

    “该死的!”九条玲子不由得狠狠地一拳锤在了自己的那辆红色跑车的窗户上。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家伙跑掉么?要是他跑到海外去,那她可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九条玲子不由得咬紧了自己的下唇,满脸的不甘心。

    “看来我们的麦当娜今天心情不太好啊……”

    就在她叹了口气,想要伸手打开车门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传入了她的耳朵。

    “谁!”九条玲子不由得瞬间绷紧了身子,然后眯起眼睛环视了一圈,“出来!少装神弄鬼的!”

    就在九条玲子说完的下一秒,她额头上的灯光突然一暗,瞬间夺走了九条玲子的视力。等到下一秒灯光重新亮起,视线恢复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衣,戴着眼罩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

    “晚上好啊,九条玲子检察官!”一身黑色的男人不由得如是的说。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黑色骑士啊!”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九条玲子握着车门把手的手不由得微微紧了紧,但是脸上却不由得泛起了一丝饶有兴趣的笑意,“身为风头正劲的通缉犯,却敢只身来到检察院,你难道一点都不怕么?”

    “这句话我应该反问给你才对,”鹰矢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既然知道我是最近风头正劲的通缉犯,九条检察官还能如此淡然的跟我搭话,难道不怕我做出一些伤害你的事情么?”

    “检察官是绝对不会害怕一名犯人的,哪怕他穷凶极恶,否则,一开始我就不会当这个检察官!”面对鹰矢的调笑,九条玲子不由得下颌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高傲的笑容,“况且,如果你真的如人们认为的一般,是米花市的英雄,那么我便不用感到害怕。如果相反,那我害怕也没用。”

    这个女人,果然有点意思啊。看着她脸上那伪装不出来的骄傲,鹰矢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确实对她身为检察官的身份感到无比的自豪啊……

    “真是不错的回答,九条检察官,想必你小时候政治品德课的成绩应该不错吧?”鹰矢不由得笑着说,“真应该请你去给那个冈本义男好好上上政治品德的课程,说不定还能让他痛改前非呢!”

    “怎么,你是来嘲笑我的么?”听到“冈本义男”这个名字,九条玲子那张原本还带着笑容的脸不由得瞬间阴沉了下来,不由得冷哼一声,“如果是,那么祝贺你,你的目的达到了!”

    “不不不,不要误会,请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丝毫的想要嘲笑你的意思。”

    然而看着九条玲子那瞬间变黑的脸色,鹰矢脸上的笑意却是有增无减。

    “我是真的很想让你替我教教那个该死的胖子,好好做人的意义!

    “你……”

    即使脾气再好的人,被鹰矢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估计也该火山爆发了。

    然而,正当九条玲子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鹰矢忽然拿出了一个黑色播放器,按下了按钮。

    “我的老板,是冈本财团的冈本义男……”

    “咦,这……这不是?”在听到播放器里传来的声音,九条玲子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应该庆幸,我有备份。”鹰矢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

    “真的是备份?”听到鹰矢的话,九条玲子不由得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毕竟,证物又不像其他的,没有人会特意去备份的。

    “谁知道呢,随你怎么想好了,说不定是我伪造出来的也说不定!”

    觉察到了九条的担心,鹰矢不由得轻笑着说。

    听到鹰矢的话,九条玲子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死死的盯着鹰矢手中的那个播放器。

    要说对那个证据不动心,那绝对是假的。她此刻真的太想要这个决定性的证据了,她真的太想要一雪前耻,并且将那个混球重新抓回来,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如果那个证据真的是伪造出来的话,那无论她此刻多么想要挽回尊严,也绝对不会去用的。

    “抱歉,如果你只是来寻我开心的,那么你已经到达了目的,可以离开了!”

    这么说着,九条玲子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不再犹豫,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车门。

    先不说知法犯法,光从主观意识上而言,身为检察官,九条玲子也有着绝对不能舍弃的骄傲!

    然而,就在她拉开车门的那一刻,一个黑色的东西朝着她丢了过来,让她本能的抓在了手里。

    “放心吧,这真的是备份!”就在九条玲子愣神的时候,鹰矢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刚刚,看着九条玲子的脸色慢慢从纠结转为坚定,鹰矢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真心的笑容。

    跟之前面对佐藤时一样,鹰矢也在试探着九条,期待着她的反应。

    最终的结果,她也没有让鹰矢失望,的确就像资料上说的,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检察官。

    “真的?”九条的脸色虽然古井不波,但是那略微颤抖的语气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不信的话,去找你们的鉴证人员来鉴别一下就知道了。”鹰矢笑着说。

    事实上,那个录音带确实只有一份,他那天晚上便转交给佐藤了,并没有备份过。这个所谓的备份,不过是从他和德叔的通讯录音之中截取出来的一部分,再重新转录起来的。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个伪造的证物,但是就目前米花警局的分析仪器,还是绝对没有办法分析出来的。

    “为什么要帮我?”九条玲子深深的看了看手中的播放器,语气也慢慢的柔和了下来。

    事实上,她刚刚心里也一直有着这样的期待,期待他手中的东西是真的。

    因为她觉得大名鼎鼎的黑色骑士不可能专程跑到这里来等着自己,只是为了羞辱自己一顿。他肯定有他的理由,而她便一直期待着,这便是他的理由!

    而现实,也终于没有再让她失望。

    “与其说是在帮你,倒不如说是在帮自己。反正,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让这个城市能够少一些罪恶,多一些安宁。”

    鹰矢不由得微微地低下了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算我问了一个傻问题,”九条玲子也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无论如何,谢谢。”

    “只要别再弄丢了就行,”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然后伸手指了指那个播放器,“这个东西,再加上你掌握的证据,应该足以将他定罪了吧?”

    “直接定罪恐怕不行,但是,我想我可以用这个撬开他的嘴!”不过话刚说完,九条玲子的脸上便涌起了一股焦虑,“但是,现在拿到这个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因为,今天我派出去监视他的人全部被人放倒了,我想他肯定多多少少已经觉察到了我的意图!如果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开米花,甚至离开日本的话,那就……”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那个胖子这么安逸的离开米花的,”说到这里,鹰矢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如果我能够做到将他交给你的话,你能跟我保证,能够撬开他的嘴么?”

    “我都能让他跳舞呢,你信不信?”回答鹰矢的,是绝对的自信且骄傲的声音。

    “那样就好,记住你说的话。”

    这么说着,鹰矢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与此同时,就像安排好了一般,灯光再度一暗,随即又恢复过来。

    而等九条玲子再度恢复视力的时候,早已不见了眼前那个黑色的身影。

    “真是个爱耍酷的家伙……”

    看着以这般神奇的方式消失的鹰矢,九条玲子不由得情不自禁的苦笑着摇了摇头。

    “恩,这是什么?”

    当九条玲子将播放器收入怀中,坐在驾驶位上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挡风玻璃下放着一枚黑色的铁片,铁片下面,还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这就是,那个飞镖么?”

    九条玲子不由得好奇的拿起了那枚铁片,仔细看去,果然就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一般。

    将那枚飞镖放下,九条玲子又好奇的打开了压在下面的那张小纸条,上面工整的书写着两行字。

    “美丽的女士,初次见面,请容许在下冒昧的送上一份真挚的见面礼。”

    “就放在您的后备箱里,请务必立即打开查收,相信您一定会喜欢的!”

    呵,想不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凶恶暴徒,也会有这么绅士的时候啊?

    九条玲子不由得抱着一种玩味的态度,下车打开了自己后备箱的盖子。

    随即,她便愣在了那里。

    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胖子,正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塞在她的后备箱里,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她。

    “果然是一份真挚的礼物啊……”

    九条玲子微微眯起了眼睛,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很好看的弧度。

    “真是个……有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