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话、整备

正文 第五十话、整备

 热门推荐:
“阿~呵~”

    伸了个懒腰,小小的身子推开了门,然后搬了张凳子,垫高站到了镜子的前面。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和稚嫩到宛如幼儿般无比白皙的皮肤。

    然而,这让无数少女无比羡慕嫉妒的紧致皮肤却并没有让他的主人感到些许的骄傲,反而让他郁闷的要死,恨不得拿把剪刀来将眼前的这张脸划成稀烂,消散成云烟。

    是啊,他是多么的希望,一觉醒来,发现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啊!

    柯南看着镜中的自己足足十秒钟后,才像是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脸一般,无奈的开始刷起牙来。

    是的,今天是他作为江户川柯南,醒来的第一天。

    为此,他还特地的在被铺里赖了十几分钟,希望等自己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就会回到自己的家里,回到那张熟悉的大床上,回到那具熟悉的高中二年级的少年躯体之中。

    直到小兰过来叫他起床,他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从美好的梦境之中醒来。

    人生啊人生……

    柯南宛如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一般,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才半死不活的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啊,柯南,早餐快要做好了,你到楼下去叫爸爸上来吃早餐吧!”

    刚出房门,那个厨房中正在忙碌的身影不由得回过头来,朝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一刻,柯南不由得有些恍惚。

    似乎,在无数个夜晚安睡的梦境之中,也曾出现过类似的场景。

    自己坐在餐桌前,对最近报纸上的新闻不停地吐槽。

    而她,只是面带微笑的为自己做着早餐。

    只不过,梦中的两人,似乎都要更加成熟一些。

    至少,自己绝对不是这副稚嫩的模样……

    只是一瞬间的时间,柯南便再度从梦境回到了现实,朝着小兰回应了一句之后,转身下楼。

    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快些找到那些黑衣人的线索,将他们连根拔起!然后拿到那个药,让阿笠博士帮自己做出解药来,重新恢复自己工藤新一的身份!

    在看过了那个梦中的背影之后,柯南不由得在心底暗暗发誓。

    不过首先,他必须要用江户川柯南的身份,好好地生活下去。

    “毛利叔叔,小兰姐姐叫我下来叫你吃早饭了!”

    柯南推开了二楼侦探社办公室的大门,朝着靠在办公桌前的座椅上看电视的毛利说。

    “哦,是你小子啊,你自己先去吃吧,我看完这一集再上去!”

    然而毛利只是敷衍的朝着柯南挥了挥手,径自的打开了一罐啤酒,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大清早的就喝啤酒啊……】

    柯南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然后踮起脚尖看了那边的电视一眼,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

    【原来是洋子小姐主演的晨间剧啊……怪不得叔叔会这么早爬起来看!】

    是的,除了冲野洋子之外,这年头也没有哪个明星能够如此吸引大侦探毛利小五郎的注意力了。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真爱粉吧?

    “啊!爸爸,你怎么一大早就在喝酒了!”

    这个时候,或许是担心柯南叫不动毛利,穿着围裙的小兰从门外走了进来。

    然而一进门,她就看见毛利举着一罐啤酒豪饮的样子,不由得没好气的走到他面前,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酒。

    “诶,小兰,今天是星期天啊,你就让我痛痛快快的喝一次好不好!”

    “不行!就是你每次都是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客人才会不上门,妈妈也才会离开你!”

    “怎么什么事情都会扯上她啊……那我就喝一罐,把手中这一罐喝喝完,好不好?”

    而估摸着他们至少还得再争辩上好几分钟,百无聊赖的柯南不由得摇了摇头,径自的抓过了被毛利随手扔在桌子上的报纸,然后坐到了沙发上,开始有一行没一行的浏览起来。

    “恩?”就在这个时候,柯南忽然瞥到了版面上那醒目的一行字。

    “检察院表示找到了新的证据?要求将已结案的冈本义男一案翻案再查?”

    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柯南不由得情不自禁的轻呼出声。

    检察院什么时候这么有效率了?前天才让冈本义男无罪释放的,今天一大早就又找回证据了?

    又或者,是那个家伙,又做了些什么么?

    柯南的脑海里不由得再度浮现出了昨天晚上那个带着冈本义男飞速狂飙的身影。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这个家伙干得漂亮。尽管柯南对于他如此暴力的手法依然不赞同,但是无论如何,这次他总算是抓住了犯人,没有再让他从自己的眼前溜走。

    想到这里,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无论他是不是鹰矢,柯南都绝对不想输给这个家伙。

    以他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的名号发誓,下一次,他绝对会亲手逮捕犯人!当然,还有他!

    就在柯南因为这条新闻而燃烧起斗志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人,在同一时间,看到了这条新闻。

    “佐藤君,这个冈本义男,就是DS-6号事件的犯人吧?”

    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目暮十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脸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那份报纸。

    “恩,就是DS-6号案件,那个证据在我们警局消失的案件。”

    佐藤也早早的看到了这条新闻报道,带着一脸说不上什么意味的神色,走到了目暮警官的面前。

    “不管怎么说,虽然那个偷盗证据的犯人还没找到,但是检察院这次还是帮了咱们一把啊!”

    目暮如是说着,然后轻叹了口气,将报纸放下,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他此刻的心情还真是说不上来,既有些高兴,又有些懊恼。

    他们和检察院虽然互为兄弟单位,但是彼此之间也存在着微妙的相互比拼的状态。

    这一次,证据是在他们警察局里丢掉的,警局不仅把自己坑了进去,还顺带坑了检察院一把,可谓丢脸丢到家了。为此,这两天小田切部长见到检察署长的时候总是抬不起头来,导致他原本就阴沉严肃的脸看起来更加的可怕了,一回到警局里就是一通大发雷霆的……

    不过好歹,总算是没有再让冈本义男跑掉,这也是唯一值得安慰的事情了。

    而旁边的佐藤虽然也跟目暮一样带着一脸复杂的神色,不过其包含的意味却是大不相同。

    除了遗憾和不甘之外,佐藤更多的是欣喜,激动,欣慰,还有舒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没有背叛自己的信任,也没有辜负自己的期待,果然就像她曾经预想的那样。

    是的,跟没有了解内情的目暮不同,经历过昨天晚上的那一幕,佐藤几乎可以肯定,检察院之所以能够有底气今天一大早就向法院申请翻案,肯定是因为昨天晚上从他那里拿到了什么。

    毕竟,如果昨天检察院自己就有搜查到什么决定性的证物的话,绝对不可能直到今天才拿出来。因为这个案子不仅是对于警局是个耻辱,对于他们检察院来说,也是个莫大的耻辱。所以,他们才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翻案,想要为自己正名。

    不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能让那个心高气傲的麦当娜小姐接受他的帮助呢?

    而且,他回应了自己的信任和期待,那么相应的,自己是不是也该回报他的信任和期待呢?

    佐藤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那被她放在大衣内兜里的,那枚老鹰形状的飞镖。

    感受着那冰冷而锋利的触感,她的眼神也不由得慢慢的坚定和锐利了起来。

    ========================================================================

    “看起来这次那位冈本义男先生应该是出不来了……”

    鹰巢里,德叔一边在餐车上帮鹰矢准备早餐,一边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新闻,如是的说。

    “他这次要是还能够出来,那我下次就不会再把他送到警察局,而是直接把他送去医院!”

    听到德叔的话,一旁正戴着护目镜,在工作台上忙碌着的鹰矢头也不回的冷笑着说。

    “送进医院他不是更容易出来么?”

    德叔好奇的将餐盘的盖子掀开,将里面的三明治切成了四个小份。

    “容易?德叔,你说要是全身的骨头都断了,他拿什么跑呢?”

    鹰矢用电焊枪在一旁的金属块上划了一下,然后细细的点在他面前的物件上。

    “您还真是仁慈啊,少爷!”

    听到鹰矢的狠话,德叔不由得摇了摇头,替鹰矢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

    “是啊,我一向这么的温柔的。最狠,也不过仅仅只是打断他们的骨头而已。”

    鹰矢吹了吹电焊枪口冒出的烟,然后将其插回了一旁的收纳壳之中。

    “骨头断了可以再接,但是人生毁了,命没了,可就再也没有办法从头再来了!”

    转过头,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那条新闻,他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说实话,我觉得还是太轻易放过他们了。真想把他们对别人所做的一切,都百倍千倍的还给他们!让他们也好好尝尝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然后结果他们的狗命!”

    然而,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狰狞的神色却忽然一松,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但是……我不能……”

    “即使我能够杀死他们,我也不过就是另一个跟他们一样的罪犯,一样不能够改变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鹰矢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我很高兴您还记得当年您离开前老朽和您说的话,”听到影视的话,德叔的嘴角也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不过已经到了用餐时间了,少爷,您还是先吃了早饭再继续忙碌吧。”

    “恩,正好我也饿了。”鹰矢将手套和护目镜摘掉,就准备伸手去抓那几块三明治。

    但是,却有人先他一步,在他触碰到三明治之前,轻轻地排开了他的手。

    “少爷,您的用餐礼仪呢?老朽可不记得有这么教过你!”德叔没好气的说,“先去洗个手!”

    “这么麻烦干嘛……反正吃了也不会生病……”

    嘴上这么嘟囔着,但是鹰矢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洗手了。

    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他,这个曾经在英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小老头对于礼仪总有种异常的执着,如果他不去洗手的话,这顿早餐估计他是真的没得吃了。

    “不过恕老朽眼拙,少爷,您这两根难以名状的棒状之物究竟是什么?”

    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走到鹰矢刚刚在忙碌的工作台前,看着被支架固定起来的两根短棍。

    “哦,因为昨天晚上碰上的那个叫做鬼武士的家伙,让我有了那么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鹰矢一边用餐叉插起一块三明治毫无形象的吃着,一边如是的说。

    “凭心而论,以我如今锁骨骨折还未痊愈的状态下,正面对上那个家伙还真讨不到什么好处。”

    “除非我能找个合适的地形,那样子我倒是能够出其不意的阴死他。但是,很显然不是次次都能够找到那样的地形,我也不能次次保证自己都在巅峰状态,或者只面对他一个敌人。”

    “再者,他的那柄打刀和那套足具都绝对不是凡品,而相比之下,我的强化服就有点不够看了。虽然能够防弹,但是并不防切割,尤其是对上那种刀,大概就跟纸糊的没啥区别。”

    “所以,在一下子没有找到能够代替强化纤维的制服升级材料之前,我只能先做个趁手的武器出来。这样,我在面对那些拿着武器的敌人的时候,即使受了伤,也能多一份底气。”

    说话的期间,鹰矢已经三下两除五的把三明治和牛奶消灭了个干净。

    “原来如此,可是为啥老朽看着你这两根棍子的前头似乎饶了很多的线圈?”

    “哦,因为我觉得光是两根棍子的话实用性不会太大,所以在前端装上了放电的装置。”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将拿起了一根电击棍,稍稍在手中转了一圈,然后按下了电击器的开关。

    “相信下次再碰到那个家伙的话,应该能够他爽一壶的!”

    “可是恕老朽眼拙,老朽并没有看到这棍子有哪里放电了啊?”

    德叔好奇的伸出手来,摸了摸那那根棍子的前端。

    “恩?奇怪了,刚刚明明应该已经把线路焊接好了的,怎么会没电啊啊啊啊啊啊————”

    “哦,不好意思少爷,老朽忘了自己是带着手套的了。”

    ========================================================

    即将到来的国家检查,把单位的人都逼疯了,要补两年来的台账,我也快忙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