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一话、所谓朋友

正文 第五十一话、所谓朋友

 热门推荐:
星沉月落,时间的齿轮又转过了一圈。

    当温暖的阳光再次闪烁了新叶上的露珠时,帝丹高中又迎来了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早晨。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早晨,2年B班的某个家伙却偏偏格格不入,死气沉沉的趴在桌子上。

    “你……还好吧,羽柴君?发生什么事了么?”

    看着像是完全失去了颜色,整个人都化作一片灰白的同桌,武居直子不由得有些担心的说。

    要知道,虽然他上课基本睡觉,但是平日里还是很活跃跳脱的一个人。武居直子一直觉得他是那种很乐天,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的人,可哪里见过他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啊?

    “被……嫌……弃……了……”

    僵硬的躯体宛如锈住的机械,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发出了这么几个充满腐朽气息的字眼。

    “啊?”

    似乎是没听清,又似乎是不敢确定,武居直子眨了眨眼睛,十分可爱的“啊”了一声。

    霎时间,班级里所有的雄性牲口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锁定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一个个饱含着别样的情愫外加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再一次硬生生的烫红了武居直子的脸。

    不过,下一秒,视线的焦点便从她的身上转移开了。

    “我被妹妹嫌弃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武居直子有些局促不安的时候,她的身边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

    是的,就是她的同桌,那个号称有良心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为了不让可爱的同桌遭受视X,毅然决然的再一次英雄救美,将众人视线的暴风眼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瞬间,那些原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都变成了鄙视,毫不掩饰的,浓浓的鄙视。

    恩,羽柴同学为了搞个大新闻也是蛮拼的……

    “被……被妹妹……嫌弃了?”

    听到鹰矢那夸张至极的哀嚎声,武居直子不由得被吓了一大跳,对这个情况更加的无法理解了。

    “是啊……”

    直子不问还好,一问之下,鹰矢真的是一股委屈涌上心头,眼泪鼻涕涮然而下啊。

    就是因为前天晚上,死神小学生诞生的消息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一下子占据了他脑海所有的地方,以至于他热血上脑,瞬间把自己和妹妹的约定抛在了脑后,毫不犹豫的就冲了出去!

    然后,他就被妹妹给嫌弃了……

    如果说五年前他头也不回的离去,现在的夏帆已经多多少少能够理解了的话,那么这一次明显就是属于“知法犯法”的范畴了。毕竟你下午才说完,晚上就违约,这简直是把自己的脸扇的啪啪响,情节比上一次要恶劣的多!所以,回应他的,也是夏帆比之前更加恶劣的态度。

    这一次,提着甜点满脸堆笑的想要再次去讨好妹妹的鹰矢,连夏帆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轰了出来。

    留给他的,只有荡气回肠的一个大字——滚!

    虽然声音轻灵又动听,但是听在鹰矢的耳中却宛如咔嚓一个雷劈了下来,灵魂也被震的烟消云散,以至于之后他连自己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更加没有注意到,刚刚一声娇叱的主人其实正躲在二楼窗户的窗帘后面,看着缓慢离去的他,狠狠的跺着脚。

    说实话,夏帆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也猜测过,鹰矢匆匆忙忙的离去说不定是真的有什么急事。毕竟,能够让一向吊儿郎当的他二话不说开车就走的,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所以,其实夏帆气得并不是鹰矢的离去,而是鹰矢那把约定当做是随口说说一般的态度!这压根儿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嘛!说实在的,你哪怕喊一声也好啊!可是你却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像五年前一样,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再一次就这么丢下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一瞬间,经过五年的时间,原本已经被她淡忘的情绪,再一次涌上了她的心头。

    那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的感觉,那种无力,那种惶恐,还有那种完全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的那种不安,那种孤独,不停地汹涌上来,将她吞没,让她窒息……

    那一晚,夏帆窝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烈的情绪波动了。

    而且更加让她火大的是,今天她明明已经收敛怒气,想叫绯沙子代为传话,自己站在二楼偷听,想要给他个机会好好解释一下的。但是这货却支支吾吾的解释不出所以然来,言语之间还左顾右盼的一副明显不想说实话的样子,气得夏帆当即就爆发了,大喊了一声滚。

    不过,喊完之后,夏帆其实就有点后悔了,尤其是看着鹰矢带着失魂落魄的样子离开的时候。

    但是,她又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将他留下,只能气闷的跺跺脚,重新拉上了窗帘。

    当然,这一切,鹰矢都并不知情,因为这货还处于摄魂的DEBUFF中无法自拔。

    不过话说回来,凭鹰矢这么多年来说谎的经验,其实随便编个谎话就能将夏帆糊弄过去,而且他也知道夏帆一定会相信他。但是,他却不想这么做。

    从回来开始,他就无时无刻不在说谎。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想连家人也继续欺骗。

    所以,他便只能乖乖的接受妹妹的嫌弃,同时在心里对黑衣组织的憎恨也更深了一分。

    妈的要不是你们,老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妹妹嫌弃呢!还有那该死的死神小学生!要不是你们俩,老子压根儿就不会多出那么多破事儿来啊!恨屋及乌的鹰矢不由得咬牙切齿的想着。

    “哈秋!”如今正坐在帝丹小学里装嫩的柯南小朋友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嫌弃都已经被嫌弃了,现在只能等待着夏帆气消了,再去道歉好了。

    “唉……”想到这里,鹰矢再一次无奈的低下了头,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真羡慕你呢……羽柴君……”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却忽然传来了武居直子的声音。

    “哈?”鹰矢不由得转过头去瞪大了眼睛,“我都被嫌弃了,你还羡慕?哪里值得羡慕了?”

    “会嫌弃,至少说明你的妹妹很在意你啊!你们兄妹俩的感情这么好,难道不值得羡慕么?”

    看着鹰矢瞪着双眼,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样,武居直子忍不住轻笑出声。只是那笑容之中,除了戏谑和羡慕之外,更多的则是伤感,和落寞,就像她眉间的忧郁一样,浓的化不开。

    “武居你呢?你家里也有兄弟姐妹么?”

    趴在桌子上的鹰矢静静的看了这个躲在光辉里的女孩许久,才有些好奇的问。

    “我也很想像羽柴君一样,有一个这么要好的兄弟姐妹呢,不过遗憾的是,我是独生女。”

    然而,武居直子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那笑容实在柔弱的让人心疼。

    “抱歉……”情不自禁的,这两个字便脱口而出。

    每个人都有自己那不想被别人触及的痛处,比如鹰矢的父母,又比如武居直子的家庭。

    虽然鹰矢并不了解武居舞子的家庭情况,但是如今也多少也能猜得出来。如果是幸福美满的家庭,如今她的脸上,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表情。兴许,她那忧郁女神的气质,也多半来自于此。

    “羽柴君为什么要道歉呢?”武居直子先是疑惑的歪了歪头,看着鹰矢那有些不忍的神色,随即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然后笑着说,“虽然说我并没有兄弟姐妹,但是我父亲的秘书也一直将我当成亲妹妹来照顾呢,我也并不像你想的那般孤单啊……“

    “不孤单就好,”看到武居直子那发自内心的笑容,鹰矢也不由得轻轻地舒了口气,“不过说实在的,还是因为你在学校里表现的太过忧郁了,其实相聚既是一种缘分,我们2年B班的大家都可以成为你的朋友,成为与你患难与共的兄弟姐妹啊!”

    “其实这也是我羡慕你的另一点呢……羽柴君永远都是这么阳光,很容易就能够跟身边的人打成一片,而我……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人愿意与我做朋友的……”

    然而面对鹰矢的建议,武居直子却再一次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进入帝丹高中已经一年了,她却依然没有办法融入到这个集体里去。她身上的这种由于长年累月而形成的忧郁气息会让人不自觉的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就连那些虎视眈眈的男生们,也都统一的抱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想法。如果不是恰巧鹰矢这个心理年龄已经是大叔的家伙恰巧的被分到了她的旁边,估计这个女孩估计还找不到一个可以搭话的人,实在是太悲哀了。

    “武居,正是因为你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只会让你看起来更加的生人勿进。”听到她的话,鹰矢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想要交到朋友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本小说,一部电视剧,甚至是一道习题,只要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就能够找到抱着同样想法的朋友。”

    “真的……有那么简单么?”武居直子喃喃自语般的叹息着。

    “就是这么简单,不过因为这本身就是双方的事情,所以你也要主动地踏出那一步才行。否则的话,对方也会因为心意得不到回应而忐忑,而选择却步。就比如说,”这么说着,鹰矢忽然直起身子,紧紧地注视着她的双眼,笑着朝她伸出了手,”武居,你愿意和我做朋友么?”

    “啊……啊?那,那个……我……那个……”

    看到鹰矢那忽然变得无比正经的眼神,武居直子忽然也感觉自己莫名的紧张了起来。本就极薄的脸皮瞬间涨的通红,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连讲话都变得有些磕磕绊绊起来。

    但是,鹰矢却依然伸着手,保持着那副笑容,眼神之中带着丝丝的鼓励看着她。

    过了许久,也不知道是多久,反正在围观的那群雄性牲口们都快把眼睛瞪爆的时候,武居直子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了自己的颤抖的双拳,表情肃穆的宛如一个正要上战场的女战士一般。

    【千万不要答应啊!千万不要答应他!】

    【扇他!用力!狠狠地一个耳光!】

    【对啊!扇他!扇他哔——的!抄起铅笔盒砸他脸上!】

    那一瞬间,鹰矢忽然感觉背后阵阵发冷,似乎有什么恶毒的诅咒传入了他的耳中。

    与此同时,眼前的武居直子像是终于做完了心理斗争一般,轻声的舒了口气。

    “我……我愿意!”

    虽然缓慢并且颤颤巍巍,但是那只纤细手终究是握住了那只宽厚的手。

    这,就是她的回答!

    “小……小女子不才,以后,请……请多多指教,羽柴君!”

    武居直子害羞的不敢去看鹰矢的脸,低着头,满脸通红的说。

    “哦……请、请多指教……”

    看到武居直子这反应鹰矢也是懵逼了,怎么搞的好像求婚一样啊?

    殊不知这个时候,后面那群雄性牲口已经嫉妒的连桌角都啃下来了!那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恨不得立刻扑上来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不过鹰矢是不会在意他们的想法的,毕竟前世那些高富帅们泡走他心目中的女神的时候,也从没有理会过他这个臭**丝的想法不是?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嘛!

    “咳咳,武居啊,既然我们是朋友了,也就别叫的那么生分了,你说是么?”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之后,鹰矢终于开始耐不住本性,一步一步露出了自己的险恶用心,“那么我就直接叫你直子了,你也直接叫我鹰矢就行了。”

    “诶?不……不不行啦!我怎么能直接叫羽柴君……”

    “难道你觉得我不够资格做你的朋友么?”

    “不……不是的,羽柴君肯愿意与我做朋友,我很开心……只是,只是……”

    面对鹰矢的步步紧逼,武居直子显得有些惊慌失措,本能的想要后退。但是,她的小手却被鹰矢紧紧地握在手中,死活抽不出来,急的都快哭了。

    “既然如此,作为朋友,称呼亲昵一点也无妨啊。直子,你总是羽柴君羽柴君的叫,乍听之下,我还以为是哪个陌生人叫我呢,也让我感觉很生分啊!”

    鹰矢一边厚着脸皮揉捏着人家的小手,一边又义正言辞的说着。

    “真……真的么?”

    单纯的武居直子只得咬牙忍受着手上传来的异样的酥麻感,纯真的反问着。

    “当然了,你听,我叫你直子,和叫你武居同学,你觉得哪个比较亲切?”

    看着似乎有些意动的直子,鹰矢顿时摆出一副要对天发誓的虔诚模样。

    “那……那好吧……请,请恕我冒昧了……”似乎是花了很大的决心和勇气一般,武居直子才终于张开了口,“鹰……鹰矢……君……”

    那含羞带怯的声音差点将鹰矢酥的骨头都没了。

    “咔嚓!咔嚓!”

    数声清脆的声音在鹰矢的背后响起,不用看,就知道又有不少人掰断了自己的笔。

    “那个……那个……我们现在是朋友了……么?”

    武居直子终于放弃了想将手从某只咸猪手中抽出的想法,只是看着他的双眼,带着期盼的问。

    “当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无论你有什么麻烦,都会随时现身,帮助你的朋友!”

    看着这个女孩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渴望和希冀,鹰矢也终于露出了一丝放心的笑容。

    他或许没有办法直接驱散她的忧郁,但是至少,能为她点亮这勇气的火种。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羽……鹰矢……君……”

    武居直子深深的看了鹰矢一眼,终于也回应般的握了握他的手,展颜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一丝笑容仿佛与照在她身上的阳光融为了一体,散发着愉悦的花香,沁人心脾。

    “哟,气氛很不错嘛,这个时候开口会不会打扰到你们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却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啊!”

    听到这个声音,沉浸在一种奇妙氛围之内的直子才终于反应过来现今是个怎样的情况,全身的血液似乎一下子都涌上了头,尖叫一声,迅速的抽出了手,飞快的跑出了教室。也不知道这柔柔弱弱的身体忽然一下子哪里来的这么强的行动力,人体的潜能果然是无限的啊!

    感受着仿佛还留在指间的触感,鹰矢不由得荡起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哟,怎么的,还舍不得人家么?羽柴君,你一大早还挺有闲情雅致的么!”

    与此同时,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再一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喂,不带这样的啊园子姐姐,说好的僚机呢,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还拆我台呢?”

    听到这句话,鹰矢不由得没好气的转过了头,白了那个正带着一脸戏谑的笑容看着他的女孩。

    “哼,本小姐才懒得管你呢!”双手抱胸的园子不由得仰头轻哼了一声,“是小兰!”

    “小兰?”鹰矢顿时吃惊的跳了起来,“难道她终于决定甩了新一投入本少爷的怀抱了么?”

    “你胡说什么啊!一大早的就这么不正经!”还没等园子有所回应,鹰矢便感觉后脑勺一痛,一股巨大的力道顿时让他英俊帅气的脸与冰冷的桌面做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他什么时候正经过啊,小兰。”看着拳上正冒着烟的挚友,园子不由得耸了耸肩。

    “我错了兰姐,麻烦下次不要打脸好么?毕竟在下还是靠脸吃饭的……”鹰矢揉了揉自己那张被砸的扁平的脸,抱怨的说,“如果下次你真要打,可以试着打我另一张脸!”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风骚的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诶?你还来真的?别别别,兰姐,我错了,开个玩笑而已,哎哟卧槽!”

    【上啊兰女神!抽他丫的!】

    【对对对,用力!用力!让他装逼!让他把妹!让他靠脸吃饭!】

    “行行,不闹了不闹了,算我怕了你们了!有啥事就说呗,还非要动个手啊!”

    已经宛如一只猴子般缩在教室后面的柜子上的鹰矢不由得举双手投降。

    “还不是因为你的嘴太欠!”

    连一向好脾气的小兰都这么觉得,更别说是园子了。

    “我希望你将其称之为幽默……”

    确定她没有再动手的想法之后,鹰矢才从柜子上跳了下来。

    “幽默个屁!你这叫自以为幽默才对!”园子不由得轻哼一声。

    “哇哇哇,园子同学,你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鹰矢不由得好奇的上下打量了园子一番,才慢吞吞的吐出三个字,“生理期?”

    “你!”铃木园子同学感觉任督二脉之中的真气已经汹涌澎湃到连头上的发箍都封印不住了。

    小兰说的没错,这个家伙就是单纯的嘴欠,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是这个德行……

    “好了别闹了,”看着似乎要没完没了的事态,小兰顿时插入到两人中间,将他们隔了开来,然后才转过头来,咬了咬下唇,略带犹豫的问,“鹰矢,你有见到新一么?”

    我就知道是想问这件事情……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表面上鹰矢还是装出好奇的模样。

    “说起来我还想问你呢,到现在一直没有看到这小子,是不是睡过头了?”

    “不,我之前已经打过他家的电话了,可是,只有电话答录机的声音!”小兰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丝担心的表情,“昨天晚上我去他家他也不在,虽然阿笠博士告诉我他接到一个紧急的案子,外出办案去了,可是,我总觉得,他好像遇到了什么危险一般,现在,也不知道他怎样了……”

    现在不就好好地在你家里待着么……不过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还真是准啊……

    “既然你这么担心你小男朋友的话,直接报警不就得了!”鹰矢很是恶意的怂恿着。

    这厮现在被新一搞得焦头烂额,不由得很恶意的想要以牙还牙,让那小子也鸡飞狗跳一回。

    “谁……谁是我男朋友啊!才不是呢!我们只是朋友!朋友而已!恩,这是出于朋友的关心!”

    听到鹰矢的话,小兰顿时涨的满面通红,不由得气呼呼的反驳道。

    “了解了解,就像刚刚鹰矢跟武居说的那样,他们也是朋友,恩,朋友。”

    这个时候,园子这位僚机终于干了一回正事,完美的送上一波助攻,狠狠地完成了补刀。

    “你……你们!”

    “诶诶!女侠冷静,控制一下你的真气,你这样会走火入魔的!哎哟,为什么只打我!”

    “其实你说的也对……”在狠狠地揍了鹰矢两拳之后,小兰才终于发泄完毕,只是激动过后,那张小脸上便被愁容占据,“可是,报警的话,会不会太夸张了?这毕竟只是我的担心而已啊,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警察估计也不会理我们的吧?”

    “既然如此,我们今天放学后再去他家里看看不就好了,说不定他已经回来了呢?就算不回来,他或许也有在家里留下什么线索也说不定哦……”园子不由得摆出了一副名侦探的模样说。

    “也对,我们放学后便再去一趟他家里看看吧!”听到园子的话,小兰点了点头。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看着兴致勃勃的两人,鹰矢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我放学后还要去帝丹初中,去找我的夏帆道歉呢……”

    “死妹控!”园子和小兰不由得齐声的说。

    “干嘛,你们有意见啊!我妹妹就是比你们这两个老太婆可爱多了……诶诶?又来!女侠,注意你们的形象啊!哇靠,桌子打坏可是要赔偿的!”

    所以说,人不作,就不会死。自己嘴欠,谁也救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