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二话、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正文 第五十二话、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热门推荐:
“啊,夏帆酱,今天也来参加弓道部的活动么?”

    “不了绫里学姐,今天有些累了,我就先回去了……”

    “是吗,那你好好注意休息啊,毕竟你可是我们弓道部的王牌啊,下次的比赛还得靠你呢!”

    “恩,我会加油的……”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啊!”

    “恩。”

    看着走廊上活力满满离去的主将,夏帆不由得摇了摇头。

    有时候她挺羡慕这个有些大大咧咧的学姐的。每天都可以这么开心的活着,没有家庭的压力,也不用逼迫自己做到如何优秀的程度,浮沉随心,怡然自得,生活过的是如此的惬意。

    当然,也仅仅只是羡慕而已。上天让她生在羽柴家,就注定了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唉……”夏帆无奈的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袭粉白色从她的眼角略过,来到了她的眼前,让她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

    “啊,小樱啊,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看了一眼那个有着一头漂亮的粉白色长发的女孩,夏帆便继续低着头,拉上了书包的拉链。

    “夏帆,你没事吧?”看着夏帆那有气无力的样子,粉白色长发的女孩不由得皱了皱眉,“你今天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没什么,只是最近这两天晚上没有睡好而已……”夏帆将书包背起,朝着她展颜一笑。

    “是吗……”被称作小樱的女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仍然是有些不放心的说,“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帮助,请务必告知我,毕竟,我们是朋友啊。”

    “好啦,我知道啦,真的没什么!”夏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跟她并肩走出了教室,“小樱真是的,说话老是这么老气横秋的,真是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

    “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听到她的话,小樱似是有些尴尬,“只是,身为武人的习惯……”

    “嗨~嗨~就是因为你一直是这样,所以男生们才没有人敢靠近你,明明是个美人的说!”

    这么说着,夏帆不由得煞有其事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诚然,虽然身上穿着再普通不过的校服,也没有怎样的着装打扮,但是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少女便像是画卷里走出来的人一般,古朴而又典雅。还有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那微微上扬的眼角让少女的脸颊在柔美中更是带上了一丝凌厉和威仪,也无怪乎会让人有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美也好丑也好,于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浮华的外表终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散,只有内在的强大,才会永恒的闪耀在你的生命里。所以,我才要变得更强!”

    粉白色头发的少女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那包着绷带的手掌,慢慢的握紧了拳头。

    “所以我才说,你这样子以后我真的真的很担心你找不到男朋友……”

    看着浑身散发出令人闻风丧胆的威风的少女,旁边的夏帆不由得没眼看的低下了头。

    “在变得足够强大以前,我不觉得我会有这种心思。而且,”这么说着,少女不由得转过头来,朝着夏帆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只要有你这个朋友就足够了不是么,夏帆。”

    “唔,虽然你这么说我很开心啦……”

    不过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啊这句话,夏帆不由得有些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说起来,夏帆你倒是很受男生的欢迎呢,难道你现在很想要交个男朋友么?”

    想到夏帆刚刚的话语,小樱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反问道。

    “哈?怎么可能!”听到小樱的话,夏帆的表情顿时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看。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男生有多么的讨厌,整天不是送花就是送情书的,一点新意都没有!”夏帆很是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声,“被我拒绝了以后还一直死皮赖脸的粘着我,要不是你出手帮我赶跑他们,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你说,这样的我怎么会想去找男朋友呢?”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听到夏帆的话,小樱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作为日本知名巨头级企业羽柴集团的千金,而且又是一个不世出的美人,这怎么能不让那些想要跟羽柴集团攀上点关系的富家子弟们趋之若鹜呢?

    偏偏羽柴集团如今的当家羽柴慎二在众多的豪门家长中也算是一个怪胎,不仅没有如他的哥哥羽柴秀一溺爱他的纨绔儿子一般对自家的女儿千宠万爱,反而采取了放养式的做法。除了必要的人身安全保护之外,对她的一切事情都是处于不闻不问的态度。

    这既是一种放纵,又是一种锻炼,因为他深切的相信自己的女儿能够处理好这一切的事物。

    毕竟,她是羽柴家的子孙,是他羽柴慎二以引为傲的女儿。

    然而,那些富家子弟们可不这么想,羽柴慎二那不闻不问的态度在他们看来就像是默许了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一般,这哪还不让他们高兴地上天了?顿时,所有的行为都变本加厉了一倍!

    然后……然后他们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女中豪杰,什么叫做霸王色的霸气……

    不过夏帆事后想来,自家的老爹在事后肯定也多少关照了一下。否则,那些被小樱扔进医院的家伙们,怎么没有来找她报仇呢?毕竟,那群家伙也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就算他们来了,夏帆也不怕。毕竟,有小樱在啊!

    这么想着,夏帆不由得转过头去,视线在旁边的女孩身上停留了许久,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放心吧,夏帆,如果再有谁来骚扰你的话,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感受到夏帆的视线,小樱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忽然福至心灵,也朝着她展颜一笑。

    夕阳下,带着青草香味的微风拂过黑色和粉白色的长发,两名少女相视一笑,默契使然。

    这画面美的像是一副画卷,就像是一位在缅怀青春的大师,在画卷上留下的,充满青涩的一笔。

    然而,或许这位大师太过忘我而打翻了颜料瓶,那乒乒乓乓的声音,瞬间将这一丝青涩的美感和俏皮的惬意破坏的一干二净……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校门口传来的那嘈杂的声音,夏帆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

    难不成那群男生还没学乖?还想要在校门口继续搞个大新闻?

    “走吧,过去看看。”相比夏帆那毫不掩饰的厌恶,小樱则是要淡然上许多。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有面对一切,才能解决一切,这是她的信条。

    “恩,好吧……”

    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是小樱这么说了,夏帆还是叹了口气,跟上了她的脚步。

    然而,当她到达校门口,看清了骚动的来源的时候,她的表情顿时就变得十分精彩了。

    “夏帆,你怎么了?那个人……是你认识人么?”

    “哼……岂止是认识……”

    看着双拳紧握,牙关紧咬,一副随时仿佛要爆发一般的夏帆,小樱不由得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作为羽柴家的女儿,在学校里,夏帆可是一直让自己都保持着尽量优雅的样子,所以,小樱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夏帆如今这副如此失态的模样,连上次被男生们纠缠的时候都没有。

    想到这里,小樱不由的好奇的将目光重新投向了那个被众人围绕着的地方,骚乱的中心点。

    “再让我发现你们骚扰夏帆,我保证,你们会哭的比现在还要有节奏感!听到了么!”

    帝丹初中的门口,一个穿着似乎是帝丹高中的校服的高年级学生,正一手抓着一只看起来像是兔子玩偶的东西,而另一只手则是反扭着一个有着几缕紫红色挑染的头发的少年的手,带着无比“和善”的表情,从紧咬的牙缝之中艰难的挤出那么几个字来。

    “听……听到了!听到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而那名可怜的少年,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真的痛的快要失禁了。

    小樱似乎有点印象,那个紫红色挑染的少年,似乎正是自己学校里的几个有名的纨绔子弟中的一个,似乎上次还被自己修理过,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还是没有学乖么?不过,如今更让她好奇的是,这看上去正在修理他的,能让夏帆如此激动的这另外一个人是谁?

    “滚!”那人很是不耐的一把甩开了那个紫毛的手,似乎连看都不屑再看他一眼。

    看到此情此景,小樱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她想要提醒一下那个人,那个紫毛小子可不是什么善茬,他很喜欢就在别人放他一马而放松注意的这一刻出手偷袭!

    然而,让她惊讶的是,这一次这个紫毛并没有像上一次被她修理的时候一般,反而真的乖乖的就这么耷拉着个脑袋,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他的小弟们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这倒真是稀奇啊,这家伙居然也会有这么听话的一天!这么想着,小樱不由得越发的好奇了。

    而那个男人在赶跑那个家伙之后,则是像是在找寻什么一般,探着头四处的巡看着。

    “啊,找到了,夏帆!”

    在那个男人将视线转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名为欣喜的情绪,朝着她挥了挥手。

    然而讽刺的是,被他注视着的少女的眼中,却出现了一丝嫌弃的情绪,就像看到了瘟神一般。

    “你来干什么?”夏帆毫不掩饰自己语气中的厌恶和不耐。

    “我来征求你的原谅。”然而,男人却直接无视这一切,厚着脸皮的贴了过去。

    没错,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正是我们的羽柴大少爷,也只有这个家伙这么有闲情雅致,早早地逃掉了最后一节课,跑到帝丹初中的校门口来等着妹妹放学。

    “哼,”听到鹰矢的话,夏帆不由得轻哼了一声,“刚刚那又是怎么回事?”

    “哦,没什么,只是替你赶跑了一只烦人的苍蝇而已……”鹰矢耸了耸肩,很是随意的说。

    说实在的,在他刚刚来到校门口,看到有个长得鬼斧神工的非主流杀马特居然大张旗鼓的拉着横幅,手捧鲜花,想要跟自己妹妹表白的时候,鹰矢差点都被气笑了。

    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自信,连哥十分之一的颜值都没有,还他喵的想来泡老子的妹妹?

    而之后当鹰矢知道这小子不是第一次纠缠夏帆的时候,心中的怒火更是蹭蹭蹭的往上涨啊。

    简直是给脸不要脸,作为一个哥哥,鹰矢觉得自己有必要替妹妹赶走身边的苍蝇。

    于是他就很是轻松地将他们修理了一顿,不费吹灰之力。

    因为事实上,在那个小子看到鹰矢停在旁边的那牛逼哄哄的座驾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怂了。

    家境也还不错的他对于摩托车也算是略有涉猎,虽然不认识鹰矢那架还是概念原型车的暴龙,但是无论从外观,造型以及之前听到的引擎声判断,这至少都是一千万日元以上的东西。更何况,他还宣称是夏帆的哥哥,羽柴集团的太子爷,这更是让原本就腿软的他直接吓瘫了……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鹰矢只是抱着引人向善的态度,跟他进行了一次亲切友好的,具有教育意义的谈话。效果是喜人的,这小子果不其然的痛哭流涕,痛改前非,发誓要好好做人。这气氛令周围的人们感动的潸然泪下,当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他完成了一次生命的升华。

    “什么教育意义的谈话,什么生命的升华啊,你只是单纯地揍了他一顿而已!”

    听到鹰矢那恬不知耻的吹嘘,夏帆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似乎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哥哥深感羞愧。

    “嘛,虽然我的手段粗暴了一点,但你不能否认我善意的初衷,就像你不能否认我此刻这颗真诚的心……”说到这里,鹰矢忽然单膝跪地,举起了手中的那只兔子玩偶,“夏帆,我在此真心的像你道歉,恳求你的原谅。并对着你最喜爱的兔兔美发誓,我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真的,就算你骂我也好,踹我也好,我也绝对不会再转身离去,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守护你一辈子!”

    当这一段荡气回肠的话语说完的时候,帝丹初中的校门口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死寂,就像是时间呗暂停了一般。几秒钟之后,则是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呼声。

    太狗血了!太刺激了!太世风日下了有木有!谁也没有料到,古朴生硬的校门口前会毫无征兆的上演一出这么劲爆刺激的一幕。这让着些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初中生们顿时鸡血上脑,有些激动一点的,更是不由自主的吹起了口哨,开始跟着气氛起哄。

    “原谅他!”“原谅他!”“遇到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妹子!”

    顿时,这样的呼声此起彼伏,引得一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的驻足回望,还以为在拍电影呢。

    而作为电影的女主角,夏帆的小脸此刻已经完全红透了,就像一个刚刚成熟的水蜜桃一般,煞是好看。不过遗憾的是,这并不是传说中的娇羞,而是愤怒,仿佛要爆炸开来的前兆。

    “小樱……”

    还没有搞清楚事态的白发女孩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了挚友幽幽的耳语,不由得转过头去。

    “帮我揍扁他……”

    那幽幽的声音的就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一般,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幽怨和憎恨。

    是的,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夏帆此刻真的想把眼前的这个男人吊起来打!

    你还有没有羞耻心啊!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自己的妹妹说这么肉麻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啊!而且说得毫无征兆,毫无顾忌,他难道就完全不在意众人的眼光么?

    就算他不在意,她在意啊!

    夏帆简直快要疯了!虽然她从小就知道他比较神经兮兮的,但没有想到五年不见,他不但没有治愈,反而病的更加严重了!为什么不吃药啊!为什么要放弃治疗啊!

    此刻,夏帆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随着自己在学校里的形象一起崩塌了……

    而感受着挚友那切切实实的怒火,小樱的眼神也不由得锐利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鹰矢的面前。

    “咦,这位漂亮的小妹妹,你是谁啊!”鹰矢不由得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我是夏帆的朋友,”这个女孩用一种十分严肃的语气,缓缓地对着鹰矢说,“希望你为你之前所说的话立刻向夏帆道歉,并取得她的原谅。否则的话,我就可能要说声抱歉了。”

    “喂喂喂,我之前说错了什么么?我可是百分之百出于真心的啊,”听到她的话,鹰矢不由得轻佻的扬了扬自己的眉毛,“而且你说否则?否则怎么样呢?”

    “否则,你就要为你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这么说着,女孩忽然暴起一拳,直直的朝着鹰矢的面门而去。

    那一刻,鹰矢的瞳孔不由得骤然缩小,同时头微微一偏,迅速的躲过了女孩的拳头。

    “咦?”似乎对鹰矢能够躲过去感到很是惊讶,那个女孩不由得惊疑的叫了一声。

    事实上,她这一拳早已经计算好了轨迹,会贴着他的脸颊而过,不过打到他本人的。只是单纯的为了吓吓他,想要让他知难而退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这么轻易的被他躲了过去。

    是巧合么?看着眼前的男人,小樱不由得有些愣神。

    “哇哦,你吓到我了小妹妹!”

    当然,惊讶的不只是她而已,鹰矢也是被吓了一跳。

    他是真的没能够想到,一个看上去如此娇美的女孩,居然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跟这么强的拳劲!所以一时之间,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刻在身体里的本能反应已经代替他做出了闪躲的动作。

    不过,惊讶归惊讶,表面上,鹰矢还是保持着那副轻佻的模样。

    毕竟,他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手。

    “你说你们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能去学点更加淑女点的东西么?你看看你,拳头上都缠着绷带了,让人看着多心疼啊,你说坐下来喝喝果汁看看言情剧什么的多好啊。对了妹子,你什么星座的?你看我长得怎样?我颜值高么?你喜欢么?”

    为了转移她们的注意力,鹰矢也只有继续犯贱,满脸嬉笑的说。

    “小樱!不要客气,给我踢烂他的嘴巴!”

    原本看到小樱那用力一拳过去还有些担心的夏帆,在听到鹰矢的话语之后,瞬间觉得还替他担心的自己才是傻瓜,不由得恼羞成怒的说。

    “哇哇,夏帆,你这就有点过分吧!哪里有人——哇,你来真的!”

    鹰矢还没来得及说完,便不由得怪叫一声,因为小樱的那一记转身飞腿已经朝着他的脑袋而来。

    这一次,她便没有再像上一拳那般留手了。

    虽然是抱着想要试试他的伸手,确定下之前被他躲过去是不是巧合,这样的想法,但是其中也难免夹杂了一丝羞愤在里面。毕竟,之前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调侃她呢,给他一点教训也没什么不好,小樱是这样想的。

    然而,下一秒,小樱便不由得再度张大了眼睛。

    因为,面对自己这全力的一脚,那个男人居然只是轻轻一抬手,将自己的脚紧紧的抓在了手中。

    “什么?”这一次不只是小樱,就连夏帆和旁边的路人都不由得惊呼出声。

    看样子这个女孩的武力值在这个校园里早已名声远播了啊……鹰矢不由得如是的想。

    这倒不是他想装逼,事实上,本来他可以完全不接这一脚的,但是……他腿麻了……

    而且,看着那个女孩认真的眼神,鹰矢就知道他如果不接下的话,那个女孩反而不会放弃,会选择继续出手,到时候反而更加暴露自己的身手。所以,还不如直接硬接她一击,然后赶紧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忽略这件事实。

    “哎呀呀,小妹妹,你的力气可真的大,震的我整个手臂都发麻了!要不是我在中国的时候多少学过一点防身术,说不定我还真的被你给踢飞了啊……”鹰矢装作痛的呲牙咧嘴的样子,但是转瞬之后又露出了无比正直的表情,“虽然我的格斗术仅仅是三流水准,但是大哥哥我还是可以给你的好的建议。恩,下一次再做出这样的踢腿动作之前,最好先穿上安全裤……”

    “你!你这色狼!”

    在错愕了两秒钟之后,小樱终于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在说些什么了,不由得涨的满脸通红。

    就像她说的,哪怕再怎么注重武道,她依然还是个女孩子,自然会有女孩子的正常反应。

    “放开我!”

    羞愤之下,她不由得猛力的一拽,想要收回自己的脚。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脚被鹰矢紧紧地握住。而让鹰矢也没想到的时候,这个女孩的力气竟然将单膝跪地的他硬生生的拽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向前一个踉跄。

    然后,诡异而美妙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鹰矢抓着人家的脚,刚刚好压在了她的身上,让女孩生生的劈了个一字马。另一只手虽然没有同时捏在女孩的胸上这么狗血,但是这个邪恶的姿势给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刺激已经够强烈了。

    “诶……诶?夏帆,那个……你听我解释!”

    在跟身下的女孩大眼瞪小眼了三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鹰矢不由得吓得脸都绿了,连忙抬起头来,朝着脸色黑的已经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妹妹慌乱的解释。

    然而,面对鹰矢的道歉,夏帆十分感动,然后掏出了手机,按下了三个键。

    “滴——滴——滴!”

    “诶?”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