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四话、偶像密室杀人事件(中)

正文 第五十四话、偶像密室杀人事件(中)

 热门推荐:
“原来如此,那么当你回到这里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已经被杀了么?”

    看着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男人,目暮警官推了推自己的帽檐,问向了一旁的冲野洋子。

    “是……是的……”

    第一次见到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洋子似乎还是心有余悸,连说话都还有些不利索。

    “那么,那个时候跟你在一起的人就是……”说到这里,目暮警官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无奈的转过头来,看向了那个正一脸嬉笑着的男人,“就是你么?”

    “是的,就是我毛利小五郎,目暮警官阁下!”

    相对于目暮警官的满面愁容,这张脸实在开心的有些过分了。

    【真是的,为什么偏偏是你这个家伙……】

    “呀,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怀念啊,当初跟警官你一起办案的日子!”

    就在目暮唉声叹气的时候,那个自称名侦探的家伙已经亲热的凑到了他的身边,开心的说。

    “你还好意思说……”目暮警官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正是因为有你这个家伙的存在,搞的每次案件的搜查行动都陷入了混乱的迷宫之中!”

    “啊哈哈哈……”

    面对目暮警官的嫌弃,毛利小五郎也唯有尴尬的笑笑。

    要知道,他当警察的那一段光辉岁月,对于目暮他们而言,可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那么,请问你是?”

    不再理会还在一旁傻笑的毛利小五郎,目暮警官把目光转向了那个从刚刚开始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目光在不停的打量着现场的黑发少年。

    “啊,叫我么?”听到目暮警官的声音,还在沉思着什么的鹰矢不由得回过神来,笑着走到了目暮警官的面前,朝他伸出了手,“我叫羽柴鹰矢,你好,目暮警官,久仰大名!”

    “哦、哦,你……你好……”

    那句“久仰大名”说的目暮有些受宠若惊的同时又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出名了么?

    殊不知,对于鹰矢而言,眼前的目暮警官的确算是上是久仰大名,号称史上最憋屈的警察,天生就是为了给工藤新一还有白马探之类的名侦探角色当绿叶用的。

    所幸目暮警官不知道他脑海里是怎么想的,否则非得抽死他不可……

    “咳咳,那么,羽柴君,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么?”

    目暮警官用力咳嗽的两声来缓解自己的尴尬之后,才不由的开口询问。

    “啊,那个啊,其实吧,我只是个无辜的路人,只是单纯的看到一群可疑的小鬼,所以为了确保他们不会做坏事,才跟着他们上来的。只是没有想到,却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鹰矢不由得伸手指了指被尸体吓瘫在那边的那个小鬼头,无奈的耸了耸肩。

    “谁是可疑的小鬼啊!”

    “就是啊就是啊,我们才一点都不可疑呢!”

    这不说还好,一说之下,那几个前一秒还宛如年糕般软塌塌的小鬼们立刻跳了起来。

    “如果连偷偷钻进人家车的后备箱都不算可疑的话,请你们告诉我什么才叫可疑!”听到他们的话,鹰矢都不由得被气笑了,“难不成非要等你们闯出大祸了才叫可疑么?”

    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小鬼,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万一要是钻到坏人的车厢里去呢?又或者后备箱被人锁上了出不来了呢?又或者被别的车追尾了呢?

    所以,为了给他们一个教训,也为了让他们长点记性,鹰矢这番话可算是说的声色俱厉。

    果然,在听完他的话之后,那三个小屁孩一个个都跟斗败了的公鸡似的,耷拉下了脑袋。

    【该啊……看你们下次还敢不敢……】

    而看到这一幕,本该身为他们的同伴的柯南却在一旁露出了无良的笑容。

    他也跟鹰矢一个想法,这群小鬼实在是太不懂得什么叫危险了,的确该好好教育一下。

    “好啦,鹰矢,他们还是小朋友啊,你不要用这么吓人的语气嘛,都吓着人家了!”

    在看到那三个小孩愧疚的低下了头,甚至眼中还有泪花闪烁的时候,心肠本来就软的小兰不由得连忙蹲下去摸了摸他们的头,然后还回过头来,嗔怪的看了鹰矢一眼。

    “不是我怎么还成坏人了?”无故被小兰斜了一眼的鹰矢不由得没好气的回了她一个白眼。

    “咦,小兰,你跟这位羽柴君认识么?”

    在看到两人这毫无生分的互动之后,目暮警官有些不由得好奇的说。

    “啊,是的,目暮警官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家伙是那个羽柴集团的大少爷,”听到目暮警官的疑问,小兰不由得笑了起来,“同时也是我和新一还有园子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诶?就是那个有名的羽柴集团?”听到小兰的话,目暮警官不由得吃了一惊。

    “看不出来吧,没错,我为人就是这么的低调!”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情不自禁的捋了一下额前的头发,然后潇洒地一甩。

    低调个屁!这个动作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在心中对他竖起了一根中指!

    就连刚刚被吓得不轻的冲野洋子也是十分的无语,如果要不是眼前还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她还真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前的这个人,简直刷新了她对于富家子弟的印象。

    “嗯哼!”目暮警官不由得重重的咳嗽了两声,“那么羽柴君,请你配合我们的搜查工作,不要动这个案发现场里的任何东西,也尽量不要在案发现场里面乱走,知道么?”

    “诶,我也可以帮忙你们进行调查啊?说不定还能找到几个关键证据呢!”鹰矢不由得说。

    “去去去,你一个外行人懂什么?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吧!对吧目暮警官!”

    毛利小五郎不由得嫌弃的冲着他摆了摆手,然后又对目暮警官露出了一丝谄媚的笑容。

    “哦,那么他呢?”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指向了从刚刚开始就在房间里不停转悠着寻找着线索和证据的柯南。

    【啧!真是多事啊!这个讨厌的家伙!】

    被鹰矢指到的柯南不由得浑身一抖,然后只能露出了一副带着青涩纯真的尴尬笑容。

    “那个,我也只是……哎哟!”

    然而话都还没说完,头上便已经猝不防及的挨了毛利的一记爆栗。

    “我说了小孩子不要在现场乱晃悠,快给我出去!”

    打完一记之后,毛利不由得一把抓住了柯南的衣领,将小小的身躯轻松地提了起来。

    “啊啊啊……”

    那离地失重的感觉顿时让柯南不由得慌乱的挣扎起来,连头上正在冒烟的肿包都顾不上捂。

    “好了好了,毛利老弟,他还不过是个小孩子,你也别这么暴力嘛!”这么说着,目暮警官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话说回来,这里还真是热呢,洋子小姐,你平时房间里的空调都开的这么大么?”

    说实在的,他这种身材的人对于热实在是太过敏感了。这一进来才没几分钟,额头都见汗了。

    “不是的,而且,我出去之前明明已经关掉了才对啊!”洋子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是嘛,那就奇怪了啊……”目暮警官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奇怪的事情不止只有这一点哦警官,”被毛利抓在手里的柯南艰难的指向了躺在地上的尸体,“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这尸体的周围有湿掉的痕迹哦!”

    “湿掉的痕迹?”目暮警官不由得好奇的走了过来。

    “对对,还有那张椅子,整个房间都这么凌乱,但是却只有那张椅子还好好地立在那里,你们不觉得奇怪么?还有,空调的温度调的那么高,或许是为了尸体的死亡时间推断——哎哟!”

    “都说了外行人不要多嘴,你这个小孩子懂什么叫死亡时间推断么!”

    还没来得及说完的柯南头上再度挨了毛利小五郎一记,然后他丢到了一边。

    “可恶啊,这个笨蛋大叔——嘶!”

    被丢到一边的柯南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头上的两个肿包,却不由得痛的“嘶”了一声。

    “看样子大叔是你的天敌这一点从小到大都没有变呢,大侦探……”

    看着抱着头蹲在一边诅咒者毛利的柯南,靠在墙上的鹰矢很是随意的问。

    “是啊——啊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呀鹰矢葛格?柯南才住在大叔家没几天啊!”

    回答近乎本能的脱口而出,但是瞬间,柯南便意识到了他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再是能够和死党调侃扯淡的工藤新一了,于是话到了嘴边连忙改口,然后用笑声装傻蒙混过关。

    “是哦……”

    然而,鹰矢只是带着别有深意的微笑深深的看了柯南一眼,然后便径自的走开了。

    【这小子刚刚绝对是故意的,他绝对已经怀疑到我是谁了……】

    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的柯南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神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死党离去的背影。

    他虽然一开始就明白想要瞒过这个贼精贼精的家伙实在很难,但是他自认为从两人见面开始,就一直没有露出过什么明显的破绽,但是为什么却好像已经被那个家伙识破了一般?

    是我的错觉么?还是……

    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接下来更是要分外的小心,绝对不能再让那小子抓到什么把柄才行。这样一来,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就算他怀疑,但是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下,他也应该没啥办法才对。

    而相对于柯南的不安和纠结,鹰矢此刻的心情别提是有多愉快了,之前的气也消了一大半。

    没办法,你可以想象一下,就像在卧底游戏中,清楚的知道对方是间谍的身份,却继续看着他一边提心吊胆的,一边爆发演技,拼命想要掩盖事实真相的模样,实在是想笑又不敢笑。而且,同时还会有一股“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的优越感就会涌上你的心头

    不过戏弄归戏弄,鹰矢也没有忘记了正事,毕竟有位仁兄就在他面前的地板上躺着呢。哪怕这个人是十恶不赦的也好,活该的也好,至少还是得抱有起码的尊重,这是对于生命和真相的尊重。

    于是,在目暮警官询问洋子她们口供的当下,鹰矢也开始在房间里巡视起来。

    调查现场,这是身为侦探的必须课,也是第一要务。

    因为死人不会说话,能够告诉你真相的,也只有这具已经冰冷的尸体和这个凌乱的现场了。

    当然,或许能告诉他的还有前世的记忆。不过遗憾的是,除了柯南变小的那一幕还能深刻记忆以外,他对其他的事情的印象实在是淡的可怜。除非是一些重大的到无法忽视的案件,兴许还有个模糊的印象,其余的,基本就像是雾里看花了。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的老老实实的走到尸体旁蹲了下来,开始细细的观察起这个尸体来。

    死者为中青年男性,偏胖,死因应该是背后插着的这把刀。

    听目前目暮警官和洋子小姐的谈话来看,这把刀应该就是这个房间里的菜刀,那么不出所料的话,上面应该会有洋子的指纹。所以,这虽然对洋子有些不利,但是也不是什么决定性的证据。况且,按照这柄刀插入的部位,还有插进去的深度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柔弱女子能够做得到的。

    所以目前来看,洋子应该不是凶手。

    当然,也只是目前,因为想完成犯罪行为,还有很多种方法。比如,借助什么机关之类的。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将视线转到了柯南所说的那一滩水上面。

    “恩?”鹰矢在旁边那摊水的中央发现了一个诡异的凹槽,又顺着那个凹槽看向了那张唯一还立着的椅子,最后再重新看了看那柄刀的刀柄处,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感觉已经基本上能够在脑海里推演的出来被害者死亡的全过程了,毕竟,这也太明显了!

    “哇啊!”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经纪人山岸荣却因为突然踩到血迹而滑了一跤,直直的摔在了已经冰冷的尸体身上,可把他吓了一跳,立刻惊叫着爬了起来。

    然而看到这一幕,鹰矢和一旁的柯南却不由得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看到,在刚刚摔倒在尸体上的那一瞬间,对方从尸体手中拿走了一根头发。

    一根茶色的头发。

    “请小心一点啊!山岸先生!”目暮警官不由得无奈的说,“你这样会破坏现场的!”

    “是……是的,警官!”山岸荣不由得满头大汗的道着歉,“而且,我……我真的不认识死者!”

    “认不认识可以再说……山岸先生,能把你刚刚拿走的东西先交出来么,你这样的行为对于死者来说,可是十分的不尊重呢!”然而就在目暮警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鹰矢却先开口了。

    “什么东西?我什么也没拿啊!”紧张的山岸荣不由得连连挥手。

    “别装了,我两只眼睛的视力可都是2.0,刚刚清楚的看见你从死者的手上拿走了一根茶色的头发,啊,如今他正掉在你的脚边呢!”鹰矢的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咦,这是真的么,山岸先生?”

    目暮警官不由得惊疑的看了山岸荣一眼,又低头看向了他的脚边,伸手将那头发捡了起来。

    而后者的脸色已经紧张的快要滴出汗来了。

    “茶色的头发?难道是?”

    看到目暮警官手中的头发,一旁的小兰不由得惊呼一声,看向了一旁神色呆滞的洋子。

    “安啦安啦,这根头发并不能代表凶手就是洋子小姐,相反的,还帮她洗清了嫌疑。”

    看着小兰还有毛利那紧张的模样,鹰矢不由得摆了摆手。

    “咦,这又是为什么?”听到他的话,小兰不由得疑惑的说。

    “你是白痴么?”

    “哈!?”

    “诶诶!兰姐,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哼,你最好能够说出正确的答案!”

    “行了行了,虽然不一定比的过你男朋友,但咱的智商也不低的好么?”

    “你……你胡说什么呀!新一才不是我男朋友呢!”小兰顿时恼羞成怒。

    “诶,我也没说是新一啊!”鹰矢不由得咧开大嘴,露出了一丝恶意的微笑。

    “你!”那猥琐的笑容瞬间烫红了小兰的脸,恩,还有柯南的。

    “什么,小兰,你真的跟那个臭小子交往了?爸爸我绝对不允许!”毛利顿时气得直跳脚。

    “哎哟爸爸,你就不要再添乱了,那是鹰矢乱说的!”小兰此刻都快疯了。

    而一旁的洋子、山岸荣还有那三个小朋友和那群鉴证人员们早就傻眼了。

    大哥,我们这正破案呢,能不能严肃一点?

    “咳咳,好了好了,鹰矢君,你还是给我们解释一下吧……”

    最终,实在看不下去的目暮警官很是用力的咳嗽了两声,总算是将众人拉了回来。

    “这还用解释么?一个被人从背后袭击捅了一刀的人,还能向后伸手抓掉袭击者的头发?这动作随便想想都觉得不合情理啊,摆明了就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给样子小姐啊!毕竟,在洋子小姐自己的房间里面,想要找根她的头发,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

    当然,如果像我推论的一样是自杀的话,那就是死者故意嫁祸给洋子了。

    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恨意,才能够让他连性命都不顾,想要让她背上杀人的罪名啊!

    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看了洋子一眼,转而看向了一边的山岸荣。

    “山岸先生,我相信你之前的行为是为了保护洋子小姐,”鹰矢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你不觉得,万一你这件事情暴露了,反而会将嫌疑引到洋子小姐的头上么?”

    “山岸先生,你……”洋子不由得一脸复杂的看向了他。

    “没错的,山岸先生,而且隐藏和销毁证据可是要入刑的!”

    对于鹰矢的话,目暮警官也给出了肯定的说法。

    “对不起警官大人,给你们添麻烦了,请原谅!”

    听到目暮的话,山岸荣也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后怕的身体都在发抖,连声道歉。

    “算了算了,还好这次还没到这种地步!下次做出行动前,最好多想想,别这么鲁莽!”

    看着山岸荣那快要鞠成九十度的躬,目暮也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真的是,给你们添麻烦了。”洋子也不由得跟着山岸荣一起鞠躬道歉。

    毕竟,虽然用了错误的方法,但是人家的出发点也是为了保护她啊!”

    “还有,谢谢你,羽柴君!”

    再一次看向鹰矢,冲野洋子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深深的朝着他鞠了个躬。

    “哪里哪里!小事而已,用不着谢!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和洋子小姐合个影么?”

    被美女一表扬,鹰矢瞬间就被打回原形,刚刚的睿智瞬间消失无踪,回到了原来的逗比气息。

    “噗~呵呵,当然没问题,如果案件能够解决了话!”

    看到鹰矢那夸张的角色转换,这一次冲野洋子终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啊啊,你这臭小子,这应该是本大侦探才有的待遇!”这么说着,毛利小五郎不由得瞬间一脚将鹰矢踹飞了出去,然后摆出了一个很绅士的表情,来到了冲野洋子的面前,“洋子小姐,如果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将这案子解决了,揪出了那个敢陷害洋子小姐的真凶的话,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洋子小姐共进晚餐呢?”

    “呵呵,这个,当然可以了……”

    【前提是你能把案子解决了……】

    在场的,绝对不止洋子一个人在心里这么吐槽着。

    鹰矢拍了拍身上的那个脚印,然后站起身来,重新环视整个现场。

    死亡过程的推演应该已经成立了,留在现场的所有证物都符合这一点。

    那么,凶手,凶器,和杀人手法应该都已经确定了。

    但是,总感觉这个案件还不是很完整,中间似乎还缺少了一些构成。

    比如,动机。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抵着下巴,继续在房间里寻找起来,然后便装上了同样表情的柯南。

    “啊,鹰矢葛格……”

    在发现自己撞到这个讨厌鬼的时候,柯南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僵笑着说。

    “有找到什么新证据么,小侦探?”

    鹰矢不由得继续带着他那“和善”的笑容,向着他询问。

    “那个……刚刚我好像有看到,沙发下面有个东西,但是我手太短,拿不出来……”

    “沙发下面?”

    鹰矢不由得好奇的趴了下去,看到有一个精致的耳环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小鬼,你有带手帕么?”

    “有,给你,鹰矢葛格。”

    “恩……你没拿来擦过鼻涕吧?”

    “没有……”

    “那这黄黄的是什么……噫!你该不会是拿来擦屁股了吧?”

    “这花纹原本就是这样的啊!你个白痴!”

    “恩?你叫谁白痴来着?”

    “没……没啊,你听错了,鹰矢葛格——呜呜呜!我错了!我错了!放手啊!”

    “这态度才对嘛!”

    鹰矢心满意足的放开了那张稚嫩的脸颊,然后用手帕拿出了沙发底下的那个耳环。

    “洋子小姐,请问这个耳环是你的么?”鹰矢用手帕举着那个耳环问。

    “咦,不,我没有这样的耳环啊!”看着鹰矢手中的耳环,洋子先是疑惑的摇了摇头,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惊呼一声,“这……这个是,优子的耳环!”

    “优子?”再次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不过鹰矢却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觉得他似乎已经找到了。

    那连接所有的逻辑的,最后一块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