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五话、偶像密室杀人事件(下)

正文 第五十五话、偶像密室杀人事件(下)

 热门推荐:
“开什么玩笑,尸体既然在洋子的房子里发现的,那凶手当然是洋子啊,叫我过来干嘛?”

    十几分钟之后,一身奢华大衣,珠光宝气的女演员池泽优子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不出所料的,她对于自己莫名的被传唤到这里表现出了极大地不满,对此,目暮警官也早有心理准备。

    “池泽优子小姐,警方将你传唤过来,自然是有自己的考虑的,请你配合。”

    “哼,我觉得你们就是浪费时间,我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池泽优子很是不耐的哼了一声,然后径自的在这个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优子小姐……”洋子不由得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哦,是么,那这个耳环你要怎么解释,这是你的耳环吧?”

    这么说着,毛利不由得掏出了那个正装在证据袋里的那个精致的耳环,摆在了池泽优子的眼前。

    而在看到毛利他们拿出那个耳环的一瞬间,池泽优子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动摇。

    当然,也仅仅只有一瞬间而已。

    “哦,我还以为掉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在这里啊!”

    在片刻的惊愕之后,池泽优子立刻就恢复了方才的冷静,很是随意的回答到。

    “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你的耳环为什么会掉在这里么?”目暮不由得问。

    “哼,我怎么会知道,这个耳环我两天前就丢了,我也想知道它为什么会在这个女人的家里。”

    这么说着,池泽优子还真是恶意的斜了冲野洋子一眼,轻松地将这个问题丢了回去。

    不得不说,真不愧是风头正盛的当红演员啊,这心理素质和演技都是没二话的。

    “可……可是,不只是这个耳环而已,楼下的管理员也称,看到了一个和你很像的女人!”

    见一个耳环实在奈何不了她,毛利不由得说出了鉴证人员刚刚告诉他的情报。

    “哼,你都说了只是很像而已,又没有证据证明就是我,就这么下判断的话,你不觉得太愚蠢了么,大叔?”看着毛利那憋屈的神色,池泽优子带着完胜的表情,轻蔑的一笑。

    “你……你说谁愚蠢啊!”

    “你觉得呢?”池泽优子轻哼一声,然后自说自话的向里面走去,“不好意思,借下厕所。”

    “什么,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说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愚蠢!”

    被池泽优子涮了一通,毛利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

    然而,让他更加心塞的是,他身边的人,都是一脸“我觉得她说的没错啊”的表情。

    于是,他便自觉地掏出了一根烟,默默地走到了阳台之上。

    别管我,我想静静……

    那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模样,在这个初秋的季节,实在是分外的凄凉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女人虽然号称她没有来过洋子家,但是却这么自然的走向厕所的位置,看样子也是一位不老实的主啊。看她这么轻车熟路的样子,肯定来过好几次了吧。

    但是光是如此,顶多也算是一个非法入侵而已,暂时还无法跟这件案子联系起来。

    鹰矢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却瞥见那边的柯南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

    “又发现什么了么,侦探同学?”

    “恩,那两个人的背影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

    正沉浸在思考之中的柯南听到有人发问,下意识的便将心中的所想回答了出来。

    “背影?”听到柯南的回答,鹰矢不由得一愣,他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

    “啊哈哈,是啊,洋子姐姐和优子姐姐的背影看起来很像,所以我想,会不会有人看错了!”

    在觉察到问话的人是鹰矢之后,柯南又瞬间换成了那副天真可爱的孩童语气,让鹰矢一阵无语。

    “我说,我可以回去了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池泽优子也上完厕所出来,看着目暮警官他们,有些不耐烦的说。

    “这个,恐怕还得再稍等一会儿……”目暮警官轻咳了一声,“还得等死者的身份调查清楚先。”

    目前所有的线索都无法串联到一起,或许就是因为欠缺了这最关键的一部分。兴许当死者的身份清楚之后,整个案件也会随之变得明朗起来。

    “啧!真是烦人!”池泽优子颇为不耐的哼了一声,然后走到一张凳子坐了下去。

    “你好像很是焦躁不安啊,池泽优子小姐,是害怕什么东西被揭穿么?”

    看到她脸上那愤愤不平的表情,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朝她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哼,你在瞎说什么?要害怕也是那个女人害怕吧!毕竟杀人案是发生在她的房间里呢!”

    感受到池泽优子那锐利的目光,冲野洋子的脸色不由得变得更加的苍白了。

    “就算犯人不是她,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对于她来说,也是个巨大的丑闻吧!对于一向以清纯玉女著称的你来说,这个丑闻,可是直接能够让你从天堂跌倒地狱的哦!哈哈哈哈哈!”

    得意的大笑几声之后,池泽优子不由得掏出了一根烟,一把抓过一旁放在桌子上的自由女神像,按下了头部的开关。顿时,她的自由火炬上变冒起了一簇雀跃的火苗。

    看到这一幕,柯南的眼镜不由得反射出了一道寒光,鹰矢嘴角的笑容也不由得越发的深邃。

    “你知道么池泽优子小姐,有的时候做得越多,说得越多,就越容易露出破绽……”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走到了她的身边,轻笑着拿起了刚刚被她拿来点火的那个自由女神像。

    “其实从刚刚开始,我就觉得你的反应有些过激了,那种焦躁和愤怒,更多的像是演绎出来的,用来掩饰你内心的慌乱和不安……我想,这对于身为演员的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鹰矢一边把玩着手中女神像,学着她之前的样子点起了火,一边又面带笑意的朝着她说。

    “哼……我、我掩饰什么了,我有什么好掩饰的!”

    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池泽优子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但还是犹自嘴硬的说。

    “是吗?”鹰矢不由得嘿笑一声,然后将手中的自由女神像举到她的眼前,“那么,是否可以请你解释一下,第一次来这个房间的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东西是个打火机呢?”

    “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么,池泽优子小姐?”

    听到鹰矢的话,一旁的毛利和目暮警官也终于反应过来,顿时神色严肃的看着她。

    “这、这个是……”池泽优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自然,连嘴里的香烟掉了都没有察觉。

    “啊,顺便一提,如果你想要用‘在别的地方见过同样的东西’之类的理由的话,请你务必清楚的说明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看到的……”

    说着这样的话,鹰矢的笑容依然很灿烂,但是池泽优子看来确实无比的渗人。

    “请问,厕所在哪里啊,我第一次来,所以不知道……”

    在池泽优子的内心剧烈动摇的这一刻,一旁的柯南用童稚而天真的声音,给她补上了最后一刀。

    “对了,你连厕所在什么地方也知道啊!”

    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此刻也终于反应过来,顿时名侦探气场全开,用无比威严的语气逼问她。

    刚刚被她羞辱的这么惨,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能够反驳她的理由,那还不得往死里整啊!

    “也就是说,池泽优子,你就是凶手!”毛利越说越得意,越说越激动,连口水都快喷出来了“你为了制造洋子小姐的丑闻,所以就在这个房间里将这个男人杀害了,是不是?”

    “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响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开来。

    转头看去,却见刚刚还谈笑风生的鹰矢像是不知道踩上了什么似的,一头撞上了墙壁。

    “你小子搞什么啊?”毛利不由得十分不满的说,他的名侦探模式如今正在状态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叔你的推理太刺激了,就像漂移一样,让我情不自禁的被甩了出去!”

    鹰矢不由得揉了揉那差点被撞扁的脸颊,然后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小子……】看到这熟悉的搞怪风格,柯南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说什么?你觉得本名侦探的推理哪里出错了么?”

    装逼被打断的毛利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

    “哪里哪里,大叔你的推理已经不能用对错来形容了。”鹰矢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说逻辑是一条直线的话,那么大叔你这个弯柺的就有点厉害了……”

    “那你倒是说说看,本人的名推理到底错在哪里!”毛利小五郎不由得气呼呼的说。

    “因为逻辑上完全不通顺啊!”鹰矢不由得苦笑一声,“就先不说优子小姐和这个男人到底认不认识好了,就算认识,她为什么非要将这个男人引导洋子小姐的房间里给杀了来制造丑闻啊?想要弄个丑闻还不简单,直接叫这个男人来按门铃,然后在洋子小姐开门的瞬间拍张照片,直接诬陷她和这个男人有不正当关系就行了,干嘛非得搞杀人这么高风险的事情……”

    这句话倒是实打实的,杀人的风险实在是太高了。先不说她有没有这样的胆量,光从体格上而言,身为女人的她就根本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所以一旦杀人计划失败,她自己就很有可能会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男人反杀。而且就算她真的成功了,那么事后会变得更加的麻烦。

    毕竟,日本的警察可不是吃素的。

    恩,就算他们是吃素的,日本的高中生侦探也不是吃素的啊!

    搞个丑闻而已,要不要这么拼?

    “所以,比起大叔你所谓的优子小姐一开始就有预谋的杀人,我倒更愿意相信另一种可能。就是今天优子小姐潜入洋子小姐的家中来收集丑闻的证据的时候,忽然遭遇了这个男人,然后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抗力的事情,从而导致了这个男人的死亡……”

    “不是的,我没有杀他!”鹰矢的话音刚落,池泽优子便不自主的叫了起来。

    “前面的你说的都对,我的确是来收集洋子的丑闻的证据的,但是那个男人却突然出现了,还袭击了我,我被吓得只能激烈的反抗,好不容易才掏出了这个房间!”

    “所以,你的耳环才会掉在这个房间里。”鹰矢看着毛利手中的那个袋子,不由得说。

    “是的,可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他,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地活着!”

    池泽优子不由得激动地看着鹰矢,此刻她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那种伪装出来的淡然。

    “哼,一听就是你为了脱罪而瞎说的吧,你一定是遭到袭击后,顺手将他杀了吧!”

    毛利还是死撑着自己的推理不肯退让,可见他对池泽优子的那一句“愚蠢”是多么的介意。

    “不是,请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目暮警官,死者的身份已经调查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去调查取证的鉴证人员终于带回了死者的身份信息。

    “死者叫做藤江明义,22岁,港南高中毕业之后在角红商事上班……”

    “你说什么?”

    就在鉴证人员刚说完的时候,鹰矢突然惊诧的大叫一声,把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么,鹰矢君?”目暮不由得连声发问,从刚刚他的表现看来,这个少年似乎也有着不错的推理能力,恩,至少比某个糊涂侦探要强多了。

    “你说他才22岁?怎么可能,这看着起码跟大叔一样大了吧!”

    鹰矢指着浸泡在血泊之中的那张脸,满脸的难以置信。

    “……”本来还满心欢喜的目暮警官瞬间便换上了一副日了狗的表情。

    好吧,刚刚果然是他的错觉,他果然跟那个糊涂侦探是一个德行……

    【喂喂喂,刚刚谁说的要尊重死者来着……】

    柯南不由得瘪了瘪嘴,很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不过,刚刚的推理应该没有错,优子小姐也并没有说谎,那么中间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么想着,柯南不由得走到了尸体的旁边,开始重新观察起尸体来。

    这一次,他也注意到了地板上的那个凹槽,那一瞬间,仿佛一道闪电从他的脑海里穿过。

    【是嘛……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又收获了一个关键性的线索,还差一点,所有的一切,就都可以串联起来了。

    “等等,港南高中,好像洋子小姐之前就读的高中对吧……难不成,你和死者……认识么?”

    之前因为被鹰矢打岔而分散了注意力,如今反应过来的毛利不由得脸色有些僵硬,不安的问道。

    “您说的对,毛利先生,我和死者……确实是认识的。”听到毛利的话,洋子的身体先是紧绷了一下,然后双肩有些无力的垂了下来,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岂止是认识,他是在我还在港南高中读书的时候,交往过的唯一一个男朋友……”

    “你说啥?”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毛利和鹰矢两个人顿时都是一脸被****了的表情。

    这尼玛,就这模样的也能追到洋子?简直不要太励志啊!真真正正的**丝逆袭啊喂!

    “洋子!”一听到洋子自曝黑历史,一旁的山岸荣一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声阻止他。

    “对不起山岸先生,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隐瞒!”洋子不由得给山岸深深地鞠了个躬。

    她明白经纪人的苦心,她也明白,她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良心。

    “唉……”看到洋子这个案子,山岸荣一也唯有无奈的叹了口气。

    “难道,你是想要结束过去的关系,所以才……”目暮警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是的,我们的关系早就结束了,”面对目暮的质疑,洋子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是他向我提出的分手,说是不喜欢我了,而且还说的十分决然,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可是我一直不明白,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当初又要对我那么好,让我忍不住喜欢上他呢?”

    说到这里,洋子的语气不由得有些哽咽,颤抖的声线更是让人忍不住为之心疼,为之叹息。

    “尼玛,果然女神就是比一般的女人要好追,只要对她好就行了……”

    还对这个男人曾经追到了冲野洋子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的鹰矢不由得极其怨念的嘟囔着。

    “这么严肃的时候,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呢!”本来还被洋子的情绪感染的快要潸然泪下的小兰,在听到鹰矢的话语之后瞬间没了情绪,不由得没好气的锤了他一拳。

    “唔咳!咳!兰姐,下次麻烦出手轻一点,我怕内伤复发……”

    鹰矢不由得捂着自己的凹陷进去的胸口,一副随时快要断气的模样。

    不过耍宝归耍宝,他还得感谢一下洋子和小兰,这下子,所有的逻辑终于串成了一条直线。

    鹰矢不由得低下头去看向那边的柯南,见其脸上也是一副了然的神色,也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一次看来我们又是不分胜负呢,大侦探……】

    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两个人为了一争高下,不停地进行推理竞赛的日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他吧,传说中的沉睡的小五郎的首次推理秀,他也蛮期待的呢!

    “滴滴滴——”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喂?”看着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接起了电话。

    下一秒,他的眼睛突然的瞪大,就像是脑袋被措手不及的敲了一记闷棍一般。

    然后,他便头也不回的,迅速的跑出了房间。

    “啊,鹰矢……”

    看着走出房门的鹰矢,正抱着同样的让对方了解决这个案件心思的柯南不由得连忙出声。

    但是,他却好像没听到一般,飞快的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真是的……这家伙总是关键的时刻掉链子……】

    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么?虽然阿笠博士帮自己做了一个变声器,可是,具体要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柯南不由得看到了自己脚边的茶几上,摆放着的一个烟灰缸。

    【对不起了,叔叔!】

    看着毛利那平整的后脑勺,柯南不由的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意。

    而另一边,鹰矢正站在走廊上,一边举着手机,一边呆呆看着窗户外那阑珊的灯火霓虹。

    “喂,夏江,是我。”

    沉默了三秒钟之后,他才深深地吸了口气,无奈的苦笑着说。

    是德叔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了么?还是她自己千辛万苦找到的?

    不管如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怎样,他都有必须要面对的人。

    “是你,真的是你吗,鹰矢!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听到鹰矢的回答,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激动,鹰矢都能听到她那颤抖的哭腔。

    五年了,他的声音早已不复当初的稚嫩,变得无比的浑厚,但是她的声音却是一点都没变,依然是那么的悦耳动听,只是更加多了一份令人心疼的憔悴。

    “是啊,我回来了,夏江,这五年过的怎么样?”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闭起了眼睛,在心中刻画出那个女孩的轮廓。

    “恩,只是,一年前,爸爸妈妈出了车祸……”

    说到这个,对话那头的声音不由得抽泣的更厉害了。

    “是嘛,抱歉……”鹰矢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一定很难熬吧……”

    虽然他早就知晓这件事情了,但是听着她那无助的声音,还是揪心的难受。

    这种一夕之间失去双亲的感觉,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爸爸妈妈走了以后,姐姐也开始疏远我了,爷爷又逼着我嫁给不喜欢的人……”

    似乎是听到了久违的能够找到一个说真心话的人,夏江本来还能维持的情绪彻底的崩溃了。

    “呐,鹰矢,带我走,好不好?”

    鹰矢的心随着她的声音颤抖着。

    而此刻,房间里的沉睡的小五郎推理秀,已经临近了尾声。

    “为什么,藤江先生他……要这么做?”

    听完“毛利”的推理,冲野洋子不由得一脸哀伤的问。

    她实在无法理解,这个曾经她深爱过的男人,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他。

    “可能是因为……他还爱着你吧……”低着头的“毛利”缓缓地说。

    “诶?”

    “你没有发现么?你跟优子小姐两个人的背影十分的相似,所以,他才会将优子小姐当成你来袭击……不,或许他只是想要和她说说话,但是,他却遭到了激烈的抵抗……他一心一意追求的爱情,却变成了绝望和仇恨……”毛利宛如一个讲故事的老者,用略带哀伤的语气,缓缓道来,“证据就在目暮警官刚刚拿到的那本日记里,上面写满了他的苦闷,和对你的思念,以及最后,哪怕结束你的偶像生涯也好,也要让你回到自己的身边……”

    “可是,之前明明是他甩了我啊!”听到毛利的话,洋子不由得激动地说。

    “你错了洋子,其实,之前是我去拜托他,和你分手的……”

    这个时候,旁边的经纪人山岸荣一却忽然低下了头,有些愧疚的说。

    “怎么会……”洋子不由得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也叫爱?因为爱,他便可以一死了之,然后将杀人的罪名,扣到洋子小姐的头上么?”

    就在这个时候,打完电话的鹰矢一脸严肃的推门而入,直直的盯着还坐在那边一动不动的毛利。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不是应该想着怎么样去保护她才对么,就算再怎么想要和对方在一起,也一定会顾及到对方此时的生活环境,不会让她感到难堪才对吧!”

    “然而,他却说出‘哪怕结束掉她的偶像生涯,也要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这种话,他有什么权力去干扰和破坏别人的人生?更不要提想要将杀人这么沉重的罪名套到她的头上!这种想要将一个人的生活完全毁掉的心情,早就不是什么爱了,而不过是他扭曲的占有欲而已!”

    鹰矢这两番话说的严词厉色,掷地有声,让整个房间都暂时陷入了一片的沉默之中。

    没有人能反驳,包括这件事情的受害人洋子在内,因为鹰矢所说的这一切,都是事实。

    “喂,你就非要把人都想的那么的恶劣么……”

    也只有小兰,这个心地善良的跟天使一样的女孩,才忍不住的跟他轻声的抱怨一声。

    “呵,恶劣……么,或许吧……”鹰矢自嘲般的苦笑一声,“自从五年前我的父母无故死在路边的排水沟之后,我就开始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人了……”

    这句话,让房间里本就沉重的空气更加的压抑了,就连一直躲在沙发后面的柯南也不由得走了出来,一脸复杂的看了那边的鹰矢一眼。

    “啊,呜啊!”就在这个时候,因为烟蒂掉到裤子上而被烫醒的毛利不由得大叫一声,总算是打破了房间里这沉重压抑的气氛。

    “咳咳,毛利老弟,一切就像你推理的那样啊,我可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啊,名侦探!”

    目暮警官不由得抓着还有些朦朦胧胧的毛利小五郎一阵摇晃。

    虽然一直依靠侦探才能破案有损警察的形象,但是毛利之前就是警察啊,所以大丈夫!

    目暮警官不由得在心中如此的自我安慰着。

    在那之后,除了尸体和遗留的证物之外,池泽优子也被警方以“非法入侵和威胁恐吓”的罪名给带走了,整个房间里,顿时又只剩下之前来的那些人了。

    “那个,羽柴君,这一次多谢你了。”冲野洋子忽然来到鹰矢的面前,朝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太客气了洋子小姐,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这个案子和你之前所说的被人监视的案子,都是我们的大叔,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破获的。”鹰矢不由得笑了笑,然后指了指那边的毛利。

    “哈哈哈,你小子难得说一回人话啊!”毛利顿时很配合的摆出了一个装逼的造型。

    【喂喂喂,案子明明是我破的啊!】一旁的柯南不由得推了推眼镜,朝他比出了一个中指。

    “当然,也要感谢毛利先生,不过之前,是你帮我洗清了嫌疑,之后,也是你的一番话,才让我看清他的真面目……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

    洋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了,笑不出来就别勉强了,虚伪的眼泪伤害别人,虚伪的笑容伤害自己……”

    看着洋子脸上那僵硬的笑容,鹰矢不由得无奈的摆了摆手。

    事实上,那番话不只是说给她听的,也是说给鹰矢自己听的……

    在之前,夏江那通电话的最后,她问鹰矢的那个问题,带我走,好不好。

    最终,鹰矢还是无力的回了她三个字——对不起,他给不起,夏江想要的那个答案。

    他没有权力去左右夏江本该平静的人生,也没有胆量将她带入一个这么危险的暴风圈,所以,为了夏江能够平安的,快乐的活下去,他的选择是,拒绝。

    但是,这仅仅只是他的选择而已,不是夏江的选择。他也无法保证,就这样让夏江嫁给别人之后,她是否会真正的快乐,是否会比在自己身边更安全。他也很清楚,他这个选择带有很明显的自我中心思想,就是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模样,将好意强加给别人。

    或许,这份强加的好意也会伤害到她,但是世间,本来就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所以,鹰矢才不会轻易说出“爱”这个字眼,所谓的爱到底有多沉重,他很清楚的知道。因此,当他看到为了所谓的自己的爱而冠冕堂皇的去伤害别人的人的时候,才会忍不住这么说。

    “谢谢,”听到鹰矢的话,洋子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终于露出了一丝真心的笑容,然后朝着他伸出了手,“无论如何,今天很高兴认识你。”

    “荣幸之至。”看到她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一点,鹰矢也不由得伸出手,跟她握在了一起。

    “啊,你小子,不准你接近我的洋子小姐!”

    “喂喂,大叔,你讲点道理好吧,洋子小姐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当一帮人吵吵嚷嚷的从艺星公寓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深夜了。

    首先等在楼下的,便是接到警察通知的,那三个小鬼头的家长。

    从家长们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今天晚上回去之后,就要跟自己的屁股说再见了……

    在送走了哭爹喊娘的三个小孩子之后,艺星大厦的门口终于只剩下了四个人。

    “啊啊,真没想到,洋子小姐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呢……”

    小兰看着漫天的星空,忽然没由来的一阵感慨。

    “说到底,还是那个男人太懦弱了,才会酿成这样的一出悲剧……”

    听到小兰的话,同样看着星空的鹰矢却忍不住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这么说,鹰矢哥哥?”柯南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

    “如果他真的爱洋子小姐,当初山岸荣一找他的时候就不应该妥协。或者,只要他今天继续在洋子的房间里等,等到她回来,再解释一切,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说到底,还是他不敢,不敢去面对这一切……面对经纪人的一点压力,他就妥协了……面对优子的一点反抗,他就不安了,不相信洋子对他的感情,便一向情愿的认为她拒绝了自己……”

    “连现实都不敢面对的可怜家伙,才会选择自杀这条逃避的道路……”

    说完,他的嘴角还泛起了淡淡的讥讽般的笑意。

    “说的你好像很勇敢似的……”小兰不由得吐槽道。

    “废话,我要是不勇敢的话,这些年早自杀了千八百回了……”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喂,夜深了,你们要怎么回去?”

    “不牢大少爷您担心,我们打的就行!”毛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是吗,那你们一路顺风,我先走——”

    然而,就在鹰矢一边用一根手指套着钥匙圈旋转着钥匙,一边吹着口哨,潇洒的走向自己停车的位置的时候,他却突然傻在了那里,连手中的钥匙也不由得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卧槽尼玛!!!老子的车怎么又不见了!!!”

    ================================================================

    卧槽,9000字,我这是要逆天么?以后更新的时候我就可以自豪的说,虽然咱更新的慢,但是咱的字数多啊,是不?一次性让你们看个爽,把一个故事段落看个清楚明白,不至于像等番一样,卡在最关键的位置,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