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六话、夜话

正文 第五十六话、夜话

 热门推荐:
“怎么会……为什么……”

    少女紧紧地握着放在耳边的电话听筒,手指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

    月光透过窗户,倾洒在她纤弱的身躯上,就像温柔的月亮女神为这无助的女孩披上了一层轻纱。

    即便如此,却依然无法温暖她那颗冰冷的心。

    夏江宁愿自己没有打通这通电话,她宁愿电话那头依然是无尽的忙音,这样的话,她就可以继续安慰自己,像上一次一般,然后继续抱有期待,和那一丝美好的幻想,继续等待着……

    一想到这里,泪水不由得模糊了双眼,沾湿了她的衣裳,也凉透了她的心。

    那一句“对不起”所击碎的,不仅只有她的幻想和期待,还有反抗这种被安排的生活的勇气,以及支撑着她的心灵的支柱。迄今为止所坚持的一切,都一并被击碎了……

    时间真的是一种很残酷的东西呢,它能够让你原本坚信的一切,在不知不觉中便面目全非了。五年的时间,或许电话那头的人早已经不是自己的认识的那个人了,她明明就知道这一点,但是还是依然抱着那样的期待,抱着这样美好的希望。

    只不过,希望越是美好,失望就越是沉痛。

    “现在你满意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穿着和服正装的白发老人一脸威严的走了进来。

    “爷、爷爷,你怎么……”

    慌乱的少女只来得及放下手中的听筒,却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泪痕。

    “对不起,二小姐。”

    回答她的,是站在老人身后的,那个她所熟悉的,满头银发的老管家。

    “我早就和你说过,就算他再怎么早熟,当初也不过是是个十二岁的小鬼,”看到孙女那微红的双眼,老者不由得轻哼了一声,“五年的时间,他早就不记得你这个人了……”

    “他没有忘了我,只是……只是……”

    夏江很想反驳,但是一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组织起能够反驳的话语。

    “忘了他吧,安心的做你应该做的……”

    说完这样的话,老者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是,爷爷……”

    连最后一丝反抗的勇气都被抽干,失魂落魄的夏江也唯有顺从的点了点头。

    “你还好么,夏江?”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忽然走了进来,朝着夏江递上了一块手帕。

    “啊,小武,我……”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夏江不由得连忙接过了他的手帕,想要把脸上的泪痕擦干。然而越擦,眼泪却越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直到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失声痛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小武……”

    “我明白,想要忘记一个人,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我也明白,你现在需要一些时间。”

    这么说着,男人不由得怜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的站起身子,朝着房间门口走去。

    “我会等着你,一直等着你的,夏江……”

    在出门之前,男人自嘲般的叹了口气,像是在对着她说,又像是在对着自己说。

    不过,离开的男人和哭泣的少女此刻都没有注意到,在黑暗之中,还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们。还有一个人,正默默地咬紧了牙关,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然而此刻,那个即将点燃一出家庭悲剧的导火索,还正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该死的宫本由美,别让小爷我逮到机会,否则小爷我一定把你扒光了丢到床上,让你好好地体会体会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时候你叫亲哥哥都没用!”

    鹰矢一边辛苦的推着自己那辆风骚的机车,一边咬牙切齿的一路碎碎念。

    这小妞绝对是跟他有仇吧!加上上一次,她已经是第三次把自己的车拖走了!加上今天一天就是两次,而且间隔也就几个小时,怎么看都特么是故意的啊!

    “鹰矢少爷,看来您今天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啊,老朽建议您先洗个澡,去去身上的晦气。”

    在鹰矢好不容易的将那辆暴龙推回车库,一旁的德叔立刻递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毛巾和清茶。

    “谢了德叔,我算是头一次知道原来车太好并不是什么好事……”

    将车一路从警察局推回家的鹰矢早就渴的要命,瞬间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所谓的木秀于林,就是这么回事,鹰矢少爷您不是一向都很清楚么?”

    接过鹰矢用完的茶杯,德叔不由得耸了耸肩,轻笑着说。

    “也是,作为从小帅到大的人,本少爷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妒忌和白眼,尤其是某个名侦探!”

    鹰矢摸了摸下巴,很是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觉得德叔说的很有道理。

    “哦,对了德叔,我的号码是你告诉夏江的吧?”

    就在鹰矢拿着德叔递给他的毛巾朝着楼上走去的时候,却是忽然想到什么般的回过头来。

    “啊,是的,少爷。”

    德叔倒很是痛快的点了点头,似乎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隐瞒。

    “你这又是何必呢?”

    看着德叔那张不变的笑脸,鹰矢不由得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老朽只是不希望少爷您继续逃避下去,从而错过了一个好女孩,”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习惯性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过看您如今的反应,想必您是拒绝了吧?”

    “难道不应该么?我可不想将她牵扯到我危险的生活中来……”鹰矢苦笑一声。

    “人总是会遇到危险的,”德叔语重心长的说,“而且少爷,当您当年选择去接近籏本小姐的时候,您就已经将她牵扯入其中了,既然如此,何不负起责任,由你来保护她呢?”

    “不管怎么说,她在我的身边遭遇危险的可能性更大,而我,只是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小时候,你不就是这么教我的么?”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将毛巾一甩,披在自己的肩头,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少爷啊,人生,可不是能够用概率来计算的啊……”

    看着自己少爷那孤身离去的背影,尽职的老管家不由得有些神伤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夜晚,注定将是一个难眠之夜,每个人都抱着各自的心事,辗转难眠。

    毛利侦探事务所,某个小小的身影在尝试了无数遍而无法入眠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爬了起来。

    他轻手轻脚的翻过了睡相极其难看的某人,然后抓起了一旁的钥匙,偷偷的跑到了二楼。

    在确认自己将办公室的大门反锁好之后,他才轻轻的呼了口气,然后抓起了一旁的电话,飞快的按下了那个烂熟于心号码,打给那个如今唯一知道自己一切真相的那个人。

    他如今真的是有太多的话闷在心里,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倾诉一下。

    “喂……你好,啊……呵……哪位啊,这么晚了?”

    被电话吵醒的小老头似乎还没有办法摆脱瞌睡虫的纠缠,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阿笠博士,是我啊,新一!”

    小小的身体费力的爬上了桌子,然后盘腿坐在了电话的旁边,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哦哦,是新一啊,怎么了这是,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

    听到柯南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阿笠博士也不由得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逼自己清醒一些。因为以他对于新一的熟知,他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在半夜给自己打电话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重大到他一个人都没有办法做出决定的事情!

    “博士,我的真实身份好像已经被人发现了……”

    果不其然,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柯南接下来的话还是让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纳、纳尼?!怎、怎么回事?是谁,难道是那群家伙么?”

    好不容易接住了差点被自己失手掉到地上的听筒,阿笠博士不由得激动的大叫起来。

    “好啦好啦,博士,不要这么紧张,不是那群家伙啦……”

    揉了揉自己差点被震聋的耳朵,柯南不由得满是无奈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

    真怀疑这个成天窝在实验室里的小老头哪来的真么好的体格,年纪这么大了,中气还这么足!

    “不、不是他们?”听到柯南的话,电话那头不由得长长的舒了口气,“那是谁,小兰么?”

    “不,如果是小兰那说不定还简单一点,是鹰矢啦,那个比她要麻烦的多的家伙……”

    这么说着,柯南不由得摘下了自己的眼镜,颇为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间。

    “啊,鹰矢?他怎么会发现你的真实身份?他不是应该没有见过你这个样子么?”

    阿笠博士不由得挠了挠他那地中海的光头,有些疑惑的说。

    虽然你们之前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基友,但是如今一个小学生,一个高中生,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去啊,怎么就又莫名其妙的会被那个小子发现真实身份呢?

    “事实上,今天发生了一件杀人事件,然后那个家伙也刚好在场……”

    柯南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他也没能想到,即使他变小了,也依然和那个家伙这么有缘。

    该说是米花市太小了,还是真的他们是天生一对的好基友呢……

    想到这里,柯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忙摇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出了自己的脑海。

    “是嘛,这也就难怪了,想要瞒过鬼精灵的他,确实比较困难啊……他已经确定是你了么?”

    听完柯南的讲述,阿笠博士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那个猥琐又滑头的身影,随即苦笑一声。

    “不,虽然他没有明确的表示,但是我想他八成已经猜到了。”

    柯南闭着眼睛细细的回忆了一下今晚发生的事情,随即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我自问今天晚上绝对没有做出任何太过暴露自己的举动,就算我在现场勘查和推理上表现出了远超一般小孩子的机敏,但是正常人也只是会奇怪这个‘小孩为什么会懂这些’,或者‘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早熟’之类的而已,而绝对不会去想‘这个小孩子是不是大人变的’这种不靠谱的事情。但是,正是这样我才感到奇怪啊,那个家伙的所作所为,那些话语,那些试探,就好像一开始就知道我就是工藤新一,才故意这么说的……”

    “所以,你今天晚上才睡不着么?”了解新一个性的阿笠博士不由得说。

    “恩,这个理由我至今想不通,除非……我脑海里出现的景象,并不是我的幻觉……”

    柯南犹豫了很久,才终于说出了这个让他纠结了两天的想法。

    “什么景象?之前没有听你说过啊?”阿笠博士有些疑惑的说。

    “啊,因为之前我只当是我吃了药物而出现的幻觉,但是现在,我开始怀疑它的真实性了。”

    说到这里,柯南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气,连带着电话那头的阿笠博士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事实上,我被灌下毒药,身体变小的那一晚,鹰矢那个家伙应该也在现场……不,甚至他可能就是看着我变小的,所以,他才会知道我的身份……”

    “什、什么?他为什么会在,难道他……他跟那些黑衣人是?”

    听到柯南的话,阿笠博士不由得感觉一阵发懵,不由得本能的想到了这个最坏的可能。

    “不,可能性不大,虽然我们谁也不知道他这不见的五年里面去了哪,但是如果他是黑衣组织的一员的话,他当时就不可能放我活着才对。而且我没听错的话,他当时是想救我来着……”

    就在阿笠博士吓出了一身冷汗的时候,柯南的否定不由得让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难道只是个巧合么?而且你既然说他当时是想救你,但是为什么你醒来的时候却没看见他呢?而且为什么,他没有揭穿你呢?”

    在解决了一个问题之后,又有更多新的问题浮现在了阿笠博士的脑海之中。

    “是啊,这就牵扯出我最后的一个猜想了,也是能将这所有的问题串联起来的猜想!”

    仿佛一道闪电从脑海之中划过,将迄今为止所有的不合理和疑惑都击穿了过去。柯南不由得推了推眼镜,宽厚的镜片反射出了睿智的光芒。迷雾,已经消散了……

    “最后一个猜想,我们的羽柴大少爷,就是如今米花市风头正劲的那个家伙!”

    “黑色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