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七话、割喉(上)

正文 第五十七话、割喉(上)

 热门推荐:
“什么?死了?”

    耳机里传来德叔惊诧的声音。

    “是啊,一枪穿脑,死的不能再死了。”

    面对德叔的惊诧和难以置信,鹰矢丝毫都不感觉到意外。

    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的话,他估计也会和德叔一个反应。

    是的,就在刚刚,在他这个黑色骑士的面前,他的目标人物,就这么被人一枪崩了。

    而且毫无预兆,干净利落的一枪爆头,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一个小时之前,他得知了一个名叫边角的小混混被人保释出狱的消息。

    是的,边角,就是黑色骑士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的时候,被他亲手送进去的,那个毒贩。

    正愁最近关于那个川岛英夫的线索全部断掉的鹰矢不由得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地机会,于是便偷偷的跟在了他的后面,想看看他出狱之后究竟会去哪里,又是谁将他保释出来的。

    然而让他没想到,也让那个边角没有想到的是,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人,而是一颗冰冷的子弹!

    “该死的,跑的倒挺快啊……”看着空无一人的阳台,鹰矢不由得暗恨。

    在判断了子弹大概射来的方向之后,他立刻便用鹰爪来到了那栋建筑物,但是却已经人去楼空。

    对方似乎也是个老手,在打完这一枪之后,便丝毫没有停留的迅速得离开了。

    “现场有弹壳之类的残留么?”耳机里的德叔不由得如是的说。

    “没有,对方清理的很干净,连弹壳也一并带走了……”鹰矢环视一圈之后不由得如是的说。

    别说是弹壳了,就连地板上残留的脚印都被刻意的破坏过了,看来对方真的是一个老手。

    “看来只有去寻找那颗穿颅而过的弹头了,希望它没有变形的太厉害吧……”

    话虽如此,但是鹰矢也十分清楚,即使找到了那颗弹头,能够获得的信息也很少。

    毕竟没有对比对象,膛线痕什么的也没有意义,顶多就是从口径大小推断出枪支类型而已。

    “该死的,这个时候真希望那台的夜视仪还没有坏啊,这质量也忒次了点……”

    如果夜视仪还在的话,应该能够发现更多遗留的线索吧,至少也能够在那一瞬间看清那个身影。

    “所谓越是精密的东西就越是容易被破坏,少爷,比起质量问题,我觉得您更应该关心一下您的使用方式。要知道,因为您这么粗暴的使用方式,已经有不少的电子产品入土为安了。”

    听到鹰矢的抱怨,德叔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脚边的垃圾桶,然而没好气的说。

    “呵,我倒想轻柔点的对待他们,可你觉得,就我现在干的事情,有几个部分是跟‘轻柔’这个词有关的?”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那老朽只能期待您的那位老师什么时候能把符合您预期的新眼罩开发出来了……”

    “那些之后再说吧,我找到那颗弹头了……”这么说着,鹰矢已经顺着弹道的方向找到了那颗镶嵌在墙壁里面的弹头,然后从腰间的万能腰带里取出工具,将那颗弹头挖了出来。

    “果然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了啊……5.8毫米,标准步枪子弹……果然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一手用镊子夹着那染血的弹头,一边用手电细细的观察了一番之后,鹰矢得出了一个令人丧气的结论。既然对方是个老手,那么自然也就不可能会留下任何可能会暴露他身份的东西……

    “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加奇怪了,为什么这样的一个老手,会来狙杀这样的一个小角色呢?”

    “莫不是那位川岛社长为了灭口么?”德叔不由得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没理由啊……这种连分区头目都不是的小喽喽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知道值得被灭口的信息的,而且为了灭口还专门把人从监狱里假释出来?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了杀他才这么做的一样!”

    看着倒在地上,脑浆迸裂的边角,鹰矢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可是说到头来,这样的一个小喽喽,有什么值得别人废这么大的功夫去杀他?”

    这也是鹰矢最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少爷,我想我们还是先报警吧,说不定警方那边会有什么不一样的线索也说不定。”

    就在鹰矢陷入沉思的时候,德叔的话不由得唤醒了他。

    “是啊,毕竟不同的角度能看到不同的东西,希望佐藤那里能给我一些有用的线索吧……”

    将那颗挖出的弹头用袋子装好,放在尸体边上,鹰矢用鹰爪来到了高楼之上,静静地守着这一切。直到确认警察到来之后,才转身离开了现场,消失在夜幕之中……

    ========================================================================

    “天气渐渐转凉,但是罪恶之火却依然没有熄灭的征兆。”

    “就在昨天晚上,四丁目工业区又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枪杀案,死者边角隼人,25岁,毒贩,曾经在帝丹中学一带向未成年人兜售各种新型毒品,犯罪情节极其恶劣。”

    “同时,边角也是黑色骑士第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的事件。曾经被黑色骑士逮捕的他,在下达有罪判决前被保释出狱,却又忽然遭人枪杀。虽然警方目前宣称还未确定犯罪嫌疑人,但是令人不禁疑问的是,这次的事件跟黑色骑士有没有关系?或者说,这次的事件是不是他做的?如果是,那么我们是否要重新定义,这个黑色骑士,究竟是英雄,还是单纯是一个凶恶的暴徒呢?”

    “关于事件的后续报道,本台会进一步跟进。下面请看下一条新闻,最近米花市又出现了两个连续绑架杀害少女的变态连环杀手,本台提醒各位家长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孩子……”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鹰矢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该说不愧是他印象中民风淳朴的米花市么,尽管他相信米花警视厅的警察们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三百六十五天在加班,但是米花市的治安依旧是让人放心不下。

    看样子,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的所作所为,也依然没能够震慑到那帮老鼠们啊。虽然鹰矢也知道,想要改变这个罪恶之都的风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事情,但还是不免有那么点挫败感。

    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继续将这条道路贯彻下去。总有一天,当他将这猎鹰的标志深入到每一个人的人心的时候,这个城市,兴许就会变成他心目中的样子吧。

    “嘶!”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被人狠狠地踩了一下,让他忍不住痛得呲牙。

    他羽柴大少什么时候忍得了这个啊!顿时就想以牙还牙,将那个敢踩他的人给一脚踩扁。

    然而,这怒气冲冲的一脚才刚抬起来,却忽然一顿,然后就像蔫了一般,又弱弱的放了下去。

    不为啥,因为他看到了一张原本十分的清秀,但如今却是阴云密布的小脸。

    “夏帆,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么暴力的。”

    鹰矢不由得哭丧着脸的揉了揉自己的脚背。

    没错,能让我们的羽柴大少一秒变怂的,也只有他的妹妹羽柴夏帆了。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你的错!”

    听到他的话,眼前的少女不由得火气更胜,再一次狠狠补了一脚。

    本来今天就是这个男人死皮赖脸的拉她出来逛街购物的,说是要为上次的事情道歉,让她放开心情,大肆搏杀,一切的消费都有他这个哥哥来买单!

    说实话,一开始夏帆是很不想出来的。毕竟以他们的家境,想买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但是看在他那一副被遗弃的小狗般的可怜模样,和他那无比诚恳的态度,夏帆还是忍不住心软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拉上摩托车,一路狂飙到了商场。

    既然如此,那就像他说的,放开了买吧!

    虽然感觉很多东西都不是何必要,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夏帆最终也无法抵御那种仿佛源自本能般的“买买买”的迷之冲动,开心的在这个商场里面转悠起来。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本应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家伙,居然就这么把自己抛下了,一个人优哉游哉的盯着商场里的大荧幕看起电视来!

    如果就是这样也就算了,夏帆早就知道这个家伙不靠谱,但是问题是她今天身上没带钱啊!

    在她兴致满满的挑完东西,都拿到收银柜台准备付钱之后,回过头来,却发现今天本应该充当她的人肉提款机和提包机的那个家伙居然在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作为一个女孩子家,你能想象那种被所有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的尴尬和难堪么?

    别说踩他一脚了,夏帆连恨不得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什么?敢看不起我妹妹?夏帆,你跟我说是哪家店,我现在就去把它买下来!”

    听完夏帆的控诉,鹰矢顿时出离愤怒了,立刻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金闪闪的卡片,叫嚣着说。

    “你疯了啊!”

    看着鹰矢气势汹汹,一副真的要冲上去跟人家理论的模样,夏帆不由得连忙拉住了他。

    虽然看着他一副这么紧张的自己的模样有种那么一丁点儿的开心,但是她今天已经够丢人了,实在不想再陪着这个脑子缺根弦的哥哥继续去疯了。要知道,作为羽柴集团的继承人,他们的身边也有着不少的狗仔队,这万一要是再上个头条什么的,她可就不用活了……

    “不行!侮辱我可以,但是侮辱你我可不能忍!你放心夏帆,哥哥今天一定要为你讨个公道!”

    “哎呀你有完没完啊!我都说了不用了!”

    看着鹰矢那咬牙切齿跃跃欲试的模样,和渐渐被他的大嗓门吸引过来的目光,夏帆气得都快哭了。她真傻,真的,今天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心软答应这个家伙的……

    “可是,你之前买的那些东西呢?”

    “哎哟,不要了啦,也不是特别想要的东西!”

    恼羞成怒的夏帆不由得狠狠地踹了他一脚,然后连忙拉着他离开了这个商场,也不知道她那纤细的身体忽然哪里来的这么强大的力道。果然,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真是的,你难道根本不知道羞耻是什么东西么?”

    麦当劳里,气喘吁吁地夏帆狠狠的灌了一口可乐,然后怒视着眼前这个一脸无辜的家伙。

    “我知道啊!”鹰矢先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露出了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但是如果是为了夏帆你的话,哥哥我愿意舍弃所有的羞耻心!”

    “啪!”夏帆不由得痛苦的捂住了额头。

    天哪,她这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有这么样的一个哥哥!

    而看着夏帆那好看的小脸因为纠结而拧成了一块,心存恶意的鹰矢却差点笑出声来。

    果然,虽然现在好像叛逆了点,暴力了点,但是小丫头还是依然跟五年前一样好欺负。

    “哦,对了夏帆,那天那个女孩,是叫小樱么?”

    喝了一口可乐,鹰矢忽然想起了那天那个满头银发的强悍女孩,不由得好奇的问。

    “恩?你想干嘛?”

    听到鹰矢的话,夏帆不由得本能的眯起了眼睛,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看到夏帆像是防贼一样的眼神,鹰矢就不由得一阵蛋疼菊紧。

    “哼,我警告你,小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绝对不准你对她下手,听到了么?”

    夏帆双手捧着可乐,气鼓鼓的盯着鹰矢,那眼神仿佛要将他吞下去似的。

    “你想哪儿去了,只是上次虽然是无心的,但是还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我想跟她道个歉而已!”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再说了,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哥么?”

    “正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才更加的戒备!”

    夏帆同样回敬了他一个白眼,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是什么德行,她最清楚不过了。

    “靠……”

    感觉反驳不能的鹰矢只能郁闷的端起可乐,狠狠地灌了一口。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语气还是那么恶劣,但是他能明显的感觉得到,他跟夏帆之间的关系正在一点一点的缓解着。看来,死皮赖脸攻势多少还是有些效果的嘛……

    如果按照这个进度下去,相信不出多久,他们两兄妹就能够彻底的和好如初了。

    恩,只要不要再出现像上次那样的意外情况,那个该死的死神小学——噗!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突然瞪大了双眼,一口可乐喷了出去。

    “噫!你干什么呀!恶心死了!”

    差点被喷了一身的夏帆不由得满脸嫌弃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开始用餐巾纸擦起桌上的污渍。

    尼玛!果然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么?怎么到处都能碰到你们?

    看着从麦当劳门口进来的那四个小鬼,鹰矢不由得连忙转过去,用纸巾捂住了自己的脸。

    你们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啊,这不是鹰矢哥哥么?”

    然而,让他心碎的是,眼尖的小鬼们已经早一步看见了他。

    OH,SHIT!最近的小学生,怎么都没有近视啊!

    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然后无奈的放下了遮脸的纸巾。

    “嗨,是你们啊……”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招呼打得这么敷衍呢……”

    看到鹰矢那强装出来的笑意,柯南不由得歪着嘴,抽了抽自己的嘴角。

    “我看,一定是鹰矢哥哥和大姐姐约会被我们打扰了吧!”

    一旁人小鬼大的步美看了看那边的夏帆,再看了看鹰矢,顿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谁……谁在和他约会啊!才不是呢!”

    被一个小学生用这样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夏帆不由得涨红了脸,连忙出声辩解。

    “没事,大姐姐,我们懂的,懂的。”

    看到夏帆这个样子,一旁的光彦和元太也对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你们懂个屁!这是我妹!”鹰矢没好气的在他们每个人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喂喂,为什么连我也敲啊!”无辜遭殃的柯南不由得出声控诉鹰矢的暴行。

    “喂,这群孩子们你认识么?”喝了口冰可乐压了压脸上的红晕,夏帆不由得踢了鹰矢一脚。

    “啊,见过一面,不熟,不熟……”鹰矢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啊,鹰矢哥哥好过分哦!我们明明一起破获了一个案子才对!”步美不由得不满的嘟起了嘴。

    “对啊对啊,鹰矢哥哥难道想否定我们少年侦探团的功劳么?”光彦和元太也不由得应声道。

    至于柯南,他就只能在一边歪嘴苦笑了……

    “少年侦探团?就你们几个?”鹰矢感觉自己现在的表情应该跟柯南差不多。

    “破案?你?真的假的?”听到孩子们的话,夏帆不由得狐疑的看向了那边的鹰矢。

    “喂喂喂,干嘛这么看着我,作为曾经的天才少年,你哥我破个案很稀奇么?”感觉似乎智商上受到了侮辱,鹰矢不由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所以呢,你们少年侦探团现在在干嘛!”

    “我们在找宝藏!”步美、光彦和元太不由得齐声的说,他们的眼珠子都快发出金光了。

    “宝……宝藏?”听到他们的话,鹰矢和夏帆都不由得露出了一脸“囧”的表情。

    “啊,你们不相信是吧!”看见他们的表情,元太顿时就不满了,“来,柯南,给他们看看!”

    “诺,就是这个……”万般无奈,柯南也唯有递上了手中的那张纸条。

    “恩?这是什么?”看着鹰矢手中的纸条上那些各式的图形,凑过头来的夏帆不由得疑惑的说。

    “就是这些个图形的意义还搞不明白啊,但是这个单词‘oro’,在意大利语里是黄金的意思!”

    听到夏帆的话,柯南也不由得苦恼的皱起了眉头,他也想不出这些图形的意义。

    “黄金?真的假的……恩?”就当鹰矢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后脑勺的时候,他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不由得立马抬起头来,朝着窗户外面看去,隐约看到了三个躲闪的身影。

    “怎么了?”看到鹰矢那忽然紧皱的眉头,柯南不由得疑惑的说。

    “啊,没……”鹰矢不由得轻轻地摇了摇头,却在偶然间看到了窗外一家店铺的招牌。

    “恩?”鹰矢不由得低着头跟纸条上的图案对比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恍然的神色。

    “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么?”看到鹰矢那舒展开的眉间,柯南不由得激动地说。

    “要叫哥哥!你这没大没小的小鬼!”鹰矢不由得没好气的敲了一记他的脑袋。

    【可恶啊!这个该死的家伙!大叔敲我的脑袋也就算了!怎么你也来!】

    虽然心里早已经将鹰矢骂了个半死,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柯南也唯有含泪屈服。

    “唔……鹰矢……哥哥……你发现什么了?”

    “恩,这才对嘛!”看着柯南那憋屈的模样,鹰矢早在心里笑开了花。

    “我在想,这个纸条上画的,是不是就是那个东西!”

    众人不由得顺着鹰矢的手指,看到了对面那一家咖啡馆的招牌。

    那个招牌的形状,正跟那张纸条上画着的第二个图形的样子一模一样。

    “啊,真的耶!”少年侦探团们不由得兴奋的大叫起来。

    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这怎能不让正燃烧着寻宝梦的他们欣喜若狂?

    “那我们赶紧继续出发吧!”

    好不容易得到线索,让他们本来准备先吃点东西的心情都没有了,满心就是憧憬着宝藏。

    “诺,还给你们,找宝藏可以,但是一定要小心点啊,别再做傻事,也别再让家人担心了。”

    想到刚刚感受到的视线和那三个人影,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对着他们嘱咐道。

    “恩,我们知道了!”寻宝心切的三人不由得用力的点了点头,不过听没听进去就不知道了。

    “鹰矢哥哥不和我们一起去找么?”柯南不由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不了,哥哥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做呢。”这么说着,他不由得瞥了那边的夏帆一眼。

    不管怎样,今天说好了要陪她逛街购物的,鹰矢可不想再做出违约的事情来了。

    因为天知道夏帆还会不会再给他另一次机会啊……

    “哦,知道了,那就不打扰你们了!祝你们玩的愉快啊!”

    虽然早就知道他们是兄妹,但是深知好基友那妹控的德行,柯南还是朝他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毕竟在日本,堂表兄妹是属于第四代亲,是可以结婚的,天知道哪天就发展成那样了呢……

    “靠,这猥琐的德行,简直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啊!”

    看着那张猥琐的小脸,鹰矢感觉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好多年前一般,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

    “夏帆,要不再去这条赏月街逛逛呗?”

    在麦当劳里又坐了一会儿,将面前的可乐消灭干净之后,鹰矢看了看天色,不由得如是的说。

    这条赏月街之所以被命名为赏月街,就是因为它在东京铁塔周围,没有遮拦,可以观赏到最美的月亮。当然,不只是能赏月而已,这条街上的小吃和游乐设施也不少,能够做到边赏月边玩乐,实在是少年少女们打发时间的一个好去处啊!

    “我随意,反正我今天作业已经做完了……”夏帆咬着吸管,很是随意的说。

    “那行,我们走吧。”

    然而,就当鹰矢正准备起身的时候,一旁的服务员却突然走了过来,将一张纸递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账单,请跟我去收营台结账好么?”

    “嘎,我们不是付过钱了么?”

    看到摆在他眼前的那张账单,鹰矢不由得一脸懵逼。

    “是的,但这是您的追加账单,”面对鹰矢的质疑,职业素养很好地服务员不由得面带微笑的朝着他解释,“刚才那四位小朋友拿了四个汉堡和四杯可乐,说是您会帮他们付的!”

    “你妹!”鹰矢不由得气得直想骂娘,这群臭小鬼还真他妈不客气啊!

    娘的,一定是新一这小子搞的鬼!肯定是为了报复自己这么玩弄他!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咬牙切齿。虽然这点钱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但问题是被人坑了的感觉很不爽啊!鹰矢不由得在心里将他揍了一百遍,但是此刻,还是得乖乖的跟着服务员去付钱。

    “喂,你好了没有啊!我在门口等你!”

    “好了好了,马上就……”

    耳边传来夏帆的催促声,让他不由得迅速整理好钱包,转过头去。

    然而下一秒,他的瞳孔不由得猛地缩小。

    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带着黑色帽子和墨镜的人,正站在夏帆的身后,伸出手来,慢慢的靠近了夏帆那纤细而白皙的脖子。鹰矢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宽大的袖口之中,闪烁着的锋利的寒光!

    “夏帆!!!”

    ===========================================================

    7000多字,这回总不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