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五十八话、割喉(下)

正文 第五十八话、割喉(下)

 热门推荐:
仿佛地球停止了转动。

    就像是上帝按下了录像带的慢放按钮,在鹰矢的眼中,所有的人事物都变成了慢动作。

    可乐机下落的水流,油炸机冒出的青烟,夏帆那张惊愕的小脸,还有那慢慢划向她脖颈的刀锋。

    那一瞬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鹰矢果断的抓起了餐桌上的一把餐刀,然后迅猛的丢掷了出去!

    “唰!”伴随着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餐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闪光的轨迹。

    飞过了服务员托着的餐盘,穿过了室内植物的青叶,撩起几缕少女那乌黑的发丝,闪亮的钢刀直直的插进了那只正慢慢靠近她的,罪恶的魔爪之上。

    “啊!”“咣!”

    一声惨叫,一声轻响,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直到男人袖中的刀刃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的时候,被鹰矢的大叫吓到的夏帆才终于明白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看着那个将餐刀拔出随手一丢,然后捂着自己受伤流血的手飞速离去的男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那种强烈的后怕仿佛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发抖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人克制不住的就向后面倒去……

    “夏帆!”看着摇摇欲坠的夏帆,此刻鹰矢也顾不上那个正在逃窜的割喉狂魔,不由得连忙跑了过去,一把抱紧了那较小的身躯,支撑着她,让她不至于直接软到在地上。

    “夏帆,你没事吧!”

    看到怀中的夏帆那惊恐到颤抖的模样,鹰矢感到无比的心疼。

    熊熊的怒火不由得在他的心头燃烧起来,恨不得立刻找到那个混蛋,将他全身的骨头都打断!

    与此同时,他也不由得再一次庆幸自己的当初的决定,感谢联盟那种无比残酷的训练,造就了他无比强大的专注力和行动力,让他终于能在家人遭受到危险的时候,不会再感到无能为力了!

    “我……没……事……”

    看着鹰矢那近在咫尺的脸颊,夏帆动了动毫无血色的嘴唇,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话虽如此,但是看她那苍白的脸色,和瑟瑟发抖的身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副没事的样子。

    虽然她在学校里一向表现的较早熟有担当,但是说到底,夏帆也毕竟才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而已,真碰到这样的恐怖的事情,哪能够还能不感到害怕的?

    “不行,我还是先送你去趟医院!”

    这么说着,鹰矢便不由分说的将夏帆一把横抱了起来。

    现在夏帆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仿佛随时要晕过去一样,让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况且,尽管那柄刀并没有在夏帆的脖子上留下什么,但是肯定在她的心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疤。所以,她现在需要一个让她感觉到安心的环境让她放松下来才行……

    “啊,客……客人,你们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麦当劳的经理也终于跑了出来,一脸紧张的问。

    毕竟他们也是在自家店的门口遇袭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多少也要负点责任的。

    “还好,没受伤!”鹰矢不由得抱紧了依然还说不出话来的夏帆,然后朝着那边的经理说,“经理,能帮我准备两个打包袋么?帮我把地上的两把刀都装起来,注意点不要沾上指纹!”

    “啊,哦哦,好的……”

    ===============================================================

    晚上六点半。米花中心医院急诊室。

    “实在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你呢,鹰矢君。”

    匆忙赶到的目暮警官轻轻地抬了抬自己的帽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能理解目暮警官,毕竟谁也无法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啊……”

    鹰矢的脸上此刻也没有往日里的轻佻,严肃的就像是已经戴上了那个黑色的假面一般。

    “令妹还好吧?”

    看着鹰矢那黑的仿佛快要结霜的脸色,目暮警官提问的语气也不自觉得变得小心了一点。

    没办法不小心啊,他今天可算是摊上大事情了,要不是松本清长和小田切部长都去外地开会去了,今天他们肯定会亲自过来!毕竟,里面那位和眼前这位可是那个羽柴集团的公主和太子爷啊!

    在米花市生活的人,可以说没有人不知道羽柴集团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羽柴集团的创始人,鹰矢他们的太爷爷,曾经是在明治维新时期引领了一个时代潮流的成功商人,当时可以说是极大程度上的扭转了整个日本的经济命脉。因此还曾经获得了明治天皇的接见,被获赠“江户英杰”的谥号,可谓是名动一时。

    现如今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羽柴家族已经大不如从前,行事风格也日渐低调,但是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羽柴家在整个日本依然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而这座米花市,便是他们羽柴家族的见证。

    在一百多年前,可以说是羽柴家出了大力气,才将这座城市从战后慢慢重建了起来。

    说句不夸张的话,整个米花市都可以说是他们家开的……

    所以,当年眼前这位爷的双亲,羽柴秀一和羽柴绘理被杀一案,几乎轰动了整个日本。

    而现如今,羽柴家的小公主又出了这档子事,这怎么能让他不提心吊胆的啊!

    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个王八蛋,你******找谁不好,偏偏要找这个小公主!

    “啊,还好,并没有受伤,只是受了点惊吓,现在正在病房里面休息。”

    所幸的是,一提到夏帆,鹰矢的脸色也不由得缓和了一些,看起来也不那么吓人了。

    “哦,对了,目暮警官,这是犯人遗落在现场的刀具,和我丢向犯人的餐刀。虽然他当时带着手套,或许没有指纹,但是这柄餐刀上却有他的血迹。我想这或许对于你们来说会有些帮助的,所以被我用打包袋包了起来,希望你们不会认为我多管闲事了。”

    鹰矢不由得将先前他让那个经理替他装好的两样东西从包里面拿了出来。

    “哦哦哦,怎么会呢,这可真是帮大忙了,鹰矢君!”

    看到这两样东西,目暮警官不由得喜上眉梢,有个懂得保护证物的证人就是好啊。

    “是嘛,那就好,希望能够帮上你们的忙,尽快抓到那个犯人!”

    “恩,放心吧鹰矢君,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我们绝对会找到他的!”

    这么说着,目暮警官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宽慰的眼神。

    “不过话说回来鹰矢君,这个餐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上面会有犯人的血迹啊?”

    从鹰矢的手中接过那两个“证物袋”,目暮警官不由得好奇的说。

    “啊,当时因为看到那个家伙想要对夏帆出手,情急之下想也没想就抄起旁边的餐刀向着他丢了过去!谁知道居然就这么准的命中了!看来是我飞镖小王子的名号依然健在啊!”

    提到这一点,鹰矢顿时又抑制不住的嘚瑟了起来。

    “是、是吗?”目暮警官不由得重重的咳了一声,“咳咳,鹰矢君,虽然你这次是为了救人,但是下次像刀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是不要乱扔了吧!毕竟很容易误伤别人的!”

    “额,当然当然,说实在的我现在自己也有些害怕呢,还好命中了……”

    听到目暮警官的话,鹰矢也不由得配合的露出了一丝后怕似的尴尬神色。

    “恩,那就好。”目暮警官点了点头,也便不再追究这件事情,继而从自己的胸前的口袋之中掏出了警察手册和笔,“那么鹰矢君,你能跟我形容一下,你看到的犯人的模样么?”

    “深褐色的宽袖外衣,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还有一副宽大的圆形墨镜,挡住了他大部分的五官,而且因为反射着阳光,墨镜具体是紫色的或者什么颜色的在太阳下看不清。”

    鹰矢不由得闭起眼睛,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在脑海中一点点将那个男人拼凑了出来。

    “那有没有更加具体的特征?比如犯人的脸上有没有痣或者伤疤之类的?”听到鹰矢拼凑出了一个毫无特异性的人物,目暮警官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恼的神色,有些不死心的追问。

    “这个……好像还真没有……”细细回想了一下的鹰矢不由得摇了摇头。

    “是嘛,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了!”目暮警官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样子,从人物形象上暂时是没有什么重大收获了,希望这两柄刀上会有什么收获吧。

    “呼……呼……夏帆!呼……鹰矢,夏帆呢!夏帆在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两人的耳朵。

    转过头去,便看见一个气喘吁吁地中年男子,正一手扶着门框,用焦急的眼神看着他们。

    “啊,二叔,你来了啊?”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鹰矢的目光不由得闪了闪,然后宽慰的说,“放心吧,夏帆她没事,刚才医生给她吃了一片镇定剂,现在躺在病房里面睡着了……”

    “是嘛?那就好!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她没事!”

    在推开病房的门,看到躺在床上,安详的宛如睡美人一般的女儿,那一刻就好像崩到极限的神经忽然一下子放松下来,羽柴慎二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好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般,不由得靠着门框就这么瘫坐在地,也丝毫不顾及地上脏不脏。

    “呼……呼……董事长,您没事吧?”

    就在羽柴慎二坐倒在地没几分钟之后,他的助理们也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了。看他们一个个手拿着笔记本和文件夹的样子,似乎是在开会的途中,接到鹰矢的电话便立刻跑出来了。

    “这位莫非就是羽柴集团的董事长?”

    看到这个正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男人,目暮警官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轻声的问。

    “啊,是啊,他是我的二叔,夏帆的父亲,羽柴集团现任的董事长,羽柴慎二。”

    听到目暮警官的发问,鹰矢不由得点了点头。

    “羽柴先生,你好,鄙姓目暮,米花警视厅搜查一课警部。”

    目暮警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情绪,才走到羽柴慎二的面前,朝着他伸出了手。

    “啊,你好,警官先生,麻烦你特地跑一趟了。”

    羽柴慎二不由得站起了身子,跟目暮警官握了握手。

    “哪里哪里,本职工作,倒是这次让令千金遭遇了这等事情,是我们警察的失职,对不起。”

    看到羽柴慎二这般有礼,目暮警官反倒更加的尴尬了,只能推了推帽檐,朝着他深深的一鞠躬。

    “我也是,抱歉,二叔,是我让夏帆遇到危险了,如果我今天没有拖她出来的话……”

    看到目暮警官鞠躬,鹰矢也不由得跟着向着慎二道了歉,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先被打断了。

    “臭小子,你当二叔已经老到是非不分了么?”羽柴慎二没好气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二叔……”鹰矢不由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说实话,看到慎二气喘吁吁地冲进来的那一瞬间,鹰矢不由得感到微微触动。

    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原本无比精神的西装领带此刻也东倒西歪,就连头发也凌乱不堪,那时的他看起来可完全不像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看起来更像是坐船遇了难的难民。

    看得出来,他真的是用了最快的速度,拼命地赶到了这里。

    这让鹰矢不由得想起了他五岁的时候,发高烧的那个夜晚,自家的车开到半路抛锚了,最终是父亲一路背着他跑了足足三公里的路程,才将他送到了医院的急诊室。

    那时的他撑开沉重的双眼,依稀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衣冠不整,气喘吁吁的父亲。

    “唔……”就在这个时候,睡美人发出了一声低吟,将众人的视线全部吸引了过去。

    “夏帆,你没事吧?”羽柴慎二不由得第一时间冲过去握住了女儿的手,关切的问。

    “爸爸?”夏帆睁开了迷迷糊糊地双眼,有些困惑的问,“我这是……”

    “没事了,没事了……”

    羽柴慎二不由得抓着夏帆冰凉的手,轻轻地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夏帆,现在怎么样,感觉还好么?”

    鹰矢也不由得来到了另一侧的床头,半蹲下来,关切的看着她。

    “恩。”似乎药效还没有褪去,夏帆还没有恢复多少力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看着夏帆的眼中已经没有了那种恐惧,鹰矢的心也不由得放了下来。

    要知道,过度恐惧很有可能会给少女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可能让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阴影,一生都活在这恐惧之中。这也是之前鹰矢作为担心的一点,不过现在他发现他多虑了,夏帆比他想的还要坚强一些,只是需要一些事情去接受,和平复。

    “羽柴先生,还有鹰矢君,既然夏帆小姐已经没事了,那么我们就先行告退了!”

    看着父女情深的二人,目暮警官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朝着羽柴慎二道别。

    “啊,拜托了,警官大人!”羽柴慎二不由得郑重的说,“请你们一定要找到犯人!”

    “恩,我们会的!”目暮警官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了门。

    “既然如此,那夏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好好睡一觉,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鹰矢伸出手来,轻柔的抚摸一下夏帆的乌黑的长发,露出了一丝关切的笑容。

    如果是平时的夏帆,肯定会一副嫌弃的样子躲开她的手。但是此刻,或许是由于药效还没过,又或者是因为什么,却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双眼。

    “那二叔,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

    安抚完夏帆,鹰矢不由得站起身子,对着那边的二叔说。

    “诶,不留下来迟点东西么?你婶婶已经吩咐厨师做好了饭菜,现在马上就过来了。”

    “不了二叔,我待会儿还有些急事要处理,所以……”

    “好吧,那你去吧。千万要小心点,你自己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看到鹰矢那认真的神色,羽柴慎二也没有再挽留,只是叮咛了他几句。

    自己的女儿如今已经躺在病床上了,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半个儿子也变成这副模样。

    “恩,我知道的。”

    最后深深的看了夏帆一眼,鹰矢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当房门彻底关上的那一刻,他脸上原本的笑容瞬间冷却了下来,再度换成了无尽的冰寒。

    “喂,德叔,帮我把那个解码器找出来!”

    鹰矢一边走出医院,一边用手机拨通了自家的电话号码。

    “哪个解码器?哦,那个啊,少爷,您这是决定在犯罪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么?”

    电话那头传来那位尽职老管家那略带惊讶的声音。

    “放一个那样的家伙四处活动实在是太危险了……”抬起头来,看着大厦的大屏幕上播放着的那条关于‘连续绑架杀害少女的变态连环杀手’的新闻报道,鹰矢不由得深深的眯起了眼睛,“而且他竟然敢向夏帆下手,我必须把他找出来……不记任何手段!”

    这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斩钉截铁。

    然而,鹰矢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时刻,有人用同样的语气,在跟他说着同样的话语。

    “把他找出来,不计任何手段!”

    羽柴慎二站在医院走廊的窗户前,看着鹰矢离去的背影,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

    “下午居然让夏帆遭到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你的失职了,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羽柴慎二此刻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刚才面对夏帆和鹰矢时的温和,脸色威严的有些吓人。

    “对,就跟之前那个边角一样……”

    羽柴慎二推开门,看了躺在病床上再度陷入沉睡的夏帆一眼,眯起了双眼。

    “我绝对不会,让任何能威胁到我女儿的人,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