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话、追查

正文 第六十话、追查

 热门推荐:
“夏帆,夏帆,你千万要没事啊……”

    银发的少女从来没有感觉到医院的走廊是如此的冗长,仿佛怎么走也走不到头。

    【小樱,我好倒霉啊,被那个绑架杀害少女的割喉魔袭击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呢……】

    当时正在自家的道场里面修行的小樱,在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直接把自己的手机捏爆了。

    心急如焚的她只得匆匆忙忙的换下道服,然后火急火燎的打车赶到了米花中心医院。

    “夏帆!夏帆!”

    当她急匆匆的想要冲进留观室里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幸好身为武者的反应力让她及时刹住了车,否则肯定要将那个人撞倒在地不可。

    “啊!”不过,虽然刹车是刹住了,但是还是将正从病房里走出的那个人吓了一大跳。

    “失……失礼了,是我太着急了,没看见您出来……啊,羽柴阿姨!”

    修养良好的小樱不由得立刻向着被吓到的那个人鞠躬道歉,抬起头来才发现,正是夏帆的妈妈。

    “啊……原来是大神啊,吓了我一跳。”羽柴舞子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略带笑意的看了眼前的女孩一眼,“平时见你也没这么冒冒失失的啊,是担心我家的夏帆么?”

    “啊,恩,”小樱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焦急的问,“阿姨,夏帆她没事么?”

    看着她那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羽柴舞子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看样子,这个女孩,真的是非常重视夏帆这个孩子啊……

    女儿虽然在家里乖僻了一些,在学校里也有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但是好在,还有一个这么正直,具有古典气息的好朋友在。这也是羽柴慎二和羽柴舞子没有选择出手干扰夏帆校园生活的原因。因为有这样的朋友在,即使想要变坏都很难吧?

    况且再怎么说,就算乖张一点,夏帆也是他们羽柴家的儿女。在他们家的环境中出来的孩子,别的不说,三观和品行都是绝对的正的。只要有这么正直的朋友引导,相信夏帆应该是绝对不会走到歪路上的。所以,无论是羽柴慎二,还是羽柴舞子,都很放心她跟自家女儿接触。

    “啊,没事呢,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你进去看看她吧,阿姨有点事出去一下,待会儿再回来。”

    这么说着,羽柴舞子不由得微微一点头,便向前走去,留给小樱一个优雅的背影。

    “恩,阿姨慢走。”

    朝着羽柴舞子的背影鞠了个躬之后,小樱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病房的门。

    就如她想象的那般,黑发的少女正坐靠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夜空发呆。还有一个红色头发的女仆,正在一边帮她收拾着用餐完后的碗筷。

    “啊,小樱,你怎么来了啊!”

    听到开门的声音,夏帆不由得回过头来,随即露出了一丝惊愕的神色,似乎没想到少女会过来。

    “因为我看到了你发的短信,所以,就来了。”

    相对于夏帆的惊讶,小樱倒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朝着绯沙子点了点头后,便走到了夏帆身边。

    “那么,小姐,我便先出去了,你们慢慢聊。”

    将餐具收拾干净之后,绯沙子便向着两人鞠了一躬,然后走了出去,替她们轻轻地关上了门。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没事,让你放心不用来了么……”

    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担忧的挚友,夏帆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啊?有么?”小樱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色。

    “有啊!我之后发给你的短信你都没看到?”看到小樱的脸色,夏帆不由得疑惑的说,“因为你都不回我的,我还以为你有要紧的事情呢!”

    “额……其实……在看到你第一条短信的时候……手机……被我捏碎了……”

    听到夏帆的话,小樱那张充满英气的娇颜上竟是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红晕,让夏帆不由得看呆了。

    “噗……哈哈哈,还真是像小樱你会做的事情呢!”

    看到这个平时古板的女孩难得露出这般羞窘的模样,夏帆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啦,不要取笑我了,”小樱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正色道,“夏帆,你今天怎么会遭到袭击的?还有,没有受伤吧?”

    虽然之前早已经从羽柴舞子的口中得知了这个事实,但是小樱还是想让夏帆亲口告诉自己。

    “恩,没有,只是受了点惊吓……”夏帆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盯上我,或许,只是单纯的因为我运气不好吧?只要再晚一点,说不定你就见不到我了……”

    “竟然敢伤害吾友!若让我碰到他,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听到夏帆的话语,小樱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无法压抑怒火在自己的心中燃烧起来。

    事实上,在她习武修行之后,已经很少会有强烈的情绪波动了,这么愤怒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对了,夏帆,你刚刚说晚一点,是指什么?还有,你是怎么得救的?”

    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小樱不由得有了新的疑问。

    “啊……这个啊……其实,是我那个……嗯哼,哥哥,救了我!”

    虽然心里的芥蒂早已经消除了大半,尤其是在今天他救了自己之后,更是让她再次感觉到了,小时候那时时刻刻被她保护着自己的安全感。但是无论如何,他当初给自己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以至于时隔多年,再一次喊出“哥哥”这个名词的时候,夏帆还是感觉无比的变扭。

    “你的……哥哥?”听到夏帆的话,小樱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将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个男人。顿时,那张小脸上好不容易平复红潮再度的涌了上来,让她看起来比上一次还要更加的羞窘不堪。

    “对,就是那个混蛋!”看到小樱那脸红的模样,夏帆哪里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顿时气得鼓起了脸颊,心中的感激之情也消散了大半,连称呼也重新换成了“混蛋”。

    但是不管怎样,夏帆还是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如实的跟挚友讲述了一遍。

    “不过,虽然性情有些古怪,但是夏帆的哥哥,果然是个厉害的人呢!”

    听完夏帆的话,小樱的眼里不由得泛起一丝异样的神采,略带惊叹的说。

    “厉害?就他?”夏帆不由得轻哼一声,“顶多只是凑巧而已吧!”

    “凑巧?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并且一刀丢中那人的胳膊,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

    小樱不由得摇了摇头,作为一个武者,她对于其中的难度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至于吧?”夏帆很是不情愿的撅了噘嘴,“那种距离我也不会失手啊!”

    “可是夏帆,飞刀和弓箭是不同的,想要命中目标要困难的多。而且他能够在那么一瞬间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并且准确的投掷出这一刀,我敢肯定他也是经过艰苦的修行才能够做到的!”

    看到赌气般掘着嘴的夏帆,小樱不由得无奈的笑笑,然后认真的说。

    “真的?”看到小樱如此认真的语气,夏帆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真的,”小樱无奈的点了点头,“而且你上次也看到了,他很是轻松的便接住了我一脚,虽然我当时没用全力,但是那一脚也不轻,将人踢到在地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真的假的?我以为上次是你放水啊!他有这么厉害么?”夏帆不由得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她知道自己这个挚友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说出那些夸大其词的话的。

    那么,难道真的像她说的一样?那个混蛋,事实上是有着很厉害的身手?

    夏帆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那张轻佻的脸颊,这张平日里在她看来只感觉的到猥琐的脸颊,此刻却忽然莫名的蒙上了一层神秘感。直到此刻,夏帆才忽然发觉,自己似乎并不了解这个五年不见的哥哥。他消失的这五年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她都不知道……

    “呐,夏帆……”就在这个时候,小樱的声音让她出神的瞳孔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恩?怎、怎么了,小樱?你没事吧?”

    回过神来的夏帆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因为,她居然从小樱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扭捏的神色!

    “这个……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令兄?”

    小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脸上的红晕,然后无比认真的说。

    “哈?”夏帆不由得惊讶的都破音了,“你说什么?你想见他?你不会也被他迷惑了吧?”

    “你在说什么呀?我只是想要跟他切磋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一些武道上的突破!”

    听到夏帆那诡异的声音,小樱哪里还不知道夏帆想歪了,好不容易退下的绯红再度上涌。

    “真的?没骗我?真的只是想找那家伙切磋一下?”

    深知自家哥哥那德行的夏帆不由得满眼的戒备,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小樱跟他有过多的接触。

    “真的!”小樱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放心吧夏帆,你应该知道,我对那种事情没有兴趣的。”

    “但是人家对你有兴趣啊……”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张猥琐的面容,夏帆便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嘟囔了两句。

    “啊?”没有听清的小樱不由得疑惑的看着夏帆。

    “没什么!下次带你见他,行了吧?”

    嘴上这么说,但是夏帆却在心里计划着,能拖多久是多久,最好拖到小樱自己都忘了这件事情。

    “夏帆,你现在脸上的表情好邪恶……”

    “额,你看错了!”

    ======================================================================

    “各位同仁,这几天辛苦了,但是没办法,我们绝对不能放任那个危险的犯人继续在外面游荡!”

    晚上十点。米花警视厅搜查一课本部。目暮警官正在课室里做着最后的动员。

    虽然已经临近深夜,但是搜查一课的课室里却依然灯火通明,人员济济。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个最近一直在作案的连环绑架杀害少女的变态割喉杀手!

    截止昨天晚上为止,加上没有受伤的羽柴夏帆,这几天已经总共已经出现了4名受害者,其中3人死亡。而且由于死者皆是7到15岁之间的小女孩,且杀人手法皆是十分残忍的割喉虐杀,所以给大众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大家都不敢带着小女孩出门了。

    对此,搜查一课的刑警们在感觉到焦头烂额的同时,也是感到责任重大。

    毕竟,就像目暮警官说的,放着这么个变态在外面游荡,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而且在场的已婚的警员的家中也有不少人有女儿,于公于私,他们都会拼尽全力的找到那个混蛋!

    “好的,那么各位对自己的任务应该都清楚了吧,各自工作吧!”

    目暮警官拍了拍自己的手,示意大家解散,该留守的留守,该巡逻的去巡逻。本来像巡逻这种事情应该是新人警员们的任务,但是非常时期,也只能将所有能动员的人都动员起来了。

    “佐藤,要不我们一起去巡……”

    就在目暮警官话音刚落的时候,一头诡异的波浪头的白鸟警官便不由得走了上来。

    这个越线的举动,瞬间让搜查一课的佐藤美和子防线的成员们纷纷转过头来,怒目而视。

    或许是白鸟偷跑的这个行为惹得天怒人怨,总之,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讲完,就听到了那边的目暮警官忽然传来一句:“佐藤,你跟我一组去巡逻!”

    “是,警部!”佐藤不由得向着目暮行了个礼,立刻抓起了自己的外套。

    “抱歉了啊,白鸟!”佐藤朝着白鸟点了点头,随即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一瞬间,白鸟脸上的表情变化可谓十分精彩,让佐藤美和子防线的众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恩?”然而就在时候,佐藤的手机却不由得响起了起来,是一个从来没有看过的诡异号码。

    “喂?”佐藤微微皱了皱眉头,本来想直接挂断的,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接了起来。

    “晚上好啊,佐藤警官。”

    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沙哑的声音,让佐藤情不自禁的瞪大了双眼。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看了看走在自己前头不远的目暮警官,佐藤不由自主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低着头放慢了脚步。

    “你很惊讶么,这不是什么十分困难的事情。”那个沙哑的声音淡然的说着。

    “有什么事,我现在马上要出发去巡逻了!”佐藤不由得皱了皱眉眉头。

    “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的,我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情,今天下午不是有个年轻人给你们带去了两柄刀么,有化验出什么结果来么?”

    “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佐藤不由得惊疑的转了转头,“你不会一直在监视着警局吧?”

    “下午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想要获得这个消息,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那个沙哑的声音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现在,可以告诉我,从那柄刀上化验出了什么么?”

    “没有,除了知道是B型血之外,DNA基因库里找不到对应的资料。”佐藤不由得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犯人并不是有前科的人员。”沙哑的声音沉默了一下,“谢谢了,佐藤警官。”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佐藤不由得出声叫住了他,“你那边有什么线索么?”

    “暂时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通知你的……”这么说着,那个声音便断了开来。

    “喂!喂!”佐藤还想多问两句,但是电话的那头便已经是无尽的忙音了。

    而当她想要重新拨通那个号码的时候,却发现电话的那头提示这个号码是空号!

    “怎么回事?”听到电话那头的提示,佐藤不由得呆滞了一下。

    “喂,佐藤,你怎么了?”

    走在前面的目暮不由得回过头来朝着还在发呆的佐藤喊了一声。

    “啊,我就来,警部!”

    虽然有些疑惑不解,但是佐藤还是将手机塞回兜里,立马跟了上去。

    而另一边,在挂断了打给佐藤的电话之后,鹰矢也不由得继续翻阅着电脑上的资料。

    “桐生惠、西谷尾香、长泽遥……还有夏帆……”

    看着屏幕上那一张一张的来自电视报道和警局内部资料的现场照片,鹰矢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可真是残忍啊……”

    看着显示屏上显示的那些个惨死的少女,即使见惯了大场面的德叔也不由得唏嘘感慨。

    “是啊,但是这个世界上却总是有些人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有什么头绪么,乍看之下,这四个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联系啊?”

    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将一杯红茶放到了鹰矢的面前,他知道自家少爷思考的时候喜欢喝红茶。

    “不,联系还是有的。”鹰矢端起红茶喝了一口,“比如被害人的特征,白裙子,还有单马尾。”

    “可是少爷,这第二位被害人可是一个穿着短裤的短发女孩啊?”德叔不由得疑惑的说。

    “这第二位被害者西谷尾香跟第一位被害者桐生惠是同班同学,并且据说西谷尾香是在前去桐生惠家玩的路上失踪的,所以很可能只是被卷入了这场案件而已。”将手上的茶杯放下,鹰矢敲击了几下键盘,弹出了一张小学生的同班合照,“而犯人真正的目标,应该是只有桐生惠一个人。”

    “只不过,因为两具尸体被埋在不同的地方,而且发现的时间和被杀的时间都有早晚,所以才会认定是犯人独立进行的第二起犯罪。外加之后发生的第三起案件,才会让大家认定这是一起连续杀人的案件,从而忽略了第一起案件和第二起案件其实应该是同一时间犯案的可能!”

    “所以少爷您现在在调查桐生惠的资料么?您认为她就是一切的起源?”

    “啊,从犯罪心理学上来讲,这种连续杀人案的第一个死者,都是让凶手犯下恐怖罪行的原因所在。而桐生惠当天所穿的白裙子和她所扎的单马尾,也因此成为了犯人寻找下一个目标的根据。况且,只有桐生惠的第一起案件是绑架后杀人,而第三起长泽遥的案件则是直接下杀手来看,也足以说明桐生惠的特殊性,所以,想要找到犯人,必须以桐生惠为中心来找。”

    “上面写着桐生惠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消失的,那么犯人应该就是桐生惠所熟悉的人了,否则,他不可能对桐生惠的行动路线那么了解,也不可能马上就能得知桐生惠的家人的联系方式。”

    “你说得对德叔,而且犯人的家庭条件一定不错,而且至少有一辆车。”鹰矢将桌面上的两张图片分别拖到了两边,“桐生惠和西谷尾香的尸体发现的地点间隔有两公里以上,如果没有车的话,是不可能做得到这件事情的……”

    “那么,少爷,您知道犯人是谁了么?”德叔不由得好奇的说。

    “只是有所怀疑而已……”

    鹰矢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那件被装在玻璃柜里的护甲前。

    “现在,就要去确认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