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一话、少女、犯人、杀手……

正文 第六十一话、少女、犯人、杀手……

 热门推荐:
晚上十点半。米花大饭店。

    在这个富丽堂皇的一楼的大厅里,一场盛大的服装展览会即将落下帷幕。

    “啊,好无聊啊,绝望般的无聊啊!”

    后台处,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脱下了那身华丽的衣裳,摘下了沉重的头饰,嘟着嘴说。

    “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平静啊……好没意思哦……”

    这么说着,她不由得取下了头上的发夹,拿出自己的发饰,给自己扎了个迷人的双马尾。

    “哎呀,你就不要成天说这种话了,我们听得耳朵都快生茧了……”

    坐在她旁边的同台的少女们一边熟练的卸着妆,一边不由得无奈的斜了这个年幼的少女一眼。

    这个妹妹在她们看来一直是个古怪的人。

    从外形上讲,那是漂亮的不像话,就像一个瓷娃娃一般惹人喜欢。而且明明只有十四岁,却有着令大人都羡慕的身材,完美的阐释了“童颜****”这个名词,让她们各种羡慕嫉妒恨。

    而且,她就像是有着用不完的活力一般。每当她们拍完广告或者是接完像今天这样的商业走秀之后,哪个不是累的半死,只想睡死在床上,跟枕头被褥来个同归于尽的。哪里像她,还能到处乱跑,这里蹦蹦那里跳跳的。就算是年轻几岁,精力也不至于旺盛到这种程度吧?

    再者,精力旺盛也就算了,但是她的集中力却跟她的精力恰恰相反一般,对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似乎前一秒还对一件事情很感兴趣一般,下一秒就随手将它抛之脑后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经常将“绝望般的无聊”挂在嘴上,仿佛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当然,相对于她们眼中的古怪,少女本人的想法则是简单的多了。

    她只是觉得一切都太过顺利了而已……

    人生其实是一场很不公平的游戏,有的人天生为王,有的人落草为寇,而少女就是那第一种。

    无论是外在那姣好的容颜,还是内在那妖孽般的天赋,让她迄今为止的人生都是顺风顺水的。

    想要什么父母马上就给买,想学什么马上就能够学会,这种就像是天生满级的作弊般的人生让她在一路过的很顺畅的同时,另一种难以压抑的情绪却在她的心中日益的滋生。

    那就是,无聊。

    就跟一个游戏开了作弊器的时候,也就失去了游戏原本的乐趣,现在的她就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现在的她真心的希望这平静如同死水一般的生活能够来点让她能够继续支撑下去的乐趣,否则的话,她就真的像她之前所说的那般,要无聊到绝望了……

    然而,或许少女真的是上天的宠儿,当少女如此期盼的时候,命运的转折点就这么突然到来了。

    就在她一边抱怨着这个无聊的世界,一边换好自己的衣服走出后台,准备走向她的经纪人的时候,亮光忽然闪过她的眼睛,一柄明晃晃的钢刀,忽然就这么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准过来,否则我就割断她的脖子!”

    耳边充斥着一个男人粗狂而狰狞的嘶吼,那巨大的音量让她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

    就在下一秒,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厅的灯光又突然一闪,让她情不自禁的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她便看到了蹲据在大厅横梁的龙头雕饰上的,那一个黑色的身影。

    似乎,忽然一切就变得有趣起来了啊……

    明明脖子上还架着一柄钢刀,但是少女却不由得展颜一笑。

    露出了迄今为止,最开心的笑容!

    ========================================================================

    二十分钟之前。米花町二丁目。

    夜已深,深沉的黑暗与寂静笼罩着这片住宅区,安抚着疲惫的人们安然入睡。

    然而,映着月光,一道漆黑的身影却突兀的划破了这份安宁,直直的空降在了这条街道上。

    二丁目一百七十四号,这里距离割喉案的第一个受害者桐生惠的家不出百米。

    在静静的看了一下这房子的四周之后,鹰矢借助鹰爪,轻巧的落在了这家的屋顶之上。

    “少爷,您确定这家的主人就是犯人?可是老朽搜了一下这个人,似乎风评不错啊!”

    德叔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这人的资料,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这家的主人叫做山口银,43岁,帝丹大学教师,目前单身独居,生活条件还算不错。

    按照道理来说,一个大学教师,跟一个10岁的小学生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才对,充其量也只是住在一条街道上的街坊领居而已。

    而且根据帝丹大学校网论坛上搜索到几条的学生们的留言和发帖来看,这个教化学的山口银老师在帝丹大学里还有着不小的人气,大家对于他的评价都还是蛮褒义的。

    一个帖子说他上课很幽默风趣,能将枯燥的化学课上的很有意思。又有人说他平日里人很好,经常照顾学生啦。还有人说他很懂生活,是个居家好男人之类的……

    总而言之,全是正面的评论,所以让德叔不由得有些疑虑,自家的少爷这次是不是找错人了?

    “首先,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绝对伟光正的人。其次,对于人前人后双重面目这一点,我们不是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么?”鹰矢不由得自嘲般的笑了笑,如是的回答着,“况且,越是正直完美的人,说明他将自己内心的黑暗压的越深。这些黑暗一旦爆发出来,也就更加的可怕!”

    “所以,您还是坚持您的想法,认定这位山口老师就是这个变态连环杀手么?”

    “啊,我之前看了下他的照片,他的身形跟那天我看到的人很相似。况且,资料显示他还是B型血,家里又有一辆车,所以,不得不让我怀疑啊……”

    鹰矢又何尝不想认为是自己搞错了呢,但是就目前来说,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是这个人。

    不过,这些也不过只是状况证据,鹰矢手上并没有什么能够直接将他跟凶手串联起来的实质性证据。所以,如今才要偷偷摸摸的潜入他的家中,看看有没有什么决定性的证据。

    案情报告显示,桐生惠是在放学的途中失踪的,但是她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身上却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帝丹小学的校牌。同样的不见得,还有西谷尾香的发卡,以及长泽遥的校徽。而根据鹰矢以往的经验,这种连环凶手往往都会有一种病态的心理,那就是收集各个被害人的相关物品,来当做战利品。所以鹰矢怀疑,被害人失踪的物件,就被这个山口银藏在家中的某个地方。

    “车子不在……么?”看了一眼空荡的车库,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如果车子还在的话,就不用麻烦跑到人家家里去,直接用鲁米诺试剂看看友没有反应就好了。如果发现了血迹,那么与被害者们的血液一对比,一切就能够真相大白了。

    如今既然车子不在,那鹰矢也只能干一回闯空门的勾当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既然车子不在,也就说明人应该也不在家,倒是方便了自己搜查取证。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从万能腰带里掏出一根细铁丝,将它弯折了一个环出来,通过窗户的缝隙伸入内部,很是轻松地就拉开了这种老旧窗户的插栓,然后迅速的打开窗户进到了屋子里。

    进到房间里后,鹰矢不由得取出那副夜视墨镜,戴在了眼罩的外面。

    在阿笠博士那个东西没有造好之前,也暂时只能用这种简陋的设备来代替一下了。

    鹰矢进来的房间在二楼,似乎是个书房,里面只有一张书桌和几个摆满书的书架,都被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书桌的桌面也擦得十分光亮,伴着一盏古朴的台灯,让人看上去十分的舒服。

    不过,鹰矢可没有心情管他的小资情调,直接粗鲁的翻起了书桌的抽屉,又在这个房间里四处搜索了一边,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得推开门去,来到了二楼的走廊。

    “呵,看起来,那些学生说的倒是没错,这个山口银还真是一个居家好男人啊……”

    从二楼的走廊看到楼下的走廊和厨房,所有的碗筷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地板也被清洗的一尘不染,如果不知情的话,实在是很难想象这栋房子会是一个中年单身汉在居住。

    “唉,什么时候少爷您要是能够养成这般良好的习惯,老朽也算是有颜面去见老爷和夫人了!”

    就跟预想的一样,耳机里顿时传来的德叔毫不留情的吐槽。

    “我觉得你还是指望我能够找到一个居家好媳妇儿会比较实在……”

    鹰矢不由得撇了撇嘴,将早就想好的回答抛给了他。

    说实话,他也不想啊,当初是谁让他养成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习性的,还不是你么!

    心里这般吐槽着,但是鹰矢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推开了二楼卧室的房门。

    “恩?”

    房门一打开,一股潮湿中夹杂着腥咸的古怪味道便不由得冲进了他的鼻子,让他皱起了眉头。

    与之前看到的井井有条截然不同,这个卧室显得杂乱不堪,无论是随意搁置的被褥,还是被随意摆放的书架上的书,都深深的透出一股腐朽的味道,简直就完全像是两个人居住的一般。

    “果然,越是正直完美的人,只是说明他将心中的黑暗压的越深……”

    这房间里弥撒着的那还未消散的淡淡的血腥味,让鹰矢不由得越发的确认起自己的猜测。

    接下来,只差一个决定性的证据了。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快速的在这个房间里翻找起来。

    “恩?这个药不是……”鹰矢拿起了他放在床头的药瓶,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啊,少爷,虽然很不想打搅您寻宝的兴趣,但是,我们的正主似乎回来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德叔的声音却忽然从耳机里传来。

    鹰巢的主电脑里,刚刚建立起来的鹰眼系统正将道路监控所拍下的画面忠实的反馈到那个巨大的显示屏上。镜头上,一辆红色的车正缓缓地驶进这房子的车库。虽然由于光线太暗,外加镜头清晰度不够,无法看清楚那人的脸,但是那人的衣着打扮,都跟鹰矢形容的那人很是相似。所以,忠实的老管家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自家的少爷。

    “也好,那就让他自己替我把这个证据给找出来吧!”

    同样听到汽车的引擎声,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丝冷笑。

    =====================================================================

    “呼……呼……”

    车库里,那辆红色轿车的驾驶位上,那位被学生们称为人民好教师的山口银正在粗粗的喘着气。

    他并没有下车,只是坐在座位上,像是疯了一般,一下一下的,将脑袋狠狠往方向盘上砸,发出一声声即使听到都令人觉得疼痛的声音。

    “好痛……好痛!该死的!该死的!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伤害我!该死的!”

    山口银用左手死死地捂着自己受伤的右手手肘,表情因为疼痛而变得无比的狰狞。

    “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能够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啊啊啊啊!”

    这么说着,山口银再度狠狠地将前额往方向盘上狠狠地一磕,一丝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滑落。

    没错,是她不好,是她们不好!为什么那么像!为什么要穿那条白色的裙子!为什么!

    还有那个家伙!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拿刀扎自己!居然让自己受伤了!甚至害的他连医院都不敢去,只能快速回到家,驱车赶到自己的在学校的实验室里,用纱布粗粗的包扎了一下!现在整条右臂都还是痛的不得了,好痛啊!那个家伙也要杀!统统都杀掉!

    带着无比的怨恨,山口银慢慢的打开了车门,然后摇摇晃晃的走进了自家的大门。

    不止是右手臂,他现在感觉头也痛的厉害,痛得快要爆炸开来一般。他必须要先吃药,必须要先吃一颗药来止痛才行!只要吃一颗,马上就会不痛了……

    山口银就这么昏昏沉沉的拧开了卧室的房门,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抄起了床头的药瓶,倒出两颗胶囊丢进了自己的嘴里,连水都不用喝,便直接吞咽了下去。

    吃完药之后,山口银就像是被抽干了骨头的蛇一般,直接软倒在了床上。不出一会儿,他紧皱的眉头便慢慢的松开,原本痛苦狰狞的表情,也慢慢的戴上了一丝迷醉。

    【果然没有看错啊……那个药……】

    看着山口银如今的表情,躲在门后的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

    那个药对于他来说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在他曾经捣毁的工厂和窝点里面曾经见过很多次,跟他曾经在夏帆家里发现的那些药一样,都属于川岛英夫系列的“止痛药”。

    只不过,这个山口银手中的这一种纯度更高,起效更快,欢欣作用更强。不过正因为如此,在药效过去之后,会让人感到更加的暴躁,甚至还会让人产生一系列的幻觉……

    “呼……”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山口银忽然站了起来,朝着书架的方向走去。

    【难道他将那些东西藏在书架里了么?】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放轻脚步,慢慢的从背后接近他,想看清他究竟在做什么。

    “恩?”就在这个时候,山口银却忽然警觉地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快速的向后转去。

    但是让他错愕的是,他的身后除了被他拧开的卧室的房门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难道是风么?”山口银如是的喃喃自语一声,然后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了一本厚厚的字典。

    【没想到这老小子直觉还挺敏锐的……差一点就被他发现了!】

    听到他的自言自语,躲在床下的鹰矢不由得轻轻地舒了口气。

    刚刚在感觉到他浑身突然绷直的时候,敏锐的鹰矢便已经预测到了他会回头,早已经提前一步飞快的贴倒在地,然后麻利的滚到了床底下,这才坎坎的躲过了他的视线。

    值得庆幸的是,他身上的这件防化服具有绝对良好的缓冲性和静音效果。否则的话,他的动作就不可能如是的干净利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而另一边,没有觉察到异样的山口银打开了那本字典,然后从中拿出了一个卡片状的东西。

    【原来如此,将字典挖空了,然后把东西藏在里面么,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从床底下轻轻滚出的鹰矢贴着另一边的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转动了墨镜上的转轮。

    随着夜视仪的光线补足修正,那被山口银拿在手中的东西也不由得越发的清楚起来。

    那是一个沾染着鲜血的校牌!而上面贴着的照片,正是这起案子的第一个被害者,桐生惠!

    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样,这个山口银,就是袭击夏帆的家伙,这起案件的犯人,绑架杀人魔!

    “什么人?”在鹰矢呼吸变粗的那一刻,听到声音的山口银不由得迅速的转过头去。

    但是他快,鹰矢比他更快!

    “砰!”

    就在山口银转过身的一瞬间,忽然感到手臂一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跟背部剧烈的疼痛。

    “唔!”

    那剧烈的疼痛让山口银不由得闷哼一声,手情不自禁的松了开来。字典脱手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被藏在里面的校牌和他跟踪拍摄的各个目标的照片都不由得散落了一滴。

    “晚上好啊,山口银老师!或者说,我应该叫你连环绑架杀害少女的杀人魔么?”

    就在山口银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却猛然感觉胸口一痛,似乎又被人狠狠地一脚踩了回去。

    看着飘落在自己眼前的被偷拍的夏帆的照片,鹰矢顿时就感觉一阵气血上涌。

    妈的,原来这个家伙不是随机选到夏帆的,而是一开始就是针对着夏帆去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握紧了双拳,发出了恐怖的“咔咔”声。

    “是时候,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那伪装出来的声音,比往日来都要更加的沙哑和狰狞,活脱脱的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鬼。

    “你……你是谁?好痛,好痛!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或许是鹰矢此刻身上的杀气实在是太过恐怖,以至于之前还嚷嚷着要杀了鹰矢的山口此刻居然吓得瑟瑟发抖!

    “‘不要杀我?’呵,说得好,那些被你杀害的女孩,在死之前,是不是也是这么喊的!啊!”

    怒火攻心的鹰矢不由得一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狠狠的将他甩向了那边的书架。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和惨叫,木质的书架轰然倒塌,书架上的书也随之散落一地。

    “怎么样?痛吗?好好地体会一下吧,这就是你带给那些女孩子们的痛楚!”

    看到山口银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模样,鹰矢不由得又再度上去狠狠地补了一脚。

    然而下一秒,突然亮光一闪,鹰矢不由得闷哼一声,那副夜视墨镜更是直接爆出了一丝电火花。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本能的做出反击的动作,连山口银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在慌乱之中,居然抓到了从书架上跌落的照相机,然后随手拨开开关,按下了拍摄按钮。

    那刺眼的闪光灯瞬间摧毁了鹰矢的眼镜,更是直接闪瞎了将光线补足开到最大的他的眼睛。

    虽然没有想到会突然造成这样的结果,但是山口银也认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不过的随手抄起几本书往各个方向乱丢扰乱鹰矢的视听,同时趁着这个机会跑了出去。

    “妈的,这个王八蛋。”鹰矢随手摘掉了已经损坏的眼镜,咬牙切齿。

    “少爷,您没事吧?”耳机里不由得传来德叔焦急的声音。

    “没事,只是眼睛一下子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鹰矢不由得捂着自己的双眼,有些痛苦的说。

    他现在感觉就跟中了闪光弹一样,在十几秒过去了,视野还是白茫茫的一片,视物都有重影。

    “那个家伙呢,跑了么?我刚刚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了。”

    鹰矢费力的从模糊的视野中捡起跌落在地上的照片和校牌等证物,将他们放回镂空的字典里。

    “啊,老朽从监视器上看到他已经跑到车库里去了。少爷,您还要继续追么?”

    “当然,今晚不把他抓进去,我连觉都睡不安稳!”

    看着正从他视野中离去的红色轿车,鹰矢不由得将字典收好,然后艰难的翻窗而出。

    明明都已经逮到那个家伙了,却放着他在眼前溜走,这样的事情鹰矢可做不出来。

    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就是将夏帆和其他的少女们置于危险之中!

    “那您可得抓点紧了少爷,毕竟您的摩托车还停在别的地方呢!”

    “妈的,这个时候真希望这辆摩托车有自动驾驶系统,能够自己过来找我啊!”

    借助鹰爪飞速的在一个个屋顶之间穿梭着的鹰矢不由得说。

    “这个想法不错,您可以试着叫您的老师阿笠博士试着跟进一下。”

    “他连我的摄像头都还没有搞定呢,等他把那玩意儿做出来先再说吧。”

    说话期间,鹰矢终于回到了那条小巷,直接从二楼的屋顶上跳了下来,骑在了自己的摩托车上。

    “好了德叔,开始捕猎了,告诉我猎物的位置。”

    “恩,从鹰眼里看到对方正进入荣和大街,按照这个方向,您可以从若山三号支路出发截堵”。

    “荣和大街?那里可是闹市区,即使是现在这个点应该还有不少人才对!”

    “是啊,运气好的话,您大概可以赶在对方到达米花大饭店的位置前将他堵住。”

    “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了!”

    听到德叔的话,鹰矢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丝狰狞的笑意。

    霎时间,摩托车发出了一声躁动的轰鸣,瞬间带着他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然而,行色匆匆的鹰矢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屋顶上,有一个人正透过瞄准镜,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在鹰矢离开之后,他也同样扛起了自己的步枪,隐入到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