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四话、情人节杀人事件(上)

正文 第六十四话、情人节杀人事件(上)

 热门推荐:
“滴滴滴!滴滴滴!”伴随着口袋震动的触感,熟悉手机铃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米花饭店枪击案后的第三天。刚刚打开车门的佐藤忽然接到了一个乱码的电话。

    由于有过一次经验,这次佐藤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的,果然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晚上好,佐藤警官……”

    “呵,你还真是会挑时候打过来啊……该不会是在暗中监视我吧?”

    佐藤坐上车,用一只手扣上了安全带,然后随口开玩笑般的说了一句。

    然而这开玩笑的一句话,却将某个正坐在电脑前看着这一切的某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很高兴你还有这样说笑的兴致,没有什么比良好的心态更加重要了。”

    “是啊,虽然这么多年都还没能习惯,但毕竟我是警务人员,不会让情绪影响自己的工作的!”

    虽然对方的话很是笼统,但是佐藤还是领会到了他想表达的意思,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所以呢,这次打电话给我是为了什么?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佐藤好奇的说。

    “确实,我想了解一下前几天那个山口银的情况,还有他是否有再度受到袭击?”

    “山口银的话,他已经全部招供了,证物也都已经移交给检察院了,相信应该几天内就会下达判决了吧。至于袭击……”佐藤不由得摇了摇头,“在那之后倒是没有再出现过。而且他现在正在看守所里羁押着,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嚣张到会跑到看守所里去杀人吧?”

    “是嘛,我知道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不由得再一次开口提醒,“不过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之前的边角不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么?”

    “等一下,说到边角,我忽然想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佐藤也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天晚上射杀边角的那颗弹头,跟那一天在米花大饭店的地板里发现的弹头一样,都是5.8毫米的标准步枪子弹!而且专家将那几颗弹头的膛线痕重组和对比之后,发现膛线痕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那天想要杀掉山口银的人,跟那天杀掉边角的人是同一个……”

    “恩,”佐藤不由得点了点头,“不过说到底,他们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一个专业杀手去杀的?”

    “这一点,我之后会再去调查的……那么,再——”

    “等!等一下!”感觉到对方想要挂断电话,佐藤不由得本能的叫了出来。

    “还有什么事情么?佐藤警官?”

    “那个,你……还好吧?那天那个叫柯南的小朋友说,你为了保护山口银而中枪了?”

    佐藤微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

    因为今天电话那头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冰冷和沙哑,但是听起来更多了一丝疲惫。

    “还好,子弹并没有打到要害,谢谢你的关心。”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并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发问,也是微微错愕了一下之后才做出回答。

    “啊,哪、哪里……那个,喂?喂?”

    当佐藤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却已经是无尽的忙音了,让她不由得错愕的放下了手机。

    “真是的,话都还没说完呢!联系方式也不给一个,下次有事情我要怎么找你啊!”

    佐藤看了屏幕上显示的那一串杂乱的号码,没好气的将手机往副驾驶上一丢,然后发动了车子。

    而另一边,羽柴庄园的地下室里,鹰矢放下了电话,然后继续将视线转向了主电脑的屏幕。

    屏幕上正显示着他之前调出的米花大饭店里那一天的监控录像。

    他已经回放了很多遍,想要从这短短的十几秒之内找出一些线索,但却并没有太大的收获。

    而且,无论看几遍,那凌厉的枪法,快速的反应和必杀的决心都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威胁。

    于是他不由得点开了主电脑里之前建立的“危险罪犯档案”文档,在之前建立的第一个名为“鬼武士”的文档后面新建了一个空白文档,将这个视频和一些资料都转移了进去。

    想了想之后,鹰矢不由得在这份档案的文件名那里敲下了几个字。

    “DEADSHOT……这名字不错,很有漫画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的餐车上帮鹰矢准备着晚餐的德叔不由得轻笑着点了点头。

    没错,DEADSHOT——直译为“死亡射手”,这就是鹰矢为那个狙击手所命名的代号。

    “确实啊……鬼武士,死亡射手,倒是一个比一个更有中二感了……不过,我喜欢!”

    鹰矢不由得笑了笑,然后伸了个懒腰,靠在座椅上转了一圈。

    “该用餐了少爷,但是记得……请先去洗手!”德叔一丝不苟的说。

    “知道啦知道啦,偶尔一次而已,别把我想的这么邋遢好么?”

    等到鹰矢没好气的洗完手,德叔也已经将餐盘摆在了桌子上,是一份培根蔬菜三明治。

    “看着是不错……但是这爱心的形状是怎么回事啊德叔?”

    好好的三明治做成了爱心的形状不说,连沙拉也换成了粉红色,外加一些巧克力酱作为点缀,这完全粉色少女风的餐点不由得闪瞎了鹰矢的狗眼。

    这小老头难道最近春心泛滥了?这第二春焕发的叶太迟了吧?鹰矢不由得一阵无语。

    “啊,这个啊,这不是情人节又到了么?老朽只是为了迎合时节而已。”德叔面不改色的说。

    “情人节?尼玛前几天不才是初秋么?怎么瞬间就回到2月份了?我这是一觉睡穿越了么?”

    转头看向挂在一边的日历,鹰矢不由得一脸懵逼。

    “少爷,老朽不是跟您说过么,现在的米花市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神奇的力量影响,时间和时节在这里时常变换,说这里一年有三万六千天老朽也是信的。”

    德叔不由得带着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很是淡定的跟鹰矢解释着。

    “靠!这不科……算了,这很魔法,在这个世界里,还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想了想自己那五年光怪陆离的生活,鹰矢也就淡定了,哥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

    “不过话说回来了,今年的情人节少爷您准备怎么过呢?”

    就在鹰矢用餐刀残忍的切割着那块爱心的时候,一旁的德叔不由得轻笑着说。

    “还能怎么过,得过且过呗!”鹰矢随口一说,随即又摇了摇头,“哦不,我忘了我是高富帅来着,既然如此,德叔,帮我准备两样东西吧!”

    “不知道少爷您需要什么呢?”德叔不由得好奇的问。

    “火把和汽油。”

    “啊?”

    “呸!说顺嘴了,我是说鲜花和红酒!”

    ========================================================================

    对于正处于发情期的高中二年级学生来说,情人节是个绝对不能错过的节日。

    从一大早开始,直到下课放学,鹰矢感觉自己耳边关于情人节的话题就没有停下来过。

    而现在走在他身边,他的僚机铃木园子小姐,正是这纷扰噪音的主要制造者之一。

    “呐呐,小兰,关于情人节的巧克力,你有什么打算啊?”园子正兴奋地看着旁边的小兰,“在这个一年一度的重要的日子里,一定要用巧克力将男孩子的心牢牢地抓住!”

    从她那亢奋的语气和肢体动作之中,不难看出铃木家二小姐的春心如今正无比的荡漾着。

    果然是春天来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了啊……

    “是,是吗……”一旁的小兰只是处于礼貌,很勉强的回了她一句。

    “诶?你怎么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啊?这可是很重要的日子哦!错过了要后悔终生的哦!”

    园子很是无奈的瞪了小兰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行了行了,你当人家跟你一样啊,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自然不稀罕跟你一起出去浪了!”

    鹰矢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吸入一些新鲜的空气,来驱散上节课遗留下来的睡意。

    感觉最近他在学校里已经成为实打实的睡觉党了,每次都是准时的上课入睡下课醒来,不,下课应该说是被园子给吵醒。而老师们也在说了他几次之后也就不管他了,毕竟鹰矢的成绩摆在那里。而自从新一失踪了之后,鹰矢更是包揽了班级的第一名,让老师也找不到管教的借口。况且人家还是羽柴集团的大少爷,谁也不想无缘无故的得罪他,索性也就随他去了……

    然而老师都不管他了,却依然有一个人兢兢业业,持之以恒的对他进行着劝导和说教。

    那个人正是他的同桌,忧郁的小美女武居直子同学。

    鹰矢现在有点后悔当初死皮赖脸的和她成为朋友了,因为自那之后,这个女孩就一直打着“关心朋友”的名义来影响他的睡眠,每天坚持不懈的劝导他好好学习不要睡觉,听得鹰矢耳朵都快生茧了!但是你又偏生找不到理由斥责她,毕竟人家也是为你好。而且,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可怜模样,也根本让人无法狠下心去苛责,真的是让他既无奈又头疼。

    多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就偏生是个死心眼呢?

    鹰矢现在很想把她的老爸拖出来好好地打一顿,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教育问题。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了,除了武居之外,眼前这个聒噪的家伙也是影响他睡眠的罪魁祸首之一。

    跟安静的武居不同,这个家伙就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尤其是牵扯到钓凯子的事情的时候,更是会爆发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就比如现在对着小兰无止境的软磨硬泡一般……

    “小兰,你可千万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况且新一那个家伙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你可不要为了那种成天埋头在案件里的无趣的家伙荒废了自己的青春!”园子十分认真地说。

    “这点我同意,要是跟那个家伙在一起,估计你这辈子都不得安宁啊。”听到园子的话,鹰矢不由得点了点头,很是恶意的笑了笑,“以那个家伙的体质,估计你们以后约会的时候会发生命案,结婚的时候能把饭店弄塌,新婚旅行的时候指不定会把飞机和新干线也炸了……”

    “哈秋!”街头的另一个转角,前几天差点炸了一辆新干线的某小孩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哪有那么夸张啊?你到底把新一想象成什么了啊!”小兰不由得气呼呼的瞪了鹰矢一眼。

    “夸张?NONONO,我还觉得低估了他呢!”鹰矢不由得摇了摇自己的食指,无比严肃的说,“你难道不知道,每一个名侦探的美名,都是由无数的尸体堆砌起来的么?这就叫宿命!”

    “宿命你个头啊!”

    小兰不由得没好气的给了鹰矢一拳,顿时让他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再不敢扯淡了。

    “行了小兰,别理那个忘记吃药的家伙,”园子不由得白了那边正痛苦的扶着电线杆的家伙一眼,然后转身拉起了小兰的手,兴奋地说,“小兰,你还记得上个星期天跟我们搭讪的那个人么?”

    “诶?哪个人?”双手被园子激动的摇着,小兰却一脸迷糊的说。

    “哎哟,就是上个星期天啊,我们在咖啡店里的时候,向我们搭讪的那两个人啊!”园子不由得激动地说,“他们说他们是米花大学医学部的学生啊,一个叫皆川,一个叫若松啊!”

    “哦……是他们啊……”被园子这么一提,小兰也想起来了,好像是有那么两个人。

    “是吧,那位叫皆川的先生,那个人好帅不是么?”园子不由得捧着自己的脸,一脸花痴的说,“啊,还有那个叫若松的……他,恩,他和你也很配啊!”

    “配你个头!”想起若松那个猩猩一般的块头,小兰就不由得白了园子一眼。

    “可是可是啊,他不是好像对你很有那种意思么?”园子不由得贼贼的笑了笑。

    “是哦……”小兰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还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啊。

    “吱!”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而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一辆黄色的小车停在了三人的眼前。

    “啊,小兰小姐,好巧啊,我正想去找你呢!”

    车门打开,一个身着红色背心,长得跟猩猩一样壮硕的男人不由得走了下来。然后完全无视了在场的另外两个人,朝着中间的小兰笑了一笑,露出了能将人双眼闪瞎的白牙。

    “噫!”被这只猩猩用热切的眼神盯着的小兰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果然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啊!

    “哈哈,来得正是时候,不是么,小兰?”

    看到小兰那僵硬的表情,一旁的园子不由得用手肘碰了碰她,露出了一丝腹黑的笑容。

    而那边的鹰矢,似乎是被他的这副尊荣吓到了,继续低着头一边痛苦去了。

    “刚刚是谁在说我坏话么?”街道的转角,刚刚打完喷嚏的柯南不由得轻声嘟囔了一句。

    “喂,柯南,不许偷懒!”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不由得传来了一个不满的声音。

    转过头去,他的那群小伙伴们正在一个劲派发着他们自己书写的传单。

    “少年侦探团——无论什么困难的案件都能解决,所有疑问都放心的交给我们少年侦探团吧!”

    对此,柯南小朋友只想说一句——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也就是上一次逮捕枫叶金币的强盗的那一次让他们尝到甜头了而已,怎么就叫“任何困难的案件都能解决”了啊?牛皮吹得这么大,那是你们解决的么?

    而且,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过往的行人压根就没有准备搭理你们么!

    柯南不由得一阵无语,他忽然觉得之前认为少年侦探团还不错的自己是个白痴。

    身为高中二年级学生的他,才懒得陪这些家伙玩什么小孩子的侦探游戏呢!

    “恩?”就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的他忽然看到了转角另一头的小兰。当然,也顺带着看到了一旁的园子,和那个跟猩猩一样壮的红色背心的陌生男人。恩,当然,还有一个一手扶着着电线杆蹲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干嘛的家伙……

    这个时候柯南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杆天平。

    是继续陪着元太他们发无聊的传单呢,还是跑去小兰那边偷听他们的讲话呢?

    答案还用选么?天平毫无意外的一边倒了下去!

    抱着人类最高尚却也最恶劣的好奇心,柯南蹑手蹑脚的躲到了电线杆的后面,悄悄竖起了耳朵。

    “小兰小姐,今天我无论如何也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红衣的猩猩朝着小兰深深的鞠了一躬,“小兰小姐,我今天是来邀请你跟我约会的!”

    “啥?”躲在电线杆后面的柯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明天的情人节派对,能和我一起去么?”红衣的猩猩深深的鞠了一躬。

    “情人节派对?”园子的双眼不由得发出了光芒,“那,那位皆川先生也会去么?”

    “那是当然的了,因为就是在他的家里开派对的啊!”红衣猩猩不由得点了点头。

    “哇,我要去我要去!我会和小兰一起去的!”

    听到这个消息,花痴劲上头的园子不由得瞬间就把挚友给卖了。

    “园、园子!”

    “哦,这是真的吗,实在是太好了!真是非常的感谢您!”

    小兰还没有来得及打断园子的话,自己就先被人给打断了。

    红衣的猩猩兴奋地跟吃了香蕉一样,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不停地朝着小兰鞠躬。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下子,即使是小兰也不好意思再说自己不去了……

    “哼,什么情人节的派对啊,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电线杆的后面,柯南颇为不满的哼了一声、

    而他对面的电线杆处,那个蹲在那里的人,此刻也是这般的想法。

    “啊……那什么情人节派对,我也能去么?”鹰矢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你是谁啊?”听到鹰矢的声音,红衣的猩猩才似乎终于察觉到还有一个人的存在。而当他看清了鹰矢的脸颊之后,顿时露出了一丝警戒的神情,语气颇为不耐的说。

    “呵呵,我是你口中的小兰小姐的男朋友!”鹰矢挑了挑眉毛,咬牙切齿的说。

    尼玛本来当着他的面泡自己的青梅竹马,还无视了自己这么久,鹰矢已经够不爽了,他居然还敢用这么恶劣的态度跟自己说话?要不是顾虑到还有女生在,鹰矢早就把他弹小弟弟弹到死了!

    果然不招人妒是庸才啊!这些卑微的凡人,就是嫉妒我等高富帅!

    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鹰矢不由得如是的想。

    “啥?”不出鹰矢所料的,听到这个消息红衣猩猩顿时像是踩到钉子似的跳了起来,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小兰,“小兰小姐,这、这、这、这、这是真的么?”

    “假的!”小兰没好气的再次锤了鹰矢一拳,“别听他胡说八道的!”

    “喂喂,姐姐,我这是在帮你解围啊!”无故又挨了一拳的鹰矢再度痛苦的蹲了下去。

    “哦,你还真是谢谢你了……”小兰轻哼了一声。

    “不客气,下次下手轻点儿就行……”鹰矢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我会来接你们的!”红衣猩猩兴奋地点了点头。

    “不劳您费心了,把地址给我们就好,我们自己会过去的!”鹰矢没好气的说。

    “没关系,毕竟我有车!接女士是绅士的义务嘛!”红衣猩猩发动了车子,然后冲着鹰矢露出了一丝恶意的笑容,“不过,接男人可不是绅士的义务,小弟弟你就自己坐车吧,哈哈!”

    带着这般“爽朗”的笑声,黄色的轿车发出一声轰鸣,绝尘而去,留下出离愤怒的鹰矢。

    “娘的开辆破铃木的居然敢挑衅我?老子明天就把家里的阿斯顿马丁开出来闪瞎你的狗眼!”

    看着消失在道路尽头的黄色轿车,鹰矢不由得愤愤不平的说。

    但是他这么说,有人可就不乐意了。

    “怎么了羽柴君,你对铃木有什么不满么?”

    “额……哪能啊,我这纯粹是……对,都是那个家伙的错,气得我都说胡话了!”

    “哼。”园子轻哼一声,也便没有再跟他纠缠下去。

    “园子,你怎么可以随便帮我答应人家啊!”看到汽车消失,小兰也终于开始秋后算账了。

    “哎哟,有什么不好嘛,就当是多一个选择啊……”园子有些没心没肺的取笑着小兰,“你该不会真的就准备跟侦探同学过上一生一世了吧?”

    “谁、谁要跟那种推理宅男一生一世啊!”恼羞成怒的小兰不由得说。

    “哼,身为推理宅男真是对不起啊!”

    马路对面的电线杆下,柯南不由得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就像是从胃里掏出来的一样,泛着浓浓的酸臭味。

    “既然如此小兰,我向你推荐一个更好地人选,那就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本人啊————”

    “你给我一边去!”园子一脚将正在耍宝的鹰矢踹飞,然后继续开始了恶意的怂恿,“既然如此,小兰,明天的情人节派对,你应该不会放我鸽子吧?”

    “哼,去就去嘛,有什么了不起!”受不了激的小兰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太好了!哦~呵呵呵呵~”奸计得逞的园子不由得露出了贵族式的三段笑。

    “皆川克彦,你给我等着吧!我会用我亲手做的巧克力把你的骨髓都融化掉的!哦~呵呵呵呵!”

    “哇,看不出来你这么狠毒啊!这是要拿王水来做巧克力的节奏么?”

    无情的吐槽就像是一盆冷水突然浇了下来,让园子从头冷到脚,热情的火焰也随之被扑灭。

    “羽!柴!鹰!矢!你今天是很想死么?”园子不由得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但是看着一脸不爽的他,园子随即便露出了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后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哦,我明白了,是因为今年情人节你没有收到女孩子的巧克力,所以吃醋了吧?哈哈,怎么样啊羽柴君,要是你说几句好听的话,本小姐也不是不可以辛苦点再给你也做上一份啊!”

    “呵呵,这就不劳您费心了,每年给我送巧克力的妹子没一千也有八百,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万一明天那位皆川先生吃了你的巧克力食物中毒了就有趣了!”

    面对僚机的炮火,鹰矢也毫不留情的调转枪口就是一通扫射。

    “哼,既然如此,今天晚上你就给我当个试验品,好好地试试毒吧!”

    “诶?这就不要了吧!我突然想起来我待会儿还要去拯救世界呢,那我就先走了!”

    “呀!哪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