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五话、情人节杀人事件(中)

正文 第六十五话、情人节杀人事件(中)

 热门推荐:
鹰矢会没有女孩子送巧克力么?

    笑话!像他这样拉风的男人,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一般,无论躲到哪里,都能够亮的星明,亮的耀目,除非是那些女孩子眼睛瞎了,否则怎么会看不见那么鲜明而又出众的他呢?

    然而,真实的故事是……

    “夏帆,你就送个巧克力给我呗,哥哥我海口都夸下去了,没收到的话会很丢脸的啊!”

    “哎呀你神经病啊!哪有人求自己的妹妹送自己巧克力啊!”

    电话的这头,是死皮赖脸的哭诉,而电话的那头,则是气急败坏的怒斥。

    夏帆感觉自己都快要哭了,自己这是摊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哥哥啊!

    巧克力这种东西,明明是女孩子那纯真的心意,哪有人哭着喊着求自己送的!

    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哥哥!

    “拜托了夏帆,我只要义理巧克力就好!”

    “你难道还指望我给你本命巧克力么?你这个变态!大变态!”

    “啊?别挂啊!喂?喂?夏帆?喂?”

    面对电话那头传来的无尽的忙音,鹰矢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其实也很是无奈啊,全天下的女孩子突然在同一天瞎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本来还兴致冲冲的跑到学校里来准备从自己的鞋柜和抽屉里收到很多的巧克力的,没想到一打开居然空空如也!别说巧克力了,连一张包装纸都没有!

    当时鹰矢就懵逼了!而且懵的很突然!没道理啊这!少也就算了,怎么会一个都没有呢?

    该不会是被某些羡慕嫉妒恨的牲口给藏起来了吧?鹰矢的脑海里不由得闪过如是的想法。

    “哈啾!”

    这个时候,走廊上,搬着箱子的园子不由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园子,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这也是人家送给鹰矢的心意……”

    看着箱子里满满的巧克力和情书,善良的小兰不由得有些不安的问。

    拿而不语谓之贼,作为从小就接受良好教育的人,小兰还是很清楚这一点的。

    “没事啦没事啦,小兰,你还不清楚那个家伙的德行么?要是这些东西交到他手上,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园子对着小兰笑了笑,很是心安理得说,“你要这么想,我们这也是拯救这些女孩子于水火之中啊!这样也算是日行一善不是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小兰不由得一阵无语,“可你不是他的僚机么?”

    “哼,谁让他昨天先泼我冷水的!今天我也要让他好好地体会一下这种满腔的热情之火被人用冷水熄灭的感觉!哦~呵呵呵呵~哦~呵呵呵呵~”

    园子轻哼了一声,然后带着很是恶意的三段式女王笑,搬着这些巧克力和情书远去了。

    “哈啾!”

    正给妹妹打完电话的鹰矢也不由得打了个喷嚏,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深深的冷意!

    “这尼玛的,肯定是有人故意阴我啊!”鹰矢不由得自主的打了个冷战,然后想到了消失的情书和巧克力,不由咬牙切齿的说,“千万别让本少爷逮到,否则,嘿嘿嘿……”

    “哈啾!哈啾!哈啾!”

    另一边的走廊上,园子也是忽然感觉到一阵恶寒,然后止不住的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园子你没事吧?”小兰不由得关心的看了她一眼,“不会是昨晚熬夜做巧克力感冒了吧?”

    “怎么可能!本小姐体质好着呢!肯定是哪个混蛋在背后说本小姐的坏话!”

    园子不由得擦了擦因为鼻酸而流出的泪水,然后愤愤的诅咒回去!

    敢骂她铃木园子?找死!

    霎时间,两个地方喷嚏声接连不断……

    ====================================================================

    “啊……鹰、鹰矢君,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么?”

    十分钟后。当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鹰矢重新回到教室的时候,武居直子不由得立马担心的问。

    “啊,没什么,只是好像昨天晚上受了点风寒,今天鼻子有点酸而已……”

    面对美女的关心,鹰矢不由得揉了揉自己发酸的鼻子,艰难的对着她露出了一丝爽朗的笑容。

    “真的么?”武居直子有些疑惑的说,“可是鹰矢君你看起来像是遭受了很大的打击似的……”

    “没什么,小打击而已,我挺得住的,待会儿小睡一下就能够恢复过来……”

    虽然鹰矢如今是真的很想哭,但是在女士面前,他还是艰难的笑了笑,维持住了优雅的形象。

    嘛,不过能把上课睡觉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的,真的是优雅的贵公子会干的事情么……

    “那……那鹰矢君,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或许是鹰矢此刻的模样看起来真的很可怜,武居直子也难得的没有再对他上课睡觉的行为进行说教,反而还劝导他好好休息,实在是让旁边的同学们都跌破了眼镜……

    你说这要是让老师听见了,该有多伤心啊?曾经多好多乖的一个学生,做什么都不需要老师操心的模范优等生,这才短短的一个月,已经被这位爷祸害的已经会劝人上课睡觉了……

    痛心疾首啊痛心疾首!

    不过他们痛不痛心关鹰矢屁事,他只管埋头睡他的大觉得了。

    而且鹰矢一直觉得,学校的老师们在教会学生书本上的知识之前,首先要教会学生们的,是做人的道理,和如何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像之前的武居直子一般,如果在高中这个小社会都生存不下去的,就算学会了那么多的书本知识又能干嘛?还不如跟他一起睡觉得了……

    “那……那个,鹰、鹰矢君!”

    就在鹰矢打了个哈欠,趴下去就准备跟桌面来个同归于尽的时候,武居直子却忽然叫了他一声。

    “恩?怎么了直子?”鹰矢不由得扭过头来,好奇的看着有些扭扭捏捏的女孩。

    “那个……那个……没、没什么……”

    被鹰矢用好奇的目光盯着,武居直子白皙的脸颊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支支吾吾“那个”了半天还是没有“那个”出来,最终还是只能以一句“没什么”作为结尾。

    “哦……”虽然疑惑,但是鹰矢还是对她露出了一丝笑容,“没关系,等你想好了再说。”

    “恩……”看到鹰矢那温柔的笑容,武居直子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也回了他一个微笑。

    虽然还是半天说不出话,但是比起以前一直沉默忧郁的样子来说算是好很多了。至少,她有这种主动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念头了,只要再接再厉,慢慢的一定会习惯与人相处的。

    想到这里,鹰矢本来悲痛的心情终于也好转了一点,终于安心的趴在桌子上,一觉到下课。

    鹰矢的作息一向都是很精准的,能够精准到下课铃声响起来的那一刻准时醒来。当然,这精准到仿佛故意一般的作息也是让授课老师们恨得牙痒痒,但是他们偏生又对这位大少爷毫无办法,只能以翻白眼来抒发自己心中的不满与愤懑了……

    “那个,鹰矢君,我……”

    看到鹰矢伸着懒腰醒来的模样,准备了足足一节课的直子正鼓起勇气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蓝色的书包忽然空降到了鹰矢的桌子上,将鹰矢和直子都吓了一大跳。

    “拜托,姐姐,别每次都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么?”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

    不用多想,在这个班上会整天这么做的,也只有他的僚机阁下了。

    “阿拉,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这么说着,园子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腹黑的笑容,“怎么样啊我的大少爷,今天收到了多少的情书和巧克力啊?”

    “不多不多,刚好满满一卡车,为了不让影响我的鞋柜和抽屉的正常使用,我特意叫德叔叫来一辆卡车把他们全部运走了!”鹰矢打了个哈欠,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淡。

    如果不是深知他的个性的人,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他那一本正经的语气给骗过去……

    “啊,是嘛,希望那辆卡车不要开到河里去,否则某人今天大概就要哭着喊着求人送巧克力了!”

    看到鹰矢那死要面子的德行,园子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也没有当面拆穿他。

    不过,果然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僚机阁下,已经完全将某人的行为模式看透了……

    “行了,大少爷,收拾一下吧,我们该去参加情人节派对了,说不定还能碰上几个美女哦!”

    “你少来,想让我帮你引开那个叫皆川克彦的身边的女伴就直说……”

    “哼,谁让你是我的僚机呢?”园子这么说着,然后对着一旁的直子笑了笑,“不好意思了武居同学,先把你同桌借给我用一下,明天再还给你啊!”

    “啊?哦……哦……啊不、不对,他不是我的、我的……你、你拿去就是,不用问我……”

    听到园子的话,呆萌的直子先是本能的回答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急忙满脸通红的辩解道。

    “‘拿去’……为啥我感觉我在你们眼里就像是一个物品啊……”鹰矢感到一阵蛋疼。

    “诶诶?不、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直子的脸不由得更红了,估计多半是急的。

    “好啦我知道,逗你玩呢……”看到急的眼泪都快出来的直子,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这也太不经逗了吧……不过嘛,她急的手足无措的模样倒是意外的十分可爱啊……

    鹰矢忽然感觉自己心里某种阴暗的嗜好又开始觉醒了。

    “啊,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鹰矢似乎听到刚刚直子好像想说些什么来着。

    “没、没什么……你们去好了,我也准备回家了。”直子摇了摇头,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丝微笑。

    “是吗?那么,明天见了,直子!”

    见直子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她的想法,鹰矢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背起了自己的书包。

    毕竟这种事情不能勉强,等到她想说的时候,总会说出来的嘛。

    然而,转头和园子离去的他,却并没有看到直子那脸上略带落寞的笑容。

    “还是……没能够送给他呢……”

    直子不由得拿过了刚刚被自己紧紧抓着的书包,然后看了看那静静的躺在里面的一盒巧克力。

    从那精美的包装和造型上不难看出,制作这个巧克力的主人花了不少的心思。

    当然,这也只是义理巧克力而已。

    “明明想亲口对他说一声感谢的……”

    小小的叹息声淹没在了放学后的嘈杂之中,消失不见。

    =======================================================================

    作为女生,在参加派对之前肯定要悉心打扮一番,所以小兰和园子都先回了一趟家。

    鹰矢也不例外,虽然他天生丽质,无需装扮,但是也总不能穿着校服过去参加派对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要装逼啊!

    昨天居然被那只红衣猩猩鄙视了,这让他羽柴大少的面子往哪儿搁?还能不能在纨绔界混了!

    所以,鹰矢今天就很是骚包的就把自家车库里老爸曾经开的那辆停了很久的阿斯顿马丁给开了出来,准备给那个不开化的猩猩开开眼界,闪瞎他的狗眼!

    虽然停了很久,但是由于德叔一直有在做保养的缘故,开起来倒是很顺手。现在唯一期望的就是跟他八字相克的女交警宫本由美别再突然杀出来就好了,毕竟他现在可是属于无证驾驶,被逮到可就不是单纯的扣车罚款这么简单了……

    所幸的是,交警们大概也开始交接班了,鹰矢这一路上几乎都是畅通无阻的就到达了目的地。然后,他终于如愿以偿的见识到了那只红衣猩猩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神情,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满足的微笑。当然,对于他小孩子一般的赌气行为,一旁的小兰和园子表示没眼看就是了……

    之后,这个情人节派对也终于在酒杯的碰撞声中开始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鹰矢总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因为这两个名为关谷香和渡边好美的妹子虽然很漂亮,但是一看就知道是那个叫皆川克彦的小白脸情根深种的那一种啊,完全无视了他的搭讪,这尼玛还怎么玩?

    而且鹰矢总感觉那几个人之间有种诡异的气氛,感觉其中应该有什么故事存在,但是鹰矢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这是人家内部的事情。而且朋友之间么,有些小矛盾也很正常。

    最主要的是,今天某个死神小学生不在啊!那么估计也就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件了……

    “哈啾!”

    皆川家的园子,某个小小的身影忽然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感觉到了什么。

    【那两个家伙也就算了,居然连小兰也看起来这么高兴!相比之下,我真是倍感凄凉啊!】

    又冷又饿的柯南忽然感觉鼻子一酸,连带着寒风也似乎更加的萧瑟了,这个时候真应该找个人称景的给他拉上一段二泉印月,衬托一下他那种孤苦无依的心境。

    “哈~啾!哈啾!哈啾!”

    这么想着,冷意更甚,本就鼻酸的柯南不由得连带着打了个好几个喷嚏。

    “恩?柯南?”

    这个时候,坐在温暖的客厅里的小兰终于听到了某个怨夫的喷嚏声,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去。

    “噗!”听到小兰的话,正在喝橙汁的鹰矢不由一口喷了出去。

    “呀!你干什么呀!脏死了!”坐在旁边的园子不由得一脸嫌弃的拿纸巾擦拭了起来。

    然而,鹰矢却没有理她,只是难以置信的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我真傻,真的,我明知道小兰出现的地方,这个家伙一定会跟过来的!

    完了,看来这回要出事了……尼玛我想安生的过一天就这么难么……

    而另一边,尴尬的柯南也终于被他们请了进来,然后如愿以偿的坐到了小兰的身边。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从他进来开始,他的好基友就一直用一种幽怨到让人发毛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让他不由得感觉到菊花一紧,好一阵恶寒……

    不过这个小插曲对于众人的兴致倒是没有什么影响,派对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只不过这一次坐立不安的不再是被冷风吹得发抖的柯南,而是坐在这个死神旁边的鹰矢。

    他真的是生怕一个不注意就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忽然就有人倒下了。

    而仿佛验证着他的猜想,酒过三巡,随着情绪的放开,酒桌上的矛盾也在渐渐地激化出来。

    “喂,直道,我叫你出来表演一下,你难道没有听到么?”

    酒精能够麻痹人的神经,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松开了理智的界线。已经喝到七分醉的皆川克彦开始有些掌控不住自己的情绪,语气很差的对着对面看起来稍微有些阴沉的眼镜男子如是的说。

    “那个……我,不擅长表演……”

    虽然心里很是不爽,但是为了顾及大家的感受,名为直道的男人还是稳住情绪,默默地回答。

    “你说什么?我说的话你敢不听是么?”

    然而,他选择息事宁人,照顾大家的情绪,但是酒精上头的皆川克彦却不这么想。

    面对咄咄逼人的皆川克彦,直道也唯有深吸了口气,选择了沉默以对。

    “切,一看到你的脸,我整个人就不舒服!”

    见到直道没有应答,皆川克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有些不耐烦站起身子走了出去。

    “喂鹰矢,你有没有觉得皆川先生的态度有些太恶劣了?”小兰不由得悄悄地说。

    岂止是恶劣啊……现在说他第二天会横尸街头鹰矢也不会感到意外的……

    这简直是拉低他们富二代的整体形象嘛!

    不过这火发的也太刻意了吧……简直就像是在刻意挑事一样……这个皆川克彦想干嘛?

    “哎呀小兰,你不觉得男孩子要这样子才显得有个性么?”那边园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说。

    不行了……这个花痴女已经没救了……

    听到园子这迷之逻辑的话语,鹰矢和柯南不由得同时捂住了自己的脸,一副没眼看的模样。

    “干嘛啊你们,这种表情的!”看到鹰矢那嫌弃的模样,园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哼,你们看着吧,吃了我的巧克力之后,皆川克彦马上就是我的了!”

    【你该不会是在里面加了毒药(电脑配件)吧……】柯南和鹰矢都是一脸呵呵的表情。

    “去吧去吧,早去早回,如果能成功,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哎哟!”

    在狠狠地踩了鹰矢一脚之后,园子便捧着她的巧克力跟了出去。

    那姿态凶猛的就像个要上战场的斯巴达女战士一般,燃烧的情火闪瞎了鹰矢和柯南的狗眼。

    然而,大概几十秒之后,就在鹰矢一串烤肉都还没有咽下去的时候,园子便再度捧着她的巧克力,灰溜溜的走了回来。就像是遭遇了滑铁卢一般,又像是被人一瓢冷水从头浇到了脚。

    “哟哟,怎么了这是?表白被拒绝了么?还是巧克力藏毒被人家发现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表白被拒绝的园子,鹰矢竟是有种说不出的舒爽,不由得出声调戏她。

    “呜呜呜……说我的巧克力被下药了?那你就给我全部吃下去!我毒死你!”

    听到鹰矢的话,本来还有点想哭的园子不由瞬间爆炸,暴力的撕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纸。

    “切,搞得你能逼我吃的下那玩意儿一般……卧槽你又踩我唔唔唔唔!”

    “吃!给我吃!全部都给老娘吃下去!”

    【真是像笨蛋一样……】

    看着那边像小孩子一样打闹起来的两人,柯南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露出了一丝嫌弃的笑容。

    然而,嘲笑着别人的他还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厄运也已经悄悄地来到了他的身边。

    “恩?”柯南忽然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被谁握住了,一只无比宽厚的手臂。然后,就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感觉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道让他腾空而起,然后……然后……

    然后他感觉世界灰暗了……他居然——跟那只红衣猩猩亲到了一起!

    那画面太美,以至于造成了范围伤害,闪瞎了在场所有人的狗眼!

    【这个混蛋猩猩,我跟你不共戴天!】

    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柯南一边跟猩猩一起干呕着,一边咬牙切齿的挡在小兰的面前。

    这只猩猩刚刚很明显想用那一招夺取小兰的初吻,只不过阴差阳错的抓到了自己而已。这么一想,忽然感觉好像能接受了,比起小兰的初吻被夺走,自己的初吻……尼玛也不行啊!

    正当悲愤的柯南想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时候,旁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孩童的哭声。

    原来是皆川克彦那个蛀牙的弟弟因为吃了关谷香送给他的巧克力而被妈妈骂了……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多少都被这哭声搅了兴致,一个个都默默无言地坐了下来。一时之间,场面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既然大家都吃完了,要不要来点甜点醒醒酒呢,我做的蛋糕可是很好吃的哦!”

    皆川克彦的妈妈看到因为她而变得有些尴尬的场面,不由得连忙出声说。

    “啊,好啊,那就麻烦伯母了,我可是很期待的呢!”

    听到她开口,一旁的若松猩猩连忙顺着她的话头说了下来。

    虽然这只猩猩的手段卑劣了一点,但是调节气氛还是很有一手的,毕竟人家长得就喜庆。

    “那,就请稍等一下吧。”

    这么说着,她便鞠了个躬之后走出了大厅,留下柯南和若松猩猩继续大眼瞪小眼。

    【真是像笨蛋一样……】

    看着那边像小孩子一样对起眼来的两人,满嘴巧克力的鹰矢不由得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恩?”就在他想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的时候,却无意间撇到了院子里面站着两个人。

    背对着他似乎正在抽泣的关谷香,还有站在她身后一脸激动的直道。

    “嚯,有故事啊……希望不要演化成杀机就好啊……”

    鹰矢一边擦着嘴巴,一边喃喃自语的说。

    “撒,那么就是大家期待的甜点时间了!”

    没过多久,皆川克彦的妈妈就端着准备好的蛋糕跟咖啡走了进来。

    “恩?”鹰矢轻轻地咪了一口之后,不由得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总感觉这咖啡的味道有点怪怪的啊……还是说是用廉价的咖啡豆冲出来的咖啡?

    不过毕竟吃人嘴软,本来他们今天就是过来蹭白食的,哪还好意思讨论人家咖啡的味道如何啊。就像他虽然对于蛋糕这种甜食不是特别喜欢,但出于礼貌的还是吃了一两口。

    “哇!好苦哦!”就在这个时候,皆川弟弟忽然偷偷的喝了一口小兰的咖啡,苦的皱起了眉头。

    “真是的,你怎么可以偷喝姐姐的咖啡呢?”皆川太太不由得溺爱的戳了他的小脑袋一下,然后拿起手边的蛋糕喂了他一口,“来,吃块蛋糕吧!”

    【喂喂,刚刚不是才说蛀牙不能吃甜食的么……】一旁的柯南不由得歪了歪嘴。

    “克彦,你不吃蛋糕么?”渡边好美看着克彦面对摆放的完整的蛋糕,不由得疑惑的问。

    “恩,我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克彦有些厌恶的看了面前的蛋糕一眼,然后点起了一根烟。

    “别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渡边好美不由得无奈的对他说。

    “烦死了,从刚刚开始一直是罗里吧嗦的,怎么,现在连你也要管教我么?”

    皆川克彦忽然像是被触到了逆鳞一般,猛地站了起来,手上的香烟也落在了蛋糕里。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似乎被突然暴起的克彦吓到了,渡边好美不由得有些怯懦的说。

    “喂,克彦……你今天有点过分了!”

    这下,就连一旁的若松猩猩都看不下去了。

    “要你管!”

    克彦有些不耐的啧了一口,然后本能的掏了掏自己的香烟,却发现已经没有了。

    “抽我的吧!”

    这个时候,出乎大家意料的,刚刚一直被克彦欺负的直道却忽然递上了自己的烟。

    “哼!”皆川克彦却连一句谢谢都不说,直接拿了他的烟就往外走。

    “啊,不好意思,也顺便给我一根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诶?鹰矢你也会抽烟?”园子不由得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僚机。

    “你不知道么?”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嬉笑着站了起来,走到了皆川克彦的身边,伸手就要去拿他手中的烟盒。

    “不……不行!”看到鹰矢就要拿到那个烟盒,一旁的小兰不由得叫了起来。

    当然,同样叫起来的,还有园子,和那盒烟的主人直道。

    “不行啦,鹰矢,你还未成年呢,怎么能吸烟呢!”家教良好的小兰不由得如是的说。

    “骗你们的啦,我不会抽烟,只是有些好奇,借根香烟来看看而已。”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嬉笑着夺过了皆川手中的烟盒,装模作样的从其中抽出了一根香烟。

    “原来如此……”

    小兰和直道他们都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有一旁的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他总觉得,自己的死党是不会真的无缘无故的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果然……】鹰矢闻了闻香烟滤嘴的味道,然后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喂,你这家伙闹够了没有!”

    香烟被抢走的皆川克彦不由得伸手抓住鹰矢的衣领,一把将他拉了过来。

    然而,就在被皆川克彦一把拉过来的时候,鹰矢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然后瞬间便装作一副惊慌的样子,连手中的香烟也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正好全部插到了他自己蛋糕里。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手滑了一下!”

    “你这家伙!”愤怒的皆川克彦不由得想要一拳朝着鹰矢的脸颊挥去。

    “够了克彦!羽柴君他是客人!”一旁的关谷香也看不下去了,一把抱住了他的拳头。

    “切!”皆川克彦愤懑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打开了玻璃门,独自跑到庭院里去了。

    “克彦!”一旁的渡边好美不由得担心的跟了上去。当然,也没有忘记拿上她的巧克力。

    “啊~啊~吓死我了,还以为会被痛扁一顿呢……”

    坐倒在地上的鹰矢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作!”园子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不过皆川先生的脾气确实也臭了点!”

    “咦?你刚刚不是还说‘男人就是要这样才有个性’么?”鹰矢惊愕的说。

    “要你管!老娘现在看他不顺眼了,怎么的!”园子没好气的说。

    “哇,你这移情别恋的速度有些微快啊!不愧是我的僚机,都快赶上我了!”

    “好啦,你们两个,现在就别耍宝了!”小兰不由得无奈的说,“鹰矢,虽然说刚刚是个意外,待会儿皆川先生回来之后,你还是好好地再跟他倒一次歉吧!”

    “是是是……纪律委员大人……”鹰矢有气无力的回着。

    意外?真的是这样么?柯南不由自主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不,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柯南确信看到了鹰矢刚刚那一闪而逝的笑容!

    而且,他刚刚那看似无意的丢掉香烟的手法,总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真的会是你么?那个黑色骑士……可是,黑色骑士的左臂明明应该是中了枪的……】

    看到鹰矢那活动自如的左手,柯南又不由得再度陷入了苦恼之中。

    而这个时候的鹰矢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柯南,他的注意力,如今集中在了那个直道的身上。

    他看得到,刚刚在香烟被鹰矢毁掉的那一刻,他脸上的挣扎和纠结,还有最后那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或许他也真的是被一时的愤怒和嫉妒冲昏了头脑,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来。不过尽管就结果而言没有酿成什么悲剧,但是既然已经做出了错事,就要为之付出代价,杀人未遂的罪名还是跑不了的。等到派对结束,势必要请他去警察局走一趟。

    但是暂时应该算是安全了吧?自己也终于算是改变了一次命运,从死神手中抢了一次人吧!

    然而,他似乎高兴地太早了……

    或许就像是逃不开的宿命一般,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叫响彻了皆川家。

    “不好了,克彦他!克彦他!他倒下了!”

    渡边好美站在玻璃门外,她的脸上满是恐惧和惊慌。

    而在她手指所指的方向,皆川克彦正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跳了起来,包括鹰矢在内。

    【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难道,还有人下了毒?什么时候?在哪里?】

    一瞬间,许多的想法在鹰矢的脑海里穿过,让他情不自禁的看向了一旁同样震惊的柯南。

    这个时候,他忽然莫名的想起了一部叫做《死神来了》的恐怖片。

    死神来了,逃不掉,躲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