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六话、情人节杀人事件?(下)

正文 第六十六话、情人节杀人事件?(下)

 热门推荐:
“克彦!克彦!”

    就在鹰矢拉开门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却猛然被一个纤瘦的人影给挤到了一边。

    皆川妈妈连鞋子都没有穿便冲了出去,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克彦就不住的痛哭了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叫救护车啊!”

    看着还傻站在那边不知道该怎么好的众人,鹰矢没好气的叫了一声之后,也跟着冲了出去。

    “哦哦,对对对,救护车!赶紧叫救护车!”

    如梦初醒的众人顿时手忙脚乱的开始拨打救护车的号码。

    “小兰姐姐,以防万一,连警车也一起叫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柯南如是的说了一句,然后也跟着鹰矢跑了出去。

    “诶?为什么……诶诶?等等啊,柯南!”

    果然是中毒了么?

    另一边,跑到现场的鹰矢看到皆川克彦那满头的冷汗和不停抽搐的模样,立刻便做出了判断。

    毕竟,在他本身又没有其他病史的情况下,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只可能是中了毒了。

    “恩?”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眼尖的偏见了跌落在皆川克彦手边的巧克力。

    【巧克力?对了,好美小姐说,他是在吃了巧克力之后倒下的。只不过,真的会是这个原因么?】

    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下的毒,不过目前是没有办法细究了,只能先当他是因为吃了巧克力才中毒的来处理了。距离他们刚刚走到庭院里并没有多久,那么他吃下毒物的时间也不会太久,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瞬间致命的那种毒物,所以应该还有的救!

    “皆川太太,请你先让他躺下来,在救护车到来之前,我们必须先做一些紧急处置才行!”

    这么想着,鹰矢便对还抱着他不停哭泣着的皆川太太如是的说。

    “你……你说什么?”皆川太太似乎是有些哭懵了,一时之间似乎没有听清楚鹰矢的话。

    情况紧急,鹰矢的也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劈手把皆川克彦从她的手中夺了过来,放倒在地上。

    “你!你干什么?你想对克彦干什么?快放开他!”

    看到克彦被夺走,皆川太太不由得顿时变了脸色,一脸惊慌的就要推开鹰矢。

    “给我闭嘴!不想你儿子出事就给我在旁边安静的呆着!”

    被推搡的有些不耐烦地鹰矢不由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恐怖的气势顿时将她钉在了原地。

    吼了她一句之后,鹰矢便不再理会她,用力掰开了皆川克彦强直僵硬的嘴巴,然后一把扯下皆川克彦的领带,卷在手指上,朝着他的上颚深处探了过去。

    在毒物被完全吸收入血之前,必须尽可能让他将还没有吸收的毒物都吐出来才行!

    “呜!”

    伴随着鹰矢手指的活动,昏迷中的皆川克彦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声,然后猛地挣扎了起来。

    在那一瞬间,鹰矢已经将手指抽了出来,然后将他翻了过来,让他将胃内的容物全部吐了出来。

    “他果然是中毒了么?”就在这个时候,跑到皆川克彦跟前的柯南不由得神情严肃的说。

    在皆川克彦吐出来的那一刻,别说是鹰矢了,就连柯南都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刺鼻的味道。

    “恩,你在就最好,帮我去他们家的冰箱里面找找有没有牛奶和鸡蛋之类的东西!”

    特殊情况,鹰矢也不跟柯南废话,直接叫他去找这些东西,他相信他能理会自己的意思。

    “我知道了!”果然,柯南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二话不说的掉头就往屋里头跑去。

    一般来说,将毒物吃下去的人,光靠这样催吐的方式是吐不干净的,而在无法立刻进行洗胃的现在,鹰矢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中和毒素,防止进一步的吸收。

    而除了极少数的神经毒素之外,大部分的毒物都能使蛋白质变性沉淀,这也是大多数毒药对人体造成伤害的机制之一。而牛奶和鸡蛋清中就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在有人吃下毒物的时候,如果给他灌下足够多的牛奶或者鸡蛋清,就能让这些蛋白质代替人体和毒物发生反应,从而有些的减少毒物的吸收,进而大大的增加中毒者的生机!

    柯南显然也是深知这一点的,所以他便以极快的速度便带回了两大盒的牛奶。

    当然,还有之前在房间里的那一大群人。

    “克彦他……他没事吧?”

    看着正被鹰矢扶着猛灌牛奶的皆川克彦,关谷香和渡边好美不由得颤抖的问。

    这并不只是她们俩的担忧,也是在场所有人心里共同的担忧。

    然而,鹰矢的回答却是——不知道。

    “不、不知道?”最为激动的若松不由得叫了出来。

    “尽人事,听天命,”在皆川克彦第三次将胃里的牛奶呕吐完之后,鹰矢不由得将他放了下来,微微的摇了摇头,“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接下来,就只能等待救护车了……”

    一句话,顿时让现场的气氛更加的沉重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的站着,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

    原来浪漫的等待在此刻也变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它将一秒钟的时间无限的拉长,变成一条细细的丝线,紧紧地缠绕在心上,一点一点的拉紧,让人一点一点的窒息。

    终于,在众人感觉耐心和理智都要被消磨殆尽的时候,救护车到了。

    而连带着一起来的,还有难得效率的警察,以及某个接到女儿通知的糊涂侦探……

    “呀,目暮警官,好巧啊,又见面了!”毛利小五郎不由得嬉笑着向着目暮敬了个礼。

    “是哦,好巧哦,怎么在哪儿都能够遇见你……”目暮咧了咧嘴,既无奈又嫌弃的说。

    “哈哈,本人是接到女儿的电话才过来的!”毛利嬉笑着说。

    “啊啊,那可真是巧了呢,我也是……”目暮呵呵了一下,便不再理他,然后转头看向那边脸色凝重的众人,有些疑惑的问,“小兰啊,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只是接到报警电话说这里发生事件了,但是具体的情况也不清楚,那位先生又是怎么回事?”

    目暮警官指的是刚刚被救护车运走的皆川克彦。

    “那个,目暮警官,其实……那个……诶,鹰矢呢?”

    事实上小兰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还是在人群中开始搜索起鹰矢的身影。要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此刻也只有他最清楚了。

    “啊,我在这……”

    听到小兰的声音,人群后面的鹰矢这才走上前来,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你干嘛去了啊?”园子不由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去找个东西把它装起来……”

    鹰矢耸了耸肩,然后晃了晃自己手中被塑料袋包好的巧克力。

    “诶?这个不是……”看到鹰矢手中的巧克力,渡边好美不由得变了脸色。

    “渡边好美小姐,这果然是你送给皆川克彦先生的巧克力吧……”

    看到她的脸色,鹰矢其实便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为了确认,还是习惯性地问了一下。

    “恩,是、是的……”渡边好美不由得弱弱的点了点头。

    “是嘛,我明白了……”鹰矢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着那边的目暮警官说,“目暮警官,可以请你找鉴证人员化验一下这份巧克力可以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鹰矢君?”接过鹰矢递来的巧克力,目暮警官不由得疑惑地说。

    “这是被害人倒下前所吃的巧克力,我怀疑上面被人下了毒!”鹰矢如是的说。

    “什、什么?下毒!”听到鹰矢的话,包括园子他们在内的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吓了一跳。

    因为鹰矢之前没有解释说明,所以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食物中毒之类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是有人下毒?这下子,这个事件的性质瞬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巧克力的主人——渡边好美的身上。

    “好美?不、不会吧?”关谷香捂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我、我没有!不是我,我没有下毒,我怎么会……”

    看到众人那毫不掩饰的怀疑的目光,渡边好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急切的辩解着。

    “对、对啊,好美她凭什么要对克彦下毒啊?她明明是喜欢克彦的!”若松也如是的说。

    “当然,这一切目前只是我的推断而已……”鹰矢微微摇了摇头,“不过,如果这块巧克力上确实有毒的话,很遗憾,渡边好美小姐,目前你的嫌疑是最大的!”

    “我……我……”渡边好美无助的张了张嘴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好吧,渡边好美小姐,在化验结果出来之前,恐怕就得先请你先暂时呆在这里了。”

    目暮警官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将手中的巧克力交给一旁的鉴证人员后,对着渡边好美如是的说。

    虽然是请求的语气,但是谁都听得出来,那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我……我知道了……”渡边好美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好美……我们先去里面坐一下吧……”

    看着她那可怜的样子,关谷香也有些不忍,不由得扶住了她那颤抖的肩膀,轻声的说。

    “啊,对了,目暮警官,房间里还有几根插在蛋糕上的香烟,也一并拿去化验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却再一次说出了另在场的全部人都震惊的话语。

    “难……难道说?”

    “啊,我怀疑香烟上也被人下了毒……你说是么,直道先生?”

    听到鹰矢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那边的直道。

    这一个接一个的爆点连续的爆出来,众人都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运转不过来了。

    “啊,这么说起来,刚刚皆川先生没有烟的时候,是直道先生递了一包烟给他的……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老好人的人,明明被欺负的这么惨还要递烟给他!原来……”园子恍然大悟的说。

    “开、开什么玩笑?”听到鹰矢的话语,直道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变,“你有什么证据!”

    “确实,这一切都不过是我胡乱的猜想,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鹰矢耸了耸肩,很是光棍的说,“不过,如果让鉴证人员拿去化验一下,就能知道结果了。或者更加直接一点,直道先生,你敢拿起那几根香烟,然后当着我们的面抽上一口么?”

    “你!”直道顿时被鹰矢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晌之后才终于认命般的叹了口气,然后直直的盯着鹰矢的眼睛,有些疑惑的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句话就相当于是招供了,顿时,众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直、直道?不会吧,又懦弱又内向的你……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

    看着眼前一脸阴沉的直道,若松有些难以置信的说。

    “为什么不可能!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憎恨着他!”直道像是突然换了个人般,无比激动的说,“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家世好,又长得帅,就不停的欺负我,嘲讽我!无数次的让我在别人的面前出糗……而且,最不能原谅的,就是他竟然还敢伤害阿香!”

    “直道……你……”听到他的话,一旁的关谷香不由得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那么,详细的情况,请到警局里再说吧……”

    目暮警官不由得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轻叹了一声,朝着身后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直道便戴上了手铐,被一辆警车遣送去了米花警视厅。

    亲眼看着不久之前还坐在一起喝酒的朋友被带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不过就像鹰矢一直说的那样,人,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为之付出代价。

    “不过鹰矢,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直道先生会在香烟上下毒的?”

    在看着直道被警车带走之后,一旁的园子不由得好奇的问。

    “感~觉~”鹰矢十分骚包的甩了甩自己的头发,留下一脸无语的众人。

    “那你刚刚之所以弄掉香烟也是故意的咯,为了救皆川先生?”

    园子深吸了口气,强忍住想要一拳糊在他脸上的冲动,继续问道。

    “你猜?”

    “啊啊啊!我忍不住了!我要揍扁你!”

    喂喂喂,那个叫直道的才刚刚被警察带走啊,你们稍微严肃点行不行啊!

    看着打闹着跑回客厅的两人,柯南和小兰不约而同的捂住了脸颊,没眼看的叹了口气。

    “对了柯南,你难道之前就知道皆川先生是中毒的,所以才叫我报警的么?”

    说到这里,小兰忽然想起来,之前叫自己报警的不是鹰矢而是他啊!难道他也看出来了?

    “啊?恩……恩,是鹰矢哥哥跑出去的时候嘟囔了一声‘肯定是中毒了’,所以我才……”

    感觉到小兰那怀疑的眼神,柯南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眼珠子一转,瞬间甩锅给了鹰矢。

    基友嘛,就是出来卖——哦不,拿来出卖的!

    “那个,小兰姐姐,我先去个厕所!”

    听着那边还在念叨着“奇怪,我怎么没听到”的小兰,感到有些不妙的柯南顿时尿遁了。

    小孩就是好,膀胱容量小,借口真好找……

    当柯南解放完毕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便正好碰上了正在洗手池那边洗手的鹰矢。他的眼珠子不由得转了转,然后走到鹰矢的身边,轻轻地拉了拉鹰矢的裤子。

    “鹰矢哥哥,我够不到洗手池,你把我抱起来好不好?”

    说完,柯南还十分纯良的眨巴了一下自己的大眼睛,充满希冀的看着鹰矢。

    “……”鹰矢很是无语的斜了他一眼,那眼神中是满满的嫌弃啊。

    要是真的是个小正太这么搞或许还能够让人感觉到萌,但是一想到这货是个披着小学生皮的高中二年级学生,尤其还是自己多年的好基友,鹰矢就感觉一阵恶寒,蛋疼菊紧!

    卖你妹的萌!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没好气的抓住了他的衣领,一把把他提了起来。

    “啊啊,不要抓我的衣领啊!勒的好痛,快透不过气了!”被提起来的柯南不由得挣扎起来。

    “啊,鹰矢,你又在欺负柯南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客厅的小兰听到了柯南的叫声,不由得无奈的瞪了过来。

    “怎么会呢,你没看到我们是这么的相亲相爱么?”

    感觉到小兰那护犊老母鸡般的眼神,鹰矢瞬间将柯南抱在了怀里,尴尬的笑了笑。

    “哼!总之不准你欺负柯南!否则的话……哼,你懂的!”

    这么说着,小兰不由得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发出了十分渗人的“咔咔”声。

    “我懂我懂,女侠放心,小的明白!”鹰矢忙不迭的点着头,狗腿样十足。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这几天来他被这个人形高达殴打了不下十来次,都快产生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阴影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感觉左肩还在隐隐作痛……不对,是真的在隐隐作痛!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低下了头去,看向了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柯南。

    果不其然,这小子正在用他那小小的拳头,一下一下的轻锤着自己的左肩……

    “你干嘛?别以为小兰这么说老子就不敢打你!”鹰矢没好气的把柯南往洗手池上一扔。

    “鹰矢哥哥,你的左肩是受伤了么?刚刚看你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啊!”

    在洗手台上站定,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啊,今天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不小心磕到了。”鹰矢甩了甩手上的水,漫不经心的说。

    “是这样么?”柯南微微的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个时候,目暮警官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看样子,似乎是被带去化验的巧克力已经有了结果了。

    “是嘛,我知道了。”在挂断了电话之后,目暮警官压了压自己的帽檐,然后走到了渡边好美的跟前,“好美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在那块巧克力上找到了农药残留的痕迹。”

    “什、什么?怎……怎么会?”渡边好美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的嘴巴。

    “看样子,事件的真相已经十分的明朗了,渡边好美小姐,犯人一定就是你吧!”毛利小五郎瞬间摆出了一副名侦探的姿态,十分自信的说,“至于动机嘛,一定是爱情的纠葛吧!因为皆川克彦先生在你和关谷香小姐之中摇摆不定而让你十分苦恼,但是他却一直很不负责任的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因此你因爱生恨,而下毒杀了他,让他只属于你一个人!我说的对吧!”

    “我一直觉得大叔这才能不去当个编剧真是可惜了,就这脑补能力,铁定能够写出一部黄金档好剧的!”听到毛利的名推理,一旁的鹰矢不由得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惋惜般的轻叹。

    “能将众人都知晓的事情这么不要脸当做自己的推理也是挺需要勇气的……”一旁的柯南也毫不吝啬的给出了自己的吐槽,然后抬头来,“呐,鹰矢……哥哥,你觉得好美小姐就是犯人么?”

    “如果她是犯人,那就未免太明显了点。”鹰矢微微摇了摇头。

    “是啊,在自己的巧克力上下毒,还挑在单独和他在一起的场合下手,简直就是在告诉大家我就是犯人一样。”柯南不由得用手托着下巴,仔细的想了想,“虽然作为侦探不能忽略任何一个可能性,但是好美小姐是犯人的可能性实在低的可怜。”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如果她不是犯人的话,那么真正的犯人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下的毒呢?还有,那个巧克力,是什么时候被替换掉的?”鹰矢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不只是被害者,今天我们大家都吃了相同的食物,咖啡也是从同一个壶里倒出来的,要说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除了被害者之外的我们都吃了蛋糕。”柯南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一些什么般,“难道,正是因为没有吃,所以被害者才……”

    “妈妈,我的蛀牙好痛啊!”就在这个时候,小孩子的声音让两人都不由得回过头去。

    洗碗槽的那边,皆川克彦的弟弟正因为蛀牙的疼痛,哭闹着拉扯着皆川太太的衣服。

    然而,皆川太太却仿佛闻若未闻般,自顾自的洗着他们刚刚用餐的餐具。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洗咖啡杯……恩,咖啡杯?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觉得今天咖啡的味道怪怪的……”鹰矢不由得说。

    “是啊,还有她之前作出的那种奇怪的举动,现在总算是有了个合理的解释了。”

    柯南不由得想到了之前在吃蛋糕的时候的那一幕。

    “恩,也只有她,才有机会换掉好美小姐的巧克力。”说到这里,鹰矢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所有的线索和证据在他的脑海里构建了起来,一点一滴的开始还原起事情的真相。

    终于,所有的逻辑都串成了一条直线!而它的终点,已经清晰的展现在两人的面前!

    是的,在这一刻,两个人都已经明白了真正的犯人是谁,就像小时候那般,再一次不分伯仲。

    不过,找出犯人后,相比于柯南的兴奋,鹰矢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种说不出的烦躁。

    “喂,大侦探,这次的案件,交给我来,行么?”鹰矢深深的吸了口气,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啊?你在说什么呀鹰矢哥……哥……”柯南正想习惯性地来个装萌卖傻的时候,却忽然瞥见了鹰矢脸上那无比严肃的表情,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时之间竟是本能的点了点头。

    “谢了,”鹰矢深吸了口气,然后叫了一声,“目暮警官,请等一下,犯人并不是好美小姐!”

    “啊?你在说什么啊鹰矢君,一开始说那块巧克力上有毒的不正是你么?”

    正要带走渡边好美的目暮警官不由得有些傻了,这都快结束了,忽然又是闹哪一出啊?

    “就是啊小鬼,你自己明明也觉得是好美小姐就是凶手不是么?”毛利也不由得说。

    “我只是说那块巧克力上面有毒而已,并没有说好美小姐就是犯人。”鹰矢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有区别么?”目暮和毛利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有区别,因为那块巧克力根本不是好美小姐的,而是凶手替换过的,用来嫁祸给好美小姐的!”

    “什、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被鹰矢的结论给震惊了。

    “可是鹰矢,那个巧克力自派对开始到被交给皆川先生之前,一直被好美小姐拿在手上啊!这是我们大家都有目共睹的,犯人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它替换掉啊?”

    园子不由得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当然,这也是在场的众人心中的疑惑。

    “正是因为你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才会被犯人所利用,”鹰矢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是一个巧妙的时间差陷阱,事实上,犯人根本就不是在派对中替换掉的,而是在皆川先生中毒倒地,大家都慌乱的那一瞬间,才飞快的将好美小姐的巧克力替换成了他准备好的有毒的巧克力!”

    “什么?这样的话,不、不是只有……”小兰不由得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对,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有,并且只有一个人!”

    鹰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环视了一下众人,然后猛地伸手指向了一个人。

    “皆川太太,只有你!”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众人不由得都看向了那个正一脸震惊的皆川太太。

    “之前在我拉开门要出去的时候,你强行把我挤到了一边,自己先冲了出去。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只是过于焦急了,后来我才明白,你是必须保证自己第一个到达现场,才故意这么做的!”鹰矢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在房间里踱着步,“而后,你抱着皆川克彦不肯放手,甚至后面都在阻碍我进行施救,是为了故意拖延时间吧?防止我真的将他救回来!”

    “伯……伯母?”“不、不会吧?”

    听到鹰矢的推理,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你在胡说什么呀,这一切都不过是你的瞎想而已吧,说我换了巧克力,你有证据么?”

    感受到众人那怀疑的眼神,皆川太太不由得焦急的反驳道。

    “咦,不对啊,鹰矢君,按照你的说法,那么被害者便不是吃了那个有毒的巧克力才倒下的?而是在吃下好美小姐的巧克力前就已经中毒了?”反应过来的目暮也不由得惊疑的说。

    “对,这也是犯人的时间差陷阱之一,让我们误以为皆川克彦是在吃下好美小姐的巧克力之后才中毒的。事实上,在那之前,被害者就已经中毒了!”

    “可是,她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之前明明都是吃了相同的东西啊?”园子好奇的问。

    “这恰恰就是她最高明的地方,被害者并不是因为吃了什么,才会中毒,而恰恰是因为没有吃,才会中毒的。”鹰矢不紧不慢的说出了本次案件最后也是最大的诡计。

    “难道是……那个蛋糕!”这个时候,关谷香也不由得反应过来。

    “对,她现在咖啡里下了毒药,用咖啡那浓重的味道掩盖住毒药的味道,然后再在蛋糕里面放了解毒剂。因为她知道,被害者是不喜欢吃甜食的。我说的没错把,皆川太太?”

    “什……什么?咖啡?那难不成我们?”听到这个,若松不由得吓得跳了起来。

    “啊,我们在场的大家体内多多少少也会有点毒素,毕竟解毒剂不是完全免疫的,大概待会儿回去就会开始出现类似于拉肚子等一系列的小症状了吧?”

    “你……你这是在乱说……什么毒药解药的……”皆川太太仍是强自嘴硬的说。

    “真的么?”就在这个时候,柯南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可是之前皆川先生的弟弟阿进在吃了关谷香姐姐的时候被你骂了,因为他的蛀牙。但是之后在他偷喝了小兰姐姐的咖啡之后,你却又把蛋糕喂给了他吃,这是为什么呢,欧巴桑?”

    “这……这些不过都是你们的推断而已……证据!证据呢!”

    随着真相被一层一层的拨开,皆川太太的脸色也是一分比一分苍白。

    现在的她,唯一能够拿来继续挣扎的,也只有证据这个说辞了。

    “你要证据……是么?”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走到了她的身边,下巴微抬,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你大概不了解吧,就算你把咖啡杯洗的再干净,毒素还是能够验的出来的。就算没有,也会残留在水槽和下水道上。而且,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你都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视线,所以,被你所掉包的好美小姐的巧克力,一定还在你的身上!”

    “这……这……”听到鹰矢的话,皆川太太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却突然发现,因为她的紧张而让身体产生的热度,已经慢慢地将那块巧克力融化了开来。那浓重的咖啡色,正从她的和服上,一点一点的渗出来。就像她的罪行一样,再也掩盖不住……

    “这下子,你已经无处可逃了。”看着那巧克力的痕迹,鹰矢不由得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宛如是死刑的宣告,将她彻底的击垮了。颤抖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让她就这么瘫倒了下来。就像鹰矢说的那般,这下子,她已经再也无法抵赖了……

    “唉,带她走……”目暮警官挥了挥手,顿时有两个干警走上前去,给她戴上了手铐。

    “在你被带走之前,可否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子?”

    鹰矢走到她的身边,用听不出什么语气的声音平淡的问。

    “不,不对,她根本不是克彦的亲生母亲,她只是克彦的婶婶而已!”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关谷香却突然激动地说,“克彦真正的双亲,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因为车祸去世了,所以他才会被你所收养!而据我所知,他之所以会喜欢上好美,也是因为,她跟自己的母亲长得像!所以,你才会知道,就算是不喜欢吃甜食,他也一定会吃下好美送给他的巧克力!”

    “对不起,好美小姐,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听到关谷香的话,从刚刚开始就像是丢了魂魄一般的皆川太太忽然回过神来,泪水从她的双眼之中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我丈夫的事业失败,欠下巨额的债款,因此,我无论如何都要把克彦的遗产给弄到手!我不想要让阿进在一个糟糕的环境里长大……我想要保护这个家,我想要保护我的家人……”

    皆川太太抱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阿进,一边痛哭着,一边喃喃自语般的宣泄着。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你的眼里,皆川克彦依然算不上家人,是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的一句话,却突然将她钉在了原地,就像一瞬间失了魂魄一般。

    “目暮警官!医院来消息了!皆川先生已经得到了有效的紧急处理,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就在这个时候,干警忽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顿时欣喜的宣布的这个消息。

    一时间,沉重的气氛也多少得到了一些的缓解……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皆川太太的瞳孔终于再度恢复了神色,抱着他的儿子,喃喃自语般的哭泣起来。

    “鹰矢!”

    而另一边,看着说完那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出门的鹰矢,园子不由得有些担心的追了出去。

    因为她看见了,在说完那句话之后,鹰矢也是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除了五年前他的父母出事之后的那一个月,她再也没有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鹰矢!你等等!”

    看到坐进车子的鹰矢,园子不由得追上前去,一把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跟着坐了回去。

    “我送你回家吧。”鹰矢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便自顾自的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园子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问问他怎么了,但是一看到他的脸色,到了嘴边的话却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了,她也只能将头侧向一边,装作欣赏路边的风景,好让气氛不那么沉重。

    “呐,园子,你说是不是别人家的孩子,永远比不过自己亲生的孩子?”

    过了半晌,就在园子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开车的鹰矢却忽然开口了。

    “诶?”

    如果换做平时,她的回答肯定是“当然”,但是现在看着眼前的鹰矢,她却说不出来了。

    她忽然反应过来,眼前的他也跟皆川克彦一样,早早的失去了父母。虽然倒是并没有寄居在他二叔和婶婶的家里,但是也算得上是被他们在照顾……他是想到了他自己么?

    而正如园子所想的那般,鹰矢从皆川克彦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所以,在得出这起案件的真相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的烦躁。

    对于没有父母的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母亲亲自对自己的儿子下杀手更让他愤怒不已的了。

    虽然之后的真相并不像他一开始想的那般,但是对于鹰矢而言,却更加的残酷了……

    因为利益,婶婶能向亲侄子下手。因为利益,他也从来没有被当成过家人。

    当听到她的那句话的时候,尽管鹰矢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但是脑海里原本回荡着的二叔和婶婶那句“你跟夏帆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一样的”也开始变得有些刺耳了起来。

    他们现在是这么说的,但是谁能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变呢?就算不会为了家产,但如果是为了夏帆呢?比如说,如果是为了拯救夏帆,需要抛弃自己,他们会不会果断的这么做?

    毕竟,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他们也不是自己亲生的父母……

    鹰矢知道这些问题其实没有意义,也尽量逼自己不要去想。但是今天的案件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插在那里,逼得鹰矢不得不去在意它,正视它,思考它……

    “算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鹰矢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园子那有些为难的神色,略显无奈的笑了笑,“园子小姐,情人节的打赌是你赢了,我没有收到哪怕一份巧克力。”

    “哈?”似乎有些跟不上鹰矢转换话题的节奏,园子不由得呆滞了三秒钟之后,才慢慢的反应过来,“哼……那是应该的,我就说你这幅德行,哪会有妹子瞎了眼会看上你啊!”

    “或许是吧,今年的情人节,倒是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啊……”鹰矢耸了耸肩,苦笑着说。

    听到他的话,园子不由得沉默了半晌,然后打开了自己的包,从中拿出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

    “呐,给你的,巧克力……”

    这么说着,园子不由得撇过了头去,一脸嫌弃的将盒子递给了他。

    “诶?给我的?”看到眼前那精美的包装,鹰矢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你、你可别误会啊!这不过是义理巧克力,是因为看你没有收到巧克力,才可怜你的!”

    园子二话不说将巧克力塞到鹰矢的腿上,然后便转过头去,略微不屑的说。

    “呵呵……”看着包装盒上清晰的书写着的自己的名字,鹰矢不由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没没没,我这是激动地!感激僚机阁下在这个孤单的情人节里还能和我相互扶持!”

    “哼,你知道就好,今天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下次再派不上用场,我就要考虑换台僚机了!”

    “是,下次保证完成任务!”

    “到家了,我下车了,你自己小心点!”园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样。

    “Roger!”鹰矢不由得笑着朝她敬了个军礼。

    “Good!”园子也笑着回了他一个军礼。

    时隔多年,再次做出这般幼稚的动作,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

    “啊~啊~,那两个家伙居然丢下我们自己跑掉了!”

    公园的长椅上,小兰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所谓有异性没人性,就是这么一回事……】

    坐在他旁边的柯南不由得撇了撇嘴巴,在心底无情的吐槽着。

    “话说这个巧克力该怎么办呢?”小兰看着自己手中的巧克力,有些苦恼的说。

    当初是听了园子的话,一时冲动才做的,到后来才发现,那个家伙根本没有回来嘛!

    “小兰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啊!走的那么急,只要你跟我说一声我就会送你回家的啊!”

    就在这个时候,红衣的若松猩猩不知道何时又从他们身后的草丛中钻了出来,吓了他们一跳。

    “不……不用了!谢谢!”小兰尴尬的笑了笑,婉拒了他的好意。

    “啊,这个巧克力,是给我的么?”看到小兰手中的巧克力,若松猩猩不由得激动地双眼放光。

    “不、不是的……诶?”小兰话都还没说完,手中的巧克力就被若松一把抢了过去。

    “真是太感谢了!我太感动了!”若松开心的笑着,却没看见那边的小兰已经开始烧起来了。

    “真是的!给我适可而止啊!”恼羞成怒的小兰不由得一拳打在了一旁的路灯杆上。

    “咔——咔——噔——”灯柱发出了几声挣扎的哀鸣,终于还是倒了下去。

    可怜的灯柱,在一瞬间承受了小兰压抑了一整天的怒火,最终光荣的英勇就义了……

    “失……失礼了!”

    那一刻,忽然看见美女变身成高达的若松差点吓得没尿出来,不由得立马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所以我没骗你吧……她擅长的东西真的不是茶道和花道,而是空手道……】

    看着瞬间消失在了他们视野里的若松,柯南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低头捡起了那盒巧克力。

    “恩?”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那盒巧克力上,写着“新一”的名字。

    “你拿去吃吧……”就在他被深深的触动的那一刻,耳边却忽然传来小兰的声音。

    “如果是柯南的话,新一应该会原谅的吧?毕竟,你是为了保护我,才会跟着我去的,对吧?”

    看着小兰那如花的笑颜,柯南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在慢慢地发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夕阳下,公园的长椅上,两个人开始的吃起了巧克力。

    柯南忽然觉得,这巧克力是他一生中吃过的,最甜的,最好吃的那一块。

    ==================================================================

    “欢迎回家,少爷。”德叔不由得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刚刚夏帆小姐来过了。”

    “啊?她来过了?”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惊讶的说,“现在人呢?”

    “当得知少爷您正在参加情人节派对的时候,便甩下一盒巧克力,愤愤的走了……”

    “额……”鹰矢忽然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这是夏帆小姐给您的巧克力,虽然应该摔碎了,但是还是可以吃的。”

    果不其然,当接过德叔递来的巧克力的时候,鹰矢立刻从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怨念和寒意,仿佛能将他整个人都冻成人渣……哦不,冰渣一般。

    “哦,对了少爷,今天还收到了一份送给你的快递!”

    “啊?快递?谁送的?”鹰矢不由得疑惑的问。

    真是稀了奇了,居然会有人给他送快递?

    “寄件人的那一栏写着铃木小姐的名字。”

    “啊,园子?她搞毛啊……噫,不会是炸弹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好奇心的驱使还是让他忍不住拿剪刀打开了那个大大的纸盒子。

    然后,他就愣在了那里。

    盒子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一封封的情书和一盒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呵呵……呵呵呵呵……我就说全天下的女孩子怎么都在同一天瞎了……原来是你啊!”

    看着这一封封代表着少女纯真的情书和巧克力,鹰矢顿时笑的像个傻子一般。

    “真是淘气!”

    “少爷,在说这句话之前,先把您的口水擦一擦吧,都快滴下来了……”

    时刻讲究优雅和礼仪的老管家不由得摇了摇自己的头,表示快要看不下去了。

    “啊?哦、哦……”

    “对了少爷,您准备怎么处理这些巧克力,退回去么?这么多咱们可吃不完。”

    “别啊,好歹是人家的一片心意,退回去多伤人家心啊!不过确实,这么多我们也吃不完……”

    鹰矢想了想之后,将所有的情书全部拿了出来,剩下一整盒满满的巧克力。

    “情书我就收下了,至于巧克力嘛……德叔,全市最大的孤儿院在哪里?”

    “您是指我们羽柴家支持的那个羽柴之家么?”

    “哇,直接把名字挂上去这么高调啊?嘛,不过算了,”鹰矢将那一整盒巧克力端起,笑着说,“德叔,这几天老是陪着我干一些阴影中的事情,有没有兴趣去光芒下做做善事啊?”

    “老朽乐意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