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八话、浴血的惩戒骑士(下)

正文 第六十八话、浴血的惩戒骑士(下)

 热门推荐:
“哎哟……我这一把老骨头哟……”

    “小兰姐姐,我们回去吧,我好累哦……”

    “我感觉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美术馆的沙发上,毛利、柯南和鹰矢此刻正宛如三条被晒干了的咸鱼一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们也实在是太没用了吧,连池田先生都没感觉到累呢!”

    看着在沙发上挺尸的三个人,园子不由得露出了一丝鄙夷神色。

    “就是啊,爸爸你还是中途才来的呢!才和我们一起走了多久啊!”

    小兰也不由得嫌弃的看了那边正在大呼小叫的毛利一眼。

    “你不懂,这叫心累。即使身体还能动,我这颗已经变成咸鱼的心也已经指挥不动了……”

    “累个屁!一路上就属你最磨蹭了,连人家柯南小朋友都走的比你快!”实在看不下去的园子一把将鹰矢从沙发上拖了起来,“好啦起来啦,再躺下去人家美术馆都要关门了!”

    “诶,人家不想动啦……”

    被园子拉住衣领的鹰矢卖萌般的扭了两下身体,发出了油腻的声音。

    “噫!好恶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园子顿时感觉一阵鸡皮疙瘩,不由得立马放开了他,跑到一边用手帕擦起自己的手来。

    “哎呀呀,鹰矢你够了!”小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爸爸,柯南,你们也好起来了!”

    “诶……我们也想安静的做一条咸鱼啊……”

    毛利和柯南看了一遍继续挺尸的鹰矢,也开始丢弃节操耍起无赖来。

    “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清脆的声响在三人的耳边炸开,让三人不由得瞬间像装上了弹簧一般从沙发上弹坐了起来。转眼望去,大理石的地板不知道何时已经龟裂了开来。而在裂痕的中心点,一个看上去纤细实则破坏力超群的拳头正静静地插在那里。

    “想起来了么?还是想继续做咸鱼?”小兰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

    “我忽然感觉自己又重新拥有了梦想!咸鱼准备翻身了!”

    “哎呀呀,我的老腰似乎在这一刻也突然好了,小兰啊,我们这就回家吧!”

    “恩恩,小兰姐姐,我们走吧!”

    就好像这原本舒服无比的沙发瞬间长出了刺一般,三人瞬间将屁股挪离了沙发,然后忽然就跟打了鸡血一般,跑到一边做起了伸展运动。因为三个人都很清楚,此刻再不挤一点活力出来,待会儿可就真的会死成一条咸鱼了,人形高达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而一旁的德叔和园子早就没眼看了。

    “话说小兰啊,你打碎了美术馆的地板,人家会不会要我们陪啊?”

    看着这漂亮的大理石地板,毛利感觉到自己一阵肉疼,这一块就顶自己好几个月的酒钱了吧?

    “哼,反正这家美术馆也要被那个真中老板重新装修成饭店了,这些地板说不定也要挖掉重装的,我这还算是帮人家装修师傅省了点力气呢!”小兰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

    “哇,不愧是家教良好的小兰,这么有逻辑的话语你都说得出来,佩服佩服!”

    “恩?你有意见么,鹰矢?”人形高达瞥了他一眼,极限眼里似乎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

    “没没,怎么会呢,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鹰矢瞬间怂了。

    对方这种状态很明显已经是开了暴走了,这要是一拳过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鹰矢可不觉得自己的肋骨能比那边的大理石地板硬上多少,挨上一拳那还不得凹进去啊?

    “哼,算你识相!”小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了一边的过道,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咦,这里刚刚不是还立着一块禁止入内的牌子么?”

    “说不定是整理好了呢,”园子不由得拿出了观光手册,“前面应该是我们没去过的地狱之间。”

    “诶?既然如此,我们也进去看看吧!”小兰不由得兴奋地说。

    “啊?还要去啊~”三人顿时发出了一声哀嚎,这女人哪来这么好的精力啊?

    “我的鞋底快要磨破了……”

    “我的脚底要起水泡了……”

    “我的烟瘾好像又犯了……”

    三人顿时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希望她能够收回这个残忍的提议。但是人形高达只是稍稍回了回头,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波动迅速让三人将还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当时为什么要让她去学空手道呢……】毛利小五郎深深的懊悔着。

    三人最终还是迫于人形高达的淫威,站在了这间地狱之间的门口。

    “哇,这个展览厅跟其他的展览厅不一样啊,好黑哦!”园子一边走着一边说。

    “毕竟是地狱之间嘛,总要营造点气氛——恩?”正在打哈欠的鹰矢忽然顿在了那边。

    “恩?你怎么了?”看到忽然停下的鹰矢,园子不由得好奇的说。

    “是我多心了么?还是说,这个地狱之间的气氛营造的太好了?”

    仿佛不确定般的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鹰矢抽了抽自己的鼻子,神色有些凝重的皱起了眉头。

    “老朽觉得,这大概不是您的错觉,少爷。因为,老朽也闻到了。”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静静地看着他们没有出声的德叔,此刻也推了推眼镜,走到了鹰矢的身边。

    “你们闻到了什么?”走在前面的小兰和柯南他们也不由得好奇的回过头来。

    “你们难道没有闻到么,那弥散在空气中的,无比浓稠的血腥味?”鹰矢皱着眉头说。

    “什、什么?”“血、血腥味?”听到鹰矢的话,众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

    “我先去看看!”这么说着,鹰矢一改之前慵懒的模样,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诶?等等……”园子楞了一下,就要追上他的步伐。

    “哦对了,园子,小兰,你们便留在这里好了。”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鹰矢却突然转过头来,朝着她们说,“这么浓稠的血腥味,我相信里面绝对不是什么令人舒服的场面。”

    “这……诶?鹰矢!鹰矢!”听到他的话,园子和小兰不由得楞了一下。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早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了。同样消失的,还有毛利和柯南。

    “毛利小姐,铃木小姐,我们还是像少爷说的那样,在这里等着吧!”

    德叔并没有跟毛利和柯南那般追着鹰矢而去,而是选择留在了这里,陪着这两位女士。

    “那个家伙居然就这么擅自的跑了,万一坏人还在里面怎么办啊!”园子这么喃喃自语般的自说自话了几句,然后跺了跺脚,一咬牙,“不行,我也要跟过去看看!”

    “恩,园子,等等我,我也去!”小兰也不由得跟了上去,一边跑一边还嘟囔着,“爸爸也就算了,怎么连柯南也跟着一起去了呢!小孩子要是见到这些画面多不好啊!”

    看着逐渐跑远的两位女士,德叔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慢慢的跟了上去。

    然而,当园子和小兰跑到地狱之间深处的时候,刚刚那股支撑着她们迈开脚步的勇气却瞬间消散了。就像鹰矢说的那般,摆在她们眼前的,绝对不是什么令人舒服的场面。

    深灰色的墙壁上,绽开了一束残忍而艳丽的血花。而在那朵血花的正中央,一具尸体正被一柄剑残忍的贯穿了喉咙,钉死在墙上,随意的就好像是一副被图钉钉在墙上的画一般。

    “呜……”看到这残忍无比的一幕,园子顿时觉得脸色发白,脚步发虚,整个人都要站不住了。

    之前皆川克彦那一幕虽然也让她紧张,但是毕竟没有直接死亡,而且模样也不算很凄惨,所以园子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如今可不一样,不仅亲眼见到了这般残忍而痛苦的死状,鼻子里还充斥着无比浓烈的血腥味,这难受的感觉差点让她出土来。作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园子之前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啊,没有直接晕过去已经算是心理素质过硬了。

    “早叫你不要跟过来的,你偏不听……”

    就在这个时候,园子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扶住了,整个人也被转了过去,背对向了那具尸体。

    “我还不是担心你……唔!”

    听到自己耳边传来的那一声叹息,园子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委屈。还没有等她抱怨的话说完,一股难受的感觉再度涌了上来,让她不由得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德叔,你先扶她出去休息吧!”鹰矢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着那边的德叔说。

    “是,少爷。”德叔非常绅士的搀起了园子的手臂,“铃木小姐,我们先出去吧!”

    园子也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再待下去可能就真的吐了,所以也没再勉强,跟着德叔离开了。

    “恩?”在看着园子离开之后,鹰矢忽然看到了一副巨大的画。之前因为被尸体的血腥味吸引而完全忽略了尸体对面这幅画的存在,直到他陪着园子转过身来蔡看到。

    那是一副巨大到几乎占据了墙壁的画,画着一个浴血的骑士,斩杀地狱里的恶魔的场景。

    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再一次转头看了那具尸体一眼。

    “象征杀人……对吧?”就在这个时候,柯南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脚边,如是的说。

    “恩……呵,天罚么?”鹰矢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那幅画前蹲下来看了看那幅画的铭牌和简介,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嗤笑,“真当自己是惩戒骑士么?”

    “那你呢?你不也是一样?”柯南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略带复杂的说。

    鹰矢没有回答。

    =======================================================================

    警察到来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现场被拉起了一条条的警戒线,禁止闲杂人等入内。

    虽然,这个点了,美术馆里也早已没有什么闲杂人等就是了。

    “怎么样,好些了没有?”这么说着,鹰矢将一杯热牛奶递了过去,“诺,给你,可以安神的。”

    坐在案发现场外的沙发上,脸色还未能完全恢复血色的园子点了点头,接过了他手中的牛奶。

    “喝一点就会好了。”小兰也在一旁陪着她,虽然她刚刚也受到了极大地冲击,但是毕竟之前在云霄飞车上已经经历过一次掉头事件了,多少还是比园子多了一点免疫力的。

    “恩。”园子轻轻地抿了一口,那暖暖的感觉顺着喉咙直到心窝,似乎真的没有那么难受了。

    看到园子的脸色慢慢恢复红润,鹰矢也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

    “鹰矢——哥哥,目暮警官他找你!”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柯南的声音。

    “恩,我马上过来。”

    鹰矢点了点头,拉起了那条警戒线,再次回到了那个充满血腥和黑暗的地狱之间。

    虽然尸体早就已经被放下来了,但是墙壁上那绽开的一大片血迹还是有些渗人。

    “目暮警官,你找我?”鹰矢不由得走到了带着一脸无奈的表情跟毛利说话的目暮身边。

    “哦哦,鹰矢君,你来了啊!”听到鹰矢的声音,目暮警官不由得瞬间抛开了毛利转过身来,“听说你是案件的第一发现人?有在现场发现什么嫌疑人么?”

    “嫌疑人什么的,我还真的没有看到……”鹰矢不由得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这一点大叔应该也清楚,当我们进来的时候,死者估计早已经死去多时了,犯人估计早就跑的没影了!”

    “是嘛,看起来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过凶手啊……”目暮警官不由得叹了口气。

    “警官,干嘛要一个个人确认这么麻烦啊,那边不是有个摄像机么?应该会有拍下来吧!”

    听到目暮的话,鹰矢不由得一脸茫然的指了指高悬在头顶上的摄像机。

    “啊,真的,不过这个摄像机还在运作么?”目暮警官好奇的说。

    “毕竟是美术馆用来防盗用的,应该是24小时开着的吧?”柯南不由得接了一句。

    “那好,赶紧让美术馆的人员带着我们去看看监控录像吧!”毛利顿时兴奋地说。

    “喂喂喂,我才是警部!”目暮警官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一众人员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杀到了监控室,调取了那个时候的监控录像。

    “呵呵,这个凶手一定是个笨蛋,居然不知道这里有个摄像头!”看着监控画面上出现的真中老板,毛利不由得嗤笑一声,“撒,出来吧,让我把你罪恶的脸庞看得清清楚楚!”

    “我可不这么觉得,大叔。”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却指了指屏幕上的那片墙壁,“这些地方贴着铭牌,却并没有拜访相应的画和艺术品,想必应该是之前被犯人所移走了,为了保护它们。由此可以说明,犯人是这家美术馆的内部人员,并且是个十分细心的人。这样的人,我不觉得他会不知道这个地方会有一个摄像头,而大意到会把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出来。”

    “什么?果然是内部人员做的么?”目暮警官不由得说。

    “还有一点,”鹰矢走近显示屏,用手指戳了戳立在似乎正在等人的真中老板背后的那副中世纪的盔甲,“刚刚我们在现场有看到这幅盔甲么?”

    仿佛验证着鹰矢的话一般,下一秒,原本还静立不动的铠甲骑士忽然动了起来。

    在众人惊愕乃至惊骇的目光之中,盔甲骑士拔出了手中的长剑,一跃而起,猛地斩向了似乎还没有察觉的真中老板,随即将他杀害,并残忍的将其钉死在了墙壁上。

    “这个构图!”看到显示器的画面,毛利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

    “果然,是模仿那副画的象征杀人么?”鹰矢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那幅画?”目暮警官不由得好奇的问。

    “就是挂在被害人正对面的那幅画,名字叫做天罚,跟这个场面一模一样!”柯南解释说。

    “是这样吗……象征杀人啊……”目暮不由得转过头来看着画面,“不过,凶手还真是大胆啊,穿着这样的盔甲,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应该不会,我记得那个地狱之间一开始的时候门口摆着一个禁止入内的牌子,现在想想应该是犯人为了防止被人干扰而特意放置的。如果是内部人员的话,应该很轻松能够做到!”

    鹰矢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被小兰和园子拖着去逛美术馆时的情景。

    “喂,小鬼,那个时候应该是晚上八点半左右吧?”毛利不由得转过头来朝他确认。

    “准确的说应该是八点二十六分,老朽那个时候正好看过怀表。”德叔突然开口说。

    “原来如此,监视器上显示的时间是八点四十三分,也就是说在八点二十六分到八点四十三分之间,没有不在场证据的,就是犯罪嫌疑人!”目暮警官不由得做出了推断。

    “等一下,这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柯南的声音忽然将众人的目光带回了监视器屏幕上。

    “你这小鬼!不要随便乱动监视器啊!”这么说着,毛利一个爆栗就朝着他的头上扣去。

    “你们看,”就在毛利的爆栗到达之前,柯南指向了显示屏,“真中老板好像发现了什么?”

    “恩,真的啊!”目暮警官仔细的看着被柯南慢放过的镜头,也不由得惊疑了一声,“他拿起了笔,好像写了什么?难道是……犯人的名字么?”

    “那张纸条……好像还被他抓在手里!”毛利也不由得停下了爆栗,认真的查看起每个细节。

    “毛利君,在我们警察到来之前没有任何人触碰过那具尸体吧?”目暮不由得问道。

    “以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名义起誓,目暮警官!”毛利不由得朝着他敬了个礼。

    “很好!”目暮警官点了点头,“赶紧到现场去看看!”

    “是!”随着目暮警官一声令下,一大群人又浩浩荡荡的杀到了案发现场。

    “鹰矢,你觉得那个真中老板真的有写下犯人的名字么?”

    人群的最后,柯南站在鹰矢的脚边,习惯性的出声询问。

    “不觉得,因为如果我是犯人,我是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写下那个名字的。”鹰矢双手插在兜里,看着在尸体手中拿取那张纸条的鉴证人员,微微摇了摇头,“而且让我感到很奇怪的是,刚刚在监控画面里,真中老板似乎是听到了凶手说了什么,才注意到墙上的那个铭牌的,他那惊讶的表情让我很是介怀。个人觉得,这张纸条很可能是犯人故意设下的陷阱。”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听到鹰矢的话,柯南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象征杀人,能够将这次杀人当做一场演出策划的这么完美的犯人,怎么想到都不会给自己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破绽才对。”

    “这……这是!”就在这个时候,目暮警官终于见到了被害者手中的那张纸条,“洼……洼田?”

    “啊?叫……叫我干嘛?”站在人群后面的洼田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被害者握在手中的纸条上,写着你的名字!”这么说着,目暮警官不由得走到了他的面前,将纸条横在了他的眼前,“请问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么?”

    “我……我不知道!不、不关我的事!”看到纸条上写着自己的名字,洼田也是一脸懵逼。

    “说起来,我之前似乎也在工作人员那边听到了一些传闻……说你曾经私自偷窃艺术品去贩卖对不对,据说还有证据在真中老板的手上,所以你就杀了他,消灭证据,对不对!”

    一谈到这一点,毛利就感觉自己的思路有如泉涌,根本停不下来。

    “不、不是的!我没有,不是我!”听到毛利的指控,洼田急的有些手足无措。

    “详细的情景,请跟我们到警察局里再说明一下吧!”目暮警官不由得压了压自己的帽檐。

    “所以说,我不是……”洼田正想解释的时候,却忽然感觉的领带被什么人拽了一下。

    转过头去,却看见一身管家打扮的德叔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眼前,手里还拽着他的领带。

    “喂,你干什么,臭老头!”洼田不由得本能的反抓向了德叔的衣领。

    “喂喂喂,松手!”一旁的毛利和目暮警官看到这一幕,连忙想要拉开洼田。

    “恩,肌肉疏松,力气也不行,一看就是属于长期疏于锻炼啊。”

    然而德叔只是摇了摇头,抓住他的手,轻轻地一扭,就轻松地洼田放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毛利还好,那边的目暮是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高人哪这是!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羽柴鹰矢,是羽柴集团的太子爷,这位是我的管家兼保镖,德叔。”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走到了正被德叔按在地上的洼田身边,嬉笑着蹲了下来。

    “你、你、你想干什么?”洼田挣扎了半天,终究没能挣脱开,不由得惊慌的说。

    “啊,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洼田先生,你白天才刚刚拿过那副铠甲吧,很重么?”

    “毕……毕竟是仿制品,大、大概有30公斤重……”

    “啊,是吗,顺带问一句,洼田先生,你有多少斤来着?”鹰矢继续问。

    “4、48公斤,怎、怎么了?”洼田颤颤巍巍的说。

    “目暮警官,洼田并不是犯人。”

    鹰矢忽然撩起洼田的袖子,捏了捏他的小臂,然后站起身来朝着目暮警官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收到指示的德叔也放开了洼田,并且扶他站了起来。

    “咦?为、为什么啊,鹰矢君?”目暮警官不由得疑惑的说。

    “因为他根本举不动被害者啊!”鹰矢耸了耸肩,指了指躺在那边的尸体,“初步估计,被害者的体重至少在80公斤以上,你觉得这种纤细的小胳膊能够做到像监控上做的那般单手将犯人提起来并且钉死在墙壁上么,还是在穿着30公斤重的铠甲的基础上?”

    “这……”看着洼田那几乎没有肉的手臂,目暮警官也无法强行说出“他能”这种话来。

    “可、可是真中老板手中的那张纸又怎么说?”毛利不由得指着那张写着“洼田”的纸条。

    “那张纸条应该是个陷阱……”

    “陷阱?”

    “对,那张纸条上有没有其他涂抹过的痕迹?”

    “涂抹过的痕迹?恩……咦,这、这个是?”

    目暮和毛利不由得将脑袋凑在了一起,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

    在写着“洼田”字迹之下,隐隐可见一些隐秘的涂改痕迹,就像是用了一只写不出来的笔一样。

    “这、这些痕迹难道才是,真中老板真正想要表达的?”目暮和毛利都不由得惊呼一声。

    “没错哦,在现场我也找到了真中老板丢弃的这根原子笔哦!”

    就在这个时候,柯南也从旁边跑了出来,他的手上还用手帕拿着一根原子笔。

    “哦哦哦,帮大忙了,柯南!”目暮警官连忙接过了那支笔,然后按出笔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了一下,“咦?这……这不是写得出来的么?鹰矢君,你是不是搞错了?”

    这么说着,目暮警官不由得将笔记本举到了鹰矢的眼前,笔记本上清晰可见的留下了原子笔的痕迹,跟那张纸上写的“洼田”无论是颜色和粗细都是相同的。

    “可是,目暮警官,你还记得你刚刚拿到那支笔时候的情景么?”柯南不由得笑嘻嘻的说。

    “拿到时的场景……”目暮警官不由得闭上眼睛想了一下,突然惊呼一声,“啊!”

    “柯南,你确定你拿到的时候没有动过这支笔么?”

    毛利也想到了这一节,不由得转过头去,严肃的看向了柯南。

    “恩,柯南保证,绝对没有动过这支笔!”柯南不由得装出一副乖小孩的模样来。

    “这样一来应该就没错了,我可不觉得真中老板那个时候还有工夫将笔尖收回去。”

    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然后指了指躺在那边的真中老板。

    “恩,确、确实。”目暮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手中的笔,“而且,仔细看,这支笔还是米花美术馆特制的笔啊,果然外部人员是不可能会有的啊……”

    “没错,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但是综合所有的条件和线索,最大的嫌疑人已经浮上水面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气,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站在他身边的柯南也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鹰矢君,是谁?”

    然而,鹰矢却并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德叔。

    “是你么,老友?”

    德叔看向了一旁的落合馆长,无奈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