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六十九话、天罚

正文 第六十九话、天罚

 热门推荐:
“是你吗,老友?”

    当众人随着德叔的话语将视线集中在落合馆长身上的时候,都不由得一脸的懵逼。

    “开、开玩笑的吧?”目暮警官不由得张大了自己的嘴巴,“鹰矢君,你不会认为是他吧?”

    “为什么不呢,综合目前所有的线索,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馆长先生。”鹰矢不由得转过头来看向沉默不语的落合馆长,“无论是放置告示牌,转移走艺术品,空出展览室作为和真中老板见面的场所,还有遣洼田去工作,让他没有不在场证明,想做到这一切,无疑是身份是馆长的落合先生最有可能!”

    “可、可是,你刚刚也说过了,真中老板和铠甲合起来的重量,连洼田先生都举不动,落合馆长他怎么可能……”看着白发苍苍的老馆长,目暮警官怎么也不信他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看事情不能够只看表面啊目暮警官,刚刚德叔不是也很轻松的将洼田放倒了么?”

    “这个……”听到鹰矢的话,目暮警官不由得张了张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德叔,我记得你说过,落合馆长是你的战友吧?年轻的时候是同一支部队的么?”

    说到这里,鹰矢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那边脸色复杂的德叔。

    “准确的说,是同一期被派遣到英国SAS学习的成员。”

    一直沉默着的落合馆长忽然开口了,言语之间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怀念。

    “SAS?我记得那个好像是……是……”听到这个词,毛利似乎想到了什么。

    “英国特种空勤团。”鹰矢看着落合馆长的眼睛说,“没错吧,馆长先生。”

    柯南瘪了瘪嘴角,对鹰矢现学现卖的无耻行径表示严重的鄙视……

    “没错,”落合馆长笑着点了点头,“但是即便如此,又能说明什么呢?”

    “什么意思?”听到他的话,鹰矢和柯南都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只是证明了我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些事情,但是却依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来证明这一切是我做的,不是么?”落合馆长依然带着那副不变的笑意,静静地看着他。

    【确实,目前所有的推论都是建立在状况证据上,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

    听到落合馆长的话,柯南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不过,实质性的证据,肯定是有的,只不过被他藏了起来,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你要实质性的证据,是么?”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却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恩?”看到他那平静的笑容,落合馆长长长的胡子不由得微微抖了一下。

    “落合馆长,你在动手之前还知道将那些艺术品先转移走,说明你是一个十分细腻的人。”

    面对鹰矢的这番话,落合馆长并没有回答,因为一旦回答就变相于承认是自己的干的了。

    “像你这么细腻的人,通常来说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那套带血的盔甲肯定已经被你处理掉了,而你大概也在穿上那套盔甲之前事先穿上了雨衣之类的东西吧,防止血液溅到自己身上。”

    见落合馆长没有回答,鹰矢也便自顾自的开始继续诉说起自己的推理。

    “其他的一切证据你都可以赶在警方来临之前处理妥当,除了那唯一的一件之外。”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停在了落合馆长的面前,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

    “哦,是什么呢?”落合馆长还是那副不变的表情,淡然的反问道。

    “就是那支笔啊,”鹰矢不由得转过头来,看向了那边空荡荡的展示台,“就是你放在那里,为了嫁祸给洼田而特意准备的那只写不出来的原子笔啊!”

    “……”听到这里,落合馆长终于有些动容,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这可谓是你这场完美的杀人演出之中唯一失误的地方,你万万没有想到真中老板在发现那支笔写不出来之后,居然会愤怒的将那支笔扔在了监控摄像头可视范围内的地方!”

    看着落合馆长突然变化的脸色,鹰矢便知道自己没有说错。

    刚刚在监控室里,在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张纸条上的时候,他却关注起了那支笔的去向。因为真中老板那一刻的表情太过诡异,所以让他不得不在意起造成他如此愤怒和诧异的纸和笔的去向。纸是被他握在手里,而笔,则被丢弃到了旁边一具铠甲骑士的脚后面。

    “当时的穿着铠甲的你是没有办法再去处理那支笔了,因为这样一来就会引起大家的注意,而使嫁祸洼田先生的计划落空。而之后在我们发现那具尸体之前,也再没有任何人在监控画面里出现过,按照道理来说那支笔应该原封不动的躺在那里才对。但是刚刚柯南发现那支笔的时候,却发现那支笔已经被替换掉了,是吧柯南?”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转过头来看向了站在自己脚边的柯南。

    “恩,没错,鹰矢哥哥!”柯南不由得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只能说明两件事,”鹰矢不由得伸出了两根手指头,“第一,这支笔是在警方调查现场的时候被偷偷地换掉的,能做到这件事情的只有当时被叫到案发现场问话的我们这些相关人员。第二,在那之后我们都是一起行动的,没有谁中途离开过,如果你当时换掉了那支笔的话,那只被换掉的,写不出的原子笔,肯定还在你的身上!”

    “这是真的吗?”目暮警官不由得走到了他的面前,“馆长先生,可以请你配合一下么?”

    虽然嘴上说着是请求配合,但实际上就是命令了,言下之意就是要进行搜身检查。

    “如果你想说那支笔是自己的话,那就请解释说明一下,为什么你要带一支写不出来的笔在身上!”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又忽然开口了,“而且忘了告诉你,就算你有机会擦去那支笔上真中老板的指纹和血迹,只要拿回去化验一下,还是能够检测的出来的血迹的残留的……”

    “请你将身上的原子笔取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好么?”听到鹰矢的话,目暮不由得压了压自己的帽檐,神情严肃地说,“顺带问一句,你在八点二十六分到八点四十三分之间的在做什么?”

    “真是精彩的推论,不必了麻烦,我承认了,那个时候我正穿着那身铠甲,等待着那个恶魔。”

    这个时候,落合馆长忽然笑了笑,然后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那只写不出来的笔。

    “应该是练习过不少次吧,显示器上那宛如演出一般干净利落的动作,没有彩排过的话,即使是曾经的特空团成员也不是这么容易做得到的。”看着落合那解脱般的模样,鹰矢不由得说。

    “那么,难不成那个会走路的铠甲的传言也是?”毛利不由得吃惊的说。

    “啊,想必就是馆长先生练习的时候不小心被警卫看到了吧?”一旁的柯南也不住的点了点头。

    “老友,何至于此?”看着被戴上手铐的落合馆长,德叔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或许在你们看来我很傻吧,仅仅只是为了这个美术馆即将被改造成饭店就动手杀人……”落合馆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从退役开始,我就一直呆在这个地方,这一晃已经是三十年过去了。”

    这么说着,落合馆长的语气中不由得透出一丝浓浓的怀念,和深深的沧桑感。

    “我履行了我和前任老板的承诺,一直悉心打理着这间美术馆,这里就好像是我的家一样,每一件艺术品,我都是细心擦拭,把它当做我的亲生孩子来对待的。”说到这里,他的话风突然一转,“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恶魔居然想毁掉我的家,毁掉我心爱的孩子们,那一刻,我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和嗜血冲动涌上了我的脑海。自我退役之后,我很久没有过这种冲动了。”

    “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亲手保卫我的家,保卫我的孩子们,我要让那个恶魔付出代价!所以,我穿上了惩戒骑士的铠甲,像那副画里画的那般,亲手终结了那个恶魔!”落合馆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一旁的德叔,“你的话应该能够理解我的吧,池田?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所珍爱的这位小少爷的话,估计你也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吧?”

    听到落合馆长的话,德叔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他无法反驳,因为他自己也清楚,如果自家的少爷遭受到生命威胁的话,或许他也会像这位老战友说的那般,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他!哪怕,将威胁扼杀掉!

    毕竟,他们在当年在部队的时候,手上早已经沾染了不少的鲜血了……

    “德叔!”看到德叔那阴沉着脸,双拳紧握的模样,鹰矢不由得呼唤了他一声。

    那一声,顿时让德叔从以往的岁月之中回过神来,重新松开了自己的拳头。

    “当然还有你洼田。”另一边,落合馆长也将视线转向了被他嫁祸的洼田。

    “我、我?”再也不敢拿馆长当一个小老头看待的洼田不由得吓得魂不附体。

    “我也要让私自贩卖艺术品的你受到惩罚!”落合馆长严肃的说。

    “所以,你就想出了这一出杀人跟嫁祸的手法,”毛利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说,“不过这可真是讽刺啊馆长先生,这和那副画里不一样,你自己也遭到了所谓的天罚啊!”

    “不,是一样的,你并没有领会那副画真正的含义。”落合馆长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恶魔虽然被正义的骑士所杀,可是骑士在斩杀恶魔的同时,也被恶魔的鲜血所污染,同样变成了恶魔。他终有一天,也会面临着属于他的天罚。”

    听到这句话,鹰矢不由得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拳。

    而一旁的柯南,也情不自禁将目光转向了他,难言的复杂。

    “好好保护你所珍爱的东西吧,池田,他的确是个值得你如此衷心侍奉的少爷。”

    在被带走之前,落合馆长不由得转过头来,最后朝着德叔敬了一个军礼。

    “希望你,永远不要落得我这般下场。”

    “我会的,老友。”

    这么说着,德叔也不由得朝着他敬了一个军礼,就像他们当初那般。

    “再见,老友,真希望,还有机会能跟你好好地聊一聊。”

    “会有机会的,老友。”

    德叔看着那萧瑟退场的背影,喃喃自语般的说。

    ====================================================================

    “呜呜呜,馆长先生真是个可怜的人呢……”

    美术馆的大门外,善良的小兰在听柯南他们说完案件的梗概之后便忍不住的哭了。

    “所谓可怜人必有其可恨之处,无论是谁,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

    听到小兰的话,鹰矢似是回答她又似是自嘲般的叹了口气。

    “呀,你怎么真么冷血啊,就不能多点同情么?”园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我同情他,谁同情那个无故被杀的真中老板呢,人家也只不过是想建个饭店,罪不至死吧?”

    面对园子的抱怨,鹰矢只能无奈的耸耸肩。

    “你说的也有道理啦……”园子嘟囔了一句,“不过原来会动的盔甲骑士是这么一回事啊。”

    “我之前就说过肯定是假的啊……”鹰矢没好气的说,“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灵异事件。”

    “不过小兰应该会很失望吧……”园子不由得无奈的说。

    “诶,我为什么会失望?”小兰擦了擦眼泪,有些疑惑的说。

    “之前不是你说对这些灵异事件感兴趣的么,还问鹰矢人能不能缩小来着!”园子白了她一眼。

    听到园子的话,跟在小兰旁边的柯南突然整个人一震,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啊啊,那个啊,那只是一时兴起啦,其实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的!”小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没什么兴趣你还非要拖着我们来这里……”一旁的毛利和柯南都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恩?”杀意波动再次弥漫,人形高达的威严再次让他们明智的闭上了嘴。

    “既然这样,那明天见了,各位。”

    同情了看了毛利和柯南一样,园子坐进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管家的车,朝着这边挥了挥手。

    “恩,拜拜!”

    “话说毛利先生要怎么回去呢,需要老朽送你们一程么?”正准备去开车的德叔如是的说。

    “哎哟,那真是太客气了,那我们就……嘶!”

    “不麻烦池田先生了,我们自己打车就好了。”小兰一边拉着毛利的脸颊一边笑着说。

    “诶,难得人家肯送……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去叫计程车,行了吧?”

    还想说些什么的毛利惨叫着被小兰拉到了路边去拦计程车去了。

    “那老朽也先去开车了。”德叔这么说了一句之后,也离开了这里。

    顿时诺大的美术馆门口,就只剩下了鹰矢和柯南两个人。

    “喂,鹰矢。”

    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柯南强行按捺住激动地情绪,沉声的问出了那个他憋了很久的问题。

    “你,就是那个黑色骑士吧?”

    那一刻,仿佛夜风也在一瞬间停了下来,沙沙的树叶声骤然而止,空气突然安静的有些吓人。

    三秒钟之后,时间才仿佛再度开始了流动。

    夜风吹动鹰矢黑色的碎发,带动着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难言的弧度。

    映着月光,这是柯南第一次看见挚友露出这般冷冽而陌生的笑容。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反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工藤新一呢?”

    鹰矢转过头来,带着他从未见过的轻蔑和冰冷的笑容,如是的说。

    “我觉得还是不要侮辱彼此的智商了吧,大侦探?”

    “果然……是你!”

    听到鹰矢的话,柯南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虽然他早就猜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是在亲耳听到他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免不了被震惊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着他脸上那股嘲讽般的笑容,柯南忽然涌上来了一股名为愤怒的情绪,不由得大声的质问他。

    在最主要的问题被确认了之后,他便不由自主的想要问他这个问题!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么做!选择用这么残暴的方式!选择变成一个罪犯!

    “理由么,你别告诉我你推理不出来。”

    听到柯南的质问,鹰矢不由得嗤笑了一声。笑容看起来没心没肺,却又说不出的苦涩。

    “果然,还是因为你父母的事情么?”看到鹰矢那死气沉沉的笑容,柯南也不由得感觉到一阵难受,“所以,你就选择了这种方式,你觉得就能够保护这座城市,保护那些跟你一样的孩子么?”

    “难道不是么?”鹰矢冷笑着说,“你不会以为我这么赌上性命,拼死拼活的,只是为了自我满足跟一个良好的名声吧?”

    “我当然不是这么想的!可你也不能够用这样的手段来……”

    亲眼见过那一天他为了救人而中枪的一幕,柯南又怎么会这么想?一时之间,语气弱了几分。

    “不然呢,用怎样的手段,难道等警察?或者是像你一样,非要等到案件事发后,才像个评论家一样,优哉游哉的玩推理游戏,找凶手?”鹰矢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说。

    “你!”听到鹰矢的冷嘲热讽,柯南感觉无比的愤怒,但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如果等警察,那个制毒窝点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青少年!如果等警察,流通在黑市上的黑枪还不知道会夺走多少人的生命!如果等警察,山口银的割喉刀下不知道还要葬送多少芳魂!”

    “所以,你觉得用你的这种方法也无所谓么?比他们更残暴,比他们更令人恐惧,你以为以暴制暴的做法就能够让这座城市更加安宁么?你的做法只会引出更多的暴力和疯狂!刚刚落合馆长的结局你也看到了,所谓的惩戒骑士会有怎样的下场!想要将黑暗埋葬的你,势必会将自己的双手弄脏!”柯南深深的看着他,露出了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是的,你是受害过,你现在强大了,所以就要成为加害者么?现在你已经可以毫不犹豫的打断别人的骨头,折磨他们的身体,践踏别人的意志和灵魂!这样的你,和五年前杀害你父母的凶手有什么区别!”

    柯南的话让鹰矢不由得浑身一震,那简单直白的话语此刻却宛如一柄尖刀,直直的刺入了鹰矢脆弱的内心深处,以至于让他紧握自己的双手才强忍着让自己没有被情绪所吞没。

    “有,当然有区别……”

    直到足足好一会儿,鹰矢才回过神来,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至少,我不会杀人……我在我父母的墓前发过誓,绝对不会杀人!”

    说完这句话,鹰矢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这就是我给他们的最后一丝机会……只要活着,都有还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德叔已经将车开到了鹰矢的面前,闪了两下车灯。

    “从五年前开始,我就很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

    “大侦探,这座城市的繁华的霓虹下,有着比你想象的要更加浓厚的多的黑暗,光靠你们这些站在亮处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触及的黑暗。所以,需要一个人,将这些黑暗引出来!”

    “难道怕变成恶魔,惩戒骑士就没有必要存在了么?这个城市,还需要黑色骑士。”

    这么说着,鹰矢便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家的车走去,一边走,一边如是的说着。

    “你放心,如果有一天,当这个城市不再需要黑色骑士的时候,我会去自首……”

    “就当做是……所谓的天罚吧……”

    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怎的,柯南心中的愤怒逐渐的减少,剩下的,只有难受。

    “对了,最后告诉你一句,当年杀害我父母的家伙,很有可能就是把你变小的那群家伙。”

    坐在宾利的后座上,鹰矢摇下车窗,对着窗外的柯南说。

    “什、什么?”柯南的瞳孔骤然缩小。

    “喂,柯南,走了!”

    “哦,就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兰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背后传来,然后不由得回头应答了一句。

    当他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宾利已经带着一阵轰鸣,绝尘而去。

    夜风吹起了柯南的衣角。忽然,感觉有些冷了……

    =====================================================================

    “您都和他说了么,少爷?”

    从后视镜里看着靠坐在床边,神情漠然的鹰矢,德叔不由得问。

    “啊,一开始就没有准备瞒着他,”鹰矢一手杵在车窗上,呆呆的注视着窗外的风景,“那个组织不是我或者他一个人可以撬的动的,必须联合所有能够联合的力量。”

    “他可以信任么?”

    “如果连他都无法信任,我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可以相信谁。”

    “说的也是呢,对于少爷您有这样一位能够毫无保留诉说秘密的朋友,老朽感到十分欣慰。”

    “你和落合馆长……也是如此么?”鹰矢转过头来,情不自禁的问了一句。

    “大体如此吧。”德叔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随即便恢复过来,带着一丝微笑,平静的说。

    “抱歉……今天本应该是你们相见叙旧的场面才对……”鹰矢不由得再度转过了头去。

    “少爷您何必道歉呢,这是他的决定,而且他愿意为之这么做。”德叔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我很清楚我那位老友的个性,想必他今天邀请我过去,就是为了做个见证吧。”

    “见证什么?”鹰矢不由得好奇的说。

    “要么,见证他的反击,要么,见证他的退场……”德叔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不感到痛心和遗憾么,看到他这样的结局?”

    “多少有一点吧,但是路是他自己的选择的,责任,也自然由他一肩扛下。”

    “那,你觉得他有后悔么?或者说,如果换做是你,而受威胁的换做是我,你会为了我,去杀人么?”鹰矢不由得转过头来,透过后视镜定定的看着他。

    “或许会,或许不会,”感觉到鹰矢的视线,德叔也不由得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唯一能够确认的是,老朽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少爷您,哪怕拼上我这条老命。”

    “我不需要你拼上老命,我自己会保护自己……我不希望再失去任何一个家人了,你明白么,德叔?”鹰矢看着窗外那斑斓的霓虹,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明白,少爷。”德叔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不会走落合的那条路的。”

    “那就好……”鹰矢点了点头,又接着问,“德叔我问你,杀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至少,绝对不会是舒服的感觉……”德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回忆起了当年的情景。

    “所以,你才要我在父母面前发誓,绝对不能杀人么?”鹰矢深深的叹了口气。

    “啊,正因为老朽体会过这种感觉,才不想让少爷您也背负上这种枷锁……”德叔点了点头,“而且少爷您如果想要保持住本心,坚持您现在要走的这条路,便更不能让鲜血污了你的心。”

    “是嘛……”鹰矢轻笑了一声,“德叔,真中老板死了之后,美术馆这块地皮会怎么样?”

    “或许会被他们集团继续开发,或许,又会被拿出来拍卖。”

    “我们手上还有闲钱么,将它买下来好了,就当是完成落合馆长的心愿。”

    “少爷……”德叔看着他,沧桑的老脸上泛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老朽明白了。”

    “还有,那副叫做天罚的画,帮我买下来吧,就挂在我的房间里。”

    “呵呵,少爷您难道不怕清晨醒来被吓一跳么?”

    “吓吓也好,也好让我习惯习惯,这样一来,多少也算是有点心理准备。”

    “当属于我的天罚来临的那一天的时候,我能够坦然的去面对……”

    靠在松软的靠椅上,鹰矢露出了一丝落寞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