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话、光与影(上)

正文 第七十话、光与影(上)

 热门推荐:
夜。十一点。米花四丁目。郊区别墅

    “啊~呵~”

    守夜的警卫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吸进了一口清冷的夜风,浑身都跟着抖了一下。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口冷风的关系,他忽然有了一丝尿意,忍不住的想要上个厕所。

    就在他想要往厕所的方向走去的时候,背后忽然伸出了一只手,猛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感觉脖子一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像是一只被老鹰抓住的小鸡一般,毫无反抗力的他被拖入了黑暗之中。

    “恩?”

    旁边的一个人像是看到了被拖入黑暗的那个警卫的脚,不由得疑惑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咻~”

    就在他走到那个警卫的脚消失的地方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类似于口哨般的奇怪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抬起了自己的头。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个漆黑而冰冷的铁棒给顶住了。

    “咕咚!”

    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喉结被那冷硬的铁棒顶的发痛。

    “咔!”

    下一秒,伴随着一声轻响,蓝色的光芒让他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

    而这,也是停留在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个画面。

    在那个身影软到的一瞬间,另一根铁棍飞过的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架住。

    然后,他就像是一副被抽掉了肌肉的骨架一般,被铁棍架住再一次拖进了黑暗中。

    “房子不大,警卫倒是不少。”

    黑色的身影将两根铁棒插回了背后,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声音。

    这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好几重声音叠加在一起般,听起来神秘且没有真实感。

    “这说明,我们找对地方了。”鹰巢里面,坐在主电脑前面的德叔不由得如是的说,“从事隐秘工作,或者违法行为的人,通常都会找那么一处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来商谈,称为安全屋。”

    “确实藏得够深的,居然用自己秘书的姐姐的名义去购置的房子。”

    鹰矢这么说着,然后将躺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的鞋带相互缠在了一起,还打了个死结。

    “恩,似乎这位川岛社长跟这位叫做女士之间有着不可描述的关系呢……”

    德叔一边在电脑上浏览着那一张张似乎是偷拍到的照片,一边啧啧有声的说。

    “嚯,一个都六十多岁的老头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啊,就不怕有心无力么……”

    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对于川岛英夫行径和能力表示了强烈的鄙视和怀疑。

    “少爷,您要知道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就算是做不到,但总是想拥有。世上很多的纷争,都是这么来的……”德叔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话说回来少爷,这套新制服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感觉比原来还要更加的灵活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然后捏了捏自己的拳头,确认了一下感觉。

    之前的那套原本就已经战损的不成样子的制服,在那一天挨了那个死亡射手一枪之后,终于算是正式寿终正寝了。如今穿在他身上的这套,是前几天才刚刚制作完工的第二套,代号DK-2。

    跟一开始只是拿了一件羽柴军工最新式特种兵用高纤维服,然后做了些许的涂装和魔改就匆忙上阵的DK-1号制服不一样,这件DK-2制服无论是从材质还是构造上,都选择性的做了改良,不再是泛用的特种兵制式,而是彻底为了这个黑暗骑士的身份而量身定做的。

    材质从原来为了适应各种类似于沙漠和海洋环境的隔热抗压材料替换成了更加轻便的网状透气材质,虽然抗击打的能力弱了一些,但是却更加的耐切割了,而且大大的加强了他的灵活性。

    而且,这套制服胸口的蓝鹰和肩膀小臂之类的地方都泛着隐隐的光泽,看上去就像是铠甲一样,也是因为之前几次中枪的教训,让鹰矢在这些部分在网状材质的外层再镶嵌上了一层极为致密但却柔软的合金材料,大大的增加了这件制服的防弹能力。

    至于衣领的部分,则是加入了阿笠博士为柯南制作的那个小型的变声器。抵在声带的的位置,让他能够直接发出沙哑而沉重的身影,不用可以的再用自己的嗓音来伪装。

    鞋子和拳套也一样,除了灵活轻便意外,这种充满弹性的新型的网状材质一定能力的增加了他的弹跳能力跟爆发力,简单的说,就是揍人更疼了。

    每每想到这里,德叔总是会不自主的为那些罪犯们默哀一下。

    然而变化最大的,应该就是这套制服的背部。两个肩胛骨的位置加厚了一层,然后多了两个凹槽,用来放置鹰矢前不久捣鼓出来的那两根电击短棍。

    电这种东西,尝过的人都知道他的滋味。不仅是疼痛,还有麻痹效果,能让人在一瞬间失去反抗能力,所以对于经常要放倒一票人的鹰矢来说,实在是再方便不过的东西。而且,有了兵器在手之后,鹰矢的近战能力又增强了不少,就算再次碰上那个鬼武士,鹰矢也不会再虚他。

    还有一点,这套DK-2和DK-1最关键的区别,就是如今戴在鹰矢脸上的这个面罩。

    阿笠博士不愧是阿笠博士,号称柯南世界头号黑科技发明家,说实话,一开始连他自己都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摄像头的要求跟阿笠博士这么一说的,谁知道他居然真的就这么造出来了……

    因此,鹰矢也干脆就将这两个摄像头安置在了眼罩的两侧,然后采用了阿笠博士为柯南制作的那副追踪眼镜同样的软性镜片材质,镶嵌在了眼罩的眼睛开孔处,成功的完成了将镜头和镜片的对接,让这副眼罩也拥有了夜视仪的基本功能。

    以后终于不用再带着那么大型的夜视仪到处跑了!

    不过,这个毕竟也还是属于试作样品,还有很多缺陷没有解决。比如眼睛处镜片的易碎性,还有阿笠博士那个夜视摄像头的抗强光损坏性,都是还留待解决的问题。

    但是这些都是后话了,是留待DK-3需要解决的问题,目前鹰矢需要解决的,可不是这个。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用鹰矢勾住了这栋别墅二楼的窗户,轻轻地翻上了窗台。

    “刺啦!”伴随着一声略显刺耳的轻响,玻璃的窗户被鹰矢用鹰镖划出了一个圆形的痕迹,然后被他一掌拍进了房中,落在了厚厚绒毛地毯上,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

    鹰矢将手伸进刚刚割出的洞里,轻轻地打开了窗户的锁,然后轻手轻脚的翻进了这件屋子。

    刚刚进到这个房间,鹰矢便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房间的空气实在很浑浊,地板上也有不少的灰尘,看上去应该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了。

    难道,这次又是无用功么?

    连续这么久没有一丝线索,即使是鹰矢也不免感觉到了一丝的烦躁。

    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按捺住心中的情绪,开始认真的扫视起这个房间来。

    这个房间似乎是一个会客室……不,与其说是会客室,倒不如说是会议室才对。

    看着那边围绕着一张茶几摆放着的四张单座的小沙发,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四张沙发,看着十分有年代感啊……德叔,这种样式的花纹,应该是好多年前的产品吧?”

    鹰矢走到沙发的前面,轻轻地在眼罩的边缘划了一下,目镜上显示的镜头顿时放大了开来。

    “确实是好多年前的样式了……不过看这款式应该是豪华款,是需要订做的那一种,少爷您可以试着找找看有没有标签之类的东西,或许老朽可以试着搜索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买主。”

    看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那几张沙发的样子,德叔不由得如是的说。

    “有是有,但是年代这么久了,我并不对此抱有太大的希望。”鹰矢蹲下来翻了翻沙发的底座,找到了那张缝在缝隙里的条形码布条。那张布条因为常年得磨损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不管怎么样都要试试看嘛。”德叔如是的笑了笑,然后自顾自的开始了搜索。

    虽然他也清楚,几年前家庭网络还没有那么普及,那些店和厂家很可能还是以书面材料的方式记录着这些东西。但是,万一找到了呢,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四张沙发,每张沙发上都有坐过的痕迹,所以,曾经确实应该有四个人坐在这里商谈……”

    就在德叔在网络上搜索着这些沙发的信息的时候,鹰矢也开始仔细的观察起眼前的沙发来。

    每张沙发的中间都有一些凹陷和磨损,说明以前经常有人坐在这里。

    而有两个沙发的凹痕和磨损都比较大,说明有两个人应该体型比较胖。鹰矢用手压了压那张沙发的弹簧面,测试了一下力道,然后大概的估算了一下四个人的体重。

    “恩?”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忽然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其中一个估测体重较胖的人的沙发,比起其他的三个似乎积累了更多的灰尘。抱着疑惑的心态仔细对比了一下之后,鹰矢发现这张沙发连磨损程度也稍微少一些。

    这说明比起那三张沙发来,这张沙发的主人似乎更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因为什么呢?分配不均闹矛盾了?或者干脆拆伙了?亦或者是……死了?

    鹰矢如是的想着,将视线从沙发转向了茶几,茶几上摆着一个脏兮兮的烟灰缸。

    这个烟灰缸本身倒是没有什么稀奇的,重点的是它摆放的位置,是在座位的左手边。

    也就是说,这个体型微胖的人,是个左撇子么?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一边在房子里转悠,一边搜寻着任何遗留下来的,可能成为线索的东西。

    探索现场其实是一件相当枯燥且无聊的事情,前世坑了无数推理游戏的鹰矢对此深表同意。因为线索这种东西不会自动跑到你眼前,你也没有什么类似于观察眼的技能能够直接筛选掉那些不重要的东西。有些关键的线索,很可能就隐藏在一些看起来极为稀松平常的东西里面,往往需要一遍又一遍,细致到发指的地毯式搜索,才能够找到。

    所以,当鹰矢找遍了整栋房子,都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线索的时候,即使以他的心境,还是免不了的有些丧气。看样子,川岛英夫他们确实只把这里当成了一个商量会议用的安全屋,并没有在这里留下太多的生活痕迹,所以能够拿来当做线索的东西很少。

    唯一可以算得上收获的,就只有沙发上的痕迹,还有摆放在玄关入口处的拖鞋。

    四双拖鞋,各自不同,也跟刚刚在二楼的会客室里看到的一样,说明确实曾经有四个人。但是其中有一双看起来摆放的时间有些长,都积攒了不少的灰尘了,这一点也进一步验证了鹰矢刚刚的猜想,其中一个人看样子是很久没有来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是不管什么原因,鹰矢还是将那四双拖鞋都拿了出来,然后用小型扫描仪从内部将他们的脚掌纹都拓印了一下来。当然,还有每双拖鞋鞋底的鞋印。这两样东西可以推测出很多的数据来,比如人的体型和体型,虽然只是一个大概的估测,但是至少可以缩小调查的范围。

    “呵,这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少爷!”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机里却突然响起了德叔欣喜的声音,“还真应该感谢这个樱日沙发公司,这么早就用上了电子系统啊!”

    “居然还真的找到了?”

    鹰矢也是一阵无语,不过更多的是兴奋,总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

    “啊,购买人的名字这一栏写的是黑岩令子。”德叔看着档案上写的名字说。

    “黑岩令子?”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总觉得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却又感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黑岩令子这个名字您可能有些陌生,但是她的父亲黑岩辰次的名字您应该是看到过的。”

    德叔敲击着键盘,将黑岩令子的身份档案从户籍系统之中调了出来。

    “是他?”鹰矢恍然记起,之前在调查川岛英夫周遭好友名单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这个名字。

    “也就是说,他也是其中之一么?”

    看到那双略宽的拖鞋,鹰矢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曾经看过的照片上,那个微胖的身影。

    “而且少爷,我还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这位黑岩先生,跟川岛英夫一样,祖籍都在伊豆群岛之中一个叫做月影岛的小岛上。”德叔一边看着档案里写的资料,一边说着,“而且,我刚刚搜索了一下黑岩辰次的名字,发现他还是月影岛村的村长啊。”

    “月影岛村?村长?”

    “啊,只不过这位黑岩村长最近过的不是很顺啊,似乎因为抢占了村民的田地来搞开发,所以搞得民心尽失,人气下降的很快,似乎在不久后的换届选举上要保不住村长的位置了。”德叔一边看着新闻上的报道,一边“啧啧”的说着,“死去的前任村长是这样,这一任村长也是这样,月影岛的人民还真是多灾多难啊……或者说,是他们没有选人的眼光啊……”

    “死去的……前任村长?”听到这里,看着手上的拖鞋,正在发呆的鹰矢脑海里忽然的闪过了一丝的想法,“德叔,这个死去的前任村长叫什么名字?”

    “恩,我查查……”德叔翻了翻之前的新闻,“叫做龟山勇,57岁,死于月影岛麻生纪念馆的钢琴上,死因是心肌梗塞。但是,据说真正的死因是《月光》的诅咒。”

    “诅咒?”听到这两个字,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恩,少爷,我还是直接将资料发给你吧。”

    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从万能腰带里拿出了那个小型的PDA,接收到了德叔发来的信息。

    上面详细的记录着龟山勇的一切信息,例如身高体重,甚至还贴上了他的照片。

    【果然……】鹰矢一边浏览着,一边看向了那边的拖鞋。

    这个两年前因为心肌梗塞而去世的龟山勇,跟他之前通过沙发和拖鞋预测的那个人的形象出入不大。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龟山勇十之八九就是那双积累了很多灰尘的拖鞋的主人。

    “恩?”在基本资料下面,鹰矢也看到了那则所谓的诅咒。

    【在无人的公民馆里,传出了被纵火****的钢琴家麻生圭二的那家钢琴的声音,弹奏的正是对方在十二年前在火中****时一直弹奏的那一曲贝多芬的《月光》。而当后面有人闯入的时候,钢琴声忽然停了,留下的,只有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死在钢琴上的龟山勇……】

    “麻生圭二……德叔,这个钢琴家麻生圭二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鹰矢看了半天,忽然对那个纵火****的钢琴家有了一丝兴趣。

    “少爷您不知道么,在十几年前,他可是个世界闻名的大钢琴家啊!”

    德叔的语气透着满满的惊讶,还有一种“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般的遗憾。

    “拜托,那个时候我才几岁啊!哪里还记得这些!”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可是当时夏江小姐她们喜欢看什么动画片您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啊……”

    “我……咳咳,好吧,算我孤陋寡闻行了吧,”鹰矢不由得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郁闷的说,“德叔,你帮我查查这个麻生圭二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虽然鹰矢并不认为这真的是什么诅咒杀人,但是既然传出这样的传闻,多少总会有点缘由,或者是什么人故意想要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恩,看起来这位麻生圭二似乎跟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呢……麻生圭二、川岛英夫、黑岩辰次、龟山勇还有西本健……这是当初麻生先生一家葬礼时的照片,我发给您了,少爷。”

    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看了看PDA上显示的照片。

    川岛英夫、黑岩辰次、龟山勇还有西本健……两胖两瘦到齐了……身形完全吻合……

    如果说这是巧合,鹰矢打死都不会相信的。现在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四个家伙,就是经常在这个安全屋里面开会议的四个人,多半都是跟川岛英夫一样,不怎么干净的。

    而且,鹰矢总有一种莫名的直觉,那就是麻生圭二的死,多半跟这几个家伙脱不了干系。

    “咦?”就在这个时候,德叔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德叔?”正将那四双拖鞋放好,准备离开这间安全的鹰矢不由得疑惑的说。

    “老朽调查了一下麻生圭二的档案,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啊……”

    “什么名字?”鹰矢重新回到二楼的会议室,从窗户翻了出去。

    “在麻生圭二的子女那一栏里面,写着几个名字……其中的两个似乎是……”

    “麻生成实(seiji)……还有麻生成美(narumi)……”

    “成实(narumi)?”鹰矢不由得楞了一下。

    似乎在前不久,他才刚刚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

    “恩……怎么样呢……”

    “啊哈,还要再偏左边一点点……”

    “哎呀,怎么感觉又有点掉下来的呢?果然比起铁块,还是绑个人上去会比较好吧?”

    “唉唉,可是不行呢,绑个人上去的话,他就不知道我是在叫他了吧?”

    “啊啊啊,好像把这个灯也砸烂算了呢!”

    “啊哈,终于弄好了!”

    这么说着,少女嬉笑着拉下了探照灯的开关,强烈的灯光在天空中映出了一个圆形的光芒。

    “哈哈,看到我在呼唤你了么,帅哥,来见我吧!”

    在灯光的映衬下,少女粉金色的双马尾分外的明亮和可爱。

    天空中,圆形光芒的中央,一只漆黑的鹰正静静地躺在中央,展翅欲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