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一话、光与影(下)

正文 第七十一话、光与影(下)

 热门推荐:
“所以,你们就对彼此坦白了么?”

    阿笠博士的家,头发花白的博士正一脸无奈的看着躺在沙发上发呆的柯南。

    “也不算是坦白,只能算是说破。”柯南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这么宛如死人一般躺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就是……唉,这可真是……唉……”

    阿笠博士挠了挠自己那锃亮了脑门,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这已经是他这个晚上不知道第多少声的叹息了,语气也从一开始的惊讶,慢慢转变成了无奈。

    “博士,你就没有什么想法么?”柯南转过头来,朝着阿笠博士说。

    “你说想法……”阿笠博士苦笑着摆了摆手,“我到现在都还有些懵呢……”

    他感觉最近发生的事情比往年发生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多,更复杂,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先是新一无故被一个黑衣的组织灌下了未知的毒药神奇的变成了小孩,然后又是多年漂泊海外终于归来的弟子又突然成了米花最大的危险人物,这让他这个塞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知识的超级大脑都有些不堪重负,锃亮的脑门也不由得冒出了一丝过载的虚汗。

    “是啊,别说是你,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简直就像是,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故事……”

    柯南转过头来,看着那边被他堆叠起来的漫画,不由得发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可是,漫画毕竟是漫画,这样跌宕起伏的情节发生在现实里,总归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小子……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还真是会演戏啊……这小子……”

    想起之前他来找自己的时候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阿笠博士不由得嘟囔了一声。

    “演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如果可以,他估计也不想将我们牵扯在其中……”

    柯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重新戴上了眼镜。

    从演戏这一点上来说,作为同样是黑衣组织的受害者,且同样竭力的背负并且隐藏着秘密的双重身份的柯南,可谓是此刻最能够理解鹰矢的人了。毕竟他们两个人的演技,都是值得掌声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戏,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演着自己的角色,直道生命的帷幕拉下为止。而柯南和鹰矢,也只不过像是中途拿了另一个剧本,换了一个角色,虽然一开始略显生涩,但是每时每刻都在扮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就算是天赋再差的演员,也始终会入戏,何况是天生聪颖的柯南和鹰矢呢。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柯南始终都是在以工藤新一的身份,扮演着江户川柯南的角色。而鹰矢不一样,他的内在早已经变成了黑色骑士,而羽柴鹰矢这个身份,才是他真正在扮演着的角色。

    “说的也是……”

    听到柯南的话,阿笠博士不由得挠了挠自己的头,因为叫柯南对身边的人保密的正是他自己。

    “不过这么说来,他上次找我来要的那个摄像头,也是为了在夜晚更好地活动喽!”

    想到这里,阿笠博士忽然猛地一拍手心,露出了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

    “恩?还有过这种事情?”柯南不由得好奇的说。

    “是啊,当时这小子还说是要拿去练习飙车,我还因为太危险了而骂了他一顿来着……现在想来,我当时骂的还轻了!他现在做的事情可比飙车危险多了!”阿笠博士没好气的摇了摇头。

    “阿笠博士,如果当时你知道他是拿去做些事情的话,你还会给他么?”柯南好奇得问。

    “我当然——额,应该……还是会给他吧……如果这些东西能让他更加的安全的话……”阿笠博士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他也是我唯一的弟子啊!”

    “即使你明明知道他是错的么?为什么不选择去阻止他呢!”柯南不由得低下了头,默默地说。

    “我说了,他就会听么?就像如果我让你不要去跟那个组织战斗,平平安安的以江户川柯南的身份过完一辈子,你会愿意么?你会开心么?”阿笠博士深深的看了柯南一眼。

    柯南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躺了回去,继续对着天花板发呆。

    “你看吧,连你都是如此,何况是比你更加倔强的他呢?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他的决心才是。”

    “何况,你怎么就一定能够断言,他的做法是错误的呢?”

    阿笠博士看着沉默不语的柯南,摇摇头站起了身子,拿着器材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实验。

    “难道不是错的么?”柯南躺在那里,似是自言自语般的说。

    那天晚上鹰矢的话语,跟那副天罚的画像,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让他彻夜难眠。

    他的世界本来是很分明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作为侦探,作为一个正义感爆棚的热血少年,在他的眼里,所有的违法犯罪行为都是错误的,是需要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无论他犯罪的理由再值得同情也好,做错了事情,总归是要为之负责的……

    但是现在,他却第一次对要不要抓捕一个罪犯而产生了犹豫。

    一边,是心中的标尺,人生的准则,另一边,则是童年的回忆,难舍的情感。

    新一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理智的人,就像小兰曾经开玩笑般的问过自己,如果阿笠博士是犯人,自己会怎么做。当时的自己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也会一针见血的揭穿他,并让他偿还自己的罪孽这样的话语。因为,他深信自己的是为了阿笠博士好,为了他不再继续犯错,为了他能够在偿还完自己的罪孽之后,能够继续不背负任何枷锁的活着!

    但是此刻,他却犹豫了,心中的情感第一次左右了他理智的判断。不,不只有情感,还有鹰矢的理念,那绝对对立而又殊途同归的理念,第一次在他黑白分明的世界观中开辟出了一片灰色的地带,让他一下子迷失了自己的准则,导致一下子无法准确的做出判断。

    “投身黑暗,却想要守护光明的骑士么……这还真是无比讽刺的说法啊……”柯南不由得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抓住那昏暗的灯光,“绝对不杀人……我该信任,这样的你么?”

    其实柯南担心的,并不只有鹰矢能不能恪守住不杀人这一点而已。

    遁入黑暗去守护光明确实是一个很伟大的想法,不过光明并不是消灭了黑暗便会凭空产生。鹰矢试图用暴力去解决暴力,用非法去制裁非法,这本就是自相矛盾的做法。当这种以暴制暴的想法被大众所接受的时候,人们就不再会去相信法律与执法机关,而是第一时间选择暴力出手,这样一来,只会更加的增加这个社会上的混乱性,增加更多的暴力事件!

    简单的来说,他并没有从实质上去解决问题,只是粗暴的摧毁这个问题,从而拖延了问题爆发的时间。等到这些黑暗蓄积到一定程度,再爆发出来的时候,会远比现在更加的可怕!

    但是,鹰矢说的那些话又让柯南不得不在意。

    害怕变成恶魔,惩戒骑士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么?难道害怕黑暗爆发,就不去压制了么?

    存在即为合理,柯南曾经听过这样的一句话。

    黑色骑士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代表了这座城市目前的需要。

    但是,柯南坚信,这个城市更加需要一个光明骑士。

    比起藏在黑暗中的侠客而言,能够给大家指引方向,让大家对法律和正义恢复信息的光明骑士!

    想到这里,柯南不由得转过头来,重新拿起了放在手边的那本漫画。

    对,就是需要一个像是少年漫的主角一般,能够在人们心中竖起丰碑的光明骑士。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真的像是漫画里说的那般,出现了超级英雄,会不会出现超级罪犯呢?

    毕竟,这不仅仅只是作者为了剧情而想象出来的东西而已,光与影,本来就是事物的两面。

    因为有超级罪犯,所以会出现超级英雄。也同样因为有超级英雄,所以会诞生超级罪犯。

    鹰矢如今的所作所为,无疑相当于是在夜空中点亮了一盏明灯,虽然震慑了不少躲在黑暗之中的宵小之徒。但是也因为光芒的吸引,导致更多的老鼠从黑暗中爬了出来!

    这也是柯南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希望,漫画中的情节不会在现实中上演。

    希望,一切,真的只是他想多了而已。

    然而,他所担心的这一切,却正在城市的另一头上演着……

    ===================================================================

    夜。十一点三十分。米花一丁目。摩天楼。

    时近零点,米花的夜晚寒潮阵阵,高高的摩天大楼上更是刺骨透心。

    但是,江之岛盾子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肆虐的夜风将她的双马尾和超短裙都吹拂的沙沙作响,却吹不息她那燃烧的热情。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这个最近老是在午夜梦中出现的人,此刻终于站在了自己的眼前!

    “嗨,帅哥,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呢!”

    面对着那漆黑的身影,江之岛盾子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十分自来熟的和他打起了招呼。

    “是你?”从天而降的黑色身影微微皱了皱眉头。

    “对啊,就是盾子我哦,”盾子围绕着那个身影转了一圈,笑着说,“你果然来见我了呢!”

    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少女那灿烂的笑颜依然了整个夜空。

    说实在的,她本没指望对方能够直接回应她的,但是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来了,不由得心情大好。

    然而相比起她,对面的人就没有如此好的心情了。

    鹰矢刚刚从四丁目的别墅区出来,就听到了德叔那一声惊疑的声音。

    说是在米花一丁目区,就是鹰矢之前将冈本义男捆绑上去的那个探照灯,再一次被人点亮了。

    而且还不单单只是点亮而已,竟然还在空中点出了一只老鹰的形状!

    如果换在以前这也没什么,顶多算是有人恶作剧罢了。但是在黑色骑士出现之后,这个老鹰的形状便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意义。再加上,这个老鹰的形状还和鹰矢刻在胸口上的那个蓝色的标志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偏差,肯定就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而故意放置的。

    一开始,鹰矢还以为是佐藤或者是九条有事情找他,却苦于没有联系他的手段,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引他前来相见。只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站在楼顶上的,会是这个女孩!

    对于这个自己曾经救过的女孩,鹰矢还是印象蛮深刻的。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在被劫持的时候,这个女孩那种好像事不关己,饶有兴致的态度让他感到了一丝好奇。

    能在那种情况下还能露出那般神态的,不是天然呆,就是她真的没有将那个挟持者乃至自己的生命放在眼里。如果是前者还好,但是如果是后者,那就有些可怕了……

    “是你在探照灯上挂上那个标志的么?”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淡的说。

    “对啊,做的很精致对不对?”江之岛盾子嬉笑着说,“盾子我啊,可是从那一天回去之后就开始动手了呢,试了好多的材料,才终于做出这样一个完美的成品来呢!”

    “为什么要这么做?”鹰矢依然用无比冰冷的声线说,“还有,这么晚了,你是怎么上来的?”

    “啊啊,虽然人家是偷偷跑上来的,但是你可以不要以为我是用了****之类方法贿赂了保安才上来的哦!你别看人家穿的这个样子,其实人家还是持身很正的呢!”

    听到鹰矢的话,盾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转过头来略带紧张对着鹰矢说。

    【就在她这么说的同时,这栋大厦的一楼,被敲晕过去的保安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说着,盾子不由得伸手抚了抚自己粉金色的马尾,然后闭着眼睛,露出了一副羞涩的模样,“当然是因为,人家想要见到你啊!”

    “是嘛……那你现在见到了……”抛下这样的一句话,鹰矢就准备转身离去。

    “诶?等等嘛,人家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不要这么冷淡嘛!”看到鹰矢要走,江之岛盾子连忙拦在了他的面前,可怜兮兮的说,“认识一下吧,帅哥,我叫江之岛盾子,我对你很好奇哦!”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值得你好奇的……”鹰矢果断的推开了她的身子,然后走到了楼顶的边缘,“而且,知道的太多对你来说只会造成困扰,还是做个乖女孩,早点回家睡觉吧!”

    “啊!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来看待了啊!人家可不小了呢,不信你自己看啊!”

    江之岛盾子很是不高兴的嘟了嘟嘴,然后还故意挺了挺她那完全超常发育的部位。

    可惜的是,如今的鹰矢不是那个受不了妹子诱惑的花花公子,而是穿着黑色制服的危险分子,所以这波澜壮阔的景象并没有在他的心里激荡起哪怕一丝的涟漪。

    而且,他总有一种很奇怪的直觉,那就是这个看起来跟夏帆差不多大的女孩,很危险!

    “少爷,距离您直线距离2公里的一家金店的警铃响了!”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的耳机里忽然传来了德叔的声音,让他不由得再度皱起了眉头。

    “知道了,马上过去!”

    回完这么一句话,鹰矢便掏出鹰爪握在手中,然后直直的从楼顶跃了下去,再没回头看过一眼。

    “啊~啊~真的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呢……魅力被否定了,盾子感觉好伤心啊!”

    看着在夜幕中飘荡着离去的黑色身影,盾子不由得双手托着下巴,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是,同时也有一股斗志在盾子心中熊熊的燃烧起来了DA☆ZE!”

    盾子的心情很奇特,上一秒还像是忧郁的少女漫画,下一秒却已经宛如少年漫一般燃烧起来了。

    “还从来没有人能够一下子都不甩本殿下过呢……黑色骑士君,你有福了!”

    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盾子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丝高傲的笑容。

    如果说一开始盾子还只是单纯的对他感到好奇,想要了解一下这个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矛盾个体的话,那么现在她更是多了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执着在里面。

    “相比本小姐,坏人才更能让你提起兴趣么,那么,本殿下也弄个坏人当当怎么样?这样子,你总该自己来找我了吧?”她那如同宝石般明亮的双眼不停地眨巴着,“不过,本殿下要当坏人也不能够跟那些LOW到极致的家伙们一样啊,那样不是在他眼中就跟他们没有区别了么?干脆像黑色骑士一样,取个响亮的外号怎么样啊?”

    这么说着,盾子不由得舔了舔自己粉红色的指甲油,仿佛上次的血迹还残留着一般。

    “啊哈,红色,红心,跟本殿下也很配呢,要不干脆就叫做甜心女王怎么样(HoneyQueen)?哈哈,好中二好中二,不过够热情,代表着盾子我对你满满的爱哦!”

    “所~以~呢~”

    她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略带狰狞的笑意。

    “我会等着你回来找我的,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