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二话、月影笼罩的小岛(上)

正文 第七十二话、月影笼罩的小岛(上)

 热门推荐:
“真是的,世人都在赏花,为什么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非要到那种小岛去不可呢?”

    烟雾弥漫,唯有烟头那微弱但却明亮的火光在迷雾中雀跃着。

    没错,就在这么一片茫茫然的海面上,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正百无聊赖的点着一根烟,站在一艘渡船的甲板上,看着漫无边际的海面。

    “都是一个礼拜之前那封该死的邀请函……”

    这么说着,毛利不由得咬了咬香烟的滤嘴,没好气的吐出一口烟气,与腥咸的海风混在了一起。

    是的,一切都是从一个星期之前开始的,从收到那封奇怪的信函开始说起。

    那是小兰放学回家的时候,从毛利事务所的信箱里面发现了一封奇怪的信函,没有寄件地址,也没有署名,只是写着“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敬启”这几个字。

    小兰虽然疑惑,但还是将那封信递给了正在喝酒看电视的毛利。

    然而,拆开来之后,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明朗,反而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那是一封用从报纸上剪下来的一个个方字拼成的一封信件,上面没有开头语,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委托内容,只是没头没脑的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下一个满月之夜,在月影岛上,将会再次开始有影子消失,请你调查清楚——麻生圭二。】

    这一句宛如诅咒一般充满着恶意和不祥的话语,让毛利情不自禁的感觉背后一凉。

    而在毛利看完这封信之后,事务所的电话掐着秒的响了起来,就仿佛有人在监视着这里一般。

    “距离满月还有两天,委托费50万元已经全部都汇进去了,一定要来!”

    一个声音听起来有些阴沉浑厚的男声从听筒之中传来,以听不出语调的平静语气诉说着。

    “喂,等等,你是谁啊?”毛利不由得问。

    “月影岛上的,麻生圭二。”

    阴沉的男人说完这么一句话,便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毛利一丝询问的机会。

    “真是的,这么自说自话的委托人……”

    说完,毛利不由得把烟头一掐,丢进了这茫茫大海之中。

    要不是他毛利小五郎为人耿直,童叟无欺,绝对不辜负任何一个委托人的委托,他才懒得这么傻乎乎的跑到这个海上的小岛来呢!毕竟他就是直接把那五十万吞了,人家也拿他没办法。

    “啊,爸爸,不要随便乱丢烟头啊!”看到毛利的动作,站在他身后的小兰顿时不满了。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大海这么大!”毛利满不在乎的说。

    “就是因为大家都是你这种想法,所以大海才被污染的这么严重的!”小兰义正言辞的说。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不会了……”面对无比执拗认真的女儿,毛利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底,要不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委托人,我们现在也不至于莫名其妙的飘在这茫茫大海上!”

    “有什么不好嘛,因为难得的周末,可以在伊豆的小岛上悠闲一下啊!对不对,柯南?”

    小兰对着站在她身边同样背着旅行包的柯南说,她已经完全的把这次的行程当成一次旅游了。

    “恩!”听到小兰的话,柯南也不由得点了点头。但是,他却并没有像小兰那么悠闲。

    那份委托函他也看到了,以他名侦探的经验和直觉来说,这种不想暴露自己身份,而采用剪报的方式拼成的信,和那句意味深长的话语,都让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鹰矢那个家伙曾经戏称他为死神,走到哪里哪里就发生事情,虽然他很想反驳,但是无数次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也唯有认了。因此,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他都不得不绷紧了神经。

    希望,真的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登上月影岛,他们就先碰到了一个难题。

    “搞什么啊!这是谁的船啊!直接将港口给停住了!那我们怎么办啊!”

    就在柯南他们在甲板上吹海风吹得有些累了,在船舱里坐靠着休息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船长和水手们气急败坏的声音,不由得连忙从船舱中跑了出来,来到了甲板上。

    下一秒,他们就跟那些水手们一样,一脸懵逼了。

    原本上岸的港口处,此刻停了一艘跟他们比起来算是巨大的船,彻底的把原来能够停下两三辆渡船的空位给霸占了个干净,只留下了他们站在离岸不远的地方,干瞪眼……

    “这是谁啊,这么没有道德!”

    毛利看着眼前这艘看上去十分豪华的大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有钱了不起啊!真是的!

    “等等……我怎么感觉看着这艘船有点眼熟啊……”

    这个时候,一旁的小兰却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下这艘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而一旁的柯南却是不由得抽了抽自己的嘴角,然后指了指那艘船上的那个大大的“H”的标志。

    “小兰姐姐,你看那边……”

    “H?H……Hashiba?羽柴?啊——是鹰矢!”

    =======================================================================

    “哈秋!”

    月影岛上,正准备和黑岩辰次握手的鹰矢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那粘稠的鼻涕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直的击中了黑岩辰次那只伸出来的手。

    霎时间,整个场面就TMD尴尬了起来。

    “少爷,请用手帕!”这个时候,旁边尽职的老管家顿时给他递上了手帕。

    “哈哈,这个……真是抱歉啊黑岩先生,可能之前海上的海风太大,让我有点儿着凉了。”

    鹰矢嬉笑着擦着鼻涕,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特地很用力的醒了一下,让在场的人一阵反胃。

    “呵呵,我们月影岛的气候确实比米花市要寒冷一些,羽柴少爷可千万不要感冒了啊!”

    黑岩辰次此刻真的是一口老血堵在喉咙,气息不顺,连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但是这么多年的涵养还是硬生生的在快要憋出内伤之前硬生生的憋出了一个笑容来。

    “额……那个,要不你拿去擦擦?”

    看着黑岩辰次晶亮亮的右手,鹰矢挠了挠头,然后将那同样晶亮亮的手帕递了过去。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看着那块晶亮亮的手帕,黑岩辰次强忍着嘴角的抽搐,然后叫旁边的人拿纸巾过来擦了擦手。

    “呀,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说实话,月影岛这个地方还真不错呢,也算得上是风景宜人了,如果再适当的开发一下,确实能够发展成一个不错的度假村的!”

    鹰矢将那块手帕递给德叔拿去清洗,然后从窗口远眺了一下岛上的风景,如是的说。

    “羽柴少爷喜欢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这一点不是我自吹,我们月影岛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块宝地,如果令叔真的有想要在海岛上建度假村的计划的话,我相信我们有很多的地方可以合作的!毕竟本人是这个月影岛村的村长,可以在很多方面为你们提供便利的。”

    看到那条亮晶晶的手帕被拿去清洗,黑岩辰次心中的反胃感也少了很多,终于能好好说话了。

    “黑岩先生说的是呢……不过,说到村长,令村似乎马上要进行村长竞选了吧?而且黑岩先生您目前的处境,似乎不太乐观啊?”听到黑岩的话,鹰矢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窗外那一大群举着横幅反抗的人员,“‘反对现村长的作威作福’啧啧,看来黑岩先生最近不太好过啊!”

    “呵,一群愚民而已。”黑岩辰次走到鹰矢的旁边,看着窗外的村民们,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们,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小岛应该怎么样发展才会更好!”

    这么说着,黑岩辰次不由得转头看了自己的女儿令子一眼,令子立马心领神会的对着旁边的秘书长平田和明说:“你在干什么啊,赶紧出去叫那些家伙们闭嘴啊!”

    “啊,是,是,大小姐!”听到她的话,平田连忙恭顺的跑了出去。

    “至于村长选举嘛,这一点羽柴少爷可以请放心,”黑岩辰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测测的笑容,“那个清水正人,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川岛么,我们可是老朋友了,相信他也会识趣的!”

    “是么,原来黑岩先生跟据说这位岛上的最大的资产家川岛先生是老朋友啊?”

    在听到川岛这个名字的,鹰矢的眼神不由得微微闪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啊,我和川岛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从小时候开始我们几个就在一起长大的,可以算的上是最好的朋友了!”说到这里,黑岩辰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的神色,“可惜啊,阿勇走得早……”

    “诶,最好的朋友啊……”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鹰矢的眉毛不由得挑了挑,嘴角轻轻地勾起了一丝不为人知的嘲讽的弧度,“这位阿勇就是今天举行追悼会的龟山勇先生吧?”

    “是啊……”黑岩辰次微微的叹了口气,“当年的好友,现在已经不在了啊……”

    “对了,说起这个,黑岩先生既然是这个村的村长,那么应该知道麻生圭二这个人吧?”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突然挠了挠自己的头,装作很是随意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麻、麻生圭二?”这个名字宛如一声闷雷,将在场的众人都炸的目瞪口呆。

    “啊,怎么了么?”鹰矢迅速的瞥了一下众人的脸色,然后露出了一丝无辜的表情。

    “那个,羽柴少爷,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黑岩辰次的脸色有些难看。

    “诶?从哪里……就是我刚刚下船的时候,有个人就突然跑过来跟我说,叫我赶紧离开这个岛,说什么被烧死的钢琴家的冤魂要来索命什么的……”

    看着黑岩辰次那变得铁青的脸色,鹰矢眨了眨眼睛,然后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

    “冤魂索命?不,这怎么可能!他已经——”黑岩辰次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怎么了,黑岩先生?这个麻生圭二到底是个什么人啊?”鹰矢眯起了眼睛,有些好奇的说。

    “没、没什么……只是别人的胡话而已,羽柴少爷还是不要去理会他们好了!”

    尽管黑岩辰次强自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但是他的脸色依然出卖了他。

    “诶,可是我二叔叫我来好好了解一下这边的风土人情和民间传闻啊……如果不了解清楚的话,我回去没有办法交差啊!尤其是这种骇人听闻的传言,我总不能当没听见吧?毕竟有令人恐惧的传言的话,肯定多多少少会影响到度假村的生意的吧?要是到时候等二叔他亲自来到这里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被欺骗了,选择撤资不干了怎么办?”鹰矢眨巴着双眼,无比纯良的说。

    “额……这个……”听到鹰矢的话,黑岩辰次不由得犹豫了一下。

    “麻生圭二是我们童年的挚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而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鹰矢的目光也不由得随之一凝。

    果然,待客厅的大门被推开,一个鹰矢无比熟悉的“老朋友”推门走了进来。

    【老家伙……怪不得在米花市一直找不到你,原来藏到老家来了啊……这一次,你跑不掉了!】

    看着信步走进来的川岛英夫,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然而,川岛英夫却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鹰矢那闪着寒光的视线,只是径自的说着。

    “圭二他曾经是个世界有名的钢琴家,啊,以你的年纪,没有听过他也很正常。”这么说着,川岛英夫不由得看了鹰矢一眼,“因为,他在十二年前的晚上,便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和家人关在家里纵火****了……直到死去的那一刻,还在疯了般的弹奏着贝多芬的那首《月光》……所以从此之后,麻生圭二和这首《月光》,就被岛民们传成了诅咒……”

    “哦,原来是这样啊……”鹰矢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然后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容。

    “喂,川岛,不要对我们尊贵的客人瞎说这些没有根据的传言!”黑岩顿时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想必这位就是另一位村长的候选人,川岛英夫先生了吧?鄙人羽柴鹰矢,初次见面。”

    鹰矢“顿时反应过来”,然后微笑着向着他伸出了手。

    “你好,鄙人川岛英夫,是川岛海运集团的社长。”

    川岛英夫也连忙握住了鹰矢的手,露出了一丝和善的笑容。

    刚刚他在门外早就听清了黑岩辰次和鹰矢的对话,自然也知道鹰矢是羽柴集团的大少爷,想要到月影岛来建立一个海上的度假村,所以他也才对鹰矢如此的客气。

    “在下同时也是月影岛村下一届村长的候选人,而且目前的得票率可比某人高多了。”这么说着,川岛英夫还得意的斜了黑岩辰次一眼,“如果羽柴先生有意合作的话,我想我才是那个最佳的人选,请羽柴少爷和羽柴先生务必再考虑一下!”

    “喂,川岛,你这个家伙!今天是诚心来捣乱的么?”黑岩顿时不爽的说。

    “哪里,我只是作为人气最高的候选人,给羽柴少爷提出一个更好的可能罢了!”

    川岛英夫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朝着黑岩辰次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

    “哼,什么人气最高的候选人,只是你用钱的方法相当高明而已!”

    “哼,我这可是跟你学的!”川岛英夫冷笑一声,然后便径直的走了出去,只是在出门前,回头朝着鹰矢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那么,羽柴少爷,请务必好好考虑一下!”

    “羽柴少爷,请不要理会那个家伙的话语,他今天就是纯属来抬杠的,毕竟你也知道,作为从儿时便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我们彼此之间斗嘴抬杠的都习惯了。”

    看到川岛英夫走出去之后,黑岩辰次连忙跟鹰矢解释,让他不要理会那个家伙。

    “是嘛,可是我感觉川岛社长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啊,”鹰矢故意摆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毕竟,我二叔也是个注重实际结果的人,我想,合作的事情,还是等到村长竞选结束以后再说吧?”

    “这个……那是自然,那么羽柴少爷,我先叫人送您去宾馆休息吧?”

    黑岩辰次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但是还是强忍着露出了一丝笑容,如是的说。

    “不了,距离法事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也想先在这个岛上转转,看看风土人情!”

    抬手看了一下时间,鹰矢不由得如是的说。

    “哦,那需要我找一个人给你当导游么?”黑岩辰次热心的说。

    “不必了,我这个人闲散惯了,还是喜欢自己瞎逛,就不麻烦黑岩先生了。而且,看样子,黑岩先生接下来应该会有的忙了吧,所以,就不用送了。”

    这么说着,鹰矢便带着德叔走了出去,只是留给黑岩辰次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小鬼……”

    看着鹰矢最后那个略带嘲讽意味的笑容,黑岩辰次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爸爸,就一个小鬼而已,干嘛要对他这么客气啊?”

    黑岩令子颇为不爽的说,因为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插不上话,憋屈的有点难受。

    “你懂什么,就算他只是一个小鬼,也是个有背景的小鬼,他身后的羽柴集团可不是我们能动的!”黑岩辰次没好气的瞪了自己这个没什么远见的女儿一眼。

    说实话,就刚刚鹰矢把喷嚏打在他手上这件事情,如果换一个人这么干的话,早就被他丢到海里去喂鱼了!但是没柰何,这个小子他偏生姓羽柴!而羽柴集团别说是在米花市,在整个日本都是举足轻重的存在,能够跟他们搭上线,实在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所以,今天黑岩辰次准备把自己的龟鳖神功提到极致,哪怕眼前这个熊孩子再怎么熊,再怎么嘲讽自己,再怎么做出让他怒火滔天的事情,他也会憋下去的!

    不过,面对鹰矢他可以缩,但是对于川岛英夫,他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川岛……如果你非要和我作对的话,也别怪我不客气了……这个村长,我是一定要连任的!”

    黑岩辰次握紧了拳头,重重的哼了一声。

    无论如何,他都要拿到这次村长的连任,还有羽柴集团的度假村计划!

    然而,尽管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但是这一切却注定要落空。

    因为,那个所谓的度假村计划,其实只是鹰矢编造的借口,压根儿就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而且,此刻黑岩辰次的话语,也是一字不漏的传入了鹰矢的耳中。

    【川岛……如果你非要和我作对的话,也别怪我不客气了……这个村长,我是一定要连任的!】

    “哼,如计划的一样,他们开始互掐了……呵,童年的挚友啊……”

    坐在车里,听着耳中的窃听器里传来的声音,鹰矢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丝略带讽刺的笑容。

    “再坚固的感情在面对绝对的利益的时候都会变得脆弱,何况是他们呢?”

    德叔在前面开着车,也不由得微微笑了一下。

    “现在,只要看住川岛英夫就好了……”

    鹰矢不由得拿出了PDA,看着上面正在移动的光点,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刚刚在握手的时候,鹰矢将一枚跟柯南同款的纽扣贴型追踪器黏在了川岛英夫袖口的纽扣上。只要他还在这个岛上,他就绝对逃不出鹰矢的手掌心!

    资料已经基本上都掌握了,现在,只等他们互掐,然后爆出更多决定性的证据了。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将PDA放了下来,然后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然而,还没等他闭上眼睛超过十秒,一个剧烈的急刹车便瞬间让他惊醒了过来。

    “怎么了,德叔?”鹰矢不由得连忙抬起头来,查看车前的情况。

    “有个小孩子突然从花坛中跳出来,老朽只能强行急刹了。幸好,似乎是刹住了。”

    德叔也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打开车门,下去查看那个小孩子的情况。

    “小朋友,你没事吧?”

    德叔不由得蹲了下来,柔声的询问起那个似乎被吓到的小孩子。

    “呜、呜哇!”

    终于回过神来的小朋友听到德叔那慈祥的声音,一阵后怕涌上心头,顿时忍不住哭了起来。

    “乖啊,没事的,让爷爷看一下……恩,似乎是膝盖有点破了呢……该怎么办呢,少爷?”

    德叔不由得回过头来,看向了同样下车站到他身边的鹰矢。

    “送他到医院处理一下吧,正好前面就是医院。”鹰矢看了看坡道上那个“月影岛诊疗所”的招牌,然后也蹲下来,细细的看了看他的伤口,“虽然只是擦破了点皮,但是花坛里都是泥土,很有可能弄脏了伤口,到时候感染了就不好了。”

    “小朋友,哥哥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好不好,绝对不会痛的!”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副大灰狼般的笑容,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百八十种诱拐方法。

    “恩。”

    然而,小朋友却出乎意料的痛快的点了点头,让鹰矢的百八十种方法胎死腹中……

    “咦?答应的这么果断?你不怕去医院么?”鹰矢不由得好奇的说。

    “不怕啊!”小朋友摇了摇头,“因为医院里漂亮的医生姐姐是好人啊!”

    “嘿,有前途!小小年纪的,看到漂亮的医生姐姐顿时连疼都不怕了!”

    听到他的话,鹰矢的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的确很有前途,就跟少爷您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一旁的德叔也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咳咳,陈年往事就不要提了,”鹰矢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向着小男孩伸出了手,“来,小弟弟,能够站起来么?我们去医院看看你说的那位漂亮的医生姐姐。”

    “恩。”小男孩点了点头,握住了鹰矢的手,借力从地上站了起来。

    “德叔,你去把车停一下吧,我先带他过去了!”

    鹰矢牵着小男孩向诊疗所走去,然后回头朝着德叔说了一声。

    “老朽知道了。”德叔不由得点了点头。

    “哇,连人都没有啊……果然是乡下的诊所,有够清闲的……”

    带着小男孩来到诊疗所的诊室,然而鹰矢却并没有看到医生的身影,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啊,有病人来了么,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就在下一秒,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鹰矢的身后传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微笑着走了进来。

    “请问你有哪里不适呢……啊,是你!”

    在看清鹰矢面容的那一刻,那名女医生不由得惊讶的捂住了自己嘴。

    “虽然之前有猜测过这种情况……但是没想到真的会是你啊……”

    看到她的一瞬间,鹰矢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又见面了,成实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