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五话、后果与责任

正文 第七十五话、后果与责任

 热门推荐:
    “额,鹰矢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公民馆的门口,看着脸颊上印着一个淡淡的巴掌印的鹰矢,柯南不由得惊讶的说。

    “见义勇为去了……”

    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走到一旁的柱子旁边,有些意兴阑珊的靠着柱子蹲坐了下来。

    “啧啧,什么见义勇为啊,这摆明是调戏女人被扇了耳光吧?”一旁的毛利岂能放过这个损鹰矢的机会,顿时得意的说,“以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绝对是女人的掌印!”

    “你不会真的变得这么没品了吧鹰矢?”听到毛利的话,小兰看着鹰矢的目光瞬间就变得不善了起来,“你不知一直号称自己是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么?”

    “谁说我调戏女人?我真是见义勇为去了啊!”鹰矢一脸我不想解释,公道自在人心的模样。

    “有谁能见义勇为把自己助成这幅德行的?”小兰没好气的说。

    “我啊!这么鲜明的例子就在你的眼前!”鹰矢一脸无辜的指了指自己。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鹰矢哥哥?”柯南也不相信他的鬼话。

    “唉……”鹰矢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回想起刚刚的场景。

    ===============================================================

    成实松开了手。

    那一瞬间,川岛英夫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直直的砸在了沙滩上,发出了一声闷哼。

    或许是因为柔软的沙子缓和了冲击,以至于川岛英夫只是痛呼一声,而并没有因此醒来。

    看到成实终于松手,鹰矢也不由得轻轻地舒了口气,然后放开了死死抓着的那只手。

    谁知道,就在他松开手的下一秒,成实却忽然猛地抬手就是一掌,直直的朝着鹰矢的面门拍来!

    鹰矢的瞳孔微微一缩,只是将头的向后一仰,身体前倾,便让成实这一掌拍在了空处,唯有那凌厉的劲风带起了鹰矢额前的碎发,倾诉着这一掌是多么的凌厉。

    而成实也似乎没有想过这一掌能够命中,所以在打空的那一刻,右足立刻想着鹰矢的身体方向前顶一小步,同时拍空的那一掌直接下压,朝着鹰矢正因为仰头而挺起的胸膛拍了下来!

    这个时候鹰矢正处在仰头动作结束的僵直期间,按照道理来说是没有办法躲过成实的这一记劈掌的。但是,让成实惊讶的是,鹰矢却像是胸口长了眼睛一般,在面对成实从上而下这一记劈掌的时候,竟是保持着这样后仰的姿势,同时左脚往后一蹬,整个人以右脚为支点斜转了九十度,让成实这一记强而有力的再一次打在了空处!

    第二掌拍空再度落空,成实的脸上也见不气馁,继续保持着那副淡然的表情,跟着鹰矢的反应以十分快的动作再度变招,弹起左脚去踢鹰矢用以支撑身体的右脚小腿。

    然而,鹰矢却在整个人还是单脚着地的情况下,右脚的膝盖微微一弯,整个身体稍微前倾下沉,让成实的那一脚擦着鹰矢的裤子踢在了空处,使得一下子收不回力的成实控制不住的一个晃荡。

    那种一瞬间的失重感顿时让她绷紧了身体,想要重新稳固住身体重心。

    说实在的,她的反应绝对算的上是迅速和正确,毕竟这么多年的刻苦修行摆在那里。

    但是可惜的是,要说修行,鹰矢起码比她刻苦上百倍,完全可以当得上是千锤百炼。所以,无论是对于自己的身体的掌控,和对于任何突然情况的应对,鹰矢都比她要强得多。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一个虚晃可能连半秒的时间都不到,但是鹰矢是绝对不会错失的!

    在那一刻,鹰矢弯曲的膝盖猛地绷直,然后往旁边猛地一扭,突然而来的力道使得成实本来已经控制好的重心再度出现更大的偏移。而就在同时,鹰矢借助旋转的势头将腿一勾,同时伸手抓住成实伸出的那只手微微一带,偏轻而易举的抓着她的肩膀将她压倒在了地上。

    “唔……”

    被压倒在这柔软的沙滩上,成实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奋力的扭动起自己的身体,弓起腰身,勾起后脚就朝着顶在她身上的鹰矢踢去。

    当然,这如同垂死挣扎一般的反击并没有太大的作用,鹰矢只是一个伸手,便将那条宛如象牙般白皙的玉腿抓在了手里,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够了,住手吧,我并不想伤害你!”鹰矢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然而他的话语并不能打消成实的念头,感觉到她还在反抗的鹰矢也唯有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指头握拳微曲,用指骨关节快速的击打了一下成实肩膀和膝盖关节处的一个穴位。

    顿时,成实感觉到一股酸麻的感觉从被鹰矢击打的部位爆发了出来,让她原本还紧绷着的双手和双脚瞬间像是失去了中枢神经的支配,再也抵御不了地心的引力,软软的垂了下来。

    “呵呵……呵呵呵……”

    在确认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反抗之后,成实不由得自嘲般的笑了起来,透着满满的凄凉和无奈。

    “本以为你只是学了些防身术,却不料你学的居然是劈挂掌,看你那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娴熟动作,想必应该是有坚持每天练拳,而且还练习了不少年头了吧?真是难得啊……”

    在确认到成实的眼中那股反抗的意念消散之后,鹰矢也总算是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那又如何,练习了七年,还不是这么轻易地被你制服了?”

    躺在沙地上,四肢还没能完全恢复活动能力的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自嘲般的笑容。

    虽然她一开始本就不认为自己能赢,但也没有想到会败得那么惨,从一开始的压制都被他反擒拿再到被制服,前后时间加起来都不过三秒钟。好像只是重心一失,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等到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被他按倒在沙地上了。

    这打击也着实大了一些,就好像自己这些年所做的都是无意义的事情一样……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你和我,无论是受到的训练,还是觉悟,都相差的太多了。”

    鹰矢只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蹲下身去,将成实的身子扳过来,轻轻地扶起了她。

    “呵,你这是在嘲笑我么?”听到鹰矢的话,成实心底忽然涌上来一股悲愤,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他,“你觉得你的动机就是高尚的,而我的就是低劣的么?”

    “不,我从不觉得我的动机有多高尚,说穿了,我的动机其实跟你相差不了多少,但是我为这个动机所付出的,所承受的,和所预见的,至少比现在的你,要高出不少,也算是经历使然吧。”

    看到她那充满愤怒和仇恨的眼神,鹰矢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多年之前的自己,不由得摇了摇头。

    “曾经教导我的人跟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你可以让仇恨成为驱使你前进的动力,但绝对不能让它遮挡住你的眼睛。因为,这会让本可以飞的更高的你迷失在风中,坠落在深渊。”鹰矢看着成实的眼睛,如是的说,“我能理解你想复仇的心情,但是为了复仇,你就这么愿意把自己也搭进去么?为了那几个人渣?你觉得值得么?”

    “怎么了,你现在准备对我说教么?”

    然而,听到他的话,成实却并没有太大的感想,反而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那笑声之中夹杂着轻蔑和愤恨,虽然声音和悦耳,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你知道么?如果不是你,或许我本不会选择去复仇的。”在笑了几声之后,成实忽然闭起了眼睛,“米花的黑色骑士,惩恶扬善,比警察还能干,还有公信力。是你,让我明白,可以不依靠警察,而倚靠自己的力量,来惩恶扬善。也是你,让我明白了现在的司法系统是多么的不可靠,终于让我下定决心靠自己的力量来复仇!而现在,当我终于要踏上自己认为对的道路的时候,又是你,再度站到了我的面前,然而,却要用那样的大道理来阻止我?”

    成实惨笑着看了他一眼,忽然抬起了自己的手,狠狠地一耳光甩在了鹰矢的脸上。

    “啪”的一声,无比的清脆,在这夜晚的海边,显得分外的刺耳。

    “我恨你!”

    说完这样的一句话,成实便猛地推开了他,小跑着离开了这里,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而鹰矢,却只是呆呆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没有出声。

    “这脸,还真是打有点疼啊……”鹰矢伸手摸了摸那半边痳痛的脸颊,自嘲的笑了笑。

    “知道疼痛是一件好事,至少下次不会再发同样的错误了……而且,您是故意没躲开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躲在一旁的德叔终于从房屋的阴影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是啊,这毕竟,也是我的错误……这脸,的确该打……”

    鹰矢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他完全躲得开成实的这一巴掌,但是他却并没有。

    “是成实小姐的那番话给您造成了很大的感触么?”德叔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算是吧,虽然我之前是有想过,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直观的见到,我自己那一个可以说的上是任性妄为的行为,会给别人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鹰矢看着消失在夜色之中的背影,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老朽之前就跟您说过,不愿您走上这条道路。因为您将来要背负的,远比您想的要沉重。”

    德叔就这么秉持着一个管家的职责,静静地站在鹰矢的身后,注视着他。

    “你也认为我做错了么?德叔?”鹰矢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月亮,声音有些低沉。

    “老朽认为对错与否并没有意义,”德叔微微地摇了摇头,“但老朽只能提醒您,成实小姐的事情还只是个开始,当您不断地作为黑色骑士在活跃的时候,也在不断地改变着许多人的生活轨迹。您已经种下了因,而这因结出的不一定是善果,就像成实小姐一样,您要做好品尝苦果的准备。因为,这是将这疯狂带入米花市市民的生活中的您的责任!”

    “是啊,你说的对,现在说对错与否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踏上了这条不归路,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沿途碰上什么艰难险壁,也只能一头撞碎。到时候哪怕就算头破血流,我想我也心甘情愿,不会后悔……”

    说到这里,鹰矢的语气不由得再度变得坚定起来,涣散的眼神也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做您认为对的事情,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看到自家少爷那越发挺拔的背影,德叔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无论如何,老朽会一直在您的身后,跟随着您的。”

    “是啊,事情总要一件一件的来解决,首先,得先解决他的问题……”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冷漠的看了还躺在沙地上昏迷不醒的川岛英夫一眼。

    =================================================================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就在柯南对鹰矢的沉默不语感到疑惑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音乐却突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悠扬而悲伤的音乐就像是一阵阵低语,向所有倾听的着诉说着它的哀怨。

    “这……这首曲子是?”

    不只是柯南他们,还有如今在这个公民馆里正在举行法事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悠扬的钢琴声。

    除开少数多岛上的传说不了解的人之外,几乎所有的人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都露出了一丝震惊的表情。由其以那边的黑岩辰次为最,而那边的西本健更是直接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这首曲子是……贝多芬的《月光》!”柯南顿时失声的叫了出来。

    没错,这首曲子,正是缠绕在这个岛上阴魂不散的那位钢琴家,麻生圭二最喜欢的曲子。

    那一瞬间,侦探的直觉提醒他,已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作为一个耿直的侦探,心中的正义感让柯南情不自禁的想要转身朝着那个声音发出的源头跑去。

    但是,他却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那个本该跟他一样惊觉的人,如今正依然悠闲的靠在那边的墙壁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你怎么……”质疑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柯南的脑子已经先一步反应了过来。

    看这个家伙一点吃惊都没有的样子,肯定是绝对知道哪里会传出这样的音乐来。不,或许这一切压根儿就是他自己搞出来的,所以他才能如此淡然的靠在那边。否则,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这个家伙肯定是第一个冲过去的……

    想通了这一点,柯南紧绷的神经也不由得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但是经过之前的那晚的谈话,柯南也明白了他所恪守的底线,他是绝对不会做出可能危及到他人生命的行为的,所以,这么想着,柯南刚刚被吊起的心也不由得稍稍放下了一些……

    只不过,虽然不会死,但是可能会遭受到比死还要更加恐怖的折磨吧?

    毕竟,被煞名远扬的黑色骑士盯上的家伙,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

    想到这里,柯南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他想的没错,落到鹰矢手上的,多半逃不过一顿折磨。只不过,这一次鹰矢决定换一个方式,比起折磨肉体,鹰矢这一次要好好地折磨一下他的心灵!

    就在下一秒,在这悠扬而压抑的钢琴声中,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公民馆。

    “不好,出事了!”

    在听到这声惨叫的时候,毛利才终于反应过来,似乎出什么事情了,不由得拔腿就往里面跑。

    “啊,爸爸,等等我!”

    看到毛利冲进去,小兰也不由得连忙跟着他跑了进去。

    反而是一开始最激动的柯南,如今却停住了脚步,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还靠在那边的鹰矢。

    “看我干嘛?”感觉到他的目光,鹰矢不由得笑了笑,“算了不装了,走吧,去看一出好戏吧!”

    “果然是你搞的鬼么?”柯南不由得跟随着鹰矢脚步朝里面走去,“目标是谁?”

    “川岛英夫。”

    “因为什么?”

    “贩毒,以及……”

    说到这里,鹰矢忽然看见了站在走廊深处,正直直的自己的成实,语气也不由得为之一顿。

    “以及什么?”柯南不由得好奇的抬起头来。

    “纵火……杀人!”

    顺着他的话,成实的目光穿过走廊,穿过众人的身影,穿过那两道门的阻隔,落在那正被不知道怎么燃烧起来的一圈火圈包围在内的,惊恐的求救着的川岛英夫身上。

    “麻生圭二!不要杀我啊!麻生圭二!是我不好,我不该杀你全家的!救命啊!救命啊!”

    在听到川岛英夫惨叫声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感到无比的震惊。

    “什、什么?麻生圭二?川岛先生你!”

    “难、难道说……那个钢琴家他……不是****的?而是被杀害的?”

    “不,不会吧?”

    “什么不会啊,你没有听到川岛他刚刚的话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被川岛英夫的话语所震惊,而心怀鬼胎的黑岩辰次和西本健更是忍不住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不过这个时候,除了柯南和鹰矢之外,谁也没有注意到。

    火焰,惨叫,钢琴声……

    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像是一出充满怨恨的亡灵所导演的地狱的演出……

    那一刻,成实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