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六话、不值得(上)

正文 第七十六话、不值得(上)

 热门推荐:
海上升明月。

    夜晚的海滩静悄悄的,只有起伏的海浪追逐着砂砾,发出沙沙的声音。配合着似乎还回荡在耳边的《月光》的第一乐章,带给人一种无比宁静的感觉。

    然而这股宁静,却总是透出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感,在这个清冷的晚上,更是平添了一份寒意。

    “善后工作都结束了?”

    听着从身后慢慢靠近的脚步声,坐在沙滩上的鹰矢喝了一口热咖啡,头也不回的说。

    “恩,”回答他的,是一个稚嫩的声音,不满中带着无奈,“你这个罪魁祸首倒是乐得清闲,放完火就跑,把大家可给折腾的够呛,又是泼水又是灭火器的!”

    “那不过是魔术用的冷火,只是看着很唬人而已,其实温度并不高,伤不了人。”鹰矢随手将手边的另一罐热咖啡丢给他,“所以川岛英夫呢?”

    “被暂时羁押了。”柯南也毫不客气的借过那罐热咖啡,拉开了拉环,“虽然他看起来精神不是很正常,毕竟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他的供述,怎么也无法做到视而不见吧。”

    “哦,是么……”然而,鹰矢却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话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柯南喝了一口热咖啡,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好奇的说。

    “就跟魔术表演一样,准备好舞台,环境,再加上一点点的催眠暗示。”

    鹰矢一口气喝掉了剩下的咖啡,然后将空罐子摆在了沙地上,轻敲了一声,发出“噹”的轻响。

    “中国有个成句,叫做‘惊弓之鸟’,曾经遭受过什么伤害的人,或者心中有鬼的人,总是对跟那件事情有关的人事物都特别的敏感。”鹰矢一边说着,一边手指头有节律的在空罐子上敲击着,“黑夜,钢琴,《月光》,还有火焰,这一切,就是当年他对麻生圭二做的所具象化在记忆里的几个印象,只要将这几个东西同时摆放在他的眼前,就能够激发出他深藏起来的记忆和恐惧。外加上一点点的诱导和魔术手法,例如凭空出现的火焰之类的,就能立刻让他想到这是来自于麻生圭二的复仇,彻底的击溃他的精神……”

    “你倒是了解的真清楚啊,十二年前的事情。”柯南抿了一口咖啡,好奇的看着他。

    “事先调查过不少东西,然后在今天,一切猜想也才得到了确定。”鹰矢如是的说。

    “从成实医生那里吧?”感觉寒意逐渐被驱散的柯南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用肯定的语气反问。

    “恩。”似乎从一开始鹰矢也就没有瞒着他的意思,爽快的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她到底是谁?”柯南不由得问,“跟十二年前的事情,或者说跟麻生圭二,是什么关系?”

    其实今天一整天下来,柯南都在观察着他和浅井成实,也从他们的对话中隐隐已经猜到了一些。

    “她就是十二年前被川岛英夫他们联手烧死的钢琴家,麻生圭二的女儿。”

    鹰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浅井成实的真实身份。因为就算他不说,柯南迟早也会发现。

    “果然……”听到鹰矢的话,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样一来,那封意义不明的信件,终于知道是谁寄给叔叔的了……”

    “就是那封来自于麻生圭二的信件?”鹰矢不由得侧过头,有些好奇的说。

    “啊,‘下一个满月之夜,在月影岛上,将会再次开始有影子消失,请你调查清楚’……”柯南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那封信上的内容,然后转头看向鹰矢,“果然,这个有‘影子开始消失’,是寓意着想要连续杀人复仇的意思吧?如果没有你在的话……”

    柯南的话让鹰矢不由得陷入了一阵沉默,抓着空罐子的手也不由得紧了一分。

    直到现在想起来依然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后怕,如果不是自己及时阻止,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不过,既然她准备复仇杀人了,但是为什么又要寄出这封信呢?”柯南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说给鹰矢听,“或许,这是她的良知做出的最后的挣扎和求救吧,期盼着能有你这样,能够阻止她坠入罪恶深渊的人的出现吧?”

    听完柯南的话,鹰矢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再度变得坚定起来。

    “大侦探,拜托你一件事情。”

    “哟,真是稀奇啊,能从你的口中听到‘拜托’这两个字……说说看吧……”

    柯南不由得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将剩下的咖啡一口喝光,然后略带笑意的看着他。

    “这个晚上,你帮我好好地看着她,跟在她的身边,前往不要再让她做傻事了。”

    然而鹰矢却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神色严肃的说。

    今天晚上他虽然阻止了成实犯下更大的错误,但是她眼中的杀意并没有完全的消失。鹰矢怕她还会忍不住被杀意驱使着,再一次找机会对他们下手。所以,鹰矢只能提前用恐惧逼迫川岛英夫自曝,让他被控制起来,也未必没有防着成实再一次犯错的意思……

    听到他的话,柯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认真的看着他,问出了一句话。

    “我看着她,没问题,但是你呢,你要去干什么?”

    没错,看着成实,这本来应该是鹰矢要做的事情才对。熟知他个性的柯南肯定知道,他绝对不会把这样的事情交给别人的,除非,他有着更加重要的理由。

    “这个……”鹰矢从怀中抽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纸张递给了柯南。

    “这是什么……乐谱?”看着鹰矢递来的纸片,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麻生圭二的?”

    “应该是吧,虽然这是我从黑岩辰次家的保险箱里面搜出来的,不过很明显他不是那种会看乐谱的家伙,所以,我只能猜测这张乐谱是属于麻生圭二的。”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指了指柯南手中的那张乐谱,“从这乐谱泛黄的程度,也能够辅证我刚刚的猜想。只不过,唯一让我疑惑的是,这张乐谱为什么会跟那些黑账本放在一起?而且,我之前也根据乐谱在那架钢琴上试了一下,虽然不完整,但是就从这一小片乐谱也可以看出,这玩意儿根本就不能正常的演奏。”

    “无法演奏?”柯南不由的讶然的挑了挑眉毛,“所以,你怀疑这张乐谱另有玄机?”

    “恩,而且很有可能是当年麻生圭二留下来的什么重要的讯息或者暗号……”鹰矢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张乐谱,如是的说,“否则,便无法解释这张乐谱为什么会只有四分之一,并且还被黑岩辰次小心翼翼的压在保险箱的最底层。”

    “四个人,四分之一的乐谱……这样的猜想很合理,”柯南轻轻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你之前说过,川岛英夫他们的罪行,除了杀人之外,还有贩毒,对吧?你觉得,跟麻生圭二会有关么?”

    “如果没有关系,恐怕十二年前也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了……”鹰矢感觉脑海中的很多关键词都开始慢慢地串联了起来,连接成了一条完整地逻辑,“无论是从我之前调查的川岛海运集团的资料,还是今天去黑岩辰次家里搜查到的那些账本都显示他们有很多国外交易的客户和稳定毒源,有些甚至在十年以上。但是这是现今的情况,反推到十二年前,当年川岛海运集团都还未成立,黑岩辰次更是连月影岛村的村长都还没有当上,当时的他们又是如何搭上那些关系,又如何不为人知的将毒品运入国内的呢?”

    “只能是通过麻生圭二……”思维同步的柯南接下了鹰矢的话头,“作为世界著名的钢琴家,完全可以借助世界巡回的时间里来搭上那些线。而且,如果连钢琴都是御用的话,那么三角钢琴内部巨大的空间就可以藏下很多的毒品……届时只用想办法搞定海关,就能够完成运毒。”

    “当年五人就是靠着贩毒起家,得到了一大笔不义之财,然后,也将月影岛从一个贫瘠的海上小岛,弄成了现在风景宜人的地方……不得不说还真是讽刺啊!”

    鹰矢转过头去看了那跟星空交相辉映的点点的灯火,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笑容。

    “然后在十二年前,不知道是因为分赃不均还是麻生圭二不想干了,剩下的四个人害怕麻生圭二将他们的事情泄露出去,或者是他们有什么把柄在麻生圭二的手中,于是选择了在一个月圆之夜,将他和他的家人,活活的烧死在了家里……”

    柯南看着那张泛黄的乐谱,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仿佛可以想象得出那个悲惨的夜晚,那凶狠无情的大火,那愤怒而悲怆的月光曲,还有四双在一旁冷漠凝望着的邪恶的视线。

    如果成实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忍不住为他们惊叹。这两个人,居然仅仅凭着一些零星的线索,几乎还原了她所认知的十二年前所有的真相!

    “现在,剩下还没有解开的谜题就是,两年前龟山勇的死亡的真相。以及……”

    “麻生圭二留下的这张乐谱所代表的意义,对么?”

    鹰矢和柯南对视一眼,多年的默契让两人不需要多说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所以,你今天晚上就要去另外那几个人的家中将剩下的乐谱给找出来么?”

    “恩,川岛英夫和龟山勇的家中此刻应该都没有人在,对于潜入来说真是再方便不过了。而且,川岛英夫的事情应该已经让黑岩辰次和西本健都开始恐慌了,今晚是个逼供的好时机啊……”

    “喂,答应我,别做的太过火!”听到鹰矢的话,柯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无比严肃的说。

    “知道了,我说过,我保证不折磨他们的肉体,行了吧?”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那么,正义感爆棚的大侦探,你也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看好成实医生!”

    “恩,我也顺便会用我的方式再从成实医生那边套一些情报出来的!”柯南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的方式?”鹰矢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你不会是指卖萌吧?”

    “滚!”柯南不由得狠狠地瞪了鹰矢一眼,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

    “不过说真的鹰矢,如果两年前龟山勇的死亡是成实医生做的,你准备怎么办?”

    “不会是她,龟山勇的解剖记录已经确认他是死于急性心梗,是病死的。但是……”说到这里,正在摇头的鹰矢也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龟山勇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那里,甚至死后尸体会靠在那架钢琴上,多半跟她还是脱不了关系……”

    “不是最好,具体的事情,我会去确认的。”柯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那就去吧,算算时间,小兰应该也差不多要出来找你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舒活了一下筋骨。

    “恩,这张乐谱就先放在我这里吧,”柯南也拍拍屁股从沙滩上站了起来,然后冲着他挥了挥自己手中的乐谱,“估计你晚上也没有什么功夫研究了,如果我研究出什么的话,再跟你联系吧。”

    “拿着这个……”听到柯南的话,鹰矢想了想,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糖豆大小的东西丢给他。

    “这是什么?”柯南接过手中的糖豆,不由得疑惑的说。

    “通讯器,没有联络的手段不方便,这个你先拿着。”鹰矢如是的说。

    “这个不错,小巧又方便,改天叫阿笠博士也做一个类似的东西给我好了!”

    看着手中的小东西,柯南像是发现一个新奇的玩具一般,有些爱不释手。

    “啧啧,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你这样使唤阿笠博士,再想到博士那圆滚滚的身材,总是会让我想起另一个同样戴着眼镜的小学生和一个胖子的组合来……”

    “谁啊?”

    “野比大雄与哆啦a梦。”

    “……”

    ===================================================================

    公民馆。

    黑岩辰次正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踱着歩。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替龟山举行法事的这个晚上会发生这么多难以控制的事情。

    “川岛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把当年的事情都……”

    每每想到这里,黑岩辰次就忍不住跺了两下脚。

    虽然之前川岛就以这一点威胁过他,但是他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失心疯般的说了出来!

    好在他只是说出了他的事情,没有把自己和西本健也供出来,否则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说实在的,要不要在他将自己透露之前让他彻底的闭嘴呢!

    这么想着,黑岩辰次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指尖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

    如果说,川岛英夫之前的争夺和威胁只是让黑岩辰次产生了杀意的话,那么现在,这股杀意已经切切实实的凝结成为杀心了!

    他可不想被抓进监狱!他还要登上羽柴集团的邮轮,继续享受生活!

    “所以,川岛,别怪我,换成你,你也会选择死道友莫死贫道吧!毕竟,十二年前便是如此!”

    黑岩辰次点了一根烟,看着升腾的烟雾,喃喃自语。

    还有西本,那个家伙也早已经被吓破了胆,恐怕只要随便恐吓他一下,他也就会跟川岛一样,把自己也给供出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也一道给做了!

    哦,对了,还有那个布置下这一切机关让川岛说出这些话的神秘人……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但是你想要我死,那么我也绝对不能放过你!

    担忧自己随时会被暴露的恐惧宛如一道缠在黑岩辰次心上的枷锁,一点一点的拉紧,消耗着他的耐心和理智的同时,也在不停地催化着他的杀意!

    为了保护自己,人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然而,沉浸在杀意之中的他,却没有注意到,有另一股杀意,正冲着他而来……

    成实本来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计划,因为被他阻止了。

    尤其是在看过川岛英夫那跪地忏悔的丑态之后,更是生出了一丝可笑的念头。

    这些年,天天晚上让我恐惧和憎恨的无法入眠的,就是这样一个家伙?

    说实话,她有种目标崩塌的空虚感,所以她在川岛英夫被控制起来之后,有些失魂落魄的。浑浑噩噩之下,竟是偶然来到了黑岩辰次的房门前,恰巧听见了他喃喃自语般的那句话。

    “所以,川岛,别怪我,换成你,你也会选择死道友莫死贫道吧!毕竟,十二年前便是如此!”

    十二年前这四个字,就宛如一颗小小的火星,将原本还没有完全熄灭的复仇之火,再度点燃!

    恍惚之中,她也没有了什么理智去构思什么计划,被一股愤怒和仇恨驱使着,就要直接打开黑岩辰次的房门,亲手送这个毁了自己家庭的恶魔下地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小小的呼唤,让她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成实姐姐,我的手臂受伤了,好痛哦,你能帮我包扎一下么?”

    走道的尽头,气喘吁吁地柯南指着自己正在流血的左臂,泪眼朦胧的看着她。

    或许,上天终究还是不忍让这样一个本该善良的人堕入迷途。

    这一声小小的呼唤,宛如一滴水滴,滴入到她的心中,荡起了一层层的波纹,让她那本仇恨和愤怒蒙蔽住的的善良和温柔渐渐地苏醒,就像一个个泡泡一般,浮上水面。

    握在门把上的手,终于,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