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七话、不值得(中)

正文 第七十七话、不值得(中)

 热门推荐:
“怎么这么不小心?”

    夜。九点半。月影岛诊疗所。

    看着正在被成实用碘伏棉签清洗着手臂上的伤口的柯南,小兰不由得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虽然伤口并不是在她自己的身上,但是善良的小兰还是有些感同身受般,心里揪的疼。

    “啊哈哈哈,在走廊上跑的太急,不小心被墙角的棱划破了……”面对小兰的怨气,柯南只能连忙摆手装傻,“一点小伤而已,没事的啦,小兰姐——嘶!”

    柯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却是成实用棉签重重的在他的伤口上压了一下。

    “虽然伤口不深,也不会留下疤痕……但是,还是会疼的不是么,柯南君?”这么说着,成实不由得摸了摸他的脑袋,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所以,下次一定要小心啊!”

    我那还不是为了你么?柯南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但是乖乖的点了点头,卖萌的应了一声。

    说实话,当时他也是被吓得不轻。在跟鹰矢分开之后,柯南在公民馆里面整整转悠了一整圈,才终于在黑岩辰次所在的村长休息室前看到了她的身影。

    结果还没来得及等他打声招呼,就看到了她眼中那满到快要溢出来一般的杀意。而且,她的一只手还颤抖的搭在门把手上,似乎正准备推开休息室的大门,做出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柯南不由得大急,身为侦探的正义感绝对不会让任何一起犯罪事件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再说了,之前才跟鹰矢吹过说包在他身上的,总不能立马将自己的脸给打了吧!

    来不及多想的柯南在环视了一下之后,果断的将手臂在旁边墙角的凸起上狠狠地蹭了一下!

    因为成实现在的精神情况看起来很不稳定,直接叫住她的话可能会惊扰到她,反而有可能会让她觉得自己的杀意已经暴露,而选择一不做二不休的方式。

    所以,柯南势必要找一个借口,合理的叫住她。既不惊扰到她,又能让她放弃杀人行为。

    而叫住一个医生最好的借口,就是患者的伤势了。再加上,柯南也想借助这一点,再一次试探一下成实的品行。如果她是一个尽责的医生,她心中的善念还未完全被仇恨和愤怒吞噬殆尽的话,她是不会放任一个正在受伤流血的病人而不管的……

    这就是他为什么要特意的弄一道伤口出来,可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毕竟,柯南可不是什么自虐爱好者,没事在自己手上弄道伤口什么的好玩么?要知道,自残可是很需要勇气的啊!

    这么想着,似乎手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嘶,还挺疼!

    【我这也算是工伤了吧?】

    看着自己手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白纱布,柯南的脑海里莫名的闪过这么一个略带荒谬的念头。

    管他的,到时候找鹰矢这小子报销点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就当做是打土豪了!

    看着正在为自己包扎的成实,柯南不由得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的明月。

    这边算是千钧一发的赶上了,也不知道鹰矢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希望,一切都顺利才好……

    ====================================================================

    “呜……救命……救命!”

    一片黑暗之中,西本健正在不停地逃跑着。

    虽然是在自己无比熟悉的家中,但是由于一片黑暗,外加逃跑时慌不择路的缘故,西本健还是免不了各种磕磕碰碰,甚至还狠狠地摔了一次狗吃屎。

    那些原本带给他无比便利的繁多的家具,此刻却全部成为了阻挡他逃跑的路障。但是现在,他是没有那个心情去埋怨了,光逃命都嫌来不及了。

    是的,西本健在逃命,逃离这个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那是一团火。

    而火焰之中,站着一个男人,一个蓬头散发,满面焦痕的男人。

    “西本……还我命来……”

    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之中传出,听起来无比的缥缈,又充满深深的怨恨,进一步刺激着西本健那脆弱的神经,将他一步一步推向崩溃的边缘。

    “不要!不要杀我!麻生圭二!当初不是我说要杀你的!是他们!是龟山!是他提出来的!”

    在终于被逼到了死角无路可逃之后,颤抖的西本健背靠着墙无力的跌坐在地,拼命地求饶。

    【呵,现在倒想起来求饶了,可是你们当年放过麻生圭二一家人了么?】

    看着西本健跪地求饶的丑态,火焰中的人影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讥讽的轻笑。

    “咳咳,少爷,你那边怎么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里忽然传来了老管家的声音。

    “快了,我都没怎么吓他,这个怂蛋就什么都说了……”

    鹰矢按下耳机的通讯按钮,轻笑了一声。

    其实他说的再响一点也无所谓,沉浸在恐惧之中的西本健此刻根本注意不到其他的事情了。

    “那就好,老朽还担心这么低劣的装扮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呢……”

    别说他了,就连鹰矢本人都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因为条件限制的缘故,鹰矢能做的也只是针对性的化了一下装,贴了几道假伤疤,然后再用了一些剩下不多的魔术冷火而已,氛围营造的可以算得上是比较低劣的了,只要仔细点看的话,立马就能够看出一些破绽来的。

    但是没有想到本就心中有鬼的西本健根本连看都不敢看,在看到自己这个造型出现的那一刻就光顾着仓皇逃命了,倒是省了他不少的功夫,甚至连准备好的逼供都不用了。

    而从他的口中,鹰矢也终于对十二年前的事情有了一个最为直观的了解。

    当初当麻生圭二提出退出的时候,理由是因为孩子们渐渐长大了,他不想再造孽,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远离这一切罪恶,健健康康,清清白白的生活下去。

    但是,他的这番说辞却并没有能打动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四人,反而让他们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于是,他们表面上假装同意,暗地里则是决定,杀了他灭口!

    而就在他们决定动手的当天,四人意外的发现从外面回来的麻生圭二像是偷偷摸摸的藏起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一般,在喝退了下人之后,还仔细的探头查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在琴房的桌子上抽出了一张空白的五线谱,在那上面认真的书写起来。

    虽然他们看不懂他写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看麻生圭二那无比谨慎和又看起来很欣慰的模样,那绝对不会是一张简单的五线谱,看起来,倒更像是什么密码一样的东西。

    难不成这家伙趁着这么多年的牵线搭桥,自己偷偷的私藏了一大笔钱和货?所以他才有这个底气宣布不干了,靠着那些留下来的东西也能够一辈子无忧么?这样的想法让四人邪火更盛。

    在麻生圭二将那张五线谱放好,走出书房之后,在外面潜伏着的川岛英夫便悄悄地打开窗户潜入书房将它偷了出来,与此同时,剩下的龟山勇、黑岩辰次和西本健便开始泼洒汽油和点火!

    一场惨无人道的纵火杀人案就这么在他们四个人的手中酿成。

    而那张乐谱,则是作为他们彼此是共犯的证据,也是为了防止其中的某人独吞,被他们分成了四份,每个人一份带走,一起保存,一起研究。而西本健的那份,现在就躺在他的保险箱里。

    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单纯的智商原因还是因为有人知道了也不愿跟其他人分享这个消息,这四张乐谱就一直这么耗在他们的手中,足足耗了十二年,都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来。

    而在从他嘴里再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之后,鹰矢也不再墨迹,直接一记手刀将他打昏了过去。

    “德叔,我这边已经知道西本健的那份乐谱藏在哪里了,你那边呢?龟山的那份找到了么?”

    鹰矢将西本健用自制的黑鹰手铐拷好之后,就把他丢在了一楼大厅,然后自己根据他之前所招供的那般,跑去二楼去找他所谓的隐藏在衣柜里面的保险箱了。

    “找是找到了……不过,”耳边传来的,是德叔那略带无奈的声音,“许久没有干过开保险箱这种事情了,都已经不知道现在的保险箱该怎么开了,所以只好,用了一些比较粗暴的方法……”

    龟山家,德叔被呛得咳嗽了一下,不由得挥了挥自己的手,驱散了那有些难闻的烟雾。

    在他面前,是一个门已经被烧出了一个大洞的保险箱,还有残留的几许青烟。

    “你用了铝热剂?”听到德叔的话,正在开保险箱的鹰矢不由得无语的说。

    “少爷,您也得体谅一下老朽啊,毕竟上了年纪了,听觉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这么灵敏了……”

    回答他的,是德叔透着满满的心酸和凄凉的话语。

    “但你这样留下的私闯民宅的痕迹会不会太明显了啊……”

    “这点您不用担心,机智如老朽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把提前把铝热剂粘成了老鹰的形状。”

    “你这是嫌我的身份暴露的不够快么,德叔?”

    听到德叔的这句话,鹰矢差点没有一头撞在保险柜上。

    本来应该在米花市的黑色骑士标志突然出现在在这种地方的话,简直就是在告诉别人,自己这群刚从米花市来到岛上的人之中就有黑色骑士的存在啊!

    “身份会暴露不是本就在少爷您的计划之中么……”

    戴着手套的德叔从保险箱中翻找出了那张乐谱,然后轻轻的吹去了上面的粉尘。

    “说的也是……”

    与此同时,鹰矢也打开了西本健的那个保险箱,拿出了那张四分之一的乐谱。

    “恩?”

    就在他还没有来得及看看那张乐谱上面又写了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么,少爷?”德叔不由得疑惑的说。

    “不清楚,只是好像听到了玻璃碎掉的声音……”鹰矢不由得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难道是西本健醒来之后撞破窗户跑了?他这么快就醒了?不应该啊?

    “我下去看看,德叔,你自己小心一点。”

    “老朽知道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收起了那张乐谱,然后随手从衣柜里扯过一件衣服,将保险箱里还未看过的类似于账本的东西全部包了起来,这才伸手打开了二楼的房门。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类似于气体泄漏一般清亮的声响却忽然传入了他的耳朵。紧接着,一股熟悉而刺鼻的味道猛然涌入了他的鼻子,让他不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这气味是……瓦斯?】

    鹰矢不由得骤然瞪大了双眼,在这一刻,他意识到这绝对不可能会是西本健的所作所为。

    果然,在他翻过栏杆,从二楼跃下的时候,便看到了西本健还安安稳稳的躺在大厅的地板上。而滋滋声传来的厨房里,煤气管道不知道被谁给弄断了,大量的煤气正飞速的充满这个空间。

    而在管道的裂口处,不知为何正放着一部本该放在客厅里的电话。眼尖的鹰矢不由得注意到了,电话线的接口处,老旧的外皮因为失去了弹性而开裂,正有几根电线正从里面露了出来。

    他不由得本能转过头去,从被打碎的玻璃窗里,看到了隐约有两个人影正在快速地逃跑,而且其中的一个人,还似乎刚刚从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什么号码。

    那一刻,鹰矢的瞳孔不由得骤然缩小。

    “轰!”

    ===================================================================

    “恩?”

    刚刚走出月影岛诊所的柯南三人都不由得顿住了自己的脚步。

    “刚刚是……地震了么?”

    小兰有些不确定般的看向了那边的成实,似乎想得到她的验证。

    “不,应该不会的,这里虽然是座海岛,但是很少有地震。”说到这里,成实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而且刚刚,只有一下的强烈的震感,不像是地震,更像是……”

    “爆炸,对吧?”柯南微微眯起了眼睛,神色有些严肃的说。

    “诶?”成实和小兰皆是有些惊讶的低下了头,看向了这个忽然语气凝重的不像小孩的小孩。

    但是,这样的感觉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秒,觉察到她们疑惑的视线的柯南不由得抬起头来,一边挠着脑袋,一边僵笑着向着她们解释:“啊哈哈,因为刚刚在感受到震感的时候,我们不是还有听到过‘砰’的一声闷响么?我以前买的气球爆掉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闷响,所以我才在想,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像气球一样炸掉了……”

    “说的也是,刚刚好像是有那么一声,但是你说爆炸……不会吧?”

    听到柯南的话,小兰也不由得点了点头,但是神色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岂止是她有些难以置信,就连柯南自己都有些不确定。因为,现在在这座岛上,说到爆炸之类的,如果排除意外的话,柯南第一个会想到的,就是站在自己的身边的成实。

    因为,她可以算的上是所有事件的中心,而且她还抱有明确的杀意,完全有理由也有可能去这么做。但是她从半小时前开始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呢,哪里都没去,什么都没做,她要怎么样才能够引起一出爆炸?是利用了延时开关么?

    而且,最主要是的,在刚刚感觉到震感和爆炸声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也是错愕的。

    那么难道不是她么?那会是谁?又针对谁?还是说,是自己想多了,只是一个意外事件?

    柯南沉吟了一下,然后抓住小兰的手,用力的扭动起来。

    “小兰姐姐,我们先回公民馆去好不好,我有点害怕。”

    女孩总是逃不过萌的事物,即使是强行卖出来的,看着可怜兮兮的柯南,小兰不由得慈爱的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说的也是呢,我们还是先回公民馆找爸爸去好了。”

    “恩,我也陪你们一起去吧。”成实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现在村里所有的干部们都集中在公民馆,只要刚刚爆炸的地方不是公民馆,回到那里去的话,就能够知道刚刚究竟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柯南如是的想着。

    ======================================================================

    公民馆。

    一间小房间里,坐在一旁看报纸的男人疑惑的抬起了头。

    “刚刚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啊?地震么?”男人疑惑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朝着另一边的一个男人问,“喂,川岛,你有感觉到么?”

    而那个叫川岛的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像是丢了魂魄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已经彻底疯了么……”

    男人不由得摇了摇头,准备继续低头看报纸。

    “笃笃笃!”

    过了大约十分钟,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谁啊?”男子起身打开门,却看见一个警察打扮的人正站在门外,不由得疑惑的说,“你是?”

    “尾田先生,山崎先生和村长要你马上过去一下!”警察如是的说道。

    “恩?发生什么事了么?”名叫尾田的男子不由得疑惑的说。

    “是的,刚刚村里好像发生了爆炸事件!”警察这么说道。

    “什、什么?真的么?”尾田不由得震惊的说,“怪不得我刚刚……那,那我马上过去,这个家伙就拜托你了啊!”

    这么说着,尾田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没问题,我一定会替你‘好好地’看管好他的……”

    警察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细绳,慢慢的走到了川岛英夫的背后……

    =======================================================================

    当柯南他们回到公民馆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在晚上本该寂静无比的公民馆里正如他所预料的一般,正一副鸡飞狗跳的模样。

    “消防署,你们消防车为什么还没有到?赶紧给我加快速度,等你们到了都烧光了!”

    “警察局,你们有没有去疏散人群?什么?就你一个人……唉,真是,那你继续!”

    “喂?爆炸的原因还没调查清楚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有,赶紧打开紧急广播,通知那一圈周围的人紧急疏散!什么,少废话,赶紧给我去!”

    “感觉,确实好像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呢……”

    看着来来往往奔走的干部们,小兰不由得有些担心的握紧了拳头。

    “那个,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柯南不由得叫住一个工作人员问。

    “啊,村子里发生了爆炸事故,火势很大,现在正在组织救援灭火呢!”那人回答道。

    “啊,真的发生爆炸事故了啊!”听到这句话,小兰不由得惊呼一声。

    “那个,请问是哪里呢?”柯南接着问道。

    “好像是,西本健先生的家……不跟你说了,我得赶去现场才行!”

    “西本健!”听到这个名字,小兰和成实都不由得惊叫一声。

    “不好!鹰——唔!”

    在那一刻,柯南本能的想要吼出“鹰矢有危险”,然后冲出去找他的。但是,忽然涌上来的侦探的预感让他强行的憋了回去,然后不但没有向前冲,然后直接掉头,朝着公民馆的内部跑去。

    “诶?柯南,你去哪里!诶!等等!”

    无论小兰在后面怎么呼喊,柯南就是头也不回的朝着一个方向跑着。

    在听到是西本健的家里发生爆炸的那一刻,柯南已经基本排除了可能是意外的情况。

    首先,鹰矢那个家伙是绝对不会搞出这样的事情来的,而他今晚要去西本健那里,也只有自己和他的管家德叔知道,所以这场爆炸也不可能是针对他的!那么,这场爆炸针对的,只可能是西本健本人,目的很可能就是想要杀人灭口。

    那么,策划这场爆炸的又是谁呢?

    成实?她的确有动机,但是缺少作案条件和时间,从反应上来看也不太像。

    除开她,那么剩下还有动机的只有跟当年有关的那两个人,正在公民馆里被人看管着的川岛英夫很明显没有这种能力,那么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现村长黑岩辰次了!

    当推理出这场爆炸案的幕后主谋是黑岩辰次的时候,柯南便发觉到了他的另一个动机。

    他会想要用爆炸来杀死西本健保证自己的身份不会暴露,那么,他可能放过已经招供而且如今还在看管之下的川岛英夫么?尤其是在大家都因为爆炸的骚动而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这个对川岛英夫的看管力度最薄弱的时候?

    如果他是黑岩辰次,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或者说,一开始就是这么计划好的!

    【该死的!如果还是工藤新一的身体就好了!】

    柯南咬紧了牙关,用尽他现在所能达到的最大的速度,拼命的奔跑着。

    【再坚持一下!就快到了!马上就快到了!】

    强忍着胸口快要烧起来的疼痛感觉,气喘吁吁地柯南终于来到了那个用来暂时看守川岛英夫的房门前,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撞开了那扇闭着的大门!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意料之中的情景展现在柯南的眼前。

    一个正穿着警服,用压低的警帽遮盖住大部分容颜的警察正站在川岛英夫的身后,用一根细细的绳子紧紧地勒着川岛英夫的脖子。

    而面色青紫的川岛英夫正在无力的挣扎着,似乎随时就要断气一般。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