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八话、不值得(下)

正文 第七十八话、不值得(下)

 热门推荐:
“那个该死的胖子,下手挺狠啊……”

    趴在旅馆的床上,鹰矢浑身的肌肉有一下没一下的绷紧,豆大的汗珠一颗颗从他的额头滑落。

    “他们当年既然能够放火烧死麻生圭二一家人,如今当然也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他的身边,德叔正拿着一副托盘和镊子,小心翼翼的从鹰矢后背那密密麻麻的伤口之中,把那些扎入肉中的木屑和玻璃碎片,一片一片慢慢的给取出来。

    “哼,如果可以,我倒真想让他也体会体会这样的感觉!”

    伴随着德叔的动作,鹰矢不由得轻哼一声,他的手死死的抓着床单,用力到指尖发白。

    “可惜那位黑岩胖子先生没有头发,否则您倒是可以烧着玩出气……好了,这是最后一片!”

    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一用力,将最后也是扎得最深的一块玻璃碎片从鹰矢后背中拽了出来。

    鹰矢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背部的肌肉猛地绷直,那个原本正在汹涌着往外冒血的伤口便硬生生的被周围的肌肉挤压的闭合了起来,算是暂时止住了血液。

    “忍着点少爷,老朽要开始帮你缝合了。”

    看着趴在那边一动不动的鹰矢,和他那像个烧焦了的斑点面包的后背,德叔也微感心疼。

    “你来吧,一点小伤而已,我早就习惯了……”

    鹰矢轻笑一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慢慢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他背上原本那一个个被强行闭合的伤口,也再度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只不过没有再继续出血了。

    “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少爷您的身体可真是神奇啊,这恢复的速度简直可以用奇迹形容!”

    看着已经有些开始长出肉芽组织的小伤口,德叔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

    “是啊,用生命力换来的奇迹……”

    听到德叔的话,鹰矢情不自禁的苦笑了一下。

    就在德叔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鹰矢放在桌子上的小型通讯器忽然震动了起来。

    “你可真会挑时候来电话啊,大侦探。”

    将通讯器塞进耳朵里,忍受着背后的疼痛的鹰矢有气无力的说着。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没死就好,你个混蛋!”

    听到耳机那头传来的鹰矢的声音,柯南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在听到西本健的房子发生爆炸的时候,柯南还真是着实的为鹰矢捏了一把汗。虽然知道这个家伙的身手很不错,肌肉也很结实,但是再怎么结实也不抗炸啊!

    “鹰矢,你现在在哪里?”

    在确认鹰矢没事之后,柯南不由得说。

    “在旅馆的床上,等待着德叔的针线伺候……”

    就在鹰矢这么说的时候,德叔已经用镊子夹起了鹰矢的皮肤,然后穿针而入。

    “你受伤了?”

    听到鹰矢的话,柯南原本放下的心不由得又再度揪了起来。

    “差点没被打成筛子……”

    一讲到这里,鹰矢就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说。

    其实他本来不会受伤的,以他的身手和反应速度,完全足够在瓦斯被电火花引爆之前破窗而逃。

    但是西本健不行啊!鹰矢可没有忘了那个被他敲晕在地板上的家伙。

    虽然就光论他做过的事情来说,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也是死有余辜,但是鹰矢还是不会放任他就这么死掉的。先不说他这么死了就遂了黑岩辰次的意,少了一个能够指证他的人存在。光以鹰矢自己来说,他那略带病态的心理也决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死在自己的眼前。

    所以,即使在瓦斯爆炸前的那一刻,鹰矢还是本能的朝着西本健扑了过去,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然后,背部被传来的一股仿佛能够将他烤熟一般的灼热和疼痛!

    在被灼热的气浪吹飞的那一刻,鹰矢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妈的,今晚真应该穿着制服来的……】

    虽然这点小伤痛鹰矢早就习惯了,但是习惯了不意味着就不痛了啊!被打成刺猬很好玩么?

    所以,身体和心情双重不爽之下,还昏迷中的西本健被鹰矢一路拖到了自家的那辆车前,然后卸下了他的手脚关节,把他拧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塞进了后备箱里!

    可怜的西本健,当时真的是在疼痛中醒来,又在疼痛中昏过去的……

    幸好柯南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估计又免不了被正义感极强的侦探同学一阵说教。

    “是吗,你那边也是如此么?”听完鹰矢简略的讲述,柯南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也’?”鹰矢不由得挑了挑眉毛,“果然,川岛英夫那边也遭到了狙杀么?”

    事实上他早该想到的,黑岩辰次不惜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仅仅只是为了杀掉西本健么?那干嘛不换一个更加神不知鬼不觉一点的方式?要制造意外死亡有很多种方法,没有必要非要用这种夸张的方式。而且既然连西本健都杀了,他可能放过还在公民馆里被人看守着的川岛英夫么?

    “恩,”柯南肯定的语气,证实了他的猜想,“就在大家都因为你那边的爆炸而乱作一团的时候,有人假扮成了警察,假借传达命令的名义,前去暗杀川岛英夫!”

    这么一想起来,柯南还是免不了的有些后怕。刚刚如果他再迟那么一会儿反应过来,估计这个时候就只能够在川岛英夫的尸体前徒感愤怒和无奈了。

    在柯南撞开大门冲进去的那一刻,川岛英夫已经是面色铁青,两眼泛白了。当机立断的他立刻扭转了一下他那双鞋子上的旋钮,踩着凳子跳上了桌子,对着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是一脚抽射!

    阿笠博士不愧是拥有领先世界水平黑科技的大发明家,被他的神之手改装过的增强脚力的球鞋,再加上落到足球天赋爆表的柯南手里,其威力的加成估计要用指数来计算。

    于是乎,一个烟灰缸硬生生的被柯南这么一脚踢出了轨道炮的效果!那个杀手只觉一股凌厉的力道直奔自己的面门而来,让他情不自禁的松开了勒着川岛英夫脖子的绳子,本能的挡在了眼前。

    “砰!”伴随着一声沉重的撞击声,那个警察模样的人顿时感到一股钻心的剧透从自己的小臂传来,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沉痛的闷哼。那一刻,他似乎听到了关节脱臼的声音。

    而且,糟糕的情况还不止如此。他虽然挡住了那个诡异的小鬼所踢过来的那一记烟灰缸,但是却挡不住烟灰缸破空而来的所产生的气浪。那股气浪直接将佩戴的那个警帽给掀了下来!

    幸好他现在用手挡住了脸部,但是他也不敢再继续逗留,直接果断的撞破窗户逃走了。

    “可恶!”看着破窗而逃的犯人,柯南很想要直接追上去将他捉拿归案。但是他也清楚,现在不是前去追人的时候,因为他必须立刻察看川岛英夫的情况才行!

    就在那人松开了手之后,川岛英夫像是被抽掉了骨头的蛇一般,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来,砸到在地。他的脸色已经呈现出一种弥留之际的灰白,胸口也早已没有起伏。

    柯南不由得大急,连忙跳下桌子,伸手扯掉了紧紧勒着川岛脖子的绳索。在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脖子之后,柯南便不由得变了脸色。已经触及不到颈动脉的搏动了,也就是说血液循环已经停止,如果不立刻进行心肺复苏,几分钟之后,名为川岛英夫的人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但是柯南准备进行心肺复苏的瞬间,他便发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问题。那就是,他的力量太小了!以一个七八岁孩子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心肺复苏。

    这一下子柯南真的有些束手无策了,难道要用跳跃的力量踩他的胸口来做?不行,这样的话不仅无法控制力道,到时候如果用力过猛踩断了胸骨,反而会加速川岛的死亡!

    可恶啊,为什么博士那个家伙只发明了增强脚力的鞋子,而没有发明增强手部力量的手套啊!

    【该死的,如果这个时候我还是工藤新一的身体该有多好!】

    就在柯南挠头苦思,一筹莫展的时候,救星到了。

    “呼,柯南,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呀!这、这是?”

    看到躺倒在地上,毫无生气的川岛英夫,小兰不由得本能的惊叫一声。

    同样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还有跟着她一起跑过来的成实。

    “啊,小兰姐姐,还有成实医生,你们来的正好!”看到跟在小兰身后的成实,柯南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朝着她招呼,“川岛先生刚刚被人袭击了,现在需要立刻进行紧急救治!”

    “诶……诶?被人袭击?怎么回事?柯南,你自己没事吧?”

    小兰虽然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但是还是本能的担心柯南自身的安全。

    “我没事,犯人见到我突然出现跑掉了!”柯南随口说了一句,“详细的情景之后再说,现在如果再不抓紧时间的话,这位川岛先生就要死了!”

    “啊,对,成实医生,拜托你了!”小兰不由得转过头,对着成实说。

    “诶……啊?”

    被小兰呼叫的成实仿佛有些心不在焉,只是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川岛英夫出神。

    柯南可以看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仇恨,以及更多的迷惘。紧握的双拳微微发白,连带着双肩也微微的颤抖着,可以看得出她的内心动摇和挣扎的程度。

    柯南也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毕竟躺在她面前的,是杀害她全家,让她在恐惧之中活了这么多年的大仇人。她不亲自动手送他一程都已经算仁慈的了,更别说要动手救他了。

    但是,她是医生啊……在此刻,只有她,才能够挽救一条即将消失的生命!

    “成实医生!”

    就在成实动摇的时候,一声稚嫩却带着严厉的声音,将她的意识带回了他的身体。然后她便对上了一双小小的,但却通透,明亮的,宛如明镜一般的双眼。

    那一刻,仿佛能够倒映出自己心中的污秽和阴暗一般,成实不由得本能的撇过了头。

    “成实医生!!”

    看到成实将头转开,柯南不由得大急,连忙再度出声呼喊。

    这一次,他着重的加强了“医生”这两个字的发音!

    那一刻,成实的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眼中的仇恨一闪而过,但是看着那两双带着期盼和真挚的双眼,成实感觉有更多的其他的情绪涌了上来。那一丝仇恨,终究,还是被慢慢的压了下去。

    她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气,再度睁开眼时,眼中的迷雾已经消散。剩下的,只有身为医者的沉着冷静,和想要挽救一条生命的坚定地念头。

    “柯南,将他的嘴巴打开,看看他嘴里就没有戴着假牙,有的话取下来放到一边,然后提着他的下巴抬高,打开气道!小兰,你将他摆正躺好,然后在一旁看着我的动作,准备好替换!”

    成实干练的挽起了自己的袖子,然后走到川岛的右侧跪下,双手按在了他的胸口,开始按压。

    “27、28、29、30!柯南,捏住他的鼻子,然后往他的嘴巴里吹两口气!”

    “啊?!”

    “快点!我们必须尽快让他恢复自主呼吸!”

    “……”

    柯南盯着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又看了看旁边两张如花的娇颜,最终悲愤的深吸了一口气……

    “噗哈哈哈——哎哟!”

    在听到柯南被逼无奈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之后,正跟柯南通话的鹰矢忍不住笑喷了出来。却没有想到乐极生悲,牵动了那刚刚被缝上的伤口,发出了一声痛呼。

    “笑个屁!思想别那么龌龊好么!我这是在救人!这是十分严肃的人工呼吸!”

    原本柯南都已经可以安慰自己把这件事情当做治病救人的高尚行为来看待了,但是鹰矢这杠铃般的笑声却像是一把尖刀,深深的插入了他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疤,让他悲愤不已。

    “我懂的!我懂的!人工呼吸嘛!”鹰矢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好了,别贫了,”听着他那挪揄的口气,柯南就气不打一处来,“川岛英夫的命暂时算是保住了。不过对方发现没有成功的话,肯定还会再有第二次袭击的!”

    “所以,必须得找那个死胖子速战速决了!”鹰矢微微点了点头,“反正,我手上的证据也基本足够了。再加上川岛英夫和西本健这两个人证,是时候该给这起案子画上一个句号了。哼哼……”

    “到时候你想怎么折腾他?”听到鹰矢那恶意满满的语气,柯南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

    “好啦好啦,我跟你保证过的,不折磨他们的肉体,行了吧?”鹰矢没好气的说。

    “嘛,我忽然觉得让他们尝点教训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不太过分就行……”

    出乎意料的,柯南这次居然没有再扯一堆的大道理,反而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诶哟哟,怎么了这是,这还是正义感爆棚的大侦探说的话么?”听到柯南的话,鹰矢先是震惊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哦,我懂了,你果然还是对你那纯洁的吻耿耿于怀啊……”

    “放屁!我是这种人么!”柯南义正言辞的反驳着。

    嘛,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不知道了……

    “对了鹰矢,就在刚刚,我去一趟那架钢琴所在的房间,知道那章乐谱该怎么解读了。”

    这么说着,柯南不由得掏出了那章四分之一的乐谱,映着灯光,仔细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真的?”

    听到这句话,鹰矢也顾不得笑了,连忙撑起身子,从旁边的衣服口袋里拿过了那两张乐谱。

    “啊,其实这是很好解读的一个暗号,”柯南一边说着,一边在笔记本上翻译着乐谱上的音符,“从钢琴键盘的左边开始,按照顺序,将26个英文字母按照顺序放入,后面的键盘也重复之前的顺序。然后最后再以罗马拼音的方式拼出来,就是这张乐谱想要表达的信息!”

    “德叔,帮我将那边桌子上的笔和笔记本拿过来!”

    鹰矢看了看那两张略显泛黄的乐谱,也开始在脑海之中一点点的将五线谱转化成文字。

    “所以,按照这个规则,你之前交给我的那四分之一的张乐谱上的暗号,就可以翻译成……”

    这么说着,柯南也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笔记本上转译出来的罗马音,一字一句的念着。

    “那个东西——藏在——”柯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虽然因为片段缺失,能够完整凑成词语和短句的就只有这两个词,但是也能够推断的出,这份乐谱,确实是隐藏了一些什么东西。”

    “啊……是啊……麻生圭二确实藏起了一些东西……不过,我们似乎都想错了……”

    鹰矢看着笔记本上,那根据音符转译出来的一个个词语,脸色不由得复杂了起来。

    他手上的两张乐谱,正好是第一张和第二张。但是看了一个开头他就明白了,一切都错了。

    是的,他们想错了,就连当年的川岛英夫四人也想错了。

    这份乐谱所隐藏起来的,其实根本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些东西。

    “什么意思?”那头的柯南不由得疑惑的说。

    “这张乐谱根本不是什么藏宝图,只是一封信件,一封迟了十二年的信件……”

    鹰矢默默地将乐谱收了起来,微微地叹了口气,说不上到底是什么滋味。

    “信件?”听到鹰矢的话,柯南也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现在只差川岛英夫那边的第四张乐谱,一切的谜题,就全部解开了……”

    鹰矢将笔记本合上,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窗外的月光,微微眯起了双眼。

    “我已经看到了,逻辑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