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七十九话、不值得(完)

正文 第七十九话、不值得(完)

 热门推荐:
    黑岩辰次忽然有些坐立不安。

    自从刚刚暗杀川岛英夫的行动没有成功的消息传来开始,他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的。

    像是站在湖水中间的一块浮萍上一般,整颗心都悬在那里,只要一个不稳,就会坠入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被黑暗中那双死死盯着他的双眼给撕成碎片。

    这种感觉无论如何也无法抹消,即使他喝了再多的咖啡,叫了再多的人在身边也一样。

    “哎哟爸爸,你已经在房间里跺了十分钟的步了,就不能坐下来坐一会儿么?我头都晕了!”

    沙发上,黑岩令子夹着一根烟,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从刚刚开始就像抽了风似的黑岩辰次。

    “你给我闭嘴!整天只知道在外面厮混,一点用处都派不上的东西!”

    本来就心焦的黑岩辰次听到女儿那不耐烦的声音,就像是碰到了火星的火药桶,顿时炸了开来。

    “你……你凶我?你居然凶我!自妈妈去世后,你都没有凶过我了!”

    无故被黑岩辰次用这么难听的话臭骂了一顿,黑岩令子不由得呆了。直到夹在指间的香烟落下一丝烟灰在她的黑色丝袜上,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的灼痛,才终于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大叫道!

    “好了令子,爸爸这个时候心情不好,你就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这个时候,她的未婚夫,那个整天戴着一个针织帽的村泽周一也不由得出声制止。

    他早就看出了黑岩辰次的不正常,不想让令子在这个时候再去火上浇油。

    “什么嘛,周一,你刚刚也听到了,明明是爸爸他无缘无故的骂我啊!我可什么都没干啊!你不帮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说我无理取闹?我哪里无理取闹了!”

    然而,大小姐脾气的令子却并不领他的情,反而因为恋人的偏帮而怒火更盛。

    “够了,给我滚出去!呆在这里也只会让我感觉到烦!”

    看着胡搅蛮缠的女儿,本就心烦意乱的黑岩辰次不由得将手中的咖啡摔碎在地上,愤怒的吼道。

    杯子碎裂的巨响和黑岩辰次那歇斯底里的模样终于将黑岩令子震住了。

    在她的印象之中,似乎从来就没有见到过黑岩辰次如此狰狞的模样。那穷凶极恶的脸孔让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然后一言不发,乖乖的打开门走了出去。而那边的村泽周一则是淡淡的看了那边的黑岩辰次一眼,也默默地跟在黑岩令子的身后,走出了这个房间。

    “喂,平田!再去帮我倒杯咖啡过来!”

    感到呼吸有些不畅,黑岩辰次烦躁的扯了一下自己的西装领带,然后对秘书平田说。

    “啊,是,黑岩先生。”

    从刚刚开始就宛如透明人一般的平田和明连忙点了点头,然后用左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真是的,一群什么事情都完不成的废物!”

    看着平田和明出去的背影,黑岩辰次不由得恨恨的啧了一口,然后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深深的吸了几口窗外微凉的空气,想要平复一下自己那躁动的心情。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宛如虫鸣一般的破空声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然后,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脸边飞过,那冷冽的气流刮得他的脸颊生疼。

    “叮!”

    下一秒,一声无比清脆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扩散了开来。

    那声音让黑岩辰次不由得本能的回过了头,看向了身后的地板,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一刻,他的瞳孔不由得骤然缩小!

    澄黄色的地板上,一枚通体黑亮的老鹰型的飞镖正直直的钉在那里,左右震颤着,发出清脆的嗡鸣声,就像是那只老鹰真的活了过来,要振翅高飞一般!

    黑岩辰次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几乎没有多想,便本能的夺路而逃!

    因为最近川岛英夫的缘故,那个小小的黑色铁片代表着什么他真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是最近令人闻风丧胆的,那个黑色骑士的标志!

    只不过,这个煞神不是远在东京么?怎么会突然在这样的一个小岛上忽然出现的?

    难不成,是追着川岛那个家伙过来的么?

    一瞬间,黑岩不由得在心里将川岛家十八代的女性亲属全部问候了一遍。但是,身体上的反应却丝毫的没有落下,甚至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拼命地从这个地方逃离!

    “啊!”就在拼命奔跑的途中,似乎因为慌不择路而撞上了一个人。

    被人撞到没什么,被胖子撞到也没什么,但是备一个全速奔跑着的胖子撞到,那就有点什么了。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被他撞到的那人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痛呼,愤怒的吼了一句。

    黑岩辰次发誓,如果换做平时,这家伙绝对早被自己丢进海里喂鱼了。但是鉴于自己现在是在逃命,这个想法也就仅仅只是在他的脑海里过一下,就被求生的欲望给驱散了。只是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便继续马不停蹄的跑了起来。

    “呼……呼……”当气喘吁吁的黑岩辰次终于跑到了公民馆的大厅,这个人多的地方的时候,看着那还在来来回回忙碌着的众人,他心中的恐惧也不由得稍微降低了一些。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还有几个警察在场,谅他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现身吧?

    “村长先生,您这是怎么了,跑得这么急?”

    看到黑岩辰次那上次不接下气的惊慌模样,一名警官不由得上前问道。

    “没什么……”黑岩辰次稍微摆了摆手,剧烈的奔跑已经让他没力气说其他的话了。

    “诶?村长先生,你的背后好像好像贴了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眼尖的警官不由得看到了一张在黑岩辰次背后的那一抹白色。

    “什、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黑岩辰次一愣,连忙将手伸到背后,果然摸到了一张正贴在自己西装上的纸条,不由得连忙撕了下来,放到自己的眼前。

    然后,他便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心里猛地一颤。

    只见那张纸条上打印着一串大到瞎子都能够看到的话语——

    【警察先生,我是杀害麻生圭二的凶手,请逮捕我吧!】

    “这是什么鬼!哪个混蛋干的!”黑岩辰次的声音气急败坏中带着颤抖,无视了旁边的警官那略带诡异的神色,咬牙切齿的将那张纸撕成了碎片,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额,确实是一个恶劣的恶作剧呢……”警官看着他那暴怒的模样,也只得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那个,村长先生您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么?”

    “可疑的人?”听到他的话,黑岩辰次不由得想起了刚刚被他撞到的那个人。

    难道……就是在这个时候被贴上去的?那么,那个人难道就是?

    想到这里,黑岩辰次便不由得一抖,全身的毛孔一下子都立了起来!

    “您没事吧,村长先生,您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啊!”

    看着黑岩辰次惊魂不定的样子,那边的警官不由得如是的说。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这简单的一句问候,却让那边的黑岩辰次像是踩到了弹簧一般,猛地一震。

    “没、没事,我只是有点渴了,想去喝杯水……”

    黑岩辰次咽了口口水,忽然感觉喉咙干涩的有些厉害,甚至连声音都开始有些沙哑了。

    “啊,那需不需要我去帮您买瓶水过来?”警官不由得好心的问了一句。

    “啊,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黑岩辰次连忙说。

    经过刚刚那张纸条的事情,黑岩辰次现在对这身蓝色的警服有些过敏,连忙摆了摆手,然后便自己朝着放置在公民馆门口的那个自动贩卖机走了过去。

    然而,就当他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瓶咖啡,正准备喝的时候,那股虫鸣般的破空声再度响起!

    “叮!”锋利的老鹰飞镖直直的钉穿了罐装咖啡的外壳,棕黄色的液体从裂痕中倾泻而出。

    “噹!”颤抖的手再也拿捏不住,罐装咖啡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恩?村长先生?您没事吧?”注意到这边异常的警官不由得转过头,疑惑的问了一句。

    “啊,没、没事……只是一下子没有拿稳……”黑岩辰次咽了口口水,强自镇定的说。

    【这个该死的家伙!现在就在这里么?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居然也敢出手?】

    黑岩辰次不由得一边惊恐的环视着,一边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了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但是这一擦汗不要紧,差点直接将他吓出尿来!

    因为,他一直放在怀里的手帕上,竟是不知何时被写上了几个字。

    【自首!或者死!】

    “呜……呜……”在看到这句话底下那只黑色的老鹰的时候,黑岩辰次整个人像是抽筋了一般,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豆大的汗滴不自主的从他锃亮的脑门上汹涌而出。

    下一秒,他不由得拼命的朝着自己停在公民馆门口的轿车跑去!

    他要逃离这里!他要逃离那个家伙!他要逃离牢狱之灾!逃离这所有的一切!

    黑岩辰次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打开车门爬上了车,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发动了汽车。

    “轰!”

    然而,就在他将钥匙插进锁孔,用力转下去的那一刻,伴随着汽车的发动,车的内部突然发出一声宛如爆炸般的巨响,滚滚的烟雾顿时充满了整个车厢内部。

    “哇!怎、怎么了?”

    “车子、车子爆炸了!”

    “哪儿呢?”

    “那边啊!你没看到么,这么大的烟!”

    “咦,烟是很大啊,但是好像没有烧起来啊?也没有像爆炸的样子?”

    “是啊,奇了怪了……”

    这一声轰鸣把整个公民馆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只是大家都不敢靠近,只敢这么远远地看着。

    “呜……呜呜!”

    而在汽车的内部,黑岩辰次呆靠在座椅上,整个人宛如痉挛一般的颤抖着。

    这一次,他是真的尿了出来!

    本来已经崩到极点的神经,再加上刚刚那种濒临死亡的威胁,让黑岩辰次彻底的崩溃了。

    “啊啊啊啊!”

    黑岩辰次不由得发狂般的大吼了几声,然后一脚油门下去,发动机发出了一声震耳的轰鸣声,黑色的轿车就这么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绝尘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哎呀呀,居然还有逃跑的力气,我还以为他会直接吓瘫掉呢……怎么样,要追上去么?”

    不远处的一辆同样是黑色的轿车之中,一身黑色骑士套装的鹰矢正靠在方向盘上,看着绝尘而去的轿车,如是的说。

    “当然……”坐在副驾驶上的成实用力的点了点头,“你说过,今晚,所有的一切都会了结!”

    就在半小时之前,他忽然找到自己,用一种很认真的表情问自己,你还想报仇么?

    明明当初在我准备要报仇的时候,就是你阻止了我,现在却又回过头来对我说这样的话?

    成实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恨不得再甩他一巴掌。

    “我知道你心里依然还放不下仇恨,我明白,因为我自己也是。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究竟是把他交给警察,还是把他交给你,由你自己来决定。反正今晚,所有的一切都会有个了结。”

    这是他的原话,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成实才会在这里。

    是啊,该了结了。十二年了,拖得有够长了,是时候该为这一切,画上句号了吧?

    说实话,之前看着黑岩辰次被鹰矢整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时候,成实还是感觉很解恨的。尤其是看着他那可笑的反应,有几次更是差点笑了出来。但是,积蓄了整整十二年的恨意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消散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要追上去。

    果然,她还是想要,亲手结束这一切……

    “那么,坐稳了。”

    鹰矢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然后发动了汽车,飞速的跟了上去。

    ======================================================================

    公民馆内。钢琴房。

    自从夜晚降临之后,这个房间就一直是无比寂静的状态。

    毕竟,谁也没有那个胆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这个被诅咒的地方。

    不过,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例外。

    伴随着“吱呀”的一声轻响,黑暗裂开了一道缝,露出了一线的微光。

    一个黑影偷偷摸摸的从光源处潜了进来,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朝着那边的钢琴走了过去。

    “恩?怎么会……”在钢琴底下摸索了一阵子之后,黑影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疑。

    “咔哒!”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轻响,整个房间突然亮了起来!

    “什、什么?”黑暗中的人影不由得一声惊呼,本能的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大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就在那人惊疑不定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他的耳朵。

    “啊,小、小弟弟,哥哥之前有东西掉在这里了,所以来找一找!”

    在钢琴底下的人看到是那个跟在毛利侦探身边的小孩子,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是吗,可是你不开灯要怎么找东西呢,大哥哥?”稚嫩的声音天真无邪的问出了犀利的问题,“而且大哥哥,为什么你要戴着白色的手套呢?是怕弄脏么?”

    “额,这、这个……”人影不由得顿了顿,眼珠急转,拼命思考着能够糊弄他的理由。

    “大哥哥,好心提醒你一句,那边是找不到的哦!你要找的,应该是这些东西吧?”这么说着,稚嫩的身影突然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被严密的胶带封死的小包装,然后推了推自己的那硕大的黑框眼镜,对着那边的人影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我说的对么,平田和明先生?”

    “唔!”人影的身体猛地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那边的柯南。

    “你们倒有想法,能想到把毒品藏在这架被诅咒的钢琴的暗格里面。”

    “藏在自己的家里太危险了,而且不方便带进带出。因此,为了方便交易,你们就把毒品藏在了这座人来人往的公民馆里,这架钢琴底下的暗格。”

    “因为谁都不愿意接触这架号称被诅咒的钢琴,你们就是利用了大家的这个心理盲点,让最危险的地方成为了最安全的地方。”柯南不由得微微一笑,“当时我还奇怪,为什么这架钢琴的琴身上有不少的灰尘,但是钢琴底部的地板却无比的干净。要不是后来我们推理出当年麻生圭二可能就是用这架钢琴来运毒的,可能还真想不到这一点。所以仔细调查了一下,果然,在那架钢琴的底部找到了一个暗格,然后在里面,发现了这些!”

    这么说着,柯南不由得朝着那边呆滞的平田和明晃了晃手中的小包装。

    “你、你怎么……”

    听到柯南的话,平田和明就像是当头被人敲了一棍一样,懵逼的说不出话来。

    “啊,话说回来,大哥哥,你的手好像受伤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柯南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小包装,然后带着玩味的眼神,看了看他的右手。

    那被袖扣和手上的橡胶手套之间,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大块青紫的痕迹。

    平田和明不自主的紧了紧袖子,轻轻地把右手往身后挪了挪。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之前被我用烟灰缸踢出来的吧?”柯南推了推眼镜,笑的天真浪漫,“你狡辩也是没有用的哦,只要将那个烟灰缸跟你伤口对比一下就清楚了,大!哥!哥!”

    “呵呵呵,是么……”平田和平突然笑了起来,学着柯南的样子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那我也能猜猜看么,我猜你的家里人应该没有教过你,不要轻易跟坏人说话吧?小!弟!弟!”

    话音刚落,平田和明就像是到了月圆之夜的狼人一般,猛地大吼一声,朝着柯南扑了过来!

    然而,柯南却只是淡定的看着扑来的阴影,轻轻的喊出了两个字。

    “德叔!”

    就在柯南喊出这两个字的同时,一道人影忽然从他的背后闪出,直直的抓住了平田和明的手,很是轻易地就将他压倒在了地上,锁住了他的胳膊。

    “不好意思啊,看来你猜错了呢,大哥哥。”

    看着被德叔制住的平田和明,柯南不由得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轻笑着说。

    “你……究竟是,什么人?”痛苦挣扎的着的平田和明如是的说。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栽在了这样的一个小屁孩的手里。

    “我吗?”柯南站了起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

    “砰!砰砰!”

    发动机像是垂死挣扎一般轰鸣了几声,终于彻底的寿终正寝了。

    颤抖的双手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拧开了车门,一个肥胖的身躯便这么滚了出来。

    黑岩辰次此刻竟是有点想哭,自从成年之后他再也没有哭过了,这一次真的是被吓破了胆!

    别说是他,就连坐在鹰矢车里的成实都有些脸色发白,她实在没想到鹰矢居然会这么的疯狂。

    在追上了黑岩辰次的车辆之后,鹰矢竟是直接超到那辆车的旁边,然后猛打方向,直接用车顶住了黑岩辰次的车身,几乎是硬挤着它,逼着它走向了别的道路。

    那两辆车车身碰撞摩擦发出来的刺耳的声音让成实都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心揪。幸好如今德叔不在这里,否则肯定要对自家少爷眼都不眨一下的败家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

    但是不管怎么说,黑岩辰次的车终于还是被逼停了,装上了旁边的石柱。不过没有关系,反正速度已经因为刚刚的挤压而被降下来了,所以黑岩辰次倒是没怎么受伤。

    “到目的地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戴上了那个黑色的面罩,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听到他的话,成实才不由得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四周。

    “这里……啊,是这里啊……”

    在片刻的错愕之后,成实不由得模糊了双眼。

    确实,要结束这一切,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因为,这里,曾经是她的家啊!

    往事一幕幕涌上她的心头,成实不由得握紧了颤抖的双拳,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晚上好,黑岩辰次先生。我说过,自首,或者死!那么,你选哪一个呢?”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拿出了一枚鹰镖,锐利的边缘在白色的路灯下反射着冷冽的光芒。

    “呜呜,我错了!我有罪!我会去自首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看着那个传说中的煞神一步一步的走近,黑岩辰次感觉自己的裤裆似乎又湿了,不由得径直的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哭爹喊娘的乞求着原谅。

    “现在知道请求别人放过你?可是当初你放过我的家人了么?”

    听到黑岩辰次的话,一旁的成实再也忍不住,从鹰矢手中夺过了那枚鹰镖,冲到了黑岩辰次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锋锐的刃尖紧紧地贴着他的脖子。

    “呜,你,你是?”听到成实的话,再看到她那双充满仇恨的双眼,黑岩辰次终于惊叫起来。

    “对,就是这副嘴脸,跟两年前死去的龟山一样!没错,看清楚了,我就是被你和川岛英夫他们联手杀害的麻生圭二的女儿!麻生成美!”

    成实忽然像是着了魔一般的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泪水却止不住的汹涌而出。

    “成、成美?你……你难道是双胞胎中的那个……你,你不是?”

    黑岩辰次感觉自己的心跳快要停了。

    他是知道麻生圭二有一对双胞胎子女,哥哥成实,和妹妹成美。成实在那一天已经被他们一起烧死在房子里了,而成美,也因为从小就体弱多病,一直在东京接受康复治疗,之后就没有了消息,他们还以为也已经夭折了。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想起来了么?那就好,省的你死的不明不白!”成实咬牙切齿的举起了手中的飞镖。

    而看到这一幕,她身后的鹰矢却依然只是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慢、慢着!等一下!不要啊!”

    黑岩辰次不由得惊恐的闭上了眼睛,绝望的大叫了起来。

    然而,他预想之中的疼痛却并没有来临。

    睁眼望去,那枚鹰镖离他的脖子已经只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只要需要轻轻的一划,就能够轻易的割断他的生命。但是,那只手却在不停地颤抖着,怎么样也无法再前进一步。

    过了许久,像是力气终于被抽干了一般,握着鹰镖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连带着提着他衣领的那只手也不由得松了开来,让黑岩辰次再一次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痛呼。

    “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下不了手了……”

    这么说着,成实像是丢了魂魄一般,转过身来一个踉跄,跌入了鹰矢的怀中,不住地抽噎起来。

    “两年前也一样……龟山在我面前心脏病发的时候……我竟然还想着去救他……我是不是对不起我的家人?我是不是很不孝……明明他们是杀害我家人的凶手……可是我……”

    成实紧紧地抓着鹰矢的肩膀,随着声音不大,但是鹰矢可以感觉的出来,她哭的很用力。

    “我明白……但是,这样就好了……因为,你是一个医生啊……”

    看着在自己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成实,鹰矢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那纤细的后背。

    想要放纵自己去杀一个人,很简单。但是想要克制住这种杀意,却是无比困难。

    这一点,鹰矢真的是再清楚不过了。

    “呜……”

    看着相拥着哭泣的两个人,黑岩辰次不由得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拔腿就跑。

    然而,鹰矢会让他这么轻易地跑掉么?

    轻轻扶起哭的一脸茫然的成实,鹰矢从腰间拿出了那个双球链锁,朝着黑岩辰次丢了过去。

    “哇啊!”

    链锁轻易而举的缠住了黑岩辰次的双腿,让他径直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轻轻地拍了拍成实的肩膀,然后默默地向前走去。

    “我说过,这种人,不值得你弄脏了自己的手。”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微微回过头来。

    银色的月光倾洒在漆黑的面罩上,竟是让那原本冰冷的侧脸蒙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

    “所以……才会有我这样的男人存在。”

    身影继续前行,月辉铺亮了他前行的道路,也映亮了那挺拔的后背。

    泪水越发的汹涌,但是那漆黑的背影却越发的清晰。

    映在眼里,刻在心里。

    =================================================

    配合氛围,推荐BGM:TMNETWORK-GetWild

    致敬童年男神犽羽獠,当初被这个背影这首歌迷得不要不要的。

    也是獠第一次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大人的把妹方式,帅爆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回看一下《城市猎人》的第一话,最后的背影和这首歌,简直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