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话、跨越时间的声音

正文 第八十话、跨越时间的声音

 热门推荐:
“什么?昨天晚上那个黑色骑士出现了?你们怎么不叫醒我!”

    回程中,羽柴集团豪华游轮上。

    一脸惺忪的毛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由得瞬间清醒,一脸幽怨的瞪着那边的小兰。

    “明明是你自己喝了酒之后睡的跟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的!”

    面对毛利的抱怨,小兰不由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昨天晚上,伟大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亲临火灾现场,为忙乱而无序的救火团队提供了无比干练而有效的指挥能力,成功将火场损失降到了最低点。然后,作为救火的功臣,在月影岛村村委会及岛民的热烈邀请下,出席了当天晚上举行的一个小的酒会。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的记忆依然停留在最后敬他酒的那位美妇人那雪白而深邃的沟壑上……

    想到这里,毛利便是一阵捶胸顿足,痛心疾首!

    还是耳朵根子太软啊!最后那几杯要是不下去的话,凭借本名侦探的英明神武,想要擒住那个嚣张的黑色骑士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到时候他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名号还不得响彻全国啊,也让搜查一课的那群家伙们好好看看,当年他们逼得引咎辞职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天才人物!

    现在倒好,别说是抓捕黑色骑士了,就连最后那位美妇人的芳泽都没亲到……

    失算啊失算……

    这么想着,毛利不由得点起了一根烟,在萧瑟的海风之中吞吐着寂寞。

    “该死的黑色骑士,这次算你走运,下次本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定要让你好看!”

    =================================================================

    “哈秋!”

    甲板的另一头,正靠在栏杆上的鹰矢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差点一个没站稳摔下海去。

    “喂,小心点!现在的我可拉不住你!”

    站在鹰矢的脚边,拉着他裤子的柯南不由得有些心有余悸的说。

    “知道啦……妈蛋,这又是哪个混球在咒我?”

    扶着栏杆重新站稳的鹰矢不由得搓了搓自己的鼻尖,有些不爽挑了挑眉毛。

    “天知道,你那个黑色骑士的身份对付过的坏人这么多,有人没事咒咒你也很正常……”

    柯南不由得伸了个懒腰,很是随意的说。

    “也是,那岂不是咒我的人越多我越该开心?”

    鹰矢挠了挠头,总觉得这个逻辑好像有哪里不对。

    “先不说这个,你难道不想不先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成实医生会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么?”

    这么说着,柯南不由得拽了拽鹰矢的裤脚,然后朝着那边同样靠在栏杆上的成实努了努嘴。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只是花了重金聘请她来当我的家庭医生啊。”

    鹰矢转过头看了正看着远去的月影岛发呆的成实一眼,如是的说。

    “就这么简单?”柯南抬起头,满眼不信的盯着他。

    “当然不止这么简单,我可是真的花了重金啊!”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月影岛那些家伙们,一开始还很好说话的。一听到我说要带成实走,就开始哭爹喊娘了。说什么这么多年终于有个医生肯来啊,说什么她是签了五年的合同啊,要走的话需要赔偿什么巨额违约金之类的!”

    “让我猜猜……”柯南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抽了抽,“接下来霸气的羽柴大少爷是不是大吼一声,‘不就是钱么,老子有的是!’然后扔下一张支票就强行把人家掳走了啊?”

    “咳咳,怎么说的我好像是强抢民女的恶霸一样?”听到柯南的话,鹰矢不由得心虚的咳嗽了两声,“嘛,虽然没有那么野蛮,但是过程上大致差不多。总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儿。”

    “什么‘就是这么回事儿’啊!别给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柯南不由得狠狠地怼了鹰矢一下,“说吧,你和她今天一大早跑去哪里了?是不是去找那张乐谱上埋藏的东西了?”

    “哦,你是说这件事啊……”鹰矢不由得打了个哈欠,“这是人家的家事,你那么关心干嘛?”

    “你少来,你明知道我很好奇,却从昨天开始到现在都故意不提这件事情,不就是为了钓我胃口么?少废话,快告诉我,那张乐谱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对于一个侦探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有个谜题在你的眼前,而你却无法将它解开。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封信而已,一封父亲写给远在东京养病的女儿的,生日问候。”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转过头去,看向了那边的成实。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成实也忽然转过头来,对上了他的眼神,展颜一笑。

    恍若新生般,纯净无暇的笑容。

    ====================================================================

    “你确定是这里?”

    清晨。六点半。麻生公馆纪念公园。

    这里原本是麻生一家的住址,但是十二年前的一场大火,将那栋华丽的房子变成了废墟。而十二年过去了,也不知是害怕诅咒还是怎么的,这个地方就一直保持了原样,没有重新翻修过。倒是因为这么多个春夏秋冬,被一层绿意所覆盖,看起来颇有一种凄美的意境。因此,正准备大力开发旅游业的月影岛村委也便顺势为这个地方立了一块牌子,唤作麻生纪念公园。

    而现如今,在这个太阳刚刚探出头的大清晨,鹰矢正穿着工地服,拿着一把大铲子,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公园里面进行着一项破坏性的工作。

    “应该……是这里……吧?”成实一边看着手上的那份乐谱,一边努力回想着十二年前自己家的模样,“我想,应该是这个地方吧?我记得这里以前应该有一棵小树的……”

    “姐姐,你倒是想清楚了,这都是我刨的第三个坑了……”

    鹰矢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有些无语的看了成实一眼。

    “不好意思啊,毕竟我也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看着累的要死要活的鹰矢,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

    昨天晚上,在鹰矢搞定了黑岩辰次之后,他也终于从川岛英夫那边拿到了这最后一张的乐谱。

    当他把这份重新粘好的乐谱递给成实看的时候,她那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一次汹涌而出。

    正如鹰矢之前所说的那样,这张乐谱虽然的确埋藏了一些东西,但是并不是像他们之前想的那般,是什么金钱或者毒品,而是一份礼物。一份父亲送给女儿的,迟来了十二年的生日礼物。

    那本应该是等到女儿从东京养病回来之后,亲手在自己的庭院里挖出的充满爱意的宝藏的。但是那封作为藏宝图的乐谱还没有来得及寄出,麻生圭二自己便被一场充满恶意的大火给吞噬了。那份本该在十二年前就被启封的礼物,也便静静地躺在这片土地之中,沉睡了整整十二年。

    直到如今,几经周折,这份乐谱,才终于移交到了它真正的主人手中。

    所以,也算是为了解开成实心中最后的心结,鹰矢才会在今天一大早,趁着大部分人还没有起来的时候,扛着一把工地铲跑到这里来。否则,以他羽柴大少的个性,他会去干这些粗活?看他那满头大汗,灰头土脸的模样,哪里还有富家子弟的潇洒,整个一个黑矿工人!

    【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早知道如此,当初应该叫德叔弄辆挖掘机过来的……】

    无奈的羽柴大少只得抹了一把脸,然后继续开始自己的挖掘工作。

    “锵!”

    “啊……”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忽然感觉铲子一顿,虎口一阵酸麻,像是磕到了什么硬物一般,不由得精神一震,连忙将铲子抛开,用双手在土里挖掘起来。

    “哎呀呀,终于找到了,就是这个吧?”鹰矢将一个小小的铁盒子从土里拿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尘土,然后递给了那边的成实,“实在看不出来,你父亲作为一个钢琴家,体力还挺不错的么!盒子埋得这么深,也不怕当初的你根本挖不出来……”

    “不会的,因为父亲以前也埋过,而且挖的时候,哥哥也会帮我一起的。”

    接过鹰矢递来的那个铁盒,轻轻抚摸了一下那粗糙的表面,露出了一丝怀念的笑容。

    或许是因为常年埋在土里,铁盒的表面早已经锈迹斑斑,凹凸不平,但是成实却像是在抚摸着着一块宝石一般,带着温柔而伤感的微笑,轻轻地将它抱在了怀里。

    “不打开看看么,你家人留给你的东西?”

    鹰矢就这么站在一旁,带着淡淡的微笑。直到她的眼角再度出现泪痕,才忍不住出声提醒。

    “也是呢……”成实不由得擦了擦两边的眼角,然后将那个铁盒子打了开来。

    兴许是因为埋得太久,刚打开来的时候还有些许的霉灰,让成实不由得皱着眉头挥了挥手。

    “这是……录音带?”

    霉灰散去之后,出现在成实眼前的,是一个被塑料膜包裹的好好的录音带,和一本本子。

    “看样子,你父亲似乎有些话想要对你说呢……”看着那个录音带,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你真应该庆幸,今天我刚好有把随声听带在身上……”

    鹰矢不由得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随声听,递给了那边的成实,然后默默地走开了。

    “你……不跟我一起听么?”看着慢慢走远的鹰矢,成实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说。

    “我可没有偷听人家家事的习惯……我会在车里等你,慢慢的聆听吧……”

    鹰矢只是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然后便扛着那杆工地铲潇洒的走远了。

    “谢谢你……”

    看着鹰矢转身离去的背影,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轻声的说。

    真是个……又温柔,又别扭,又爱耍帅,却也真帅的男人……

    这么想着,成实不由得打开随身听,将那盘古老的录音带放了进去,按下了播放键。

    在一阵类似于电磁干扰的兹兹声过去之后,时隔十二年,成实终于再一次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那温厚的,慈爱的声音,仅仅是再次听到,就让成实有种泪崩的冲动。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世上没有比这更让人悲伤地事情了。

    “成美,你还好么?有一年不见了吧?”

    “抱歉啊,自从将你送到东京的医院去养病之后,爸爸就一直忙着演出,希望你能原谅我。”

    “所以,在你生日的这一天,为了给你赔罪,爸爸决定推掉今年所有的演出,然后将你从东京的医院里接回来,就这么在家里陪你,一直陪你,陪你练习钢琴,好不好?”

    “所以啊,快点好起来吧?我希望我的成美健健康康的,快乐的成长起来。”

    “到时候,我就能够带着你和你哥哥,一起去国外演奏,你见见那些你想见,却没有见过的。”

    “最后,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架钢琴。”

    “祝我的成美,14岁生日快乐。”

    录音带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呢。

    它能够将过去的声音记录下来,然后在现在的时间点重现。

    一时间,成实总有那么一种错觉,就好像父亲就站在她面前,跟她诉说着一般。

    那一刻,成实不由得笑了起来,她恍然看到了自己当年从东京的医院回到家中,跟哥哥一起挖出了这份宝物。然后在父亲和家人的陪伴下学习钢琴,出国旅游,长大。然后,和哥哥一起照料着开始慢慢变老的父亲,扶他起身,帮他穿衣,弹奏他最爱的《月光》给他听……

    成实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这份跨越时间的声音和爱意,终于让她因为仇恨而空虚的心田,重新焕发出了生机和希望。

    逝者已矣,过去的时光,已经再也无法追回了,只剩下回忆遗留在人的心中。而活着的人,则要背负起这份回忆,带着逝者的期盼和祝愿,继续努力地活下去。

    “谢谢……谢谢你,爸爸……谢谢你,骑士先生……”

    捧着这份迟来了十二年的生日礼物,成实笑的像孩子一样。

    ======================================================================

    “好了?”

    当成实终于捧着那个铁盒子拉开车门的时候,已经换好衣服的鹰矢不由得伸了个懒腰。

    “恩,谢谢你……让我知道了父亲最后的心意……你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信使呢!”

    坐在汽车的后座,看着靠在椅背上伸着懒腰的鹰矢,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客气,我也只不过是想这世上多一些美好的事情,毕竟,已经有太多的悲剧了……”

    这么说着,鹰矢怅然一笑,发动了汽车,默默地向着旅馆的方向开去。

    “这就是你选择成为黑色骑士的理由么?”

    透过后视镜,成实看见了鹰矢那落寞的笑容,不由得好奇的问。

    “是啊,不可以么?”鹰矢抬头看了看了她一眼,轻笑着说。

    “不,每个人都有自己执着和想改变的东西……只不过你的执着,看起来很傻,却很伟大。”

    成实抱着怀中的铁盒,认真的说。

    “伟大……么?呵,我可从没这么觉得,我所做的说穿了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鹰矢耸了耸肩,“别光说我啊,你自己呢?大仇得报的现在,你又准备做什么?”

    “这句话不是你该问你么?骑士先生,你准备拿我怎么办?”

    这么说着,成实不由得娇嗔般的白了鹰矢一眼,略带挪揄的说。

    “哈?什么叫我准备拿你怎么办啊?我能拿你怎么办啊?”

    鹰矢不由得一阵无语,这话说得,怎么听着自己跟下山强抢民女的山贼恶霸似的。

    “毕竟我可是知道了你不少的秘密呢,即使被灭口也算在意料之中……”成实轻笑着说。

    “我要是真想灭口你还能这么安稳的坐在这里么?”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那么,你究竟准备怎么办呢?我知晓了你的真实身份,你应该不会轻易的放我离开吧?”

    成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鹰矢,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是啊……那我也只有……”

    说到这里,鹰矢忽然顿了一下,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的寒芒。

    那一刻,一直注视着鹰矢的成实不由得本能的抖了一下。

    “那我也只有恳请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了……”

    寒芒一闪而逝,下一秒,鹰矢便露出了一丝好笑的神色,对着被自己吓到的成实咧开了嘴。

    “哼……”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的成实不由得闷闷的哼了一声。

    “说真的,我的确不能拿你怎么样。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肯定请你保守这个秘密这一点。”

    鹰矢毕竟不是纯粹的罪犯,那些恐吓逼供的手段可以用在罪犯的身上,却无法用在她的身上。

    “你就这么相信我么?”听到鹰矢的话,成实忽然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他。

    “这就看我自己识人的眼光怎么样了。如果真的暴露了,也只能怪我自己眼瞎。”

    鹰矢耸了耸肩,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那么,比起这个,我有一个更好的提议,你想不想听?”成实忽然笑了,笑的很灿烂。

    “你该不会是想说‘请让我也加入’之类的话吧?”鹰矢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睛。

    “没错,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共犯了,你也就不用担心我把你的真实身份透露出去。”

    “不行!”面对成实的提议,鹰矢想也没想便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你是想说太过危险么?”被拒绝的如此果断,成实稍微错愕了一下,不死心的说,“我知道,比起你来,我的身手不算厉害,我也没指望能够像你一样上天入地的打击犯罪。但是,我是个医生啊,我可以在你受伤的时候给你治疗,帮你掩盖你的身份不会被其他的人发现。”

    “不仅仅是这种意义上的危险……”鹰矢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那些受到黑色骑士威胁的罪犯们肯定也会开始着手调查黑色骑士的身份,而我也不能保证我的身份完全不暴露。一旦暴露,所在在我身边的人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即使你只是一个医生也一样。”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后视镜,对后排的成实说。

    “成实医生,我很欣慰你终于能够从过去的阴影之中走出来。获得新生的你,更应该好好珍惜自己新的生活,重新回到阳光下去,而不是回到阴影之中。”

    “忘却我的一切,远离这些危险和是非,单纯的做一个医生,将你的笑颜展现给患者吧。”

    “呵呵……真的能够做得到么?”成实不由得苦笑一声。

    忘却……如果这么容易能够做得到,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那么辛苦了。

    你在我的心上刻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记,却又狠心让我将它完全磨灭么?

    “我相信你可以的,毕竟你已经走出了被川岛英夫他们支配的阴影,接下来的人生,全部都由你自主支配,再也没有谁能够干涉你了。”鹰矢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如是的说。

    “是啊,或许我走出了他们的阴影。但是,你的呢?”说到这里,成实不由得身体前倾,俯着穿过了座位的间隙,紧紧地盯着正在开车的鹰矢,“你也深深地干涉了我的人生,甚至比他们还要更加厉害,难道,你不应该负起责任来么?”

    是啊,而且不仅仅是干涉,鹰矢可以算是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让她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额……”听到成实的话,鹰矢的脑海中又不由得浮现出了德叔之前跟他说过的那句话。

    当他作为黑色骑士在不停地活跃的时候,也在不停地改变着别人的人生轨迹。成实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的行为,才真正下定决心复仇。虽然最后被自己阻止,但是,他依然有着逃脱不开的责任。

    “而且,如果哪天你的身份真的暴露了,如果那些人真的想要牵连报复的话,你觉得他们会放过这个你尽心尽力去帮的我么?即使那个时候,我早已不在你的身边?”

    成实的话再次让鹰矢陷入了沉默,虽然他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但不能忽视。如果真是的那种丧心病狂到对自己身边人下手的罪犯,那么只要有跟他牵连过的,都已经处于危险境地了。

    那么……夏江也是一样么?他又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她,还有德叔当初和他说的那番话。

    【人总是会遇到危险的,而且少爷,当您当年选择去接近籏本小姐的时候,您就已经将她牵扯入其中了,既然如此,何不负起责任,由你来保护她呢?】

    负起……责任……是么?

    鹰矢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微微紧了紧。

    “那好吧……离德叔将船准备好,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趁机思考清楚。如果到时候,你还没有反悔的话,我就以家庭医生的名义,聘请你回东京。”

    “不用了,反正我这次肯定要跟你回去!”

    得到鹰矢的回答,即使连成实这般恬静的性子,都不由得有些雀跃了。

    “为什么?”鹰矢不由得疑惑的说。

    “因为,我要去取爸爸留给我的礼物。”

    这么说着,成实将跟那盘录音带放在一起的那本小本子递到了鹰矢的眼前。

    鹰矢只是转头看了一眼,便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囧”的表情。

    那是一样十二年期的银行保险柜的取物凭证,虽然古老,但是字迹依旧清晰,作为信誉为重的老字号,绝对还是取得出来的。而这家老字号,恰恰正是他们羽柴家旗下的羽柴银行!

    【是巧合么?还是冥冥之中,真的自有注定?】

    看着恶作剧成功,开心的像一个孩子般的成实,鹰矢不由得摇头失笑。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