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一话、浅井诊疗所

正文 第八十一话、浅井诊疗所

 热门推荐:
“这……”

    看着招牌上写着的大大的“浅井诊疗所”这五个字,成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呆呆的转过了头。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感受到成实的视线,鹰矢有些疑惑的说。

    “等着你给我解释。”看着他装傻的样子,成实不由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会自己看么?”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

    “正是因为看了才想要一个解释!”见他就是不肯明说,成实不由得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指着这件一看就是刚刚装修完毕的诊所问,“这间诊所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这是一家即将在近期开张的诊所,而它的主人,如招牌上写的,就是你。”

    似乎是为了加强她的印象,鹰矢还特地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给她看。

    “可、可是……为什么?你不是只是聘请我作为你的家庭医生么?可是这……”

    “所谓家庭医生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幌子,好让你在世人的眼中有正当的理由经常进出羽柴庄园而已。否则平时又没事情可干,哪还能够真的让你常年呆在里面啊?那不就成了金屋藏娇了么?”

    鹰矢那口无遮拦的话不由得让成实不由得感到一阵脸红,事实上,她原本还真这么担心过……

    “行了,别站着了,这里就是你以后工作的场所,我带你进去看看,熟悉一下。”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打开了这家诊所的大门,带领着成实走了进去。

    这个诊所说起来其实不算大,毕竟还停留在一个诊所的级别,所以并没有医院那样的规模。简简单单的两层式落地建筑,每层各有四个房间以及一个大厅,算不上大,却也宽敞。

    “怎么样,还喜欢么?”鹰矢带着成实轻轻地转了一圈之后,笑着对她说。

    “怎么说呢……喜欢,当然是喜欢的……”成实不由得苦笑一声,“不过……”

    正如成实想的那般,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崭新的,无论从诊室到诊疗设备,都是一尘不染,干干净净。而且,整个诊疗所所在的地方很向阳,视野和光线都十分的好,可以说是再舒适不过了。而且说起诊疗设备,这里几乎应有尽有,只要是成实所能够想到的,这里基本上都具备了。甚至有些只有在医院里才有财力去购买的昂贵的设备,这里也有。

    以一个小诊所的条件来说,这实在是太过于奢华了,奢华到让她感觉到有些不安。

    “这么多的设备,你一定花了不少钱吧?而且东京的房子也不便宜,你其实不必如此的……”

    看着这琳琅满目的东西,成实不由得苦笑一声,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一直是一个很实在的人,从不喜欢平白无故的受人恩惠,尤其还是这么大的恩惠。

    从之前他把自己从笼罩着自己十二年的噩梦之中拉出来,让自己能够不至于跌入罪恶的深渊,堂堂正正的活在阳光下起,成实就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表达自己心中对他的谢意和亏欠。

    所以,她主动提出要加入鹰矢的队伍,不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是她自己想要竭尽所能的在能够用的到自己的地方,给予他帮助。而作为一个医生,她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能力帮他治疗,帮他隐藏自己的身份,让他能够更加心无旁骛的投入到那伟大的事业当中。

    这,就是她能想到的,最适合的补偿手段。

    为此,她其实是做好了无偿帮助他一辈子的准备的。

    但是没有想到,鹰矢不仅给了她她应有的报酬,甚至还帮她开了这么一家许多医生穷其一生都无法拥有的,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诊所。这让她真的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怎么,觉得无故接受这样优厚的条件感觉到心里不安了?”

    看着成实那欲言又止的表情,鹰矢自然知道她此刻心里的想法。

    “恩。”成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份恩情,已经无法用钱去衡量了,即使真的把她给卖了,也偿还不起。

    “其实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想,我说过,我高薪聘请你来,可不是让你来玩的,”听到她的话,鹰矢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我之所以要开这间诊所,并不是只是把它当作资产赠送给你的,我只是希望在这一片离医院相对有些远的郊区,能让那些人们有个可以看病的去处。还有就在离这条街两个路口的那家羽柴集团孤儿院,也需要有个人能够承担起那些孩子们的健康问题。啊,当然,那些孩子们的医疗的费用全部由我们自己来出。”

    “不过,你也不要把我想的太高尚了,我并不是那种想要造福天下的圣人……”感觉到成实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有些震惊和类似于崇拜的情绪,鹰矢不由得自嘲般的笑了一声,“做这些事情,事实上,也不过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赎罪罢了……”

    “赎罪?”成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还是头一次从鹰矢的口中听说到这样的说法。

    “如你所见,米花市也并不是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

    鹰矢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透明的玻璃门前,静静的看着路上来往的行人。

    “这座由我们羽柴家在一百多年前建立起来的都市,虽然繁华,却始终笼罩着一层挥不去的阴暗。甚至于说,我们羽柴集团本身,或许就是这层阴影的重要组成部分……”

    鹰矢的眼神微微有点涣散,讥讽的笑容之中,带着一些悲伤与惆怅。

    说实在的,就主观意愿上来讲,鹰矢当然希望羽柴集团清清白白,跟这一切的罪恶都毫无瓜葛,但是这可能么?想也知道,能在罪恶丛生的米花市里扎根立足,并且还有这么大影响力的羽柴集团,绝对不可能会是彻底干净的。或许,他的父母之所以会死,也有这么一层的原因在里面……

    “所以,说到头来,我也不过是在利用你,来替我还我们羽柴家欠下的债而已。”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成实。

    那一刻,成实感觉他的眼神似乎有些空洞,明明是映着阳光的侧脸,笑容却看起来很阴郁。

    “明白了,你说利用,那就利用吧。你利用我来替你还你们羽柴家的债,而我也利用你在东京扎根生活下去。我们就这么相互利用吧,利用到,你不再需要我,我也不再需要你的那一天为止。”

    于是,成实笑了,明朗的笑容,就像是另一道光芒,照亮了鹰矢的另一半脸颊。

    “但是,在那之前,我会帮助你,治好这座城市的顽疾。”

    成实带着一如既往和煦的微笑,朝着鹰矢伸出了自己纤细的手。

    “医者仁心,不外如是。”或许是被她所感染,鹰矢也不由得重新恢复了笑容,握住了她的手,“真正的医生治疗的并不仅仅是疾病,还有人心。成实,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一个好医生。”

    “你再这么奉承我,我可真的要翻脸了。”成实不由得白了他一眼,然后笑着说,“而且说起来,我只是一个内科医生,负责辅助治疗的。这座城市的肿瘤,还得交给你这位外科医生来切除。”

    “是嘛,那真是我的荣幸,其实当年,在我成为纨绔子弟之前,我还蛮期望着去当一名医生的。”

    听到成实的话,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丝怀念的微笑。

    这句话是个大实话,当年当他还是那个平凡的高中生的时候,他的人生理想就是高考取得一个好成绩,考进一个好大学,然后在律师,医生,老师三个职业之中选择一个,安稳的过完一生。

    “诶?当年?”当然,成实没能够理解一个拥有两世记忆的人的想法,所以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困惑的表情,“你现在才17岁啊,报考医学院校也还来得及啊?”

    “不,已经太迟了,一切都……”鹰矢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有事得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给你,这是这里的钥匙。”

    这么说着,鹰矢把那串钥匙,连同这家诊疗所一起,都彻底的交给了成实。

    “恩,我知道了。谢谢我就不说了,我只能说,交给我吧。”

    成实也不再推脱,从容的从鹰矢的手中接过了钥匙,露出了一丝自信的微笑。

    “那就好,哦对了,关于其他的医务人员……唔,像是药房和护士之类的,你可以去找德叔帮忙,他可以帮你招聘一切。当然,如果你自己有认识的人的话,那就最方便不过了。”

    鹰矢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一茬,不由得挠了挠脑袋,然后本能的把问题丢给了万能的德叔。

    “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想起我在大学时认识的一个药剂科的学妹,她可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天才药剂师!不过因为性格比较孤僻的原因,一直很少被旁边的人理解,甚至还经常被排挤,但是事实上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她之前跟我说过,最近似乎在大学研究室里待不下去了,想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工作,现在正好可以叫上她!对,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去!”

    “啊,她的电话号码是……恩,忌村……忌村……啊有了!”

    成实不由得恍然大悟般一锤手,越说越是惊喜,越说越是激动,竟是忍不住直接掏出手机给那人打了过去。脸上洋溢着的,是鹰矢从未看到过的,充满着热情和活力的笑容。看样子,即使她面上表现的比较从容,但是心底对有一家自己的诊疗所还是很开心的。

    看着对着电话不停的说着话,工作激情完全被点燃的成实,鹰矢不由得摇头失笑。

    “啊……啊诺……”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的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声音。

    “恩?”鹰矢不由得转过了头,却忽然发现一个看起来有些娇小懦弱,身材却好的不像话的小女生,正站在诊疗所的门口,用一种怯怯的眼神看着他。

    “有什么事么?”鹰矢不由得疑惑的转了个身,向着那个妹子走了过去。

    “呜噫!”然而,就当鹰矢向她走去的时候,那个妹子却忽然发出了一声宛如被踩到尾巴的小兔子般的惊呼声,然后本能的后退了一大步,把距离再次拉了开来。

    “唔……”看到女孩的反应,鹰矢不由得尴尬的停住了脚步。

    什么情况?这反应怎么像是看到流氓了一样?难道我脸上的笑容很猥琐么?

    这么想着,鹰矢不自觉得摸了一把脸,发现自己除了懵逼之外再没有其他的表情。

    “呜……对、对不起!”

    就在鹰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的妹子却又突然给他举了一个九十度度的躬。那汹涌的波涛差点没有把他的眼珠子都给瞪……咳咳,吓掉出来!

    “别!你别!我退后!请你冷静一点好么?你这样我很为难的!”看着那个妹子不停地上下鞠着躬,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鹰矢连忙强行压抑下翻涌的气血,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实、实在对不起……我,我只是,我只是有些不太习惯跟男孩子接触!实在对不起!呜呜!”

    在鹰矢蛋疼菊紧的表情之中,那个妹子居然就这么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

    “没、没事,既、既然如此,那我离你远点就好!”

    鹰矢这辈子最头疼的就是女孩子的眼泪了,因为让女孩子哭泣实在是违背他的美学。所以,基本上只要女孩子在他面前一哭,他就没有任何脾气了……

    然而,鹰矢却头一次发现,比起眼泪,眼前的这个女孩本身更加的让人没脾气。

    “要、要不,你打我一下吧?呜呜,把我当飞镖的靶子也行……只,只请你不要讨厌我!”

    “不不不不,我怎么会打女孩子呢?还有飞镖的靶子……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啊?”

    “那、那那,我把胸部给你看看吧?人、人家都说,道歉的时候要露出胸部……”

    “啊?那就、啊……啊!不不不!大庭广众的你说什么呢?而且话题怎么一下子就漂移了?”

    “呜呜呜……对、对不起!”

    见到所有的提议都被鹰矢否决,那个女孩似乎显得更加伤心了。

    “怎么了鹰矢君,欺负女孩子可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打完电话的成实不由得走了过来,先是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对鹰矢说。

    “我觉得怎么看我都是被欺负的那一方吧?”

    几乎是已经退到角落,还高举双手以示无辜的鹰矢简直是欲哭无泪的。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孩子?这被害妄想症也太严重了一点吧?虽然长得挺可爱的,但是感觉好吓人啊!感觉比能面无表情的在你的咖啡里加芥末的绯沙子还要更加恐怖一点!

    “你怎么啦?小妹妹,哪里不舒服么?”

    成实略带好笑的看了那边一脸沉冤待雪的鹰矢一眼,然后取过了白大褂穿在身上,温柔的问。

    “那、那个……您就是这里的医生么?”

    成实果然不愧是能够治愈人心的医生,她的那份恬静和温柔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放松下来。黑发的女孩慢慢的停止了哭泣,然后略带不安的整了整额前杂乱的碎发,怯怯的问道。

    “啊,没错,我就是这家诊所的主治医生,鄙姓浅井,你好,小妹妹。”

    看着慢慢有些平静下来的女孩,成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亲切的微笑。

    “啊,浅井医生,那个、你、你好……我、我叫做罪木蜜柑!”

    女孩不由得再次举了个九十度的躬,让鹰矢的眼珠又不自主的跟着上下一阵晃动。

    啧啧啧,现在的小女孩真不老实,一个个都在自己的胸垫里放上了吸铁石……

    “啊,是罪木妹妹啊,你好,请问你有哪里不舒服么?”

    似乎是感觉到了鹰矢的视线,成实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问。

    “啊,我、我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我只是想问问,你们这里招不招那个、恩,实习生……”

    正抬起头来的罪木正正好对上了鹰矢那瞪得宛如铜铃的眼珠子,脸不由得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哦,实习生啊……倒是会招的,但是看你的年纪,应该还在上国中吧?”

    听到罪木的话,成实倒是有些惊讶,不由得好奇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是、是的,我是帝丹中学二年级的学生……那个,同时也是我们学校的保健委员!”

    罪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可能是感觉到了一道炙热的目光正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身上。

    “保健委员啊……那么罪木酱,你为什么会想要来当实习生呢?是因为想打工么?”

    “啊是,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需要打工……另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喜欢照顾别人的感觉!我、我希望所有人的疼痛都能够得到治愈……因、因为,疼痛很难受的……”

    这么说着,罪木绯红的小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哀伤和怜悯。

    “是嘛……”看到她的表情,成实那本就柔软的心也不由得被触动了,“你的专业技能如何?”

    “啊啊,那个,无论是注射、输液还是换药,我都可以的,可以的话,我可以让您来考核!”

    听到成实的语气似乎有些松动,罪木连忙一边鞠躬,一边将自己的专长说了一遍。

    鹰矢其实蛮不适应别人动不动就鞠躬的,虽然很有礼貌,但是总觉得会很生分。尤其是对这样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妹子来说,鹰矢更是舍不得让她鞠躬。一方面是因为心疼,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再鞠下去,鹰矢感觉自己的营养水平就很难跟上去了……

    “这样啊,我还得问问我们老板的意见呢?老板啊,你同意么?”

    成实笑眯眯的走到了鹰矢的身前,不动声色的将吸引着他目光的那份磁力给切断了开来。

    “啊?哦……同意啊!干嘛不同意!正好我们诊疗所的护理岗位不是还缺人嘛!而且我觉得,人家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思想觉悟,实在是很难得!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给她一个机会!”

    回过神来的鹰矢立刻不由得义正言辞的说了一通,然而换来的却只是成实的白眼。

    “哼,你是因为看人家小妹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吧!”

    成实忽然在鹰矢的耳边轻哼了一声,然后重重的踩了他一脚,这才回过头来,笑眯眯的说。

    “恭喜你,我们老板同意了,你先进来,让我看看你的专业技术水平吧!”

    “啊!真、真的么?那个,实在是太谢谢你了……唔,老、老板!”

    说到谢谢的时候,罪木忽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的少年,索性就跟着成实叫了。

    “别别!这称呼听着不适应!我也才比你大个一两岁左右!你还是叫我欧尼酱好了!”

    面对着看起来无比激动和开心的罪木,鹰矢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爽朗的笑容。

    “啊、啊?欧、欧尼……”罪木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对着无耻的要求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嗯哼!”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成实不由得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朝着鹰矢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个,鹰矢君,你刚刚不是说,你还有些事情要去做么?”

    “啊?哦哦,我差点忘了,园子叫我跟她一起去米花大学的校庆呢!”

    看到成实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鹰矢不由得略带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那么,我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成实。”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朝着她摆了摆手,然后跨上了自己停在门口的那辆暴龙。

    戴上头盔,鹰矢鬼使神差的再度瞄了正跟着成实往里走的那名少女的屁股一眼,摇头感慨。

    人与人之间,营养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同样是国中二年级,相比起眼前的少女,自家妹妹的身材就贫瘠的有些可怜了……可是按照道理来说,现代社会,大家的营养其实应该是差不多的,羽柴家的伙食比起他人来只可能更好而不会差……

    那难道是吸收的问题么?精神因素?是学业压力太重引起的么?恩,应该是这样的!

    不行,看来为了妹妹的成长发育,自己什么时候得再给她好好的进行几次放课后补习了!

    要尽一个哥哥应尽的责任不是么?

    这么胡思乱想中,暴龙摩托发出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