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二话、人鱼的眼泪

正文 第八十二话、人鱼的眼泪

 热门推荐:
速度,有时候能够带给人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在克服了恐惧之后,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比女人和药品都更加能够让人上瘾。

    所以,在跨上这辆暴龙的时候,鹰矢总是会很不自觉的就是一个加速,飙上这么一段。

    而这种现象在他交了几次罚单给那位美丽但却恶毒的蛇蝎女交警宫本由美之后,就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善。虽然他很壕,罚点小钱没什么,但是天天罚也很烦的啊!

    但是,今天这张罚单看来是不交也得交了。

    不为什么,就因为如今踩着个滑板以同样的速度在他身边狂飙的三个熊孩子……

    “鹰矢哥哥!”

    看到正骑着摩托的他,那三个熊孩子简直是像是见到了亲爹一般亢奋。

    “呵呵……是你们啊……”

    但是看到他们,鹰矢却像是见了鬼一样,面容抽搐,就差没有把嫌弃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尼玛,米花市还真他娘的小,怎么我到哪儿都能够遇见你啊,大侦探?

    莫非真的是命里注定的解不开的基友缘分么?鹰矢不由得一阵恶寒。

    “鹰矢哥哥,你快点去拦住前面那辆白色的轿车!我们的滑板快没电了!”

    见到他的出现,柯南不由得欣喜若狂,连忙用手指了指前面那辆正在飞速狂飙的车辆。

    “你们他娘的又搞了什么事情出来啊?”

    鹰矢回头看了一眼那边正以超过限度速度飞驰着的白色轿车,不由得蛋疼的说。

    真不是鹰矢嫌弃他们,而是这群熊孩子的搞事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没事也非能给你整点事出来!

    “先别废话了,不快点拦下他们的话,步美就有危险了!快点!”

    这么说着,柯南的滑板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慢了下来,只能连声的催促鹰矢。

    “真是……”

    鹰矢无奈的一拧手柄,暴龙引擎发出了一声嘶吼,黑色的摩托瞬间化作一道闪电冲了出去。

    “哇,大哥,那是什么?”

    “好像是摩托吧……哼,富家子弟的玩具……”

    看着从自家车的身边呼啸而过的黑色身影,坐在车里的两人不由得如是的说。

    “啧啧,真是帅啊!等我有钱了,也去买一辆……咦,大哥,好像有点不对啊?”

    “什么不对?”

    “他好像停下来了?停在了路中间?”

    那辆黑色的摩托在超过了他们之后,忽然猛地一转,整辆车甩出了一道弧线,横在了马路中间。

    “啊!是真的!大哥!快刹车啊!”

    “这王八蛋!”

    伴随着一声尖锐到让轮胎冒烟的刹车声,车子终于是在离摩托大概五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这混蛋,你想找死么?”

    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刹住了车,但是那个留着一撮小辫子的驾驶员看起来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一边颤抖着,一边气急败坏的对着正悠哉的坐在摩托上看着他们的鹰矢大吼着。

    “这句话应该是我跟你说才对……”鹰矢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连大名鼎鼎的东京双煞之一的死神小学生都敢去招惹,你是先自己生命线太长了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到这句话,小辫子不由得一脸的莫名其妙。

    “诺,这不就来了么?”鹰矢朝着他的身后努了努嘴。

    “什么?”小辫子不由得看了看后视镜,发现三个小男孩正气喘吁吁地朝着这辆车跑来。

    “终于抓到你们了,杀人犯!”

    “把步美还给我们!”

    不得不说,小孩子的活力就是好,一边跑都还能够叫的这么有力,鹰矢也是服气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杀人犯啊?”那个小辫子当即就不爽的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冲着柯南他们就是一通狂喷,“你们这几个小鬼瞎嚷嚷什么呀,不要胡说八道好么?”

    “哼,别装蒜了,我们刚刚都听到了!”

    “你们就是最近被通缉的那两个连续绑架杀害少女的凶手吧!”

    “就是就是,快把步美换给我们!”

    然而,面对小辫子的怒火,柯南三人却是毫不胆怯,义正言辞的瞪了回去。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看来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让他们几个得到教训,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听到他们的对话,鹰矢多多少少能够分析的出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不过,鹰矢总觉得柯南他们好像误会了什么。因为,说到那个连续绑架杀害少女的凶手……

    今天凌晨刚刚被他逮住,已经转送到警察局去了……

    你们一定是看了过期的新闻吧!

    “咦,后……后备箱里怎么会有一个女孩子在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那个爆炸头忽然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从中抱出了一个小女孩。

    “呀!放开我!救命啊!”

    被她所认为的杀人犯抱在手中,步美不由得恐惧的大叫了起来。

    “步、步美!”

    “快点放开她!你这个杀人犯!”

    一见到这个场景,元太和光彦连忙跑了过去,疯狂地踢着那个人的小腿。

    “所以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无故被踢的那个人不由得一脸的不爽,虽然是为了表演,但是老子化的妆就这么像犯人么?

    “啊,那个,我觉得吧,可能是误……”

    “步美,把头低下!”

    就当鹰矢挠了挠头,准备把这个误会解开的时候,却忽然被一声怒喝给打断了。

    紧接着,就是不知道哪里忽然飞过来一记轨道炮,直直的击中了那位爆炸头仁兄的脑门……

    “额……”

    鹰矢咂巴了两下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肚子里,然后默默地发动了摩托,在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拧油门,噌的一声就从众人的视野之中消失了。

    大侦探,不要怪我不讲义气,我真的试过去拯救你们了……

    ========================================================================

    “你!终!于!肯!出!现!了!”

    当鹰矢终于出现在帝丹大学的校舍里的时候,迎面撞上的,是怒气值已经爆表的僚机阁下。

    “现在都几点了!你这混蛋!你又放了我足足一个小时的鸽子!”

    “抱歉啦,路上出了一些小事情。别生气嘛,虽然晚了一点,这不是还没有迟到嘛!”

    看着双手叉着腰,杀气爆棚到连发箍都快压不住的园子小姐,鹰矢立马腆着个脸上去陪不是。

    虽然园子大小姐的脾气一向很好,但是她真生气起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多年来的前车之鉴教育着他,这个时候认怂道歉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是哦!你精准到了管祭典开始两分钟前叫做还没迟到?”听到鹰矢的说辞,园子不由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的生物钟更准了嘛,啊?我的大少爷?”

    “这不是刚好还能赶上检票么?”鹰矢干笑了两声,然后转头四顾了一下,“小兰呢?”

    “人家早就进去了!哪还会像我这么好,一直站在门口等着你!”园子轻哼了一声。

    “诶?不能啊,因为按照道理来说,小兰才像是那种会默默地等我的人啊!”鹰矢疑惑的说。

    “恩?你说什么?”

    “没!啥也没有!”

    园子小姐最近越来越有财阀家大小姐的气场了,仅仅一个眼神,瞬间就让鹰矢闭嘴了。

    “其实是因为大叔自己一个人偷跑进去泡妞去了,所以小兰只能进去看着他!”

    “哦,我就说嘛……”鹰矢不由得哦了一声,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想想大叔也是惨,年过四十,单身独居,既得一手扛起生活,还得一手扛起****难得荷尔蒙复苏想要出来泡个妞,还得被女儿管着……唉,小兰真的是太残忍了啊……”

    “嚯嚯,需要我把你的这句话在小兰的面前复述一遍……”

    听到鹰矢的吐槽,园子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然后略带挪揄斜了他一眼。

    “别……请务必放过在下……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想到能够打碎电线杆的铁拳,鹰矢直接秒怂,他的内伤可还没好全呢!

    “哼,帮我拿着!”

    园子轻轻地白了他一眼,从包里取出两张票,然后将自己的手提包甩给了他。

    “得令!”鹰矢连忙接过她的包,还十分狗腿的敬了一个礼,“还有报告长官,看您今晚打扮的如此的骚气蓬勃,看来是要钓凯子了。斗胆敢问长官,今天晚上的受害者是谁!”

    “哟,羽柴同学,最近嘴很欠嘛?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找兰女侠,让她来跟你交流一下?”

    听到鹰矢的话,园子不由得眯起了双眼,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他。

    “别啊,开个玩笑而已……”鹰矢不由得嬉笑一声,“不过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看得出来花了不少的心思,不会就是为了给我看的吧?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

    “美的你!”园子不由得轻笑一声,妩媚的白了他一眼,“我这是为了我的松下五段殿下!”

    “松下五段是谁?”对于这个陌生到像是龙套的名字,鹰矢表示一脸的懵逼。

    “诺,这个话剧的男主角!”

    这么说着,把票递给检票口的园子不由得指了指贴在那边墙上的巨大的海报。

    “哦,《人鱼的眼泪》啊……”鹰矢不由得撇了撇嘴,“这么巧,你也是为它来的啊……”

    “恩?你知道这部话剧?”园子不由得转过头来,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当然知道啊,这不是那一部当年还得过金奖的话剧嘛!不过,居然还真的是原班人马主演啊,真亏米花大学有这个能力把当年那些主演们全部都叫过来啊!”

    “是啊,我也觉得。据说一开始制定的节目单上还没有的,是几天前才最终定下来的,应该是有些主演已经很难叫回吧?不过,还好大家都来了!我的松下五段殿下也来了!当年这部话剧刚出来的时候,念国中的我可是对他迷得不要不要的呢!恩?不对啊?”说到这里,园子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疑惑的说,“说起来,那个时候你不是还在中国么?你怎么会知道的?”

    “拜托,我只是在中国,又不是在哪个原始部落,这种东西随便上上网不就能够了解了么?”

    听到园子的话,鹰矢不由得耸了耸肩,露出了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模样。

    “说的也是……”园子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然后十分嫌弃的斜了他一眼,“不过,你明明知道这部话剧,却居然不知道男主角是谁!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喂喂,都说是《人鱼的眼泪》了,重点当然是在我们美丽的女主角,那条美人鱼的身上啊!至于其他的闲杂人等,我记他干嘛?反正都是为了作为陪衬而存在的!”

    鹰矢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竟是让园子一下子还找不到反驳他的理由。

    “说来也是,以你的性格,通常你不感兴趣的东西,你根本不会去关注的,别说是还在异国他乡了!我看,你估计是看上那条美人鱼了吧?”园子斜了他一眼,严重的鄙夷更浓了。

    “喂喂,大小姐,讲点道理行不行?难道就允许你看上男主角,不允许我看上女主角么?”

    鹰矢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对于园子“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我今天之所以来参加这个祭典,主要就是因为她来的!”

    “喂,你不是来真的啊?人家可是已经二十七岁了呢,大了你整整十岁呢!”

    似乎是听出了鹰矢语气之中的认真,园子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拜托,这句话对你不也试用么?那个松下五段起码也比你大十岁以上吧?”鹰矢也用嫌弃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只有有情,年龄又算什么呢?况且,待会儿我负责把女主角跟其他的人引开,不是正好能够空出一个让你跟你的偶像松下五段独处的机会么?就跟以往一样!”

    “话虽如此啦……”园子嘟囔了一句,然后便闷声不说话了。

    虽然鹰矢说跟以往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该说是女人的第六感还是怎么的,园子总觉得这次鹰矢的态度好像跟以往游戏风尘的样子不太像,言语之中好像认真了很多。

    确实,就这一点上来说,鹰矢并没有跟园子说谎。

    他的的确确就是冲着这个女主角,才会来参加这次的祭典。不,更为准确的说,就是他,为了让她出现在了这次米花大学的校庆上,才邀请了《人鱼的眼泪》的剧组全员。

    为了泡妹子而一掷千金的事情他确实是做得出来的,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为了这个目的。

    他需要的,是她的能力,来应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危机。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用余光轻瞥了一眼身后。

    在他右后侧不远处的地方,一个戴着褐色墨镜的女人,正拿着相机,不停地拍摄着祭典现场。

    在拍了几张热闹的场景之后,她在不经意之间把镜头对准了检票口,对着那边正在对话的鹰矢和园子,默默按下了快门……

    “咔嚓!”

    “咔嚓!”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