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四话、被囚锁的美人鱼

正文 第八十四话、被囚锁的美人鱼

 热门推荐:
“大哥,有……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么?”

    “她、她的家人也付钱给我们了……再、再加上……对方、对方还是个小孩子……”

    “笨蛋!我们的脸都被她看到了!怎么可能还让她活下去啊!”

    “真……真是残忍啊,大哥……”

    帝丹大学。推理剧《我们没有明天》的表演现场。

    舞台上,两位饰演犯人的演员正在努力的表演着,只不过,其中一人似乎有点奇怪。

    “呐,小兰,你不觉得那个爆炸头的演员演的有些奇怪么?”

    观众席上,园子正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有些奇怪的指着舞台上那个略显肥胖的身影。

    “是啊,看上去站都站不稳,连台词都也读的不通顺……”

    小兰也不由得点了点头,她也早就看到了这个演员奇怪的地方。

    “是吗,我怎么没觉得?”

    坐在他们身边的毛利小五郎不由得挖了挖自己的鼻孔,满不在乎的说。

    “那是因为你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剧上,跟鹰矢一样,都在旁边的小姐姐身上吧!”

    回答他的,是小兰和园子齐声的吐槽,和无比嫌弃的目光。

    “对了,说起这个,鹰矢去哪儿了?他不是和新一一样,对这些推理剧最感兴趣了么?”

    看着园子旁边那空空的座位,小兰不由得疑惑的说。

    “哼,因为现在这里有比推理更加吸引他的东西在啊……”

    园子轻哼了一声,愤愤的抓了一大把爆米花放在嘴里,“嘎吱嘎吱”用力的咬着。

    仿佛,嘴里撕咬咀嚼着的,就是某人的血肉一般……

    =============================================================

    后台。演员化妆室。

    “岛袋小姐,请准备一下,离《人鱼的眼泪》开始还有十分钟的时间!”

    工作人员敲开了休息室的门,朝着那边正在做最后的妆容调整的美人鱼说。

    “好的,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将眼影画上,美人鱼回过头来,朝着工作人员甜甜的笑了一下。

    “不、不客气……”

    甜美的容颜,甜美的声音,再加上无论伦比的甜美的微笑,瞬间就将这个血气方刚的大学生从头到脚都给融化了,连说话都开始不自主的结巴了起来。

    这也没办法,这般成熟而又温婉的魅力,岂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能够抵御的?

    这一刻,大学生只觉得眼前的人美到天上去了!

    而有美人出现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我们全米花市最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

    就在那名大学生还依依不舍的堵在化妆室的门口,沉浸在对那甜美笑容的回味中不愿离去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两下。

    “恩?”转眼望去,却是一位帅气的少年,正带着一脸阳光的微笑的看着自己。

    “你好,同学,这里是后台,非工作人员不能——”

    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因为摆在他前面的,是十张万元大钞。

    “恩?”化妆室里,听到那像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一般的声音,正在最后审视自己的妆容的美人鱼不由得疑惑的转过了头。

    像是回答着她一般,下一秒,化妆室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一个少年带着微笑走了进来。

    “请问,你是?”

    他并不是工作人员,因为他的身上并没有穿着帝丹大学校庆专用的工作人员服饰。但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刚刚那个工作人员说到一半的话语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满腔的疑惑和不安让她不自主的皱了皱眉头,但她还是很有礼貌的出声询问。

    “岛袋君惠小姐,你好,久闻大名,终于得以相见了,美人鱼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这么说着,少年很是随意的找了把椅子,颇为自然的坐了下去,微笑的看着她。

    “您过奖了,我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人,何来久闻大名一说?”

    少年那直白的目光让岛袋君惠有些不习惯,但是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谦顺的回答。

    “哪里,当初岛袋小姐的美人鱼可是拿到了当年的最佳化妆奖的,逼真程度着实让人惊艳……”说到这里,少年不由得上下打量了她一般,然后感慨到,“本来听说你们准备翻拍成电影的,却没有想到最后没有了后续,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啊……”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岛袋君惠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还是谢谢你,我很荣幸还有人记得我们当年的事情。”

    “那当然,否则,今天怎么会请你们再重现一次当年的惊艳呢?”看着岛袋君惠那略显惊讶的容颜,少年再一次笑了,“说起来,从进门开始我好像都一直忘了自我介绍啊。”

    “我叫羽柴鹰矢,同时也是把你们请来的人。”

    “羽柴……难不成是,那个羽柴?”岛袋君惠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便反应了过来。

    “如果你指的是羽柴集团的话,我想说,是的。”鹰矢微笑着看着她。

    “是嘛……”听到鹰矢的话,岛袋君惠稍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那边的他,幽幽的问,“那么,请问羽柴少爷,您找我有什么事?”

    她本就是一个比较聪慧的姑娘,自然看得出鹰矢花大价钱把她们找来不可能只是单纯的为了再看一场表演而已。如今他又单独出现在她的面前,实在是很难想象他只是为了在开演前见自己一面。他应该有别的目的在里面。而或许,她自己,就是他想要的那个目的……

    “岛袋小姐不愧是灵慧佳人,那么,我也就不再卖关子了。实不相瞒,我想要你——咳咳,能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么,先听我说完好不好?”

    看着岛袋君惠那一脸果然如此的戒备模样,鹰矢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尼玛,不应该啊,我看上去就真的这么像流氓么?而且,凭我这副帅的没朋友的容颜,就算真的是流氓,也不至于会吓成这样吧?这一副“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的架势是怎么回事?

    嘛,说起来还是他自己的锅。因为他一开始直接让德叔把那个工作人员拖走的行为让她感到十分的不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他要是来个兽性大发怎么办是吧……

    “别这么紧张,岛袋小姐,我是个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从来不会强迫女性去干一些她们不愿意干的事情的。”看着她眼中丝毫没有减少的戒备神色,鹰矢只能无奈的摆了摆手,“事实上,我需要你那神乎其技的化妆易容技术,想要请你来伪装一个人。”

    “伪装……一个人?”听到鹰矢的话,岛袋君惠不由得本能的问,“谁?”

    “我。”鹰矢笑容不变,指了指自己。

    “你?”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个答案,岛袋君惠愣了一下,“为什么?”

    “你的好奇心很旺盛呢,岛袋小姐。不过这个,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情了,”鹰矢轻轻地摇了摇自己的食指,“你只需要在我需要你伪装的时候,伪装成我一下子就可以了。哦,当然,关于报酬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我肯定会支付给你满意的报酬的……”

    “抱歉,我想我做不到……”岛袋君惠沉默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哦,可以让我听听你拒绝的理由么?”鹰矢的脸上并没有些许意外的神色。

    “我只是演过话剧,并没有伪装过他人,所以,很抱歉,您另请高明吧。”

    岛袋君惠这么说着,不由得朝着鹰矢鞠了个躬,然后便准备往门外走去。

    “不,你做得到,岛袋小姐。”

    然而,鹰矢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在岛袋君惠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忽然开口说道。

    “你在你家乡的那座美国岛上,扮演了3年的长寿婆,不是也没人发现么?”

    “什——”

    这句话宛如一句魔咒一般,直直的将岛袋君惠钉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身边的鹰矢。

    “我说的没错吧,活了一百多年还能不死的长寿婆,其实,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吧?”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那边的君慧,淡然一笑。

    “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

    兴许是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骇,毫无准备的君慧竟是克制不住的反问出声。

    “我想我应该做过自我介绍了,我叫羽柴鹰矢,岛袋小姐。”

    这么说着,鹰矢依然带着从进门就开始挂着的淡然的笑容。

    只不过,那笑容如今在她的眼中,都变得神秘了起来。

    “你要知道,岛袋小姐,有些事情是经不起调查的,尤其是有方向的,细致性的调查。”

    鹰矢站了起来,十分绅士的搬了一张椅子放在君慧的身后,然后朝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当我注意到你的化妆易容能力的时候,就动用羽柴集团的力量将你的个人信息全部调查了一遍,却没有想到,还发现了一个这么曲折迷离的故事啊……”

    “你想怎么样……”无奈的坐回了椅子上,君慧抬起头来,有些无力的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上很多,此刻却掌控着自己命运的少年。

    “我想要的我一开始就已经说了,君慧小姐。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这应该不难。”

    鹰矢将自己的那张椅子也稍微挪了一下,摆在了君慧的前面,悠然的坐了下来。

    “就算身高我可以用增高鞋补足,身材可以填充内容物,但是你的声音我无法模仿。”岛袋君惠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可以模仿尖锐的长寿婆的声音,却模拟不出男人的声音。”

    “关于这一点可以请你尽管放心,”然而面对她的问题,鹰矢却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自信的一笑,“我既然想要请你帮忙,自然不会给你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一切的外置条件我都可以想办法帮你解决,你只要发挥你的易容能力,并且完美的模仿我的行动,就好了。”

    “会有危险么?”

    然而,听完鹰矢的话,岛袋君惠的脸色却并没有轻松多少,却反而更加的凝重了。

    “哦,为什么这么问?”鹰矢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因为,你们这些富二代会需要替身的情况,应该就是被人盯上的时候把?绑架,还是暗杀?而且,从你刚刚说要解决我所有的外置问题,让我只需要专心的模仿你的话语,只能说明你迫切的很需要一个替身出现。”岛袋君惠深深的看了鹰矢一眼,“所以,我只能猜测,是你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或者你急着想要转移别人的视线,去完成自己的事情。”

    “我不得不先称赞一下你,君慧小姐,你果然跟我预料的一般聪慧。”鹰矢轻轻地鼓了鼓掌,然后笑着说,“确实像你说的,我是想要转移一下别人的视线,去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你就无需知道了。而你的工作,只需要伪装成我,过几天败家子的日子就好,我敢向你保证,绝对的安全。而且,结束之后,我还会付给你满意的报酬,怎么样?”

    “呵,我现在有选择的权利么?”君慧苦笑一声,认命般的耸了耸肩。

    “如果你是怕我用人鱼岛的事情威胁你的话,大可不必。”鹰矢轻轻地摇了摇头,“我说过,我是个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从来不会强迫女性去干一些她们不愿意干的事情的。”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以选择拒绝么?”君慧看着他,轻笑了一下。

    “当然可以,不过,我想听听理由。”鹰矢挑了挑眉毛,有些好奇的说,“因为这工作对于你来说绝对不算繁重,而且我也绝对会支付给你你满意的报酬的。”

    “我相信羽柴少爷绝对付得起一大笔钱,但是可能我整个余生都不一定花的完。”君慧轻轻一笑,然后站了起来,“钱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人鱼岛上的村民还需要我,需要长寿婆,今天演完了,我还要赶紧回去呢!所以说,还是另请高明吧,羽柴少爷。”

    这么说着,岛袋君惠朝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便起身离去。

    “哦,真的不听听我的报酬么?”然而她打开门准备出去的这个时候,鹰矢却再一次笑了,“我说了会让你满意,自然不会给你你不想要的东西……”

    “恩?”鹰矢的话让君慧再一次疑惑的转过头来。

    “消失的双腿……被囚锁的美人鱼……三年前的那场火灾,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么?”

    又是短短的一句话,却再一次将君慧钉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转过头来。

    “真相……正义……和解脱……这才是我要支付给你的报酬!”

    鹰矢也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君慧的跟前,通过双眼,直视着她那剧烈动摇的内心深处。

    “你……究竟是……”

    “那个,时间到了,岛袋小姐是时候去后台,准备上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化妆室的门被人敲响,大学生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好好考虑一下吧,君慧小姐,”这么说着,鹰矢将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递给了她,“如果决定的话,在表演结束之后,拨打这个号码。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接你的。”

    说完,鹰矢拍了拍她的肩膀,便打开门走了出去,只留下看着他的背影一脸复杂的美人鱼。

    “德叔,准备好车子,迟一点准备来帝丹大学接人吧。”

    从工作区走出,鹰矢不由得掏出手机,给自己的老管家打了个电话。

    “看样子您已经拿下她了啊,少爷?”

    “八九不离十吧……”

    “那可真是恭喜了,”听到鹰矢的话,德叔也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少爷您自己不是将暴龙开过去了么,为什么您不直接将人带回来呢?”

    “因为有个小尾巴在锲而不舍的跟着我啊……”鹰矢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了看楼道顶上的监控摄像头,上面正有一个人影在飞快的躲避着他的视线。

    “九条检察官还真是锲而不舍啊。”听到鹰矢的话,德叔不由得笑了笑。

    “从我进入帝丹大学开始直到现在,她的体力倒是真好。算了,随她开心吧,我还是继续回去看我的美人鱼吧!”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摇了摇头,然后朝着礼堂的方向走去。

    “看起来少爷您真的挺喜欢这出话剧的呢,的确,就剧情来说,确实算不错的了。”

    “是吗?没关注……”

    “恩?那少爷您是?”

    “我只是去看女主角的……至于其他的,都可以忽略……”

    “……”